2k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新白蛇问仙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工作
    天庭不养闲人。

    白某龙没等歇息两日便接到任务,或许是女卫营特殊,大部分任务较为轻松便捷,除非像以前那次天军与神魔鏖战,女卫营全营出动。

    金黄色任务文书放下,露出清秀俏脸。

    “又是迎新任务,很好嘛,登仙台那边许久没去了。”

    此去驻守三日有余。

    换上威武仙甲手持兵械,凭文书去兵营点齐五十飒爽女天兵,在指定时辰登船离开瑶池悬浮仙岛,不敢早一刻不敢晚半分。

    准确在指定时辰与同僚交接,之前的仙吏和天兵带着新近飞升的凡仙离开。

    某白往桌前一坐。

    纹丝不动神游天外……

    干升仙接待这种活没确切时间,说不定连续好几个连续飞升,也有可能干坐三天然后空手回去,登仙台那么多传送没有规律,全看文书名册。

    五十个女天兵早已熟悉工作,抓紧修炼。

    半晌。

    下方登仙台符文闪烁,仙乐袅袅。

    某白回神,翻看文书查阅,顿时来了兴趣。

    “嚯,居然是一位诗仙!”

    凭空生出莲花绽放,芬芳扑鼻,以文成仙可是罕见,种种奇异天象似乎迎接诗仙登临,寻常仙人绝对没这等待遇,奏仙乐算给面子,对天道不敬蔑视天庭心思不正者甚至会被雷劈,天花乱坠者罕见。

    并非所有升仙者都得经历雷劫,非修行者亦有仙缘。

    诗仙,舞乐仙,医仙,以及某些善人或大智慧真正圣贤,只是难得一见罢了。

    祥云汇聚,笔墨凌空书写千古绝句。

    白雨珺觉得很有意境很厉害,诗句确实惊艳,不像白某龙一句卧槽闯天涯,估计天庭又要热闹一番,蓬莱挺适合他。

    彩云中,一位骑毛驴两鬓白发中年人两眼茫然。

    寻常书生打扮身无长物,那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毛驴算是值钱家当,酒葫芦,布兜里装有笔墨纸砚,还有半张饼。

    他是真的发懵。

    然而诗仙就是诗仙,发懵之余,忽见周围景色自有韵味,云海,浮岛边缘三尺高苍劲古松,嶙峋奇石,顿时诗兴大发张口就来。

    众如花似玉天兵天将全程茫然,总之装作很懂就对了。

    倒骑毛驴畅快豪饮浊酒,完全没有飞升成仙的觉悟,某白不得不上前接待,一旦这货喝醉掉下去摔死咋办……

    “这位先生,麻烦过来登记。”

    “咦?有人?”

    赶着毛驴登上玉石台阶,见到众兵将吓一跳。

    翻身下驴施礼,待看清是一群巾帼女兵将后连连赞叹,英姿神武,所谓皇室禁军黯然失色,猛地注意为首者头生白暇双角长尖耳,暗叹怪哉。

    “在下孟一,请问此乃何地。”

    “这里是仙界天庭登仙台,恭喜道友成仙,这里有一份文书需要你填写,三日后我会带你往天庭复命,还请在此稍等。”

    “仙……仙界?天庭?我……我……我成仙了?”

    “没错,不过你这头驴子倒是命好,有缘登仙台,接下来你要在这等三天,不要问,问就是规矩。”

    详细登记后继续百无聊赖。

    那诗仙倒也是个妙人,心态奇佳,四处观望品头论足。

    悬浮岛崖边古树,素雅芬芳的仙葩,某个仙吏扔掉的秃头毛笔,总之很容易找到乐趣打发时光,打听仙界概况后当场立志走遍万水千山,走到地老天荒,见证洪荒仙界每一寸美景。

    陆陆续续有仙人飞升,男女老少各有特色。

    某白希望来个画仙好互相切磋画意,奈何尽是些修行者,画仙与诗仙极其罕见。

    “好无聊啊……”

    登记,盖章,等待,还有没完没了的介绍讲解,工作枯燥无聊。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分身术。”

    凝聚分身,接任工作。

    真身拎酒葫芦东晃西晃,当着诸多新晋仙人面偷懒。

    天阔云纵横,美酒一杯谁与共。

    侧身斜坐浮岛边缘嶙峋岩石,看云海茫茫,虽然超想跳下去畅游玩耍但律例严苛,容不得恣意戏耍,神兽真龙也得盘着,唉,事太多,耽误了搜索龙骸以及遗留秘境之事,如果能有帮手就好了,眼下进展龟速。

    饮一口香甜果酒,捡碎石扔云海。

    嗖~

    锦花天河仙鲤跃起。

    带着雾气尾痕跳三尺高,扑棱鱼尾落云海。

    “哈!好肥的锦花鲤鱼啊!”

    嗖的弹起身,站崖边朝茫茫云海挥手,手做喇叭状大喊大叫,使劲儿咽口水恨不得一口叼住吞下去,嗅着味道真的很新鲜……

    轻风醉酒香,锦鲤浮沉镜里天。

    也许锦鲤们感受到了神龙热情召唤,平静片刻,忽然成群锦花肥鲤鱼拖着雾气蹦起,白色的,红色的,甚至有蓝色鲤鱼,搅动云海眼花缭乱,诗仙大呼祥瑞张口成诗。

    某白站崖边蹦蹦跳跳,十分欢乐,眼睛弯成月牙。

    “吼吼~一定很好吃~”

    仙界美景真的美妙,再厉害的美术绘画大师也画不出。

    在这风起云涌洪荒仙界,无数目光只看得到秘籍功法和丹药,以及能增强实力的宝物神兵,勾心斗角匆匆走完浮生,假如,肯歇息缓步,必定能看到仙界的美好。

    某白双手撑下巴嘴角叼草叶,发傻卖呆。

    “真好。”

    落日西斜,映红海。

    硕大滚圆红色暮日里,锦鲤跃入夕阳红。

    斗转星移,太阴星月光洒向洪荒,登仙台周围几棵花树绽放荧光,新晋仙人们啧啧称奇更对未来充满期待,仿佛充满朝气的学生。

    不知不觉夜半时分。

    登仙台仍旧明亮且温暖舒适。

    徒然间。

    白雨珺冥冥中感应到某种威胁!

    皱眉暗暗推算,一无所获,显然牵扯太甚远超目前能力之所及。

    这里可是仙界至高无上的天庭,登仙台虽然偏僻但周围诸多天军环绕,大神数不胜数,怎就冒出威胁?

    表面不动声色返回,目光扫过所有人和事物。

    没有目标肯定难以推测,只要能够注视,推算会变得比较容易。

    天兵都很正常,菜鸟神仙们亦非问题所在,怕看错特意重复扫视三遍仍无所获,心里那种兽类直觉越来越焦躁。

    当目光扫过木桌名册时猛地一顿。

    “嗯?”

    一本写有某某时辰某某飞升的名册而已。

    上前抓起名册扫视每一个名字,当看到一刻钟后即将飞升的名字,俏脸更加疑惑,这算哪门子威胁?

    但凡被天庭知晓并能飞升至登仙台的都是正常修士。

    若是魔族变化根本不会来此地,名册类似于地府生死簿,然而看向名册确实感到不妥。

    “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