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劫天运 > 第五千四百零七章:善酒
    在吊诡迅疾的剑法攻击下,我身体运行的脉络也跟着以最佳最快的速度去运行,身躯时而曲成弓,时而绷直如剑,剑法也时快时停,完全封住了对方的移动的步伐和出击的剑法。

    尝剑君的掌控力如同行走在巅峰的刀山上,如今的我也感受到了这危如累卵的行剑快感,敌人的剑法甚至擦身而过,贴着耳畔、身边而来,但却绝不会伤到自身纤毫,这感受贴切的极限,把我的剑法抬高了一个层次不止!

    诚然,尝剑君的剑法速度更快,行走之间更加疯狂,恍若是怒火爆发,乱冲乱撞的公牛,又如同巧匠穿针引线,落针极尽准确,这掌控力当然不是我现在就能够掌握的,这是在无数巅峰之战,无数的血战中得到的经验,所以我想要达到尝剑君这样的状态,或许要历经百年,乃至于千年的剑法洗礼!

    我用尝剑君的剑法,不可能打赢尝剑君。

    不过知道尝剑君的剑法,却有可能打赢他,这就是区别,但现在谈及‘打赢’二字为时尚早,体悟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够换来的,等到百战之后,或许我才有资格说自己入了尝剑君剑法之门。

    哧哧哧!

    第二百零一个对手在吃了足够多的剑后消失不见,我也瞬间离开了试剑台,我发现运用尝剑君的剑法,这样的状态还不够。

    看到我居然打了一个就走出来了,清微太上惊得眼珠子也瞪大了:“之前不是一百出来一次么?这才打了一个……”

    “酒不够……剑不快。”我嘿嘿一笑,朝抱着酒坛的清微欣招了招手,随后把酒坛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灌了好几口酒,这一下,我整个人都有些晕头晃脑了,左右看去,已经是看山不是山,看云不是云了,仿佛周围全都糊了一片。

    或许这才是尝剑君眼中的世界。

    把酒坛又塞到了清微欣的手中,我摇摇晃晃的走回试剑台。

    “你还行不行呀?”梦雪君忍不住叫住了我,这种状况确实让人担忧,就连琉璃纱都飘过来一副要扶我的样子。

    我摆摆手,示意不用理我,但想了想,我还是扭头问道:“梦雪君……有……有几分像了……”

    “三……三四分吧……”梦雪君语气里满是莫名其妙,但她很快也反应了过来。

    “哈哈……”我大笑起来,随后提着剑就进入了试剑台,而第二百零二个对手也恍然间出现在我面前。

    我只看到对方个子矮小,仿佛还是重影的,却已经看不清对方的面目了,但这不影响对手骤然间到我面前,只听到哐当一声,我整个人就给撞飞了出去!

    这一下,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而敌人恍若是一团小小的黑影,剑光却宛若是太阳光照射下来,轰隆隆的落到了我身边!

    我根本不及多开这些剑法,所以我立即反其道而行,剑法也跟疯了似的乱轰而出!

    骤然间,我身上立即多了许多的伤痕,当然对方的攻击也大部分落在了空处,而我受伤的位置,多半是皮外伤,但这也已经让我非常的难受了,真是难以想象尝剑君在这种状态下,居然还能运剑如飞,甚至瞄准敌人的弱点!

    尝剑君也会中剑受伤,当然,他却并不怕受伤,只要在可控制范围之内的伤势,他都不会在意,只要攻击能够给对方带来更大的利益,一切就是值得的。

    躲过了抢先的攻击后,我也立即开始反击,敌人已经在我的醉眼下糊成一团黑影,我只觉得眼皮都在打架,但恍若处于生死线下的我,体内的脉络却变得异常的暴躁,行剑更是没有凝滞,几乎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对方面对我疯魔一般穷极一切手段的剑法,攻势顿时开始受挫,有了他上一位对手作为示范,这种狂暴化的攻击越发的疯狂,一剑出手立即接着一剑,这时候无论是无限天剑还是灭道九歌,都在我此刻的率性中毫无套路的全砸了出来,只要是有用的剑法,只要是能够干掉对手的剑法,一并给我乱轰了出来!

    这样的攻击和尝剑君的攻击并不一样,我是耍酒疯,而尝剑君却不是,但我却可以肯定,他在形成自己独特的醉剑时,亦同样经历过这一关,在某个喝醉了的决斗日,或者在死战之中的酩酊大醉,仓促之间的应战,这都是难以避免的,他能够形成如今信手拈来就是别人的剑法,随意挥发就是一套厉害得难以抵挡的剑诀,而且喝上几坛酒却反而从极限醉酒状态,变成越发清醒,就连口齿都利落了起来,这才是醉剑之大成:返璞归真!

    而我现在经历的阶段,或许只是他最开始的阶段,这个阶段也是最狼狈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失去了小师妹后,终日在山中饮酒,同样也要面临各方面的成长和打击,此后成为了掌门,还要以这样的状态面对四面八方来挑战的剑仙,所以大多数时候,他都会是我现在这样的状态!

    我虽然不如他善酒,酒对于他的影响已经深入脉络和骨髓,他的脉络完全已经扭曲了,和刚刚入道时候早已经不同,不过有一点不变的是,他的剑还是如此之快,还是如此的刁钻而不羁!

    我仿佛走在了茫然的一片雾海之中,而目标和目标的攻击手段却反倒因此清晰之极,这种本能上的感应,当然不是一个酒鬼该有的,这是在极限的生存环境下激发的一种本能,除了目标之外,整个人进入了心无旁骛的状态!

    我闭上了双眼,因为就算睁开眼睛,也不过迷迷糊糊,所以倒不如直接用心眼来应战,而随着每一道攻击带来的气息晃动,甚至在整个试剑台的气云中但凡多出点什么,我此时此刻都可以感应到!

    我穿梭在重重剑光之中,仿佛万剑之中寻找纤毫间隙,从而也在一瞬之间,以间不容发的出手攻敌必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