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南山隐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双倍快乐
    牛角镇外的夜晚并不平静,难民如潮扎堆在大门外,哭天抢地无不想进入镇子内,似乎只有进去才能给他们那迷茫而彷徨的心寻到丝丝慰藉。

    可难民只是一群走投无路的劳苦大众而已,哪怕人数众多,超过城墙上的武装人员数百倍,但他们在面对那冷冽的刀锋和箭矢时依旧不敢太过造次。

    对于劳苦大众来说,安稳两个字已经扎根在了灵魂深处,不到绝路谁有愿意去冒险闹事儿?

    难民在迷茫彷徨,和尚在讲经说法,山贼在伺机煽动难民,五毒教如毒蛇一样蛰伏在阴影处暗中搞事情……

    辞别偶遇的老人后,刘秀慢步在人群中,将一切尽收眼底,众生百态不外如是。

    天灾人祸,古老的传承重现世间,泯灭在历史中的种族遗迹……

    微微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刘秀心头莫名有些压抑,整个世界似乎都沉寂在一种动荡的气息之中,像是有一股恐怖的浪潮正在悄然酝酿,待到时机成熟,那股恐怖的浪潮就要席卷整个世界!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没有任何缘由。

    受此心情影响,刘秀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分散一下注意力,否则的话这次旅行恐怕都不会获得好心情,那和自己的初衷不符。

    找点事儿做分散一下注意力,刘秀并不想大闹一场,因为那没太大意义。

    穿过拥挤而杂乱的人群,刘秀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背靠一颗开始枯黄的柳树坐了下来,看着周围迷茫而彷徨的难民,心念闪烁,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念力辐射出去,很快他就在阴暗处找到了那几个身穿黑袍的五毒教成员。

    “相逢不如偶遇,既然恰好遇到你们,就让你们帮我办几件事情吧……”

    心中暗道的同时,刘秀从背篓里拿出了纸笔,稍微想了想,执笔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

    看着信上那些为数不多的话,刘秀总觉得差了点什么,然后微微抬头看向了那几个五毒教成员方向……

    阴暗的角落,几个五毒教成员默默的关注着难民情况,在计划着如何更多的掳掠年轻美貌的女子上交上去换取功劳,在计划着如何造成更大的混乱给主导这方大地的宗门添乱添堵。

    为首那人想到事成之后的风光画面,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一旦五毒教彻底掀翻剑南道九大势力乃至剑园和蓝家,到时候由暗转明主导这一方大地,言出法随掌控万民生死,那是何等激动人心的成就?

    自己虽然在教中只是一个小人物,但到时候也是老资格了吧?一旦五毒教事成,自己怎么着也能捞到一个无数人羡慕的职位。

    至于事成之后五毒教曾经犯下的过错那都不是事儿,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轻易就可抹除那段黑历史,而且人总是健忘的,待到三五年后,九大实力没有了,剑园和蓝家也没有了,谁还记得五毒教做过什么?

    而且那时候五毒教也应该不叫五毒教了吧……

    “大人因何发笑?”边上一五毒教成员好奇发问。

    还不到高兴的时候,为首那人收起笑容,摇摇头道:“没什么,我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见此那人不问了,心道老大想道了什么高兴的事情?莫不是媳妇生娃了?

    一缕清风吹过,微冷,似有寒芒闪过。

    “大大大……大人……”

    就在此时,边上另一个五毒教成员指着为首之人一脸惊恐,语无伦次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眉头一皱,为首那人转头沉声道:“什么事儿?”

    “大大人……你的手!”那人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口水惊骇道。

    我的手怎么了?为首那人心头疑惑,抬手一看,当即愣住。

    他的右手,从手腕之处不知道什么时候齐根而断!

    我的手呢?那么大个手,刚刚还在的……

    心头这样想着,为首那人这才感觉道了无与伦比的痛处,断裂的手腕处鲜血汹涌而出。

    他心中惊骇,立即捏住手腕止血,咬牙没有痛呼出来,目光巡视周围,浑身发冷。

    这会儿不止是他浑身发冷,边上其他两个五毒教成员也是如此,甚至浑身都在颤抖,他们不敢动,胆战心惊的巡视着周围。

    连老大的手都被无声无息的砍走了,谁敢动?

    到底是谁做的?什么时候盯上我们的?大爷,你想做什么,要打要杀你倒是出来说句话啊,这样搞我们害怕啊……

    另一边,无人注意的角落,一只断裂的手掌无声无息的飞到了刘秀跟前。

    看着这只骨骼粗大的手掌,刘秀心念闪烁,一抹锋芒一闪即逝,下一刻,这只手掌的皮肉被切下。

    然后,刘秀将这只带血的手掌按在了之前写下的那封信上。

    将用完的手掌远远丢到了黑暗中的未知处,刘秀看着印上血色掌印的这封信满意的点了点头。

    待到墨迹和血迹都干透,他才发现自己并无装信的信封,想了想,把信叠好,拿出一张白纸当做信封把信包了进去。

    一事不烦二主,他又隔空从那个手掌断裂的五毒教成员之处弄来了一滴血,把白纸做成的信封给黏上了。

    执笔,在信封上写下‘五毒教教主亲启’七个字完事儿。

    打量手中这封信片刻,刘秀心念一动,信无声无息飞出,来到了那几个胆战心惊的五毒教成员眼前凌空漂浮。

    相隔数千米远,刘秀的嘴巴无声开合,一些话清晰的传入了那几个五毒教成员耳中,并没有被其他任何人听到。

    传音入密的小手段而已,不过是精细控制声线肌肉的把戏,刘秀在看过夏海棠送来的武道基础书籍后已经推倒了出来,并不难。

    这边,几个五毒教的成员原本就胆战心惊,当那封信凌空无声漂浮在跟前之后,更是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

    无声无息取走一只手就罢了,能在他们这里做到这一点的人太多太多,可让一封信无声无息漂浮,且没有丝毫元气波动,这就有点吓人了,恐怕九大势力的首领都做不到吧!

    ‘五毒教教主亲启’

    看到信封上那几个字,几个五毒教成员有些茫然,这什么意思?教主来这里了?我们中出了一个教主?

    玩儿呢……

    下一刻他们就释然了,刘秀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我知道你们是五毒教的人,你们控制牛角镇大户我也知道,而且想要掳掠女子和后续下毒毒害灾民制造混乱的事情我也知道,取下一只手只是给你们提个醒而已,别太过分!”

    “现在有三件事情让你们去做,第一,给我把那个和尚赶走,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第二,有几伙山贼隐藏在难民中准备搞事情,你们去把他们解决了平息还未发生的事端,第三,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天之内把这封信交到你们教主手中,我相信你们能做到的,别让我亲自去找你们教主”

    “三件事情,我相信你们能做到,否则的话,五毒教也太让我失望了……”

    并未和他们交流什么,刘秀自顾自的将这些话传入他们耳中声音就沉寂了下去再未出声。

    当刘秀话音落下后,几个五毒教成员依旧处于惊恐茫然中,待到那封信失去了刘秀念力支撑开始飘落的时候,为首手掌断裂的那个人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遇到高人了,只是对方并未和我们这些喽啰计较而已。

    他顾不得疼痛的手掌,一把将飘落的信接住。

    深吸口气平复惊恐不安的心情,他捏着信浑身都在抖,似乎自己的脑袋随时都会无声无息搬家!

    浑身僵硬,他看向其他人声音颤抖道:“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他们立即点头,两股战战有点想哭,何方高人,何苦为难我们啊。

    “那么该怎么做你们都知道了吧?”为首一人声音依旧颤抖道。

    左边那五毒教成员点头说:“我去赶走那个和尚”

    “我去解决那些山贼”右边那人立即接口道。

    为首那人点点头说:“我去联系上头送信,好了,我们立即行动起来……”,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接着道:“后续计划暂时按兵不动,待到这封信送走之后看上面的反应,然后,赶走和尚的时候别太惊动难民,解决山贼也是如此,本来是无所谓手段的,可那位谁知道会怎么看?”

    “明白”为了小命着想,那俩人立即点头。

    让他们办事儿的高人可是能给教主写信的人物,哪儿是他们能招惹的,还是照办吧,而且要办得漂亮才行……

    ‘目睹’几个五毒教成员分开行动,刘秀就不再关注了。

    想到那封信的内容呈现在五毒教教主面前,刘秀之前压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自己心情不美丽,让别人心情更不美丽,这样一来自己心情就好了,一来一回就是双倍的快乐呀。

    刘秀一点都不怀疑那封信会在一天之内出现在五毒教教主手中,若是出了意外的话,他真的不介意亲自去找五毒教教主聊聊!

    “虽说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的心情不那么压抑,可这样一来,他们也能好过很多吧?”目光平静的看着周围的难民刘秀心中喃喃道。

    他指的不止是眼前牛角镇外的这些难民,更是整个剑南道遭灾之后的难民!

    前提是那封信要出现在五毒教教主手中……

    席地而坐,背靠着枯黄的柳树,刘秀决定今晚就在这儿将就一晚了,那么多难民都露宿这荒郊野外,他又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