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813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二十一)
    蒋嫣然躺在床上,姿势放松而慵懒:“我现在也不认为燕川容不下燕淙。真是燕川看顾燕念已经很累了,让他歇歇吧。把燕淙送到中原去交给秦昭。”

    让小萝卜教燕淙去。

    燕淙的性格不像燕云缙和燕川,他的父兄都是刚猛直接的性格,他却是蔫坏蔫坏,藏着心眼和小聪明,偏偏还要装出人畜无害模样的小混蛋,更像个市井小混混。

    燕云缙和燕川都是大开大合的人,换言之,脑子其实并不是很会转弯,对上这只狡黠的小狐狸,经常被他绕晕。

    偏偏燕淙得了便宜还得卖乖,天天苦大仇深地诉苦,说他太子哥哥如何凶残。

    “既然他觉得燕川严厉,那就让他去找秦昭。”蒋嫣然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幸灾乐祸。

    燕云缙:“……你分明是担心秦昭。”

    “嗯?”蒋嫣然挑眉。

    “你是听我说,他已经奉旨进京,担心他处境不好,所以让燕淙去,也好有人及时给你传消息,是不是?”燕云缙一阵见血地道。

    蒋嫣然倒也没否认,点点头笑道:“和我在一起久了,你也变聪明了。”

    帝王心,海底针。

    蒋嫣然自认为是最了解皇上性格的人,尤其后者现在处于这个位置,定然更加阴晴不定。

    召小萝卜入京的真实意义到底是什么,蒋嫣然猜不透,也确实担心。

    蒋嫣然和小萝卜之间,不会相互表达对彼此的牵挂、思念,但是却又深深把彼此记在心里最柔软的位置。

    “就知道惦记娘家。”燕云缙吃醋地哼哼。

    蒋嫣然眼波流转,笑得妖娆:“要不你放我回中原,我时时惦记着你?”

    燕云缙俯身压过来,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听到她轻哼一声才松口恶狠狠地道:“想得美!回哪里?大蒙古才是你的家!”

    蒋嫣然笑容愉悦。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燕云缙又不能真做什么,憋得直哼哼。

    “行吧,让狼崽子们都出去,我们俩更方便。”

    蒋嫣然:“……”

    “你还有别的用意吧。”燕云缙靠在她耳边恶劣地吹气。

    他不好受,也不能让她舒服,哼!

    “没有。”

    “说实话!”

    “我说,别挠我痒了……”蒋嫣然被他闹得气喘吁吁,薄汗浅浅,“我是觉得燕川和流云闹成这般,暂时分开也不见得是坏事。”

    她不爱管闲事,但是总在她眼皮底下鸡飞狗跳,她嫌闹腾。

    但是燕云缙却不这么想,他觉得蒋嫣然着都是为他分忧,所以他怎么爱她也爱不够那种。

    蒋嫣然已经习惯了他给自己加戏,翻了个白眼后就静静地听着大蒙勇猛英明、雄才大略的皇帝口中吐出一套套肉麻的话。

    “娘娘,皇后娘娘——”红叶略带焦急的声音让她得以解脱。

    燕云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如果换做红叶之外的任何人,敢打扰他和蒋嫣然,他一定让人拖出去乱棍打一顿再说。

    “怎么了?”蒋嫣然挣脱了燕云缙的手,慢慢坐了起来,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顺手放下幔帐把燕云缙遮住。

    燕云缙:……老子没脱衣服!你遮什么!

    红叶进来,不敢抬头,道:“娘娘,太子妃宫里的人闯了进来,说是太子妃发起了高烧,请娘娘过去看看。”

    蒋嫣然还没说话,燕云缙怒了。

    他把幔帐掀得乱颤,怒气冲冲道:“宫里的太医都死绝了吗?她一个晚辈,来命令皇后给她看病?”

    蒋嫣然淡淡道:“也未必就是她的本意,应该是她手下的丫鬟病急乱投医。走吧,红叶,我们去看看。”

    燕云缙见她整理了妆容出门,让人去叫燕川,自己想想也跟着过去了。

    这混蛋燕川,自己的太子妃都看顾不好吗?还得打扰老子。

    虽然他不太方便进太子府的后院,但是在外面等蒋嫣然还是可以的。

    蒋嫣然去的时候,流云已经烧得满面通红,牙齿打颤,即使盖了两层厚厚的羊毛被,依然喊着冷。

    生病了的她,眉宇间少了往日的英气勃勃,多了几分脆弱,看向蒋嫣然时候眼里含泪,是真的委屈了。

    蒋嫣然给她诊脉,目光似乎一沉。

    流云迷迷糊糊没看清楚,她身边的丫鬟却捕捉到了,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急火攻心加上外染风寒,并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吃两幅药就好了。”蒋嫣然道,也让流云身边的人松了口气。

    蒋嫣然开了药方让人去抓药,然后回来再看流云的时候却被她拉住衣服。

    “谢谢皇后娘娘。”

    蒋嫣然低头看着她手背上浅浅的小肉窝,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了些。

    “你吃了药,好好休息,两三日就当无虞了。”

    “嗯。”流云点点头,眼神里有期待和恳求,“您能帮我告诉太子殿下一声我病了吗?”

    虽然知道他很可能不放在心上,但是万一他来了呢?

    流云觉得自己十分难受,几乎怀疑自己要死了,所以开始觉得十分委屈,很想见燕川。

    “他会来的。”蒋嫣然安抚地拍拍她的胳膊。

    可是话音刚落,流云派去找燕川的丫鬟回来,神色愤怒。

    “他,不肯来吗?”病中的流云脆弱了很多,眼神让人心疼。

    丫鬟显然也是她的心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叩首道:“公主,您快点好起来吧,好了咱们回咱们部落,不在这里被人作践了……”

    答案不言而喻。

    流云眼角有晶莹的泪珠滚落,颤抖着声音道:“燕川,你好狠的心呐!”

    蒋嫣然并不习惯这样的场合,看了她一眼便退了出去。

    外间燕云缙已经暴跳如雷:“来人,去把太子给我抓来。不管他在哪里,都给我绑来!”

    不管怎么说,结发妻子病得起不来,他都不出现,这是人渣行径!

    “不用了,”屋里流云显然听见了他的声音,摇着头自嘲地笑了,“是我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大梦一场,也该醒了,该醒了啊!”

    上天可能实在看不过去,所以才让她大病这一场,让她看清喜欢的是人是狗。

    (求个月票,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