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宠妻入骨:四爷请低调 > 第215章 不是随便就能招惹的
    第215章 不是随便就能招惹的

    陈贝贝怎么会这么凑巧的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亲眼看到自己的未婚夫跟自己的表姐…

    苏云今觉得头有点大,也觉得这确确实实就是一出狗血剧情了。

    屋内喧哗声还在继续,传到这花园中来,此刻竟然觉得有点讽刺。

    苏云今看着李战南,想要听听他会怎么说。

    李战南视线落到抓着自己的手上,冷声道了一句:“还请表姐自重。”

    “战南?”

    姜瑶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战南:“你…你…你怎么可以…怎可以?”

    李战南轻哼了一声,甩掉了她的手:“我是贝贝的未婚夫,叫你一声表姐也是应该的。”

    “李战南…你…你难道忘了,忘了我们的过去了吗?以前你多喜欢我的你忘了吗?你说过一辈子都会爱我一个人的…”

    “咔嚓!”

    一声响传来打断了姜瑶的话,同样的也引起了李战南的注意。

    他抬眸顺着声响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陈贝贝面色惨白的站在路灯下,对上他的视线时她露出一抹勉强的笑。

    李战南觉得心脏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攥住!

    姜瑶转过脸,看到陈贝贝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不过转瞬间她就释然了,她看着陈贝贝解释:“贝贝,对不起,我以前没有告诉你,战南就是我的前男友!我一直忘不了他我…”

    “表姐…”

    陈贝贝打断了姜瑶的话,面色苍白的她露出一抹虚弱的笑:“我明白。”

    “贝贝?”

    “我会跟爷爷说,取消订婚宴!”

    她妥协退让,不问任何原因。

    只是这行为却惹恼了李战南,李战南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拽住了要走的陈贝贝:“取消婚宴?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陈贝贝眼皮动了动,看向李战南的视线陌生而阴冷:“这场婚宴本就是两家老人之间的意思,你我既然没有感情,又何必要勉强在一起?”

    若是之前,陈贝贝这样说李战南恐怕会很乐意。但是在看到她那眼神后,他忽然就不愿意了。

    “没有感情?谁说我们没有感情?”

    李战南忽然使劲将陈贝贝拽入怀中俯身吻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云今以及姜瑶还有陈贝贝都没反应过来,除了当事人陈贝贝被擒住动弹不得外,苏云今脑袋则是一片懵,眼睛的余光瞥见姜瑶站在原地双手握得死死的!她额头上青筋凸起,双目猩红。

    陈贝贝用力推开了李战南,气呼呼的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唇上的血迹,愤愤的盯着他:“你混蛋!”她说完转身就走也不管那边的姜瑶了。

    李战南笑着舔了舔自己唇角的血迹也转身追了上去。

    小屁孩这么甜,可不能让她跑了。

    被丢下的姜瑶那个气呀,就算是隔着十来米远,苏云今也感觉到了!她看了一眼姜瑶,打算静悄悄的离开,那知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就响起来了!

    不算大的电话铃声在这安静的花园内显得十分的突兀。苏云今伸手捂住自己的手机,姜瑶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偷听人家说话被抓到,苏云今有些不好意思。

    抬起头露出一抹怯怯的笑:“那个…我正好…路过!”

    刚刚被李战南的行为气得够呛的姜瑶此刻正没地方撒气,一看到苏云今火气蹭蹭往上冒!哪怕她说她只是路过的,姜瑶也不打算放过她。

    “偷听别人说话,很好玩吗?”

    姜瑶气势逼人。

    苏云今无奈的耸了耸肩,她没法解释。

    理亏!

    她这一沉默,更助长了姜瑶的气势。姜瑶往前迈了一步厉声道:“是谁让你来偷听我们说话的?”

    苏云今嘴角抽了抽,抬起头来睨了一眼姜瑶。

    “这,好像是…公共场所…”

    她还没跟姜瑶追究浪费她时间的罪过,姜瑶却如此得理不饶人了。

    这让苏云今也来了些脾气。

    姜瑶一看苏云今还敢跟她顶嘴,立刻抬起手来:“你还敢还嘴?”

    她或许在国外娇蛮惯了,动不动就想打人。在姜瑶抬起手来的那一瞬间,苏云今抬眸盯着她,眼神里全是阴冷。

    她什么都没说,但浑身散发着的阴冷足以让姜瑶害怕!

    姜瑶高举着的手竟然没法落下去。

    苏云今冷哼了一声:“身为贝贝的同学我郑重的劝您一句,外面不比家里,不是所有人都会纵容你那骄横的脾气!”她微微顿了顿,看着姜瑶的眼睛一字一句接着道:“还有,有的人不是你能招惹的!”

    撂下这句话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花园。

    姜瑶转过身看着苏云今潇洒离去的背影,只能干瞪眼。

    苏云今走出一段距离,撞上了匆匆进来的莫熙儿。

    莫熙儿一见到苏云今就嚷嚷开了:“云今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你不知道我差点进不来。”

    李家虽然不是大富之家,但却绝对是大贵之家,对于订婚宴上邀请的宾客非常严格,没有邀请函想要进来真的很难。

    刚刚莫熙儿还是辗转打电话给陈贝贝才能进来的。

    难怪她脾气这么大了。

    苏云今睨了一眼莫熙儿:“你怎么不打电话给白大哥?”

    提到白夜,莫熙儿脸色立刻变得不自然起来:“我…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

    苏云今:……

    好友对白夜反应过度了。她只是想说白夜身为保护她的人,在找不到她的情况下找白夜是最理智的行为呀!

    很显然,莫熙儿没有跟她想到一块去。

    两人相偕朝大厅走去,莫熙儿少不了感慨这气派的订婚宴,说着说着,话题又转到了苏云今身上。

    “云今啊,四爷有没有跟你求婚啊?你说你们都那个那个了,他怎么还不跟你求婚呢?”

    苏云今发觉自己跟莫熙儿说话真的很容易暴走。

    什么叫那个那个?

    她斜视了一眼莫熙儿:“你就这么想我嫁出去?”

    莫熙儿嘿嘿笑了笑:“是呀,我想你名正言顺的成为顾太太嘛,最好是早早有个孩子我要做干妈!”

    “如此你不如自己生一个来得快!”

    “跟谁生啊?”

    莫熙儿嚷着。

    苏云今扫了一眼暗处,那是白夜藏着的方向。

    她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例如,白大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