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 > 番外 第091章 无缘无分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陆知桓告诫过姐姐,不要和恭王有过多牵扯。按理说,男女有别,两人的确也不太可能有什么深交。但怪就怪在,陆知鸢和五公主交情匪浅,时常出入皇宫,两人遇到的几率就很大。陆家又崇尚坦荡磊落,不拘泥于小节,陆知鸢从小习武更是拿她大姑姑当榜样,再加上有个思想开明的娘,从来就不将那些繁文缛节放在眼里。

    自然而然,就不太懂得什么叫‘避嫌’。

    陆知鸢被家里逼着相亲,她自己又看不上那些所谓的世家男子,所以经常偷偷溜出去。五公主受她影响,也缠着皇后要出宫令牌,两人出城策马,或者踏青,比武射箭,再比如约一些好动的世家闺秀打马球。五公主煽动力极强,由此带‘坏’了许多千金贵女。

    而恭王,在冷宫里关久了,尤其渴望阳光。

    皇上不喜欢他,也没让他入朝,他闲来无事,就喜欢到处走走。佛寺,山中,郊外…他擅丹青,时常寻了山清水秀之地作画。

    某次就很巧的和陆知鸢五公主一行人遇见了。

    他知礼,打了声招呼后就要收拾东西离开,但五公主见了他的画作以后甚为惊艳,非要他把自己马上的风姿画出来。

    她年纪小,不知道当年旧事,宫里也没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自然而然对这个兄长没什么仇恨。

    恭王长得既像其母又像皇上,天生一副好颜色,隽秀清雅,文质彬彬,瞧着就让人倍生好感。

    五公主天真浪漫,也没什么心眼儿,反正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也不存在什么男女私情。

    恭王拗不过她,再加上也顾忌她是嫡公主,不敢轻易得罪,只好提笔就画。

    他的确于丹青上造诣非凡,画像上的五公主英姿勃发栩栩如生,五公主非常喜欢。越发欣赏这个异母兄长。闹着要他给自己作画,骑马的,射箭的,练剑的,全都要画下来。

    恭王自然无有不应。

    他画的时候,陆知鸢就在一旁看着。她三姐喜欢丹青,不过最擅长的,是母亲的独门绝技‘素描’。小时候经常为中秋节灯笼上该画什么图案跟九弟吵嘴,九弟毒舌,每次都堵得三姐哑口无言。但三姐妙笔生花,以自己的‘才艺’征服并不擅长丹青的九弟。

    她对这些风雅之物则兴趣缺缺,每次就纯粹看戏。

    五公主闹着要恭王作画,她这个陪同的也不能独自去玩儿,只能在一边瞧着。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在心里将恭王作的画和三姐的对比。素描和水墨丹青,是有区别的。水墨丹青颜色绚丽,素描看似简单却更为生动。各有千秋。

    直到某一次,五公主心血来潮和陆知鸢比剑,让恭王将两人一起入画。

    恭王便画了一系列…

    其实很累,而且费时间。

    陆知鸢翻看了两幅,脱口而出道:“若是素描,或许会更好一些。”

    恭王不懂什么叫素描,下意识投以疑问的目光。

    五公主自然从她口中听到过,便道:“可惜你三姐不在,表哥又盯她盯得那么紧,生怕咱们跟她抢媳妇似的,忒小气。”

    陆知鸢道:“三姐刚生了孩子,姐夫自然要照顾得细心些。”

    就算没生孩子方书庭也是不会让妻子跟着这个公主表妹一起胡闹的,就怕妻子被五公主带歪。

    对此五公主对自己这位表哥很有意见!

    “二哥,你如此擅长丹青,可见天赋极佳,若能习得素描,将来于此道上必也是一代大师。”

    恭王浅笑。

    “附庸风雅而已,怎敢遑论大师?五妹莫要取笑我了。”

    “我说的是真的。”

    五公主急了,“你比宫廷御师们画得好多了,写的字也好,你这么有才,父皇怎么就不给你在朝中安排…”

    陆知鸢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道:“公主,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城门就该下钥了。”

    五公主立即想起如果回宫晚了必然要遭母后斥责,以后再想出宫就难了。就算能出宫,八成也是一大堆的侍卫跟着,那有什么意思啊。

    不行不行,她好不容易说服母后,自己乔装出宫不带侍卫的,可不能功亏一篑了。

    于是她便忘记了方才未说完的话,翻身就上了马。

    陆知鸢随后上马,离开前不知怎的看了恭王一眼。恭王侧身给两人让路,正巧抬头,四目相对。

    两人就是一怔。

    随后陆知鸢若无其事的策马离去。

    恭王…他作了一幅画。

    画上正是陆知鸢策马回眸的风姿。

    十五岁的少女,倾城绝色,明丽动人,眉目青涩而清冷,有一种说不出的英气与活力。

    陆知鸢于恭王而言,是个意外。

    他生母出身不高,至于为何得了父皇的宠爱,其实他也有所耳闻。可母妃不甘做一个替身,想要占据帝王心,进而生了不该有的野心。

    然而他非嫡非长,要如何能与皇后的嫡长子一争高低呢?

    他看得分明,母妃却不懂。或者不是不懂,只是不甘心罢了。他人微言轻,劝不了母妃,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那一日终究还是来了,他原以为自己命不过朝夕,却不想父皇竟宽恕了他们兄妹二人,只发配冷宫。

    冷宫那样的地方,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能活下来还正常的,更是奇迹中的奇迹。

    妹妹的死,说起来也不过一句话,宫廷倾轧罢了。原本应该死的,是他。只是,大底上天怜悯,让他逃过一劫。

    他越发恨不能在这宫里活成个隐形人,直到被放出的那一天。

    争权夺利从来都没有他的份儿,他这辈子只有安分守己,才能长命百岁。所以父皇给他安排什么样的女人,他便娶。大婚前夕病逝,他也只能认了。等着父皇再给他指一门婚事,夫妻俩举案齐眉,平平安安,一生就这么过去了。

    也不错。

    人活在这世上,本就不该奢求太多。

    要懂得知足。

    但是老天爷偏偏就对他开了这样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遇上了陆知鸢。

    一个初遇匆匆过客的女子,却在频繁的相逢中,让他渐渐放在了心上。

    他没见过这样的姑娘,出身尊贵却不骄不躁,和公主为友不卑不亢从不妄自菲薄,并不以对方是金枝玉叶就刻意相让,或者阿谀谄媚。赢了也不骄不躁,淡定从容。

    从小金尊玉贵养大的千金贵女,这个年纪能做到如此的气定神闲泰然自若,实在很是难得。

    她话不多,却总能及时的制止五公主的一些‘妄语’,也免了他许多尴尬。

    她兴许并非刻意相助,可于他而言,却是他二十余年人生中,短暂而深入骨髓的温暖。

    他记住了她,将她的容颜入了自己的笔端之下。

    然而他不敢奢求。

    当初母妃是如何勾连岳侯针对陆家的,他比谁都清楚。尽管那已经是多年前的旧事,至今已无人再提。可那是横亘在他和陆家之间的一道鸿沟。

    陆知鸢的同胞兄长,甚至险些死在当年权利倾轧的交锋之中。

    这样的深仇大恨,他又怎敢有非分之想?

    便是没有这一层恩怨,他也是…配不上她的。

    所以他只敢将那副画偷偷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窥视。他藏得很小心,也很珍惜。因为这幅画注定存留的时间不会太长,等父皇给他赐婚,这画就得毁掉,否则便是大祸。

    自那以后,他就不爱出门了,更多的时间,是把自己关在王府之中,做个清闲之人。

    再次见到陆知鸢,是中秋节。

    宫中有晚宴,皇室宗亲都得去参宴,他的王府离皇宫最远,所以要提前出府。却在转过第二条街的时候,碰见了陆知鸢。

    她一声红衣猎猎如火,策马而行,恰巧与他狭路相逢。

    见到马车标志,陆知鸢自然要停下来,下马参拜,以全君臣之礼。

    晏子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见她,掀开车窗帘子,讶异道:“陆五姑娘?中秋佳节,姑娘为何会在此处?”

    这话其实有些唐突,他问完就后悔了。

    陆知鸢神色平静,“今日家母亲自做了冰皮月饼,让我给外祖母和姨母舅舅们送去。”

    晏子期哦了声。

    送月饼这种小事,自有丫鬟代劳,何须她一个主子亲自跑一趟?他听五公主提过,陆知鸢及笄后就被家里逼着相亲,但她自己一个都看不上,经常找借口推脱。今日中秋,白日里必有人拜访国公府,必然会问及此事。陆知鸢不喜,干脆自己躲到了外面去。

    两人并未过多交谈,陆知鸢打过招呼后就翻身上马,忽然不知想起了什么,道:“我娘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王爷既行得正坐得端,便无需畏惧世人闲言碎语。”

    晏子期浑身一震。

    陆知鸢已策马离去。

    晏子期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眼里流露出一种深切的哀戚之色。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然而他未娶,她未嫁,却注定无缘亦无分。

    他微微和睦,神色凄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