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毒妃权倾天下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或许是我想多了
    这一次,许多人都被请来了参加夜君墨的婚礼。

    当初他虽然擅自跑去了敌营,营救沉翼和千月,从而失去了成为夜君墨暗卫的资格。

    可是他仍是被请来了参加完婚礼再走,因为他和千月沉翼他们的伤势,尚未完全痊愈。

    但他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夜君墨此次弄出这么大的排场,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身上,有着属于洛玄钧的龙鳞。

    一定程度上,他能够感知到夜君墨真正的想法。

    他知道,夜君墨还隐瞒了林羽璃一些事情,但他却不能宣之于口。

    出神间,那两人已经走远了。

    墨初染这才走了出来,看了看他们设下的结界,沉思了片刻,转身离开了此处。

    回到了夜君墨派人给他们安排的园子,却见沉翼和千月正在园子里散步。

    见到他回来,千月道:“初染,你回来了。”

    墨初染点了点头,复又道:“你们身体养好了吗?”

    “已经差不多了,其实原本就没有多么严重。”沉翼叹道,“原本不该继续叨扰王爷的,但是王爷婚礼在即,我们总该等他婚礼结束再走吧!免得给他添乱!”

    “是啊!这次婚礼盛况空前,能被邀请而来,着实也是我们的荣幸。”千月道,“初染,待这件事了结之后,我打算随沉翼回去一趟。你呢?是与我们同行,还是回墨城去?”

    说到墨城,几个人面上的表情都算不上太好。

    “墨城毁成了那般模样,我们想要重建墨城,怕是也要好些年的工夫。”沉翼道,“况且,你回去又能做什么?”

    毕竟如今的墨初染,已经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了。

    他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人偶,无喜无悲,没有思想,可以常年待在那种人为制造出来的虚假世界之中,做着一群人偶的城主,而没有厌倦的一天。

    如今的墨初染,应当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选择。

    他和千月虽然亲手创造了他,却不可能将他当做一个人偶来摆布。

    墨初染的诞生,曾经给他们带来了无上的荣耀和地位。

    如今,他们已经找到了彼此真正想要的生活,自然也希望墨初染,能够找到他的目标,他想要的东西。

    沉翼说完,却见好一会儿,墨初染都在蹙眉沉思着什么。

    两人觉得他情绪有些不太对劲,下意识的对视一眼,千月这才道:“初染,你可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是你还想留在王爷和王妃身边?”沉翼道,“这次的事情,原本就是受到了我们的牵连。若你执意如此,我们可以去向王爷求情。或许他会应允我们的请求!”

    毕竟在此之前,他们和夜君墨合作的也算是顺利,也帮了他不少的忙。

    或许夜君墨能够给他们一两分薄面也说不定!

    墨初染自问世以来,就一直待在墨城。

    初次离开,也是跟着夜君墨和林羽璃一起,后来经历了那么多,千月和沉翼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他的这种奇妙际遇,必然也是和林羽璃以及夜君墨有关。

    而且,他们觉得,墨初染生来就是为了他们而存在的!

    如今,墨初染和这个世界的联系,除了他们就是林羽璃和夜君墨了。

    他若是选择林羽璃,他们自然要帮着他达成所愿。

    闻言,墨初染却道:“不必了,她既已说出那一番话,必然就是不想再与我有什么牵扯的。我们又何须让她为难!”

    沉翼和千月不知道他身上的种种纠葛,墨初染自己却是清清楚楚。

    他的存在,本就是凤怀煜的阴谋。

    哪怕他当真是真心想要守护在林羽璃身边的,可林羽璃却未必需要这样的他。

    他刚才在思考的,也是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到底应不应该,叫千月和沉翼继续留在这里。

    因为他预感,这个地方,很可能就要迎来一场浩劫了!

    届时,只怕这里的所有人,都难以幸免于难!

    思及此,他正色道:“你们二人的伤势,既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不如即刻便动身离开吧!”

    闻言,千月却是疑惑道:“为什么这么急?眼看婚礼在即,我们也不差这么一两天!”

    “对,况且摄政王的婚礼,我们既然受邀在列,为何不参加呢?”沉翼道,“初染,你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心事重重?”

    “我……没什么!”墨初染沉声道,“我只是觉得,摄政王婚礼之时,可能会有大事发生。那状况,非是现在的你们能够应付的!”

    “那你看来是多虑了!”沉翼淡笑道,“摄政王一生的确树敌颇多,大约也会有人,想要来他的婚礼捣乱。不过这种事完全不必我们担心!摄政王怎么可能容许旁人破坏他的婚礼?”

    “再者说了,就算真的有哪个不长眼的人,胆敢来破坏的话,必然也会被他的手下给阻拦了回去。”千月道,“初染你到底是在担心些什么?莫不是,你听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内情?”

    闻言,墨初染神色微变。

    但很快,他便缓过神来,淡声道:“没有什么内情!我只是感觉婚礼会出乱子,怕是会牵连到你们!而你们伤势未愈,届时怕是难以自保!”

    “不会的,你多虑了!如今这世上,怕是没有哪里,比摄政王府更安全了!”千月淡声道,“这是他的家,他岂会不好好守护?再者说了,真的要出什么乱子的话,那我们更不能走了!

    摄政王于我们有救命的恩情,在他需要的时候,我们岂能独善其身?”

    “说的也是,或许是我想多了吧!”墨初染见自己劝不住他们,便也没有继续相劝。

    其实主要是,这一切也只是他的猜想而已。

    更何况,若是夜君墨当真有了那样的打算,只怕也不会给他们离开此处的机会。

    且不管怎样,他先去探一探便是了!

    思及此,他便跟千月和沉翼告了辞,转身离开了此处。

    王府之中,来来往往的宾客依然络绎不绝。

    墨初染看了看大门的方向,转而走向了尚算僻静的花园之中。

    走到墙角处的时候,他随手捏起了一块石头,朝着外面丢了过去。

    顷刻之间,墙上出现了一阵华光波动。

    但随即,那石子却落到了墙外。

    见状,他随手采下了一支花,正要扔过去的时候,背后却想起了一阵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