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师兄!

王欣怡忽然说道“对了,我们厂在南山有一片林地,那是三十年前厂子成立时划拨给厂子管理使用的,后来产权确认归我们厂集体所有。”

王乐水急道“破林子值什么钱!”

“呵呵。”何鹏摇摇头“有什么比地还值钱么?有些人呢,窝里吃食,窝外下蛋,吃里扒外可不是好习惯呢。”

“你胡说!”王乐水怒指何鹏,可会场里各种议论声骤然涌现,更多人对着王乐水指指点点,王乐水是老厂长的徒弟,新厂长师兄,地位特殊却不得人心,许多人对他的动机都有些疑虑。

王欣怡抿嘴一笑,狡黠的偷瞥何鹏一眼,“查手机?骗鬼呢,我怎么查不到?他明明连手机都没有拿出来,这死胖子看来是早有准备啊,他图什么呢?”王欣怡脸一红,“他是鲁圣传人,武林高手,还懂商业,倒是多才多艺,也算配得上本美女,就是稍微胖了一些。”

这时苏静忽然开口说话。

“木雕厂的各位朋友,我不是咱们木雕厂的人,但是也关心咱木雕厂的事,毕竟我是大家选举出来的社区主任。

咱木雕厂何去何从关系许多家庭的生活,我也使劲想了想,不过说句实话,我这个脑子给大家服务后勤还行,管理经营真不在行。

但是王总信得过我常与我说她的想法。王总觉得咱们木雕厂生存下去的唯一路径便是抓好新产品开发!东西好,大家喜欢自然不愁卖,以前老厂长在任时咱们的销路就很好,可是多少年过去了,社会变化这么大,咱们的产品却还是那几样,销路自然不会太好。所以呢,我很赞同王总以开发产品新产品适应市场需求使企业新生的做法。

从社区这块讲,我们会尽量给咱们企业多拉一些投资,但是有一点建议还需要木雕厂的职工来把握,那就是工厂还是由咱们职工集体掌握为好,如果被人家控股,在商言商很多事就变得不确定了。”

苏静媳妇讲完,何鹏带头鼓掌。

王欣怡等掌声落了,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请何总来就是为了带动厂里的新产品开发。”

王乐水站起来叫道:“说的好听,新产品那么好开发啊,咱们哪年没有尝试开发,有哪个销路好了?他要是有本事让他把产品拿出来看看!”

“哎,你别说,我今天还真带来了。”

何鹏笑呵呵的从包里拿出一件东西。

现场气氛顿时一滞。

“啥东西?”

“我日,一只大白猪!”

王乐水怔了片刻,狐疑的凑近了瞅了又瞅。

“木雕猪?”

何鹏得意的点点头“厉害吧。”

王乐水抱着肚皮哈哈大笑。

“王欣怡!这就是你找来副总经理,他是来秀智商的吗?”

苏静坐在何鹏边上,看得清楚,这只木头猪是用白色木头雕刻而成,栩栩如生,和农家养的大白猪一模一样,疑惑道“雕的挺好的啊。”

“这东西二十元一个你买不买?”王乐水走到展示柜跟前,呼啦一下拉开帘子,只见里面林林总总无数的雕刻品,十二生肖,八仙过海,精灵、恐龙、小怪物竟是什么都有,所有作品都栩栩如生。

王乐水指着柜子说“这些是我们以前开发的产品,五块钱一个都没人要!他的这只蠢猪会有人买?”

苏静一下臊红了脸,柜子里那些木偶确实不比何鹏做得差,然而却都是失败品。

王欣怡奇怪的走过来,她不相信鲁圣传人特意带来的作品会只是一只普通的大白猪。她伏下身子,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瞅来,面上神情更加疑惑。

“何总,到底有啥玄机我怎么没看出来?”她抬起头问。

却见何鹏目光躲躲闪闪瞟向别处,而苏静正用两根手指使劲拧着他的两肋。

两人轻声交流着。

“臭流氓,让你偷看。”

“她摆到我眼前的,我没办法啊。”

“那也不许看!”

呃!王欣怡赫然发现,自己俯身之时,领口下垂竟是坦诚相见了,赶紧将领口捂住。

“别闹了,快说。”

何鹏暗赞,王欣怡真是挺有料的,明显无法一手掌握,可惜可惜。

“摸一下。”何鹏坏笑道。

“你!”王欣怡俏脸红的快出血了。

“流氓!”众人皆是侧目鄙夷。

“你摸一下这只猪。”何鹏依然猥琐的坏笑。

王欣怡狐疑起来,难道是有机关?她伸出手在猪背上轻轻摸了一下,感觉白猪竟是微微一动,似乎在抗拒她的抚摸,吓得她尖叫着缩回了手。

“难道木头猪还能咬人不成,你使点劲。”何鹏一摆头,示意她再来一次。

“要是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王欣怡嗔怒的嘟起嘴,把手又伸了过去。

所有人都屏息观看。

只见王欣怡在白猪背上拍了一掌,迅速把手挪开。

咔哒哒。

伴随着一阵连续不断的轻响,那只大白猪竟然直立而起,身上木块仿佛流动起来一般,顷刻化作一个人形,待到变化完毕竟是一个猪面人身的怪物。

“我靠!猪八戒!”

顿时有人惊呼出声,现场倒吸冷气之声不绝于耳。

“木头自己变形,这是妖术吗?”

王欣怡眼瞳放大,呆了片刻一下子扑上去把“八戒”抱在怀里深深埋入衣衫沟壑之中,生怕别人抢去了一般。

王乐水小步跑过来,盯着露出的一角使劲瞅了几眼,狐疑的问“电动玩具?开什么玩笑?”

“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欣怡看的最清楚,自然知道不是电动的,可是木头到底是怎么自动变形的呢?搞了一辈子木工从没见过这么新奇的东西。

“呃,这个有点复杂,你先把它拿出来,别挤坏了。”

王欣怡脸一红,不知他说的是别挤坏了哪个,却还是恋恋不舍的把“八戒”放在桌案上。

何鹏在“八戒”脑袋上又一拍,“八戒”登时扑到,身上木块流动长出了短粗的前腿,从新变成一只大白猪。

“这东西结构有些复杂,原理却简单,之所以能自动变型,是因为木头零件互相卡在一起,彼此角力达到一个平衡点,当外力作用在一处,平衡被打破,零件重新寻找平衡,彼此相互作用就变形了。”

呃!

呃!

呃!

何鹏的解释超级震撼,他们更愿意相信何鹏是个会魔法的胖子,也不愿意相信有如此精妙的设计。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