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叫叔叔

“尼玛,抽死我了就给个粗糙的!”胖子大吼一声翻身而起。

围观之人吓得齐刷刷退了一步。

胖子顾不得许多,把银发老头平躺放好,便在他胸口快速点按了几下。

才一动作人群中立即有一眼镜男喝止“哎,胖子你不要乱动,这老汉心脏病突发忌讳胡乱搬动。”

胖子不去理他,双手手指沿着足太阳膀胱经,足少阳胆经,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足少阴胃经,足厥阴肝经快速点按。

眼镜男顿时急了,一边过来拉扯胖子,一边说道“120一会就来了,你这么瞎弄会害死他的。”

胖子骂道“你他娘懂个屁,别耽误老子救人!”

“你怎么骂人呢,我是市中心医院的大夫,我会不知道怎么救人?眼下没药只能等120来,我已经打了电话了。”眼镜男不在意被骂却很在意别人质疑他的医术,当即自报了家门。

二胖子回应他的却只有一个字,“切!”

眼镜男见胖子不理睬自己,而自己又拉不动他当即喊道“快帮我拉开他,他这么胡搞会出人命的。”

有几个放学回家的学生立即上来帮忙。被胖子顺手搡倒了,眼镜男的眼镜也给扫飞了。

“报警报警,他这是杀人呢!”

有人附和道:“我看是谋财害命,刚才我就看到他翻老汉的口袋来着,准是想弄死了老汉来个死无对证。”

人群顿时鼓噪起来。

“太无耻了打他!”

“打他!”立即有人从背后给了何鹏几拳,更有甚者从道边上扣了路砖来,作势要砸。

“尔——”老汉喉咙一阵咕哝出了气!

胖子大汗淋漓瘫坐地上,笑道“老爷子,我为了救你可是差点被这帮傻帽打死,你得补偿我啊。”

老汉缓缓睁开眼轻抚胸口道“真是舒服啊,小伙子你是用啥方法救了我,比吃速效救心丸舒服多了,我这身子骨几十年都没这么轻便过了。”

胖子呵呵一笑“祖传的舒络手法,不值一提,跟大医院的医生没法比啊。”

眼镜男听了臊得满面通红钻入人群不见了,那几个动手打了何鹏的也趁乱跑了。

何鹏对围观人群喊道“还有要打我的没,有的赶紧,没有就散了,老爷子刚缓过来要保持空气流通,别都围着了。”

人群三三两两散去,边走边有人议论,“看见没咱祖传的中医还是牛啊,西医让病人等死,中医捏吧几下就把人救活了。”

老头子站起来精神抖擞,对胖子说,“小伙子,走!跟我回家吃饭去,老汉要好好报答你救命之恩呢!”

“呵呵,跟您开玩笑呢,报答个蛋啊,只要您不再骂我是垃圾就成了。”何鹏也很开心,不管咋的今天救了一条人命也算没白来。

“走吧走吧,这都大中午了,你也得吃饭不是,老汉看你投缘,咱们结个忘年交,我家可有上好的茅台。”老头子满面笑容的诱惑道“也许还有意外惊喜哦!”

胖子见老汉心诚不好再拒绝,答应道“成,我要死赖着不去显得矫情了,不过说好啊,我可是有女朋友的,您老要是有嫁不出去的大闺女可别弄来惊喜我!”

哈哈哈!

一老一小勾肩搭背步入了旁边的一个小区,等120呜嗷呜嗷的赶来,已经是人群散去多时。

老头简单弄了几个小菜,拿了瓶八三年的瓷瓶茅台(滑稽),给何鹏满上自己以水待酒敬了一杯。

“小兄弟,老哥哥先给你陪个罪,之前言语冒犯之处还请不要介意。”嗞啦一声老头子先干了。

何鹏也一下倒入口中。

“呵!好酒!”何鹏赞道“这酒味真棒哎!”

忽听得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何鹏奇道“老爷子,谁回来了?您也不早说,我们这都吃上了多不好意思。”

老头摆手笑道“不必理他,是我儿子,啥时候回来没个点,咱们继续喝。”

门外之人一进来,何鹏愣住了,竟然是马长青马局长!

马长青见了何鹏也是一愣,随后便是火冒三丈!

“滚出去!你小子竟敢找到家里来!”

胖子还没来得及解释,老头子不干了,一茶碗丢了过去,好险没砸到脑门,啪嚓一下摔碎在墙上。

“爸,你砸我干啥?我跟您说这小子不是好东西,他准是给您送东西了吧,咱们可不能要,退给他让他走!”马长青放下手包,一把揪住何鹏,“你自己走,还是我报警抓你走?”

何鹏心中一动,“尼玛咋这么巧呢,机会啊!”他起身言道“老爷子,您儿子不欢迎我,我就走了,你老以后多保重身体,今天可是太危险了。”

老头啪的一拍桌子,碟子碗嘣起一寸多高!

“混蛋!你个小兔崽子,他送我的是一条命,你让我咋还,今天你要是不把老子的恩人伺候好了,老子就让你没老子!”

老头子说话时,眼睛血红,手直哆嗦,显然是气急了。

马长青二丈摸不到头脑,忙过来给老头抚胸抹背,“爸,您咋生这么大气呢,消消火,消消火,您身体不好不能动怒啊。”

老头子当即把他耳朵拧过来,道“你先给我的大恩人敬杯酒,他要是原谅了你,我再跟你说,不然你就准备给你爹收尸吧!”

何鹏心中直乐,这老头子够绝的啊。

马长青满脸囧样一个劲的给何鹏使眼色,何鹏东张西望假装的没瞅见。

马长青心中恨呢,“好你个死胖子,等回头再收拾你。”

他无奈之下倒了杯酒,一看竟是83年的茅台,登时一阵肉疼,这酒老爷子存了十来年,一直舍不得喝,今天咋就便宜这小子了,看来这小子不但是个行贿之徒还是个诈骗犯呢!

“胖子,我……”

“嗯?”老头子一瞪眼,“我跟小兄弟还称兄道弟呢,你怎么称呼呢?”

马长青支支吾吾,心道你的兄弟我得叫叔叔啊,可是这怎么喊得出口?

何鹏知道这时候不能不说话了,马长青要真是把叔叔喊出口,恐怕梁子就结深了,赶紧拦住。

“老爷子,咱们各论各的,马局长公职在身管我升斗小民叫叔不合适,还是叫我小许吧。”

“不行,他爱去哪摆官威都行就是不能跟你摆,当官的管老百姓叫声叔怎么了?我看挺好!”老头子吹胡子瞪眼飙上劲了。

最新小说: 丐世神婿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系统逼我当首富 超级相师 舞乱天下 洛探 甜茶 扛山人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