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逆天零工 > 谁不让我当官我跟谁急!

谁不让我当官我跟谁急!

“真的?那太好了,有了这一百万酱菜厂就能周转了。”苏静很欣喜,忽地又掩口问:“可是你哪来的钱呢,该不会做了什么违法的事吧?”

这一百万是建华实业给的,来路不太光明,苏静的性子知道了来路一定会让何鹏上缴国家,何鹏自然不会答应,毕竟这笔钱不是白拿的,拿了这笔钱就要承受来自建华实业的威胁,既然已经担了风险那么必须有好处才行,再说何鹏觉得坑坏人就是帮好人,这钱用得问心无愧。

“呵呵,小静啊,你放心钱是我一个朋友给的,涉及一些隐秘不方便告诉你们,只管拿去用保证不犯法。”

“真的假的,你会有这么阔气的朋友?”苏静不相信。

王欣怡若有所思。

“何鹏我把工厂抵押给银行重新置换了贷款合同,工厂暂时不太缺钱,我可以抽出十万元缓解酱菜长的困局让他们先恢复生产,你的钱要是有风险就先别用了。”

“酱菜厂的工人们还得发工资十万元恐怕不够,咱们厂设备落后生产效率太低还需要添些设备,资金也紧张,你的钱还是先留着吧。”何鹏笑着给两人加了些菜。接着说:“我就是想当个大股东,你们可别再拦着了,谁阻挡我当官我跟谁急,吃饭吃饭。”

很快二女便被浓浓饭香吸引。

酱菜厂一砖一瓦都已经抵押给了银行,资金被前厂长输干净之后,已经资不抵债而且欠债很多,工人们的集体股份可以说是一文不值。苏静与酱菜厂一个叫蒋拥军的工人代表联系之后,对方当即满口答应。

“只要他拿钱来让我们发工资,爱占多少股份都行,全给了他我们也没意见,但是有一条,厂子黄了我们就到他家吃饭去。”

很快一份协议起草好,何鹏以一百万入股酱菜厂占有51%的股份,随后资金立即到帐,工人们领取了欠发的工资皆是欢天喜地,不少人家中好些日子没见到肉星了大人受得了正长身体的孩子可不行,钱一到手自然首先要给孩子们改善下伙食。

何鹏在副厂长刘德利,工会主席蒋拥军,会计刘敏,出纳周何陪同下在工厂里视察了一圈,算是正式接收了工厂。

何鹏这一圈看下来直撇嘴,工厂厂房老旧好几处被雨水侵蚀的厉害甚至有崩塌的危险,厂房里除了几个残破不堪的酱菜缸几乎一无所有。

蒋拥军讪笑道:“何总,对不住了,前些天都吵吵酱菜厂要倒闭,工人们也要吃饭今天拿点明天拿点没剩下啥了。”

副厂长刘德利是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愤愤指责蒋拥军:“你们这些人数目寸光,我早就说不要急,国家不会不管我们的,工厂将来恢复生产还需要设备,你们看看,现在怎么办?没有设备把何总带来的一百万发光了以后大家还是得去喝西北风!”

蒋拥军只是呵呵笑,会计刘敏眼神乱转也不说话。

周何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同样一副义愤填膺的神色。何鹏微笑着问他“小何你有什么意见?”

周何一怔,随后挺了挺胸膛:“何总我觉得咱们酱菜厂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困难只是一时的,眼下最重要的是我们厂员工劲要往一处使才行,其他倒都是次要的,我听说酱菜厂最初开张的时候就是两口咸菜缸起的家,先辈们可以我们也一样能做到。”

“说的好!”何鹏拍拍他的肩头,“你做出纳亏了,有这股劲头不干营销白瞎了,我准备成立一个营销部,让你当部长你敢不敢干?”

周何一愣,立即喜道:“敢!有啥不敢的,我大学学得就是营销。”

何鹏很诧异,没想到小小酱菜厂里竟然还有大学生,好奇的问他:“小何那个学校毕业的啊,怎么愿意到咱们这个小厂来工作呢?”周何挠挠头,“不瞒您说,我是省大毕业的,但是家里穷欠了学校学费,到现在还没拿到毕业证呢也就找不到好工作,再说了现在大学生遍地都是,很多人毕业就失业我能有个地方挣工资已经很满足了。”

“哦!”何鹏心中窃喜,原来大学生也不见得比我混的好啊,再一想自己现在已经是大学生的领导了不由得洋洋得意。

“小何,我看你不错,好好干,老子保证不出三年你绝对有车有房!”

小何点头答应,只是不善掩饰的表情却显露了他真实的想法。

“小何你自己在厂子职工中挑选营销部的人选,明天我要看到人员名单,那些混吃等死的就算了。”

“是!”小何毕竟是个年轻人,有冲劲,相信只要努力就能成功,虽然酱菜厂不景气,可是他想马云当年的起点也不不过如此!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存货了,推销什么呢?”

何鹏呵呵笑道:“很快就有了。”

每个人都曾经有过理想,何鹏也不例外,只不过何鹏的理想与多数人不一样,他想当个厨子,如今控股酱菜厂也算是圆了半个梦,他一直想用传承神器学习烹饪术,或者调味术什么的,可是等想学的时候却发现学不成了,他身上的储备能量不足了,以前何鹏是个胖子,每天带着将近二百斤肥肉到处走还嫌累赘,自从有了传承神器肥肉反而成了宝贝,这些天连续使用传承神器,身上的肥肉几乎消耗一空,甚至出现了那日学习中医学能量不足的情况,在最后一次学习法律之后,甚至于以前深埋在脂肪之下的腹肌都先露了出来。

何鹏心说这两天得多弄些好吃的补一补,积累够能量学习一下调味之术,给酱菜厂也开发一种新产品。

现在何鹏也是自信满满,传承神器学会的东西不但能够自如运用熟练度满格而且水平比社会上现有的技能通常都要高出一些。

嘱托刘德利与蒋拥军这些天组织工人恢复工作秩序,把厂子里的厂房翻修一下,没用的破烂都扔掉,何鹏便晃悠着去了菜市场。菜市场离木雕厂不远,何鹏去买了几斤牛肉几斤羊肉,各式蔬菜蛋奶都挑了一些。拎着大小袋子正要回宿舍,忽地有人叫住他。

“何总,您也来买菜啊。”

何鹏回头一看是大个子和梅嫂两个人,他们也在买菜。

“大个子你怎么出院了,我不是说让你好好住院吗?”何鹏假装生气。

大个子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梅嫂笑着开口了。

“大个说医院憋闷的慌,想出来走走,刚巧我娘家哥哥从东北过来给带了几根老山参,大个子说一定要给你送过来尝尝鲜,我们顺便买些水果。”

许嫂面上愁容都已散尽,人显得开朗不少。

“别别,我身强力壮的给我糟蹋了,让大个子拿回去补一补,刚巧我买了些牛肉一起拿回去。”何鹏乐呵呵的说不要,心里却美的很,以前都听说当了领导有人送礼,这次自己遇上了充分证明了身份转变带来的好处。

大个子脸面微红,郑重的说:“徐总这一次多亏了您我才捡回一条命,你是我们一家老少的大恩人呢,前几天你刚来时我还打了您,我心里愧疚,今天无论如何你要收下。”

大个子说着说着嘴唇竟开始哆嗦,内心情绪很是激动。何鹏不好在菜市场拉拉扯扯,毕竟这里买菜的许多都是木雕厂职工家属,连忙道:

“先不说这些,走到家里坐坐,今天就别回去了晚饭在我那吃尝尝我的手艺。”

“哎!”大个子红着眼,一瘸一拐走过来帮何鹏拿东西,何鹏捡着最轻的蔬菜袋子递给他,有说有笑的回了工厂。

到了宿舍,王欣怡与苏静都没回来,何鹏给二人倒上水,坐在沙发上聊天,梅嫂显得有些拘谨,大个子也弯个腰坐不直溜,很难想象他曾经是特种侦察连的上尉排长。

何鹏主动打开话题:“大个子你这条腿受了什么伤,还有没有复原的机会啊。”

大个子叹口气:“我这腿是在救灾的时候被钢筋扎伤了,当时光顾着救人也没顾上医治,还泡了污水,等发现不对头的时候已经不能走路了。部队的领导对我也很关心,请了省里的专家给会诊,可惜已经晚了。专家说肌肉什么毒素的我也不懂,反正就是不能正常走路了。”

“哦。”何鹏问,“看过中医吗?”

“我本家有个在乡里当郎中的就是中医,他说外伤西医要好一些,西医没办法中医就更不行了我们也就没再浪费钱。”

“来,你把裤腿卷起来我瞅瞅,我祖传一些中医,没准能管些用。”何鹏说着就蹲在大个子腿旁,大个子更显的拘谨,但还是顺从的挽起裤腿,就见他整条右腿上筋肉纠结疙里疙瘩,在膝盖上方扯面有一个硬币大小的伤疤。

用手触碰,纠结的筋肉发硬,而有些地方又绵软无力。

何鹏问道:“你这腿现在还经常抽筋疼痛吧。”

大个子笑道:“没啥大问题,小疼小痒的没必要当回事。”

梅嫂面色有些难看,犹豫了一下说道:“别听他吹牛,他经常半夜疼的冒冷汗,特别是刮风下雨的时候,而且这两年越来越严重,我让他找医生看看他死活不去。”

大个子嘿嘿笑:“还看啥,都是一条废腿了,没必要为它浪费钱,有那钱给小娃买些肉吃多好。”

何鹏点点头回到座位上笑道:“对,是没必要浪费钱去医院看了。”

梅嫂眼神中一阵暗淡,欲言又止。大个子讪笑道:“是啊,专家都看过的,已经给这条腿判了死刑了,当初说是要锯掉安假肢,我这婆娘没让,结果现在隔三差五的疼。”

梅嫂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庸医害人呢,不去医院看那就让我给你看看吧,我觉得这条腿还能救。”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