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

“李奇!老子跟你没完,m的,招商会的事也没必要再讨论了我是局长我说的算,就在城南社区开了,谁再反对老子!”

马局长忽然王八之气爆发。

虽然这之后,何鹏家中又多了一个来蹭饭吃的,但是招商会的事情却很快定了下来,第二天一早通知便发了下来,据说马长青为此在区政府办公室骂大街,愣是死缠烂打的把事定了下来。

于是王欣怡与苏静就更忙了,何鹏在家中的地位更是低落,二女唇枪舌剑斗个不停而每次遭殃的都是他,不得已何鹏开始躲出去,这天傍晚,何鹏正在路灯下观看老头下棋,忽地有人拍他肩膀。

回头一看,面熟:“你,你是?”

“我是老唐,唐木匠啊!”

“老唐!”何鹏大吃一惊,那一日与何鹏赌斗之时老唐一身装扮土的不能再土,绝对属于乡村一级的老木匠,可今日西装革履气度非凡,大有鸟枪换炮之势。

“老唐,你抢银行了吧,三伏天穿这么正式有钱烧的吧。”虽然跟唐木匠没什么深仇大恨,却也是有些过节,何鹏出口就不太客气。

“呵呵,别损我了,我来给你介绍。”老唐指着身边一个中山装男人,“这是咱们滨海市木匠协会的会长矫元青先生。”

何鹏一看,这人生的很是不凡,身材十分消瘦,立在那里跟一杆标枪似的,大背头,粗眉毛,细眼斜长很有气势。

那人主动伸出手来:“幸会幸会,这几天我可是一直逼着老唐带我在附近转悠着找你呢,可算是找到了。”

何鹏手被他握住就抽不回来了:“呃,你找我事吗?”何鹏心想莫非是唐木匠输了赌斗不服气,找了木匠协会的头子来报仇?

“走我们茶馆说去”,矫元青拉着何鹏进了旁边一个茶楼,静室里茶水方才泡好茶艺师就被请了出去。

矫元青给何鹏满上一杯:“何先生先润润喉。”

“不必,有话直说吧。”何鹏没耐性与他墨迹,他觉得要打就打、要比就比,整这些云山雾绕的没用。

唐木匠渴得急了嗞啦一声先喝掉一杯,说道:“何小哥,我那日回去把你是鲁圣传人的事情跟矫会长汇报了一下,矫会长狠狠训斥了我一番,他说鲁圣传人现世怎能不好好礼遇?特意放下一切事务与我寻找你,会长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加入木匠协会,会长愿意把会长职位拱手让贤!”

“有工资吗?”何鹏问。

“呃,这倒没有。”

“没有工资就想让我给你们干活?我很忙的。”何鹏撇撇嘴喝掉一杯茶水,又自顾自的满上,心道,没好处的事情傻瓜才干呢。

矫元青微笑道:“会长虽然没工资,却可以左右滨海市木工行业的发展,向各大木工企业提出发展建议,制定行业规范,他们一般都会听的,咱们滨海市虽然比不了北上广那些大城市,可是木工企业却是发展的很不错,全国家居行业前十的有三个都在咱们市,你若是想在这一行有所作为,当了这个会长还是很有帮助的。”

“哦?”何鹏有些动心,木雕厂正在发展阶段,但是受限于资本不足无法引进大型现代化机械设备,生产能力提升不上去,虽然全国的订单雪片一样涌来却是没能力生产只得忍痛放弃,若是当了这个会长倒是可以跟那些有钱的大企业拉一些投资来。

“嗯,这么说还有些意思,但是会长既然这么好,你为什么自己不干反而要找我呢?”

“哈哈!”矫元青眼中精芒闪烁,“区区会长之职有何留恋的,我矫元青在乎的是滨海市木工行业的将来,我实话与你说,我请你当会长在意的是你这鲁圣传人的名头,鲁圣门千百年来一直是咱们木匠行的执牛耳者,只要你当了会长天下木匠行会就会以我们滨海市木匠协会为首,这对我们滨海市木工企业发展是个天大的好处,我怎么能为了区区一己之私而不让贤呢?”

何鹏眼珠子一转,心道老子是的鲁圣传人呢,但是既然你们说有好处当一当也无妨,但是好处我可得再问一问。

“我要是答应了,能让那些大企业给我的厂子投资?”

“只要你需要,要多少有多少!”

“只投资可不分股份的。”

“没关系,只要给适当的利益就行,就算没利益我矫元青也可以保证帮你拉来千万元以内的资金临时使用。”

妈的,一千万免费使用的钱,不干是傻子啊。

“成交,我同意了。”何鹏一拍大腿立即答应下来。

“啃啃”,唐木匠咳嗽两声笑道“但是为了确认你真是鲁圣传人我们需要看一眼鲁圣门的门主指环。

“呃!”何鹏有些懵,他那里知道门主指环是什么东西,“哎,这个嘛,门主指环哪能随便看呢?”

矫元青面色一变,狐疑的看了一眼唐木匠。

唐木匠马上说道:“矫会长你放心,小兄弟真是鲁圣传人假不了,那天我可是亲眼见到木鸟盘旋不落,小兄弟可能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吧。”

何鹏心道,可不是为难嘛,老子是个假货怎么可能有传承指环呢,心念忽地一动,悄悄向系统下达指令,“给老子收集鲁圣门传承指环是什么东西。”

矫元青与唐木匠见何鹏忽地僵住了,嘴角还微微抽搐,二人变得疑虑重重,难道他是个假冒的?

何鹏忽地哈哈一笑,“传承指环乃是鲁圣门至宝,要想看需要斋戒沐浴之后方能请出来,这样吧你们后日早晨十点再来此处,我把门主指环请出来给你们看。”

矫元青与唐木匠面色顿时转忧为喜,“好,就这么说定了。”

门派圣物请出来有些规矩很正常,传说中门主指环在古时候确实只有在木匠门重要祭祀时才会拿出来让众人一见,但是何鹏是个假冒货哪里会在意这些,他不过是拖延些时间,准备弄个假货糊弄人,方才系统已经查到了门主指环,那是一个木制指环,由于东西失传太久所有资料中只有一副毛笔手绘图样与简短的文字说明,既然是传说中的东西老子就根据传说做一个你们谁又分得清楚呢?

第二日一早何鹏就到了滨海市文玩市场,既然要假冒也要假冒的像一些,木头还是要选有些年头的才好。何鹏转悠了许久终于在一家专卖笔墨纸砚的文玩店找到了一块乌木镇纸,这东西据老板说是秦汉时期的东西,老板开价十万,何鹏害怕上当特意耗费了一缕e级生命能量学习了古木鉴定之术,鉴定后惊喜的发现,这块乌木镇纸是秦汉时期的不假,但却是秦汉时期用西周的一件乌木摆件裁剪改造而来,鲁班是春秋时期的人这块乌木在年代上几乎无可挑剔,材质上来说乌木乘天地灵气,集日月之精华,乃万木之灵,灵木之尊,而金丝楠木形成的乌木更加珍贵,用这个造假想来也无可挑剔了。

后日早上,何鹏带着做好的假戒指来到茶馆,矫元青与唐木匠早已等候多时,同时还多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哎呦,你们来得倒早啊,我把宝贝带来了,你们过目吧!”何鹏也不罗嗦,从怀中取出一块长条形乌木块。

三人都很紧张,不多言语把脑袋凑到一处细看桌上的木块,看了一会面面相觑。

唐木匠苦笑道:“何小哥,你别开玩笑了,这块乌木虽然价值不菲却怎么看也不是个戒指啊。”

何鹏笑而不言,矫元青又狐疑的端详片刻,问老者,“常伯,你可看出怎么打开了吗?”

常伯点点头又摇摇头,“这盒子做工极度精巧,若是普通木匠恐怕都看不出是个机关盒,我估计应该是七柱以上的咬齿锁扣,而我最多能打开六柱锁扣,强行开启恐怕会破坏里面的物件。”

矫元青震惊的看了一眼洋洋自得的何鹏,忽然正襟危坐,鞠了一躬,“还请先生亲自打开,我等无能没有那份功力。”

“哦,这有什么难的,不过是八柱锁扣而已。”说完,用两根手指按住木块中间两点,手指忽然快若闪电的动了一下,啪的一声轻响,木块竟然弹出一个拉手。

“拉开就是了。”何鹏轻描淡写的说道,装足了世外高人的模样。

矫元青不敢动手,对着老者做了个请的手势,老者郑重的把手心上的汗水在衣角上擦拭干净,才捧起木块,小心搁置在右手掌心,深深呼吸一口之后才用左手轻轻拉开,跟着拉手被拉出来的是个一比火柴盒还要小了一半的小抽屉,内里一个圆型凹槽内静静的躺着一枚古色古香的乌木指环。

指环表面光滑乌亮,带着淡淡的包浆,显然年代十分久远,但指环外观上看就真的只是指环而已,半厘米宽窄,三毫米厚度,古朴厚重毫无花哨。

矫元青神情紧张的盯着老者,老者则尴尬的盯着指环久久不语,他们不语何鹏也始终故作高深的笑而不语。

最后那老者将木盒推到何鹏面前,擦拭一把脸上的汗水,用近乎虔诚的语调说道:“还是请鲁圣传人亲自打开指环吧,小老儿实在没有那个本事,这一次我是连机关都没看出来。”

何鹏呵呵笑着取出指环套在中指之上,先给三人展示了一下,忽地一晃手,手的幻影停下时那指环表面经开出一朵木花,木花花瓣薄如蝉翼栩栩如生,简直是巧夺天工!

三人还待细看,何鹏却是一晃手,指环又恢复了原样,顺手摘下来放入盒中关闭抽屉,恢复了最初乌木块的样子。

“好了,你们看也看过了,还有什么话说?”

老实说三人都是没有看懂,但是此时却不得不表态了。

老者沉吟片刻说道:“从种种迹象表明这就是传说中的鲁圣门门主指环,除了当年鲁圣人之外几千年来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能做出这样的指环,而且指环的材质,与盒子显然是取自同一块乌木,而且这块乌木显然长期被人把玩不下千年,应当是假不了的,老朽叩见鲁圣传人!”

说罢竟是俯身拜倒,虽然没真的磕到地上,老头这一拜也是实心实意让何鹏颇不好意思,忙去搀扶,不想矫元青与唐木匠又磕了下去,唐木匠最实在脑袋砰的一声磕在木制地板上。

“哎,你们这是干什么?”

老者道:“时隔七百年鲁圣传人重现世间,木匠门人理当叩拜见礼,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不得有违。”

唐木匠起身笑道:“小兄弟你是鲁圣传人,在木匠这一行里就相当于世间的皇帝地位最是崇高,也只有这跪拜礼才配得上你的身份。”

“胡说八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讲究这些,封建社会那一套早就一去不返了,以后别再弄这个,要不然老子还不得被当邪教头子给抓起来啊。”

“呃,是是。”三人连声称是,其实他们也是尴尬,新时代了谁都不适应下跪,可这些人是维护木匠行规矩的人不拜又不行,怕人说坏了规矩,如今何鹏自己说不让拜自是皆大欢喜。

矫元青拿出一枚印章一份任命书递给何鹏:“以后你就是我们市木匠协会的会长了。”

何鹏微笑着没接,心道:“当了会长肯定许多事情缠身,老子的清闲生活就给毁了,我可是只想占些好处而已,绝不能顾此失彼。于是道:“会长我不当,弄个名誉会长或者不用干活的副会长就好了。”

“这个。”矫元青假装为难,“您的身份尊贵怎么能屈尊人下,这个副会长是绝对不行的,不如我们协会就专门设一个荣誉会长监督大家伙行事,给大家伙指引方向好了。”

“好好,这个好。”何鹏不再推辞,立即答应下来。

老者也是笑而不语,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他也怕何鹏真当了会长胡搅和一番玩坏了滨海市的这些大企业。

矫元青又道:“星期五晚上我们刚好有一次木匠协会的高层聚会,到时候滨海市木工企业的老板们都会参加,我们就把这个大喜事当众宣布一下,你也可以跟行里的精英都认识认识也方便以后办事。”

何鹏正求之不得,当即答应下来。

回去后,何鹏就把这事与王欣怡说了,王欣怡喜得一蹦老高:“太好了何鹏,明天我跟你一起去,要是真能拉来免费投资我们木雕厂就能快速发展起来了。”

何鹏也喜不自禁,僵持了好些天的尴尬氛围终于开始解冻,何鹏邀请苏静也一同前往。

苏静听说此事之后,出奇的没有刁难:“这是好事,木雕厂确实需要一个机会在木工行业的巨头们面前亮个像,王欣怡也算是木工行业里的人去参加协会聚会没什么,我一个外人就免了吧,这些日子准备招商会的事很忙我就不去了。”

苏静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忧郁,王欣怡娇笑道:“哎呦,小静静是不是担心我把你的预备役男朋友给抢走啊,如果是就赶紧给他转正啊。”

苏静淡淡一笑透着疲惫:“胡说什么啊,这是好事我替你们高兴。”转身进了卧室就不再出来了。

最新小说: 丐世神婿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系统逼我当首富 超级相师 舞乱天下 洛探 甜茶 扛山人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