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

第二日早晨何鹏还沉浸在将苏静与王欣怡左拥右抱的甜美睡梦中,忽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

何鹏睁开一只睡眼撇了一下号码,半梦半醒的问道:“喂,佳妮这么早什么事啊。”

电话里传来一阵呜呜的哭声让何鹏瞬间清醒过来。

“佳妮佳妮,你先别哭,发生什么事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

“我爸爸被绑架了!呜呜,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王欣怡的声音极其的无助,让何鹏心里一阵难受。

“快说是怎么回事,谁干的,报警了没有?”何鹏一边快速问着一边穿起衣服向门外走。

“不知道,我早晨买了些油条给爸爸拿过去,结果房门大开,爸爸不见了,屋子里留下一张字条,写着他们把爸爸带走了,要想爸爸平安无事就拿一千万来赎。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敢报警,他们说只要报警就杀了我爸爸,呜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一千万?哼哼!”何鹏冷哼一声,说道:“佳妮你别哭,锁好房门谁来了也不要开,我正在赶过去马上就到,你现在想一想最近王乐水与建华实业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电话里传来关门声。

“王乐水前几天打了一个电话,说最后给我一个机会,只要同意建华实业以一千万入股一切都好,不然的话就等着承受他们的怒火,我当时正忙着没工夫理他便挂了电话,你说会跟他们有关系吗?”

“应该就是了,如果再电话打来,你拖住他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谈。”

何鹏到达王老爷子住处,王欣怡正在接电话:“你们放了我爸爸,我什么都答应。”

王欣怡打开了外放,话筒中传出张虎的笑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只要你拿出一千万我就放了王老爷子。”

“王八蛋!我们哪有那么多钱?”何鹏吼道。

“死胖子?你也在?那倒好我要你亲自带着钱来,先去凑钱吧,我会再打电话来。”

嘟嘟电话被挂断。

“怎么办,我上哪去弄一千万呢?”王欣怡急的在屋子里转悠。

何鹏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如果他们真的要钱我倒是可以通过木工协会周转,只是他们的真实目的应该是木雕厂。”

“你是说,他们明着要钱其实是逼我们同意建华入股,收到一千万元之后再勒索回去?可是他们为何不直接让我们把木雕厂转让给他们呢?”

何鹏恨声道:“张虎是个混混绑架勒索顶多是坐牢,可是建华实业根深叶大不愿意牵扯进去他们图的是财,不想与绑架案牵扯上关联,让张虎出来当枪自己在后面谋利。哼!真当我拿他们没办法吗?”

王欣怡神色黯然:“没想到最终还是输给他们,好人难道注定要输给坏人吗?”

“佳妮,你现在与王乐水联系,就说要求见面谈合同的事情假装答应他们尽量拖延时间,我负责想办法救老爷子。记住到木雕厂去谈,那里安全一些。”

何鹏叮嘱完转身出门,王欣怡疾呼:“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我有办法,你快去吧注意安全。”

“小心一些。”王欣怡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牵挂,这一刻竟是不再担心老父,不知何时起她已对何鹏建立起了强大的信任,觉得何鹏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救出父亲,她只担心何鹏会因此而受到伤害。

何鹏出了门,第一时间给铁老虎打了一个电话。

“铁局,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说罢。”铁老虎声音沉静。

“我想查一下张虎的下落,有办法吗?”

铁老虎沉默片刻说道:“我们也在找他,正在排查监控录像,但是这需要时间,你找他为什么?”

“王总的父亲被绑架了,勒索一千万,我怀疑是建华实业勾结张虎做的,他们扬言报警就撕票,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有所动作,毕竟很难保证不走漏消息,如果有张虎的下落第一时间通知我好吗?”

“这么大的事情当然由我们警方来管,你不要乱来。”

何鹏言道:“人命关天,你看着办吧,有新情况我会通知你。”说完挂了电话。

现在人脸识别技术还不成熟,警方通过监控排查主要依靠的还是人力检索,耗时较多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故意隐藏行踪的张虎,何鹏只得暂时放弃警方的帮助。

“系统兄现在只能靠你了,你能检索到张虎的行踪吗?”

“尝试接入监控网络,进入系统,信息量过大,需要耗费大量生命能量是否继续?”

“继续,就算全耗光了也要给我找到!”

路边上,何鹏毫无征兆的突然倒在绿化带里,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由身体某处爆发,眉心处的能量一缕缕迅速消失。脑海中无数个画面飞快闪过,何鹏仿佛拥有了上帝之眼,借助着无所不在的摄像头将城市中忙忙碌碌的人群踪迹尽数掌握。

啪,画面定格,那是一双隐藏在夜幕下的眼睛,凶狠的目光在路灯下的死角里一闪,那是昨夜凌晨三点的一幕。

“盯住他!”何鹏觉得那目光中的凶狠十分熟悉,像极了张虎。

不一会更多画面传来,三个黑衣人蒙头覆面鬼鬼祟祟专挑暗处行走,渐渐进入了王老爷子所在的小区,小区监控摄像头被破坏,一个小时后三人出来,抬着一个麻袋。停在路边阴影中的一辆灰色小面包突然点火,三人迅速上车,飞驰而去。

“哼,还想跑?”何鹏睁开双眼。

“哥哥,饶了我吧,我这是第一次。”一个稚嫩而惊恐的声音近在咫尺。

只见一个瘦嘎嘎的小青年,一手拿着何鹏的钱包,一手拿着他的苹果手机颤栗着,原来是个小偷,只是这小偷偷了东西为何不跑?

“笨成你这样以后还是别当贼了。”何鹏夺过手机钱包,问道:“有车吗?”

“嗯,有。”顺着小贼目光望去,那里是一辆还未熄火的电动摩托。何鹏骑上摩托扬长而去。

直到何鹏走远小贼才松了口气。刚才他看到一个男人在绿化带打电话拿的是苹果手机最新款,正暗暗羡慕,女朋友吵闹着要这款手机许久了,他也没钱买,忽地见到男人倒地抽筋,不由得一喜,真是天赐良机。

小贼放下电动车跑到近前,才拿起手机又看见掉落的钱包,心道一不做二不休于是又捡起来钱包刚想跑掉,那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竟是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几乎都要被吸入男人的身体,他本是小有些赘肉的小胖子,只片刻的功夫就被吸得瘦骨嶙峋,直以为遇到了吸人阳气的狐狸精差点没被吓尿了。

吸力刚消失他便想拔腿跑掉,谁知那男人又阴冷冷的一句“哼,还想跑?”小贼哪里还敢动啊,心道“完了今日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还好那男人只是抢了他的电动车,他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妈啊我再也不敢偷东西了。”

何鹏记得监控中那辆面包车最后停在了西河村,那村子很偏,好在上个星期村委会门口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恰好将他们停车的位置拍摄了进去。何鹏骑着电瓶车一路急行,四十公里后车子没电了,幸好已到村口。

何鹏在村口给铁老虎发了个短息。

“怀疑张虎在河西村,速来。”

何鹏本不想发这个短信,对方算上司机不过四个人,凭自己的本事对付他们应当没有问题,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保险起见还是发了一条,万一自己也被抓了也好有人来救。

寻着记忆摸索过去,那是村委会斜对面的一间大宅院,那辆面包车正停在院门口。何鹏心道这些小混混也是大意,要是换了自己做这事,肯定是会把汽车找个没人的地方烧掉的。

何鹏没有贸然行事,先在村委会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包香烟。

“阿姨,我要去河东村迷路了,该怎么走啊?”何鹏微笑着与小卖部的大妈套话。

“呵呵小伙子,去河东你怎么走到河西来了,喏沿着前面这条路一直走,大概走七八里地过了钱河就是河东村了。”

“哎呦,还有七八里地呢,我的电动车没电了,扔到村外头了,这下可惨了。”何鹏装着发愁四处张望,忽然一指那辆面包车,“阿姨,这面包车是谁家的啊,我要是请他们拉我去他们能答应吗?”

大妈听了面色忽然变得紧张,探头左右望了望见没人才小声对何鹏说:“小伙子我劝你还是想别的办法,他家的车使不得。”

“哦,为什么呢,我给钱。”何鹏拿出钱包,里面露出一摞子红票,他现在有酱菜厂这个提款机倒是不缺小钱。

大妈见了更是紧张,“快收起来,收起来,小心被他们看见抢了你。”

原来这一户还是村子里的一霸啊,何鹏装出害怕的样子:“啊,抢我,为什么,他们是什么人呢?”

大妈却是支支吾吾不说了,何鹏抽出一张红票递过去,大妈推脱了两下还是收了,更小声的对何鹏说:“这院子里住的人叫做霍长海,是河西村的一霸,平日里坏事做尽,钱花光了就挨家勒索,谁也不敢惹他,你要是主动去找他,他见你是个外地人还不得把你抢光了?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昨天夜里来了三个人,我想他们正在里面聚赌呢,一会要是真输光了钱,你就惨了,我也要关店门了,你快走快走。”

最新小说: 十拿九吻,唇唇欲动 重生之都市惊龙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都市仙王赘婿 龙医奶爸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陈天阳苏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