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营救

何鹏暗道,看来这个豁牙是真反水了,于是转身向着北面那片菜地行去。

霍海这个宅院是他爹在世时修的,自从他把老爹气死以后宅院就落在了霍海手里,霍海游手好闲不知道维护,长久日晒雨淋屋后的墙泥已经斑驳不堪,何鹏算好了位置,隔着墙轻敲两下,很快屋子里回应了两声,接着屋内就传出豁牙五音不全的歌声。

“你是我滴小呀小苹果……”

何鹏呵呵一笑,心道这声音要是去参加《中国好声音》能把几个评委都吓尿了。

寻了一处开裂的地方,将墙泥轻轻揭下来,用撬棍冲着一处裂缝使劲一戳,嘟的一声,早已被雨水侵蚀的泥墙便多了一个小孔,屋里的歌声立即大了不少。远远传来前院的骂声:“妈的,鬼哭什么!小声点!吓死老子了,哈哈哈……”

屋里歌声顿时小了一些,但依然折磨人的耳膜与心脏。

何鹏不再犹豫,用撬棍的尖头顺着小孔边缘一顿划拉,粘砖的泥料纷纷脱落,很快就将一块砖的四边抠出了凹槽,看着差不多了,何鹏用指头扣住砖缝两手一角力,“嘿呀”一声闷喝,那块转竟然被抽了出来。何鹏通过窟窿看到豁牙正蹲在地上一边唱歌一边冲自己竖大拇指,在他身后一把椅子上,王老爷子被五花大绑,嘴巴也被一条毛巾堵着,但是眼睛雪亮的盯着这边显然已经意识到营救他的人到了。

“给老爷子松绑。”何鹏一边继续往下取砖一边说道。

豁牙不敢怠慢,急忙用匕首替老爷子割断绳索,然后一起过来取砖,不一会就挖出一个容一人通过的墙洞。

“先让老爷子出来。”

豁牙子听话的扶着老爷子往外爬,才爬到一半房门忽然打开。

“混蛋,你在干什么!”却是王乐水突然闯了进来。

豁牙当机立断反手就是一刀,王乐水往后一仰摔倒在地却是躲了过去,他连滚带爬向屋外逃,边跑边喊:“快来人,他们要跑!”

何鹏顾不得老爷子是否受伤,加大了拉扯的力度,老爷子立即被拽了出来,虽然腿上擦出不少伤痕,可人却很有精神。

“小子,谢谢了,我刚才还在想,死之前都想见见谁,刚想到你你就出现了。”

“老爷子先别说这些,你赶紧跑,我替你挡一挡,等他们来了就跑不了了!”何鹏推开老爷子又冲着屋里招手,“豁牙子快出来。”

豁牙子慌张的不得了,像兔子一样一耸肩膀,把脑袋和肩头先拱了出来,这时就听砰的一声响,浓浓的火药味从孔缝中弥散出来,“妈的想跑,吃里扒外的东西。”

豁牙子挨了一喷子,脸色都变绿了,脖子上的血管挣得老粗,眼睛都凸了出来,接着脑袋一歪不动了,何鹏也顾不得看他是死是活,死命往外一拉,人是拉出来了,附近的砖头也轰的一声塌了一片,只见豁牙子下半截身子血了呼啦数百个孔洞正冒着烟。

何鹏吓了一跳,妈的,这喷子也太恐怖了,要是让老子选宁可死也不挨这一下。

何鹏背起豁牙子就像野地里跑,身后面张虎、王乐水与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紧紧追来。壮汉手里拿着个短柄的喷子边跑边上火药,“妈的你给老子站住,村长都不敢拆老子的房你他妈敢!老子弄死你!”

张虎也咔嚓一声将子弹上了膛。

“你他妈是谁,老子崩了你!”

何鹏以前是个大胖子,减掉的那些肥肉丝毫不比豁牙子轻,此时跑起来竟是健步如飞。

“小王八蛋,爷爷都不认得了,看来上次用轮胎砸你砸得轻了!”“你是死胖子?”

“正是你家胖爷!你能拿我怎么着?”

这时身后又是一声巨响,嘭!

“糟糕!”何鹏一缩脖子带着豁牙子就地一滚,就听豁牙子哎呦一声惨叫,然后就又没动静了,身上冒烟的孔洞更多了。

何鹏暗道对不起了豁牙子,老子只是想救你一命没想到一不小心拿你当了挡箭牌。

何鹏带着豁牙子窝在一个田埂后面,张虎站在不远处举着手枪,“出来,不然打死你!”

何鹏现在苦不堪言,田埂子不高,根本挡不住自己,对方只需走的近一些就能看到他,可是他又不敢站起来,这几个家伙此时已经是狗急跳墙,露头铁定挨枪子儿!忽觉的身下硌得慌一看竟是块石头,原来这根本不是田埂而是一个已经废弃的分水渠,放眼一看周围竟有许多个石块。何鹏毫不犹豫立即抛射出去一个石块,这石块扔的极其突兀,正全心瞄准的张虎毫无防备正砸在额头上。

“哎呦!”血水顺着额头留了下来。

霍海则哈哈笑着往喷子里上火药:“你最好别出来,否则老子一枪一枪喷死你!”

王乐水说道:“停下干啥,他不敢出来,我们直接过去,三个打一个害怕毛!”

张虎被石头砸怕了刚才那一下让他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他一晃手枪:“说得对,你走前面。”

王乐水顿时面露苦色,可是被张虎用枪指着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

张虎对霍海笑道:“兄弟小心些,那小子扔东西准得很。”张虎对那场在汽修厂的石块大战还心有余悸。

霍海哈哈一笑:“没想到这个废物也有点用可以替我们挡石块。”

几人说话暴露了位置,何鹏两手快速抓捡石块往声音处扔竟然连连砸中,走在前面的王乐水挨的自然最多,被砸的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霍海也挨了一下,骂道:“老子喷死你!”

嘭一声扣动了扳机。何鹏却早已带着豁牙子滚到了一边,心道这夯货真是够蠢开枪之前还带出声警告的,霍海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哈哈笑个不停。

“你躲着啊,老子慢慢玩死你!”

张虎干笑道:“哎哥哥,你没打到,下次开枪前别提醒他。”

张虎一句话又暴露了位置,一块石块从分水渠后面飞出来又不偏不倚的砸在他额头上,他登时也火了,砰砰就射出两发子弹。分水渠都是沙土和石块堆起来的,堆得不高厚度也不够,五四的穿透力又很强,咻咻两声,子弹带着尖啸穿土而过,何鹏幸运的躲了过去豁牙子小腿上却又挨了一枪,他只是抽搐了一下,表示还没死透。

还有两发子弹!何鹏心里暗暗算着。

他把上衣脱下来,用一块石头顶着慢慢举过土沿,嘭!张虎以为是何鹏不小心露出的身形当即一枪打了过来,子弹打在石头上激发出火星,震得何鹏手腕生疼。

还有一颗子弹!

这时霍海填装好了喷子,骂道:“妈的,怕啥,我们过去顶多就挨一下,老子喷他一下就弄死他!”说着竟是大步走来。

何鹏暗道坏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是躲不过了,如果没有掩体遮蔽,喷子近距离杀伤面积极大,跟本没办法躲闪。何鹏耳听脚步已经到了近前,忽然暴喝一声“看打!”人却猛地一窜,蹿到一米开外,霍海听到声音准备开枪,一探头却没发现渠沟里有人,冷不防旁边站起个人来,两块大石头狠狠砸过来。

嗖!

嗖!

刚才砸出的石头都是抛射的,力度不大,这两块却是直射,灌注了何鹏浑身的力量,啪啪两声全都打在霍海身上,一块砸在手腕上,一块砸在胸膛,只听咔嚓一声霍海右手手腕就砸折了,短喷子被砸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嘭的一声走了火,钢砂全部倾泄在趴在地上装死的王乐水身上,王乐水嗷呜惨叫不断,在地上不住打起滚来。

霍海躺在地上呼呼踹着气,边喘便吐血,胸口那一下,显然也不轻。

张虎懵了:“死胖子,你出来,老子杀了你!”

“好了好了,这废话我已经听了好多遍了,还不是被我撂倒了两个。”何鹏躲在分水渠后,讥讽道:“刚才你有四颗子弹,现在只剩下一颗了,你还是想一想等这一颗用完了怎么硬接我的怒拳吧!另外我友情提示你一声,铁老虎正带着大队人马赶来,想做什么还是动作快点的好。”

一句话点醒了张虎,他登时吓得一身冷汗,他原准备干完这一次拿着一千万远走高飞,到时候躲到东南亚去只要有钱还不是想有什么就有什么,王老爷子已经跑的无影无踪,这一次绑票已经宣告破产,既然胖子能找到这里说明警察很快就到,等待他的将是数不清的黑洞洞的枪口。

呜哔呜哔警笛声远远传来,大队警车竟然已经开进村里。

张虎狞笑一声!“哼!不,我不会死,老子还有一颗子弹就不会死!”

他走过去抓起还在打滚王乐水,“走现在你就是我的人质,不想死就乖乖的配合!”说完竟拖着王乐水向着霍海家的方向行去。

何鹏心道,这个张虎也算是恶得彻底,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要负隅顽抗。

不过他现在顾不得管张虎,而是掏出电话给铁老虎拨了过去。

“铁局铁局,我是何鹏,王老爷子已经获救,但是我这里有人受了伤,你们有医生吗?”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