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

“给你一百万,删掉视频!”欧阳建业咬牙切齿的低吼。

“当然,钱到帐就删,快点别墨迹了,一会老矫来了我就没时间了。”

欧阳建业拿出手机操做几下很快提示短信来了。

到帐一百万元。

“删视频!”李奇狰狞的冲着何鹏低吼,与原本温文尔雅的正派公子形象完全两个样。

何鹏当着他们的面轻轻点了删除键,视频消失无踪。

二人皆是松了口气,他们十分担心这条视频流传出去,那损失可不是一百万那么简单,毁掉的将是他们的全部。

“傻x,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要一千万我们也会给你?”李奇讥讽道:“真是鼠目寸光。”

欧阳建业也哈哈大笑:“是啊是啊刚才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被他狠狠敲诈了,没想到这个穷鬼竟然只要一百万,哈哈哈老子玩个小明星花的也比这个多,哈哈……”

“呃,我好像又录音了,你们帮我看看是不是?”何鹏装作白痴一样拨弄着手机。

二人立即吓得面色煞白,惊恐得捂住了嘴,那表情就像是被凶残暴虐的歹徒逼迫到墙角里的无助小女孩一样。

“哈哈哈哈!”何鹏畅快的大笑:“这年头傻x真是多啊,参加个聚会而已就挣一百万,要不要这么好挣啊。”何鹏心道老子要的每一笔钱都有法律依据违法的事老子才不会做呢,等聚会结束老子就把这个手机还给铁老虎,她会不会复原视频就不关我的事了,当然我会提示她的。何鹏坏坏的笑了。

“何兄弟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矫元青从不远处转出来。

“哦,刚才有个傻x,非要给我钱,不要都不行,你说好笑不好笑。”

“还有这种事,我怎么没遇到,下次记得介绍给我。”

“好说,好说。”

“来来来,我们找个好位置去,秦仙子要表演了。”矫元青道。

“秦仙子是什么东西?”何鹏问。

“哈哈,他连秦仙子都不知道,真是白痴。”李奇毫无风度的讥讽,此时他已经完全无法保持温文尔雅的样子,只要能打击何鹏他就会不遗余力。“秦仙子是华夏国最年轻的大师级大提琴演奏家,更是华夏绝色榜前十的绝色美女,你竟然不知道,哈哈哈哈!快来看呢这个白痴竟然不知道秦仙子是谁?”

“我也不知道,秦仙子是谁?很了不起吗?”王欣怡忽然婀娜的扭了过来,红色晚礼裙在疾步行走间将火辣的身材烘托到了极致。

在王欣怡身边一个高贵典雅的中年女人穿着黑色晚礼裙一同走来,许多人都讨好的与她打着招呼。

“兰总。”

“兰总好。”

杨惠兰一一微笑着回应,行到几人近前她停下脚步,逼视着李奇,目光如冰。

“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你是在骂我吗?”

“啊,不不不,兰阿姨你别误会……”李奇似乎很畏惧这个女人,竟有些磕巴。

“别叫我阿姨,我没你这么不懂规矩的晚辈,回去告诉你父亲今年我不打算去海边度假了让他别再准备那些没用的了?”

“兰姨,兰姨我知错了……兰姨……”任他如何祈求杨惠兰都没再回头看她一眼只是与王欣怡道:“噢,那个秦仙子琴拉的很不错的,我留了两个好位置咱么过去听。”

王欣怡笑盈盈的冲着何鹏抛射一道媚眼随着杨惠兰去了。矫元青轻轻抹去额头的冷汗:“这娘们还是如此随性啊,走吧何兄弟我们也过去听听。”

欧阳建业与李奇被晾在原地,见到刚才一幕的人都难免露出讥讽的神情。

李奇恨恨道:“妈的,让老子出丑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算了,我欧阳家的人吃了亏要是不讨回来就不配姓欧阳,走!”

二人恶狠狠跟在众人身后,眼睛时刻不离何鹏,就等他出错好寻机报复。

何鹏心情正好,有听说绝色榜前十的秦仙子献曲自然是喜上加喜,是个男人对于亲眼目睹一个绝色美女都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更何况要看到的还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绝色美女呢?

小广场中间已经迅速用方形木架拼出一个临时小舞台,舞台正中摆放着一张欧式木桌以及一张三条腿的演奏凳子,在桌子上堆满了盛开的鲜花。围观的人群在围坐在舞台四周临时架起的梯形木架之上,在最前排摆着一排椅子,王欣怡与杨惠兰正坐在正中两张椅子上巧笑轻言。

矫元青领着何鹏坐在他们旁边。

欧阳建业与李奇见了不由得震惊,何鹏何德何能可以坐在那里,那可是滨海市几个老家伙才能坐的地方,年轻一辈哪怕家势再盛出于某些规矩也是不能坐上去的。

“不懂规矩,走,我们过去看看,等一会那些个老东西来了看他怎么出丑!”欧阳建业拉着李奇来到椅子背后坐下。

秦仙子还未出来,众人也不心急,最主要的几位还没入座,想来还得等一会。

李奇忽然呵呵笑道:“欧阳兄看来秦仙子对于你送的礼物很喜欢呢。”

欧阳建业立即明白了李奇的意思,笑道:“当然这张演奏椅是我请意大利著名设计师大卫先生亲自设计,木料选用的更是产自北极圈附近的一种红木,这种红木生长本就缓慢在那种寒冷地带生长的更是慢的惊人,你猜猜坐这把椅子的那棵树生长了多少年?”

“二十年?”“no,是一百二十年,我选取木头最好的一段请当地最好的木雕师傅按照大卫大师的设计图样制作了这把椅子,秦仙子怎么会不喜欢呢,她走到哪里演出都会带上的。”

“哇,难怪秦仙子会喜欢,她这么有品位的人只怕也只有这种椅子才配的上了。”

二人议论之声不小,附近不少人都被他们的言论吸引,可是这二人显然并不是滨海市圈子里的人,年轻人们都不怎么熟悉他们。

“嗨,你们吹牛吧,我听说秦仙子很少搭理男人的,她会理你?你到底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一个打扮哈韩的小帅哥不太服气的问道。

李奇配合的回应道:“小兄弟,这位欧阳建业兄弟是建华实业的亚太区副总裁,与秦仙子是青梅足马的关系,以后更可能会是一家人,这个意思你懂吗?”

“建华实业?没听过,亚太区副总裁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不过你说他娶秦仙子就太吹牛了吧,她们要是那么有关系会连个前排座位都没有?我看前面坐着的那个穿体恤短裤的倒像是青梅足马,人家那份打扮都能坐到主宾位置上这才是牛b呢。”

小帅哥完全不按照李奇设定好的剧本走,让他产生一阵阵受挫感。妈的,怎么差了几岁思维方式会有这么大的代沟,完全无法沟通啊,什么叫穿汗衫短裤坐主宾位牛b啊,按我看傻x差不多。

李奇摇摇头不再理他,继续吹捧,“欧阳兄你们建华实业也有家居企业,听说是欧系血统的家具,一定很高档吧。”

“嗨,算不上高档,不过是血统纯正而已……”

何鹏忍不住嗤笑道:“妈的老子是不是听错了,怎么老有人好好的华夏人不做跑去乱认血统,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真是还不如一条狗,听了真恶心。”

“你!”欧阳建业刚要发飙,杨惠兰忽地回头瞪了一眼:“怎么了你们唧唧歪歪烦人了半天,别人说一句你们就受不了了?我对所谓的欧系血统也不感冒,你有本事骂一句试试?”

这时一行穿传统长袍的老人鱼贯而入,高矮胖瘦皆有无一不是面色严肃,只有行到最前面才对椅子上的四人拱手微笑,但是毫无例外的都对那个穿汗衫短裤的青年多笑了一下还比较谦恭的点头。

这一幕引发了更多的猜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人家都说穿西装打领带在高档西餐馆吃牛排的不算牛x,穿汗衫踩拖鞋在高档西餐馆吃酱猪蹄的才是真正的牛b,看来这话真是不错。

刚才那几位可都是华夏国木材以及家居行业里最牛的十几人里的人物,见省领导恐怕也不必如此谦恭。

欧阳建业与李奇隐隐觉得不妙,可是他们明明摸过这小子的底,一个月前还只是一个由农村进城的农民工而已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啊。

忽然一声琴弦波动,缕缕仙音传来,一个穿着明媚海蓝色纱裙的婀娜女子款款而来,柔美的臂膀斜跨着巨大大提琴与苗条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却又将少女的窈窕柔美衬托的恰到好处。

那女子边走边微微点头与久等的众人打着招呼,月牙一般笑意盈盈的大眼,流转着灵动的光影,挺巧的小鼻子小巧而又倔强,让人既怜又爱。

“绝色!”何鹏心中暗暗赞叹,这女子单论相貌应该与苏静王欣怡属于一个级别的,可是此女极其会打扮自己,简单的色调搭配,松散蓬松的随性发饰,伴随着一种独特的带有音律节奏的步伐与身子的律动竟是展现出了一种近乎于仙的味道,仿佛她并不属于这个尘世而是从九天下凡的神女一般。

而王欣怡与苏静则是有血有肉的人间女子,王欣怡是炽热的烈火,苏静是潺潺的溪水,一个能让你感受到奔放的青春与热烈,一个能让你在静静倾听中得到安宁与力量!

“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她俏丽的在舞台中央微微欠身,眼中秋水流转如明月,如朗星,如晚风。

没有人说话,都情不自禁的沉醉于那份风情,那犹如羊脂白玉一般温润干净的声音。

她轻轻坐于演奏椅上,将大提琴竖立身前,一曲如秋夜晚风般低沉的乐曲缓缓奏响。

没有一丝杂音,没有一丝喧哗,所有人凝心敛气完全沉浸在优美的旋律里,而秦仙子是这旋律的一部分。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