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帮你一把

欧阳建业得意道:“那是我们建华实业旗下的家具厂做的,是意大利名师设计……”

“好了别说了,听了就讨厌,矫会长给我取把锯子来。”

“好嘞。”矫元青满口答应,稍后几个小伙抱了一堆木工工具过来,斧子、凿子、锯子、墨盒、墨线、刨子……当然还有木胶与木板。

何鹏走上前去,取了一只铅笔,对抱工具的小伙说:“会用锯子吗?”

“哦,会一点,我刚考过了高级木工师。”

“那好,你拿着锯子随我来。”

何鹏走到台上,在众人注目之下,用铅笔随意在桌子四条腿上各画了一条线,然后对那个小伙说:“从划线之处锯开。”

“是!”那人当即将桌上鲜花取下撂到一边,把桌子翻过来就开据了。

众人皆莫名其妙,唯有欧阳建业跳脚骂道:“嗨,那是意大利名师制作,价值十几万呢,你这是故意毁坏财物!”

那个韩风少年又站起来:“就是你做一个,让秦仙子评判!”

没想到秦仙子忽地开口,“欧阳公子既然把它送给我了,我就有权处置,我同意这位先生对它做出任何改造。”

欧阳建业顿时哑口无言。

何鹏竖着大拇指赞道:“秦仙子好眼光,也看出这堆破烂华而不实了,我给你改造一下,保证更好用。”

欧阳建业几乎是吐血而亡啊。

秦仙子偏偏还款款回礼道:“先生谬赞了。”

“呃!神补刀!”

顷刻,四节桌子腿被锯了下来,桌子重新摆好竟是变成了东北农村土炕上常见的小炕桌了,只是比那个还稍微高上一些。

何鹏一摆手,“秦仙子坐上去弹一曲试试,还是刚才那曲看看有何不同?”

秦仙子略微犹疑,便真的抱琴坐在桌沿上,将大提琴支好神情忽地一动,接着便闭目养神起来。

片刻之后,弦动,一曲低沉的乐曲缓缓而出。

一个美丽的少女,在哪湖中小岛之上,在静谧的月光之中宛如仙子,波光粼粼里一位虚幻的英俊少年踏光而来,期待,爱慕,美好……

曲毕,每个人都面含初恋般的微笑,眼角却挂着泪。

秦仙子轻轻抹去睫毛上的泪珠,犹如思春少女一般柔柔叹一口气,言道:“真好,很好……”

观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鼓掌,只是随着秦仙子的话语接道:“真好……”

所有人不管是否懂得音乐,都在这一曲中回到了那个懵懂的年代,已经不必评说都知道何鹏赢了。

秦仙子起身言道:“先生又让我找回了当日的感觉,只是我还不明白为何会这样?还请先生赐教。”

何止她不明白,在场多数人都不明白。

何鹏解释道:“仙子是个绝顶的大美女,你的身材有个说法叫做九头身,换句话说,你的腿要比绝大多数人长。”

呃,他还真流氓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公然谈论人家的腿,还能不能更不要脸啊。

秦仙子也是面颊绯红,“先生谬赞了。”

“我不是赞你,我是在说一个事实。”何鹏很严肃的打量着她的身材过足了眼瘾才又道:“正是因为这双美腿很长,所以你平衡性不好,平时很容易摔倒,甚至于坐在椅子上也会不舒服,特别是在演奏时心无旁骛的拉琴都很难做到,因为你必须分出一部分心神来纠结椅子的高低不合适,腿摆放不舒适,琴支撑不稳定,鞋根太高等等因数,自然会有些烦躁,乐由心生,拉出来的琴声也自然就会带入这种纠结不安的情绪。”

“真的假的啊?”

“貌似好有道理的样子啊。”

“听听秦仙子怎么说。”

秦仙子沉思片刻猛地抬起头来:“原来是如此,我无所进展原来是受这些俗事所累,谢先生教我。”

她对着何鹏深深鞠了一躬,这已是今日第三次给何鹏鞠躬了,所有人都惊讶不已,更惊讶的是鞠躬过后,秦仙子竟然当众脱下两只漂亮的水晶鞋,言道:“我秦素儿今日承诺为了演奏出更好听的乐曲从此以后不再穿高跟鞋,希望诸位能原谅我的不礼貌。”

在某些场合女子不化妆,着装不够正式都会被认为不礼貌,其中就包括不穿高跟鞋,但是众人遗憾的却是秦仙子没了一双漂亮的高跟鞋气质上顿时弱了一些,许多人看向何鹏的目光又隐隐带着怨念。

何鹏心道美女的诱惑力真是大啊,今日若是不把她重新伺候美丽以后这个荣誉会长也一定是处处受阻。

何鹏道一声欣怡只能先对不起你了。他探手入怀把准备送给王欣怡的布鞋拿了出来。

这双布鞋才一出现就吸引了许多爱美女士的目光,太漂亮了!

何鹏笑道:“既然在下害得秦仙子弃掉了美丽的高跟鞋,自然有责任让仙子拥有一双更漂亮的平底鞋,我这里恰好有一双你不妨穿上试试。”

女人看到漂亮鞋子都忍不住,秦仙子早就跃跃欲试了当即抢也似的拿过鞋子,便当众扶着何鹏的臂膀换上了鞋子,何鹏只觉得香馨拂面,轻柔绕体,宛如置身于云雾之中,那般滋味倒是真如神仙一般。

色彩缤纷的鞋子恰从长长的水蓝长裙之下显出,两厢辉映竟是增色极多,特别是秀气的小脚显得盈盈一握,走动起来如灵猫履地,似祥云游走,鞋面上的彩色丝绦轻轻摆动即显得俏皮又突出了女性的柔美。

众人都觉得秦仙子穿上这双布鞋竟是比方才那双高贵的水晶鞋还要美丽许多,只是换了一双鞋而已,秦仙子就从童话里的灰姑娘变成了神话中的彩霞仙子。

杨惠兰忽地起身鼓掌道:“好!好!好!好一个秦仙子,这才是咱们华夏国仙子的味道啊!”

“好像我的紫霞仙子!”

“她真的变成仙子了。”

“哇塞太美了,今日不虚此行!”

……

人们不住赞叹,秦仙子却是呆立当场,许久过后梦语一般说道:“好温暖的感觉,就像……就像是父亲的双手……”

“什么……什么双手?”

“秦仙子,你在说什么呢?”

秦仙子面颊微红:“咯咯咯,对不起我失态了,都是因为这双鞋子太舒服了,穿上它的感觉就像小时候爸爸给我洗脚的感觉一样,好温馨。”

“夸张了吧!”

“这鞋子能有那么好?”

终于有人问道:“哎,朋友这鞋子多少钱一双,哪买的我想给我老婆也买一双。”

“对不起非卖品,目前只送不卖。”何鹏笑道。

“呃,什么意思,那你送我一双呗。”许多人都叫喊着想要一双,就连矫元青都站起身说道:“许兄弟能不能给老哥哥送一双啊。”

何鹏心道,妈的一直等你起来要呢,你不站起来我拿谁当踏脚石啊。

何鹏呵呵一笑:“矫会长不是我不愿意送给你,只是这鞋子送也是有规矩的,非是秦仙子这样才艺双馨的知名女人一概不送。”

矫元青人老成精立即明白被何鹏当踏脚石了,他这是花样推销啊,算了,谁让你是我木工协会的人,我就再帮你一把。

矫元青把杨惠兰拉扯起来:“许兄弟,你看你杨姐有没有资格获赠一双呢?”

何鹏上下打量杨姐似乎认真斟酌一般,杨惠兰竟然觉得有些紧张,生怕何鹏说她没资格,那她今天丢人可就丢大了,她心里确实有些不自信,论容貌自己年轻时或许不输给秦仙子,可是现在已经是昔日黄花了,论才艺自己商场厮杀不让须眉但是琴棋书画却是一样不通,可既然被拉起来了,女人的骄傲又迫使她不能坐下,心中暗暗憎恨矫元青,好你个老矫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当然可以,在滨海市乃至整个东部地区还能再找出一个杨姐这样既有容貌又有气质还特别会赚钱的女人吗,她要是算不得知名女人就没几个算得了了。”

何鹏一番话,说得杨惠兰心花怒放,给何鹏飘了一个算你小子识相的眼神过去。

何鹏笑道:“杨姐的鞋子明天我必然亲自送到,今日还有事情未完,前面咱们说让我给秦仙子制作一副演奏椅我还没动手,现在我就做给她。”

立即有人奇道:“你刚才不是把桌子给她当演奏椅了吗,怎么又做?”

何鹏道:“桌子那么大怎么好当椅子?不过是临时应付而已,再说刚才那个高度是配合秦仙子穿高跟鞋制作的,现在秦仙子既然说以后都穿平底鞋,那么我自然要为她准备一张穿平底鞋时坐的演奏椅。”

说罢何鹏取过一把木工刀,竟然直接在秦仙子原来那把演奏椅上削砍起来,椅子腿被削短、削尖如铅笔一般。椅子座位处的木板被削出了弧度,椅背被截掉,砂纸轻轻打磨之后何鹏将已经变成凳子的椅子重新放在秦仙子面前。

“再试试!”何鹏只说了三个字,但是秦仙子已经对何鹏言听计从,毫不犹豫坐在还有些许木屑的凳子上,略微感受了一下,便会心一笑,抬手拉起了今日的第三曲,这是一首不同于之前的曲子。

曲子欢快悠扬,令人无法想象低沉的大提琴竟然也能表达出如此欢乐的情绪,就像是一只快乐的小燕子在快乐的穿过白云,快乐的掠过水面,快乐的钻入树林,快乐的……

一首快乐到极致的曲子,演奏者和听众都能感受到其中满满的喜悦之情,还有感动之情!

这也是一首感恩的曲子,所有人都听出来是在感谢谁,因为秦仙子的眼睛一直快乐的盯着那个人,那个穿着体恤衫大裤衩的嚣张男人。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