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莲花

王欣怡随意看了一圈,让导购小姐取下一套深灰色暗格廋腰正装,搭配白色衬衫,血清色斜条纹的领带。

胡静堂赞道:“太棒了!稳重之中带着高贵,高贵之中有又透着活力,斜纹领带与之搭配更是绝配,我非常喜欢!”

何鹏受够了这般做作,躺在宽大的沙发中闭目养神。

不一会胡静堂试穿上衣服,出来啪啪来回走了几趟,何鹏偷眼一瞧,别说王欣怡的眼光真是不错,胡静堂穿这身衣服跟外国元首似得。何鹏笑道:“把这一套按他的尺寸给我也来两套。”

王欣怡奇道:“你不试试就买吗,他的号不合适你。”

胡静堂也说:“对啊,这一款偏欧版,腿长一些穿起来才好看,真是羡慕欧美人的大长腿啊。”

何鹏瞳孔微微收缩动了怒气,妈的,敢笑老子腿短,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哦,是的,身为一个血统纯正的华夏人,我承认比起欧美国家的个别种族腿是要短一些,所以我一般不买他们的衣服。”何鹏微笑着说,神态谦和的让王欣怡刮目相看。“不过我并不觉得遗憾,因为人不是甘蔗,并不是腿越长越好,骆驼腿长也没见哪个女人把它当男朋友,还是要符合一族的审美观点才好,比如我就比较喜欢佳妮这种东方女人的身材比例。”

王欣怡被点名表扬,不由得喜滋滋的。

胡静堂连忙说:“呃,是是,佳妮自然很漂亮,不过你既然也认为自己腿短为何还要买一套呢,一万五一套可不算便宜,总不会买回去放着吧?”胡静堂连消带打试图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何鹏笑道:“哦,刚才一路上听胡总吹牛b我觉得很酷!不禁仰慕!所以买一套回去给我的一个高级员工穿,让他尽快学会像你这样吹牛b,他出去办事才不会给我丢人嘛。至于我自己,呵呵,我又没老板盯着,平时也不喜欢装b,实在没机会穿啊,这衣服给餐厅服务员穿也比给我合适。”

胡静堂登时气的不清,没错,就算他是建华实业的亚太区副总裁,也只是个高级打工仔,本质上与餐厅服务员没有区别,何鹏哪怕是一个零工,可也是一个自己拿主意的零工。虽然鸡头不一定比凤尾好,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付出多少努力收获多少回报,成败全看自己,胜在逍遥!

二人各自气鼓鼓的付了账单,摽劲儿一般准备转战其他店铺,这时迎面走来一伙人,头前一人老远就与何鹏打招呼。

“哎呀何会长,今日怎么有空光顾小店呢!”来人五十多岁,身穿灰色长袍,身后七八个大汉都是西装革履,何鹏一见笑了。这人正是那位掌控华夏三层木材交易的巨枭李元生。

“我说李总你也太不讲究了,自己穿着长袍布鞋,手下人都是阿玛尼,你这当老板的就不嫌掉价吗?”

“你小子大短裤t恤衫还不如我呢吧,那些洋装穿着硬梆梆的不舒服,手底下人装面子穿穿就罢了,我这老头子可不受那个罪,怎么你不会也想买几件阿玛尼吧?随便拿!这个卖场是老哥哥的,我给你免单!”

何鹏闻言哈哈大笑,指着胡静堂道:“我不感兴趣,是我这位朋友喜欢,不如你送他几件?”

“哎呦,你朋友阿,我还以为是你手下员工呢,罪过罪过,让他进去挑,只要看上了都拿走,不过老弟,你能不能把你那种布鞋给老夫弄双男款啊!”老头讪笑道。

“这个好说,你回头派人把尺寸报给布鞋厂,我让他们给你定做。”何鹏大方道,反正一双布鞋成本也没几个钱,但这老头来的太是时候,自己才说了那番话,他就跑来做样板,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此时的胡静堂一定很囧!

胡静堂尴尬的咳嗽一声,上前伸手说道:“很荣幸认识您,在下建华实业亚太区副总裁胡静堂。”

他以为自己的名头不小,这老头必然会另眼相看,没想到那老头却是忽然把眉一横,怒道:“嗯?你是建华实业的?”

胡静堂感觉不妙,忙道“啊,是,不过我才来……”

“管你来多久,给老子打!”老头一挥手,身后七八个黑西装立即一拥而上,劈头盖脸就揍!

胡静堂学过些西洋拳,左右手架开护住脑袋伺机还击,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十几只手,几个照面便被打翻在地上,被十几只黑皮鞋啪啪很踩。

何鹏看得高兴得不得了,没想到老头这么给力,呵呵,打得好,解气!照脸上踩!

王欣怡惊叫:“住手,住手!这是干什么啊,何鹏快让他们住手!”

何鹏耸耸肩膀,“不是我让打的。”

“你……”王欣怡白了何鹏一眼上前拉人,何鹏怕乱拳伤了佳妮,赶紧喊老李停手。

李元生怒道:“停!给何老弟面子,别打了,把他给我丢出去!”

“是!”七八人拎胳膊拽腿把鼻青脸肿的胡静堂抬着往外走,王欣怡跟着跑,却被一黑衣人拦住。她怒道:“放下他!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帝王大厦是高档场所,客人并不多,零星的客人见了这一幕都目瞪口呆,不过却没人管闲事,胡静被一路拎着丢出了大门,王欣怡也一路跑了出去。看王欣怡的慌张样何鹏有些后悔,埋怨李元生:“老李,不管怎么说也是我带来的人,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

李元生说道:“今天就是你拦着,不然我把这小子弄北山埋了!麻痹的,让他们知道我老李的船不是那么好劫的!”

“劫船?”何鹏惊讶道:“劫什么船,他们又是谁?”

何鹏所在位置是大厦扶梯附近,从一楼到七楼是井字形天井,此时楼上楼下,很多人正驻足往这边看,李元生环视一圈似乎有所忌讳,低声道:“说起来这事与你也有些关系,走跟我到茶室说去。”

说完领着何鹏通过专用电梯通道,一路上到三十二层,何鹏发现这里竟是别有洞天,三十二层基本没什么人迹,但是装修却极尽奢华。

所有地面皆被纯绿色羊绒地毯覆盖,走在上面犹如走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墙体则包裹着古韵悠然的檀香木,木香令人心旷神怡。

偌大的一层除去一排雕梁画栋的雅室就是一个布置成古典庭院风格的大厅。

假山峥嵘,其上苔藓成斑,藤萝掩映。

溪水绕山汩汩流淌,其水落花朵朵,溶溶荡荡。

翠叶遮蔽房顶,人造日光从绿藤缠绕的顶部透射下来,真如置身于山野别院一般。

“我靠!老李你钱多得没地儿花吧!要不要这么夸张!”何鹏一进来就连连咂舌道。

“怎么你喜欢?把酱菜厂给我,这栋大厦送给你!”老李半真半假的笑道。

何鹏闻言顿时心动不已,这栋大厦少说价值十几亿,用价值十几亿的大厦换刚刚摆脱破产困境的酱菜厂?还能不能更开玩笑了!何鹏没敢当真自嘲的微笑摇头。这一举动看在老李眼里还以为他不愿意,便没再提。

然而在李元生眼中酱菜厂无疑是一个含金量非常高的大金矿,只要投钱进去想要多少金子都能挖掘出来。

不知双方要是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会不会都追悔不已!

李元生领着何鹏径直走到溪水旁,一张青玉小几摆在溪边,几上一壶香茶正冒着渺渺轻烟。

“坐”

李元生亲自斟上两杯清茶,示意何鹏尝一尝。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我可不是来喝茶的。”何鹏一阵苦笑,暗道你们这些人不跟老子装b不行吗,胡静堂给老子装时尚,你给老子装古韵,妈的看来有钱人都喜欢装b,等老子得了空把天底下的学问学个遍,逮着你们装个几天几夜腻歪死你们。

李元生自顾自抿了一口香茶,笑道:“这种茶叶可是有钱也喝不到,即使是最好的好年景峨眉山上的产量也不足一斤,我舍下老脸才弄来二两,你不喝我就省了,回头别埋怨我不拿好茶招待你。”

何鹏闻言不由得好奇,端起杯准备尝一口,紫陶杯才至面前,一股淡雅却凝练的茶香便扑鼻而来,再没喝过好茶何鹏也知道了这茶的不凡。

“好茶!”

何鹏抿了一口,一种复杂的美好感觉在唇齿间炸开,清冽苦香,沁人心肺,令人神魂安定!

一饮而尽!

李元生苦笑摇头,品茶品茶,是要慢慢品出滋味的,如何鹏这般合法去喝十块钱一斤的劣质茶叶更加适合。

老头心疼不已,直后悔拿这一壶顶级好茶来装b。不甘心的给何鹏满上一杯,言道:“小兄弟还记得前段时间我跟你提起的海莲花吗?”

何鹏一怔,随后严肃起来,这海莲花是4级生命能量体,老李承诺每个月给何鹏十颗海莲花作为他担任商业联盟技术副总监的报酬,何鹏对这件事极其上心,有了这些海莲花他在想办法找一些5级生命能量,一两年内应该就能进化成5级智慧生命了。

“海莲花怎么了?”何鹏问道。他不担心李元生反悔,像李元生这样的人面子比什么都重要,说出去的话,哪怕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必然要实现。

然而老头却叹息一声道:“何兄弟,这一次老夫恐怕要食言了!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