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王老爷子楼上的神秘声音,为何一间空了两年的屋子会在半夜发出响声?是什么人所为?目的何在?王老爷子的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建华实业前后两任亚太区副总裁都滞留滨海小城,死盯着南山那片林地,小小林地到底有何魔力让他们一个铤而走险一个低三下四?

这两件事是何鹏心头最疑惑的问题,但也有一些小疑问困扰着他。

比如,为何那日欣怡的手机电池会掉出来?根据铁英楠的提示,当时王欣怡手机信号是回到木雕厂之后才消失的,手机好端端的放在包里在颠簸的路上没有掉,回到家反而掉了?

王老爷子为何一定要与老伴合葬在那片林地里?坟前一片水洼貌似并不是适宜安葬之地,老人既然信鬼选择坟地时就没考虑过风水吗?

当何鹏把这些疑问说出来,王欣怡也一脸凝重。

“是啊,这些事都有蹊跷之处,别的先不说,那天我的手机电池脱落我也很奇怪,回到家里我还接了一个电话,手机电池怎么会无缘无故掉了呢?”

二人面色都一变。

何鹏道:“我回来前,家中只有你和胡静堂在,不是你弄掉了电池,那就只能是他,我听说建华实业与海盗有勾连,胡静堂也肯定不是好人。”

王欣怡犹豫道:“这么说有些武断,也许是不小心碰掉的。”

“还有诸多疑点都或多或少与木雕厂那片林地有些关联,老爷子死活要葬在林地,胡静堂要买林地,胡静堂的嫌疑确实很大,而且胡静堂对你和老爷子关心有些过头了,这段日子处理老爷子后事他跟亲儿子似的跑前跑后,然而据我观察他不应该是一个十分热心肠的人,他好像……”

叮咚!门铃忽然响起。

何鹏打开门,胡静堂抱着一捧鲜花走了进来。

“欣怡!”胡静堂冲何鹏点了下头,就对王欣怡说:“公司人事变动,我很快就会调走了。”

他目光炯炯一副不舍的模样。

何鹏与王欣怡都很意外。何鹏讽刺道:“你要走了?是不是没拿到林地公司撤了你的职位啊?”

“噢,何先生不要误会,是总公司取消了在滨海市的投资计划,那片林地我们不需要了,我今天是特意来跟你们道别的,我在滨海人生地不熟这段时间与你们相处的十分愉快,我很舍不得。”

胡静堂一番话说的情深意切,何鹏几乎要信以为真,只是看到他目光不住扫视王欣怡才明白过来这话只是对欣怡一个人说的,自己会错情了,不由得暗恼。

王欣怡想到最近一段时间这人帮了自己许多,有些心软道:“胡总离开滨海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您哪天走,我给你送行吧。”

胡静堂闻言激动不已:“不,我不要送行,我今天是来追求你的,欣怡,我希望你能与我一起走,我带你去香港好不好,你放心,因此损失的一切我都会补偿给你,我还可以在香港给你开一家更大的公司!”

说着胡静堂手捧鲜花单膝跪地,竟是一副求婚的架势!

尼玛!何鹏顿时眼睛都绿了!立即有了一种被戴了绿帽子而且是当面带帽子的感觉。

怒气勃发就想给胡静堂来几个大耳刮子,然而却找不到适当的理由。

好在王欣怡在片刻的愣神之后,面带羞涩的说了一句:“对不起胡总,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胡静堂似乎早有预料,微笑着把鲜花往前递了递:“没关系,我可以等,这次走了之后我会常回来看你,我相信总有一天能打动你!而且……”

何鹏再也听不下去,一把拽起他,拿过鲜花一边把他往外推搡一边说道:“好了好了,有没有眼力价,人家刚刚丧父你这边来提亲,赶紧走,再不走我打你出去!”

胡静堂被搡到门外面还探头喊道:“欣怡我不会放弃的,我还会回来!”

哐!防盗门狠狠关上几乎砸在胡静堂的脸上。

何鹏骂道:“真是讨厌!”

欣怡难得笑道:“没觉得讨厌啊,有人追求的感觉很不错呢,要不然有些人还以为我扔仍在大街上也没人要呢!”

何鹏顿时一滞!这话毫无疑问是说给他听的,尴尬的笑笑,“啊,欣怡啊,我们继续研究吧,看来胡静堂这小子的嫌疑可以洗清了,他林地都不要了也就没有动机了,你看会不会是张小虎的姐姐张小花干的?”

王欣怡重新变得严肃,她摇摇头:“按我看,胡静堂的嫌疑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大了,他若是继续买林地还好,此时退出未免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何鹏一想也对,就道:“要不这样,我去查查他,看看他都跟什么人接触,如果真是他干的,离开滨海之前就会扫清首尾,很可能会露出些马脚。”

王欣怡点头道:“麻烦你了。”

何鹏于是立即出门,那胡静堂想来还没走远,现在跟上去应该来得急。

门关上的那一刻,胡静堂阴森一笑,毫不犹豫坐上电梯离开了。等何鹏出了楼门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跟门卫打听得知他是开着一辆银灰色宝马向南驶去。何鹏当即开着木雕厂的破旧小客货追过去。

疾行两个路口,在红绿灯前发现了目标车辆,何鹏不紧不慢跟在车后,那辆宝马也是不慌不忙,十分文明的驶过一个又一个路口,来到高档商业区。

胡静堂下了车,不停地出入一家又一家名品服装店铺,各种高档服装不断的塞入宝马车后备箱,放不下了干脆就塞到后排座椅上。

何鹏暗暗奇怪,这家伙买这么多衣服干什么,而且看衣服的样式,从高档礼服到休闲t恤,甚至于男女式内衣裤都有!这是要逃荒啊还是要调动啊?如果真是调动到香港去需要买衣服?在那个购物天堂买不是更好吗,在滨海这个三线小城这般大采购有必要吗?

不对!一定有诈!

胡静堂将车厢和后排坐位装满之后,满意的点点头,锁上车门,径直沿着步行街散步,何鹏远远吊着。

胡静堂看似漫不经心的闲逛,有时还像风流大少一般对路过的美女点头微笑,其实却是十分谨慎的观察着前后左右。他的一举一动当然逃不过何鹏的眼睛,为了不被发现,何鹏甚至于买了几件衣服,一会就换一身以避免被发现。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眼看着日头偏西,下班的人流慢慢涌入街道,一眨眼的功夫胡静堂忽然不见了。

何鹏连忙挤开人群,跑到他消失的地方。这是一间西餐厅,透过玻璃穿可以将店内情况一览无遗,同样里面也可以看清外面的一切!

此时胡静堂正坐在餐厅角落里,微笑着点餐。

何鹏忙转身走开,不一会又换了一身衣服,还带来一个特大号的太阳镜,几乎把半张脸都遮挡了,大摇大摆走进西餐厅,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位名人微服出访呢!

何鹏坐下,点了一份牛排,一份神奇料汁沙拉以及一杯红酒,仰着头假作悠闲的欣赏音乐,其实大眼镜遮盖下的眼睛一刻也未曾离开过胡静堂。

“哼!小子,爷爷今天盯死你,我就不信你没问题!”

忽然一股热风涌进来,一个同样带着大墨镜的黑瘦男人拉开门走进餐厅,看似随意的扫了一眼环境,就径直走到胡静堂背后那张桌子与胡静堂背靠背坐下。

胡静堂正面冲着何鹏,而那个黑瘦男人则把背影留给他。

看到这个背影何鹏有些疑惑:“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那人点餐完毕,抖开一张报纸阅读,丝毫没有和胡静堂说话的意思,胡静堂也依然如故的优雅的吃着牛排,不时抿一小口红酒,两个人仿佛完全不认识一般。

不过何鹏却觉得他们两个不对头!一则是那黑瘦男人的背影太眼熟,二则是两个人表现的太过了,任何人吃饭时有人来到身前坐在身后,都会不自觉的有所反应,或是看一眼,或是挪动一下身子,这两个人却完全当作对方是空气一般,未免表现的太假!

果不其然,当服务生将黑瘦男人的餐点上齐之后,胡静堂仿佛吃完一般,用手帕擦净嘴角,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报纸,抖开来阅读,报纸恰好将鼻子以下完全遮挡。

何鹏感觉二人正在说话,只是说些什么完全听不到。于是站起身拿着手机借着上卫生间走到二人侧面,虽然从头到尾没有看二人一眼,可是手中的手机却按下了连拍。

躲到卫生间,检查手机记录的连续画面那二人果然是在说话不假!而且,何鹏看到黑瘦男人取下了眼镜,还恰巧拍到他转头看过来的照片,照片上的正脸怎么看,怎么眼熟,特别是那双眼睛凶光四射,让他更加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人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何鹏确定道!

可是认识的人中并没有这一个啊,忽然一个黑瘦的身影从脑海中闪现,那人手持一把尖刀恶狠狠的甩向自己!

小贼!这是一个多月前从社区服务中心偷走流浪汉遗物的那个小贼!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