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车子出门前,张启灵从门卫室拿出个条形黑布包裹,坐到副驾位置。

门卫一边开门,一边点头讪笑道:“不好意思啊,我也是没见过你,所以才扣留了兵器,呵!真沉呢,小伙子手劲不小!”

何鹏不由得好奇:“什么宝贝,怎么弄快黑布缠着看得慎得慌。”

张启灵道:“一把剑,名无锋。”之后就不言语了。

车辆随着车流缓缓驶出市区,因为各路口设卡盘查,出城的车比较拥堵,直到九点半才通过卡点驶上外环道。

老廖以前是特种侦察连上尉排长,驾驶技术是基本技能,夜晚外环上车辆较少,老廖开得风驰电掣,轮胎发出尖啸一般的噪音,两旁的路灯与大山的黑影飞速闪过车窗。

王欣怡有些紧张的说:“老廖开慢点,注意安全。”

没等老廖回话,张启灵却道:“无妨,今日宜出行,路上不会有事!”

王欣怡不禁愕然!

何鹏笑骂:“嗨,没这么吹牛皮的,路上会不会有事还能算到?”

老廖自信的回道:“何总放心,老廖别的不敢说,车速在一百七八保证万无一失,这是咱特种侦查兵的基本功,这个都不行老廖就白混了!”

老廖打保票何鹏信,老廖这人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情绝不会出口,他说一百七八没有问题,那就绝不会有问题!

只是张启灵确定不会出事的信心哪来的?

何鹏发觉越来越看不透他,这人背后到底什么来历?

路上,王欣怡问他:“小弟弟,大晚上的你让我们出来我们就出来了,你不觉得应该跟我们解释些什么吗?”

张启灵淡淡说道:“我不知道,所以没办法解释,但既然方向是南方,应该就是那里了,去了自然就清楚了。”

这一番话,说得更加不清不楚,气得王欣怡直撅嘴。

到地方已快十一点。几人下车,老廖似乎知道今晚会遇到危险,从后备箱取出两把匕首,一把塞入靴子,一把递给何鹏。

何鹏接过来转手给了王欣怡:“拿着防身,我练得是擒拿用不到这个!”

王欣怡知道,有刀比无刀安全,不论会不会擒拿都是如此,心里不由得温暖,默不作声接过匕首,大眼睛忽闪着,月光柔和暖风轻拂,竟忽然觉得心中踏实,父亲走了,还有这个男人关心我。

张启灵把黑布包裹的长剑斜背在背上,头前带路。

月夜下地面泛着白光,旁边就是波光粼粼的小溪,水声哗哗在夜里格外响,山中不时传来一两声野鸟鸣叫,两面青山巍峨形成恐怖狰狞的黑影,让人感到强烈的压迫与诡秘。

张启灵身板挺直大步前行,似乎并不担心前路危险,老廖则紧跟着何鹏身侧,眼光四射警惕的戒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然而路途上除了一只偶然相遇的野猪被四人吓了一跳落荒而逃之外,再无值得一提之事。

当然王欣怡也被野猪吓得不轻,径直扑进何鹏的怀里,何鹏安慰道:“放心吧,大师兄拿着棍子在前面呢,那只二师兄不敢把你怎么样!”逗得王欣怡噗哧一笑。

张启灵忽的放慢脚步回过头木讷的说道:“二师弟,快到地方了说话小声点。”

何鹏与王欣怡都一愣,没想到木讷如他也会讲冷笑话,不由得讪讪一笑,走了不远便看见了那片水滩。

张启灵说道:“不出意外,那些人就在水滩对面的岩壁底下,从前面过滩可能被看见,我们只能从这里过去,到了对岸沿着密林走,不要出声,跟紧我。”

说着张启灵头前带路,夜晚中,他竟能在溪水中寻到一条由突出水面的石头形成的小路,几人摇摇晃晃渡过溪水,便隐身密林边缘,向着坟地那边摸去。坟地后面就是此次的目的地。

行进中,老廖悄声告诉何鹏:“那小子有些邪性,一会儿若有意外,不要离开我左右,老廖拼死也要护着你回去。”

何鹏暗暗感动,自己虽然对老廖有些恩惠,可是从心意来讲却远不如老廖,这老廖真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老廖,遇到麻烦不要管我,我的功夫你知道,也不是白给的,帮我照看好欣怡,情况危急就带着她先退!”老廖为难的犹豫一下,但还是重重的点头。

夜晚中山里还是会有很多生物活动,前一段路时不时可以听到小动物窸窸窣窣的声音,这里却格外寂静,连树叶都静止不动!对面的青山宛如一个黑色的巨兽屠天蔽日!而他们正向着巨兽之口行去。

行到坟前,欣怡跪下来给父母叩头,看见坟头有一堆灰,因为没风还保留着焚烧前的样子。

“刚才有人烧过纸钱!”王欣怡诧异道,虽然声音压得很低,可恐惧之意十分明显。

“别担心,给老爷子烧钱又不是坏事,可能是熟识的老友来看望他吧。”何鹏安慰道,只是心里都不信这说法,有什么老友会在半夜三更跑荒山野岭上坟吗?

张启灵淡淡的说:“不是老友,烧钱是预先取之必先予之,手艺人下墓前的规矩。”

“盗墓贼?”何鹏问。

“不止!随我来吧,他们应该进去了。”

张启灵头前走,到达崖壁附近一条荆棘沟挡住去路,只是此时面前这一片的荆棘已经被清除。

张启灵叹道:“纵横四海又怎样,死后还不是不得安宁!”

王欣怡惊问:“你,你怎么知道。”

张启灵道:“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他做了那许多事,早有人算出他在这里,我只是偶然看到了记载而已。”

何鹏急问:“你们说什么呢,他是谁,什么纵横四海乱七八糟的。”

王欣怡苦笑:“我也是今天下午问了几个老人才隐约猜到,现在也没法细说,咱们回去后我再告诉你吧,不过这位小哥好像知道的比我清楚。”

张启灵已经下到沟中,何鹏等急忙跟上,沟很长却不宽,只有七八米,没走几步,就见到张启灵蹲在前面崖壁旁,手里拿着一根蜡烛,用微弱的火光照着什么,那里好像是一个洞。

走到跟前看到那崖壁上果然有一个二尺见方的洞,边上许多碎石,断口犹新,显然这个洞刚开出来不久。

何鹏问道:“这就是你刚才说的墓吗?”何鹏将今天得到的诸多线索整合了一遍,猜测胡静堂与徐大彪等人可能勾结海盗来此盗墓,这一猜测可以说明他们为什么在意这片林地,可是他们盗墓为什么要买下来再盗?像现在这样直接开个洞不就行了吗?

张启灵手指在嘴边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探身钻入洞中,不一会探头出来:“进来吧,他们已经走远了。”

三人鱼贯爬入洞穴,这个洞大概有两米多长,过去之后就进入一个可供一人直立的通道。

何鹏赞叹道:“这些贼怎么做到的,两米多长的石洞,我的天,这里可没有现代化设备!”

张启灵面无表情的说道:“手艺人自有手段,只不过他们大意了,这个墓不是那么好盗的。”

他手中的蜡烛有三指粗细,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的,火光稳定明亮,没有任何烟火味,在外面时候不显光亮,进入洞中却将整个空间照的颇为明亮。四人的影子被烛光拉的很长投射在地面或者石壁上,显得有些诡异。

“走,前面去看看,他们趟过雷省去不少麻烦。”

这条通道一米宽一米七八高,有些地方需要弯腰才能通过,走了大概十来米,就进入一个更宽的走廊,走廊与之前的通道形成一个t字形,到了这里有左右两个方向可选,可是张启灵却毫不犹豫的转向右边。

何鹏对墓穴什么的丝毫不懂,问道:“为什么走这边?”

张启灵指了指地面,“因为他们走了那边之后返回来又从这边走了。”

何鹏看着灰蒙蒙的地面,确实有一些脚印,去的回的都有,也不知张启灵是怎么判断出这个结论的,只好无奈的跟着,既然自己不懂就交给懂的拿主意吧。

老廖是侦查出身,他没有提出异议,想来也是认同张启灵的判断。

张启灵进到这里之后,似乎心情不错,不慌不忙的举着蜡烛看向两边的石壁,仿佛石壁上的涂鸦都是艺术品一般。

石壁上用红黑黄三色绘制着一幅幅图案,何鹏看到的第一副图,是一首黄色大船行驶在黑色的水面上,一杆鲜红的旗帜飘扬,旗帜中间是一团黑雾,像云不过是层层叠叠的黑云,船头正中间一个头带金冠,身披黑色大氅的男人遥看远方,目光深邃。

王欣怡看到这一副图案时,眼睛中闪着光,脸上满是崇敬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伟人。

何鹏问:“你认识?”

她却摇摇头,然后说道:“他是一个海盗!很伟大的海盗!”

张启灵淡淡道:“伟大算不上,随波逐流而已。”

“你……”王欣怡有些气结,却不知如何反驳,顿了顿才说:“算了,反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争辩没有意义。”

最新小说: 十拿九吻,唇唇欲动 重生之都市惊龙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都市仙王赘婿 龙医奶爸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陈天阳苏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