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逆天零工 > “她”的故事

“她”的故事

老廖猛然道:“是那个女骗子,快抓住她!”

何鹏也听出了她的声音,门外之人正是售房部那个售楼小姐,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半夜三更竟敢独自跑来,半夜翻墙入室抓住她至少可以让公安局以涉嫌盗窃拘留她几天。

几乎在老廖喊话的同时,何鹏就快速的拧动门锁,只是门锁偏偏跟何鹏别劲,越是着急反而越拧不开,等打开门,外面已经空无一人。

何鹏追到楼下,只看到一个黑影穿过木雕厂大门前的马路闪入黑色的阴影之中。

“妈的,让她给跑了!”何鹏不甘的骂道。

老廖也十分不甘心,挥着擀面杖道:“这帮骗子,下次再遇到我一定让她好看,不管她是不是女人!”

“女人?”何鹏忽想到楼上房门大开,里面还有两个女人,急道:“哎呀,千万别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拉着老廖转身往回跑。

“哎哎,别急!”老廖扯住何鹏:“就这一个楼门,你还怕他们飞了咋的,你先上去陪着她们,我到门卫室问问刚才门口乱糟糟的发生了什么事。”

何鹏一想也对,自己真是紧张的有些过头,提醒老廖要小心,遇到突发情况就赶紧回来,千万不要逞能,何鹏摸黑向楼上爬去。

走到门口,屋子里传出一阵哭泣之声,何鹏顿时吓得汗毛直立!:“该死!”何鹏吼了一嗓子冲进屋子。

只见烛光之中两个女人围坐在麻将桌边呜呜哭泣。屋子里并没有别人。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何鹏持着菜刀一边紧张的戒备一边问道。

“嗯嗯,她,她好可怜。”苏静哭哭啼啼的站起来,扑进何鹏怀里!

王佳妮忧伤的看了一眼何鹏,眼中泪光闪闪,泪珠滚滚而落。

“这是怎么了你们倒是说啊!”何鹏急得想蹦高,他最担心这两个女人受到伤害,若是因为自己一时大意,产生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何鹏会悔恨死!

王佳妮轻轻抹掉泪珠,从桌子上拿起两张纸递给何鹏。

“你,你自己看吧。”佳妮呜咽着说。

何鹏接过来看,一张是银行对账单,直接掠过,另一张是信纸,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

尊敬的何鹏先生:

你好,我就是前天为你介绍楼盘的卑鄙女人,很抱歉我欺骗了你,我不指望你能原谅我,因为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我为那条老狗做了太多的坏事,已经罪无可恕,我痛恨自己懦弱,痛恨自己对不起死去的父母,那条老狗又在谋划一件丧尽天良的骗局,我不能再眼看着无辜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决定与他同归于尽。

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能赢得赌约,如果您真的赢了我祈求您让那条老狗去死,替我报仇,替我的家人报仇,替许许多多被千门坏蛋坑骗的人报仇!

我叫刘逸爽,出生在一个普通人家,父亲是个普通工人,母亲是个全职妈妈,我小的时候家里虽然穷却很温馨,父母爱我,我很快乐。

然而这一切都被那条老狗毁了。

那时候老狗租住在我家隔壁,我那善良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把他当作孤寡老人,还时常接济他,而他垂涎我母亲的美色,为了得到我母亲诱骗我的父亲染上了赌瘾,并设下圈套一步步害得父亲欠下巨额债务。

当他撕破脸皮时,我的父母已经无路可走,为了不受屈辱他们……

我成了孤儿,老狗收留了我,他把我训练成一个女骗子,一个用女色引诱男人的女骗子,成为他赚钱的工具。

那时我才八岁,你们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呵呵……我自己都唾弃我自己。

十七岁我就替他做起了肮脏的事情,用他教给我的那些无耻的诱惑男人的办法,勾引一个又一个有妇之夫,然后敲诈,勒索……

许多家庭因此家破人亡,我还记得有一家有一个小弟弟,当时也只有八岁,我还记得他看我时的目光……

我痛恨自己,我睡不着觉,闭上眼就是噩梦,我想逃,但是千门太可怕了,每次逃跑换来的都是屈辱……

这一次他们计划坑害许多人,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和我一样的孩子失去父母的疼爱,我要以死相拼。

所以我找到了您,请原谅我在害了您一次之后还来向您求助,我不指望您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赢得赌约,处死那条老狗。

为了帮您赢得赌约,我先弥补我的罪过吧。

这张银行对账单,是那一日转入一元钱的银行账户,这个账户不是老狗的,是我的,他不会让自己留下任何线索可以给警方调查,背黑锅的总是我们。

我把对账单拿来,还给你,同时还给你一元钱,证明您没有被他骗走钱财,所以那局您还没输,希望对您有帮助。

另外我要提醒您的是,他与您订立赌约的目的既不是面子也不是您的财产而是一个更大的阴谋,目前我了解到的情况只知道是与一个纺织厂的三千职工有关系,我会尽量去查,有消息会再联系您。

如果我死了,您一定要赢得赌约,处死老狗!

最最可爱的小酒窝刘逸爽

身份证号:45632546363144563

何鹏看完之后,沉默不语,老实说这封信里的内容他并不相信,怎么可能这么巧,遇到自己之后这个刘逸爽就准备叛变狗一蛋,而恰好她又能帮自己的忙?

不过那个银行对账单到真是自己和刘逸爽的账户,转账金额也是一元钱,账单上还用手写着一行字:归还何鹏先生一元钱,这一元钱从未交给过苟一丹。

如果这张对账单是真的,倒是可以挽回第一局的失败,时间已经过去两天,局面对自己大为有利。

这时廖一山回到屋子,进门看到屋里气氛诡异奇怪的问道:“这是怎么了,两个哭哭啼啼一个愁眉不展的。”

何鹏没有说话,只是将信纸和对账单递给了他。

廖一山读过之后,眉头紧皱。

“你觉得怎么样?”何鹏问。

“不可信,有些太巧了,是圈套的可能比较大。”廖一山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们有没有人性啊,人家都那么惨了你们还怀疑她!”佳妮抹着眼泪说道。

苏静倒是比佳妮冷静些,但也好不到哪去,她说:“上次见面我就觉得那个姐姐是好人,她果然是被迫的,你们就算怀疑她,下次见了面也不要欺负她,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何鹏不置可否,将两张纸以及一元钱收起来留作证据。如果有机会能跟银行查证一下对账单的真假就更好了,她们连银行的转款通知都能伪造,假造一个对账单也不是很难的事。

“老廖刚才门口是怎么回事?”何鹏问。

“哦,是抓赌呢,有人举报街口那家宾馆有人聚赌,警察过来抓捕,结果刚要采取行动,突然停电了,那些赌徒趁黑逃走,警察追过来就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何鹏点头,这件事倒是合情合理,说不准停电就是给这帮赌徒放哨的人干的,好让他们趁乱逃跑。

“警察找门卫干什么?”何鹏又问,按说抓了人就该走了,为什么又冒着大雨把门卫叫出来说话呢。

老廖笑道:“这些警察也很辛苦,最近市里面对黄赌毒犯罪进行严打,警察说有些嫌疑分子可能躲到咱们这一片了,他们见外面那么热闹咱们厂的门卫也没出来,就提醒门卫要加强警惕,不要被犯罪分子钻了空子。”

王佳妮苦笑:“今天值班那大爷耳聋,就算在他面前放鞭炮也听不道。”

老廖也呵呵笑:“是啊,我跟他比划了半天他才明白,还好他能说话,要不然我们不知道得比划多久呢。哦,对了警察还给发了两张《严打通知》,叫门卫明天贴到厂门口。”

何鹏笑道:“铁老虎这小娘们真是爱折腾,她这么拼命干工作能找到对象吗?”

“怎么啦?你关心人家啊,要不你去追啊?”苏静忽然“温柔”的说道。

何鹏察觉到语气不善,赶紧解释:“哦,我就是随口一说,她找不着对象关我什么事?”。

王佳妮说:“上次就见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比谁都亲热,还敢说没事,没事她干嘛老帮你?”

“我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天地良心,我认识她还是为了救你呢,那次差点被她当行贿犯给抓了,唉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为了救你我可损失了两根小金条,价值一万块呢,你把它从赌账上划掉。”何鹏半真半假的叉开话题。

王佳妮白眼道:“小气!臭男人!就不还你。”

老廖忽的插嘴:“何总既然你和铁老虎关系不错,要不你打电话让她帮忙查一查刘逸爽的老底,如果真和她说的一样,这女人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他在老狗身边多年,肯定了解很多内情。”

何鹏想了想:“嗯,可以试一试,铁老虎不好说话,估计又得被训斥一顿了。”

屋子里突然一暗,最后一根蜡烛也熄灭了。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