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计

老廖骂道:“妈的,老子最恨这些吃里爬外的狗腿子,把华夏人的脸都给丢尽了!何总您说是不是,要是让咱们碰到一定揍他丫的!”

何鹏正在愣神:“啊?你说什么?”

“何总你没事吧,不是你说要看新闻的吗,打开了又不看你想啥呢?”老廖奇怪的问道。

何鹏确实走神了,因为这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一些联想。

昨日夜里小酒窝送来的信中说千门老狗与他订立赌约其实另有目的,那个目的与纺织厂的三千职工有关。

可是三千困难职工能有什么利益让老狗惦记呢?何鹏想不出来。

可是若问现在与他们相关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何鹏却知道,一定是自己发明的那种将药水!可以将普通棉花纤维改造成强力纤维的神奇药水。

这种药水不仅蕴藏着巨大的经济价值以及军事价值,政治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在一定程度上甚至于可以影响到世界平衡。

所以药水的秘密一旦泄漏一定会引发各国间谍关注,而那日出资筹建新公司的股东以及洪兆伟都知道了这款产品的问世,虽然再三嘱托不要泄漏机密,但是这些人有什么组织性纪律性,很可能当天就传的满城风雨了。药水被有心人惦记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千门这种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下三滥群体无疑是外部势力利用起来最方便的一群人,只要给予足够的好处,让他们管狗叫爹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何鹏感觉抓到了问题的关键,他淡然一笑:“哼,想要秘方,来老子脑子里拿吧。”

虽然那日改造棉絮的样本留在了纺织公司,但是何鹏丝毫不担心有人能够通过样本破解秘方。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那个秘方是活的,确切的说,那种神奇的药水是活的!它不是什么高科技,跟现代材料学所研究的纳米,分子,原子什么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它只是一种不该存在的微生物而已。

这种药水采用的是纯粹的生物技术,在酿造食醋中有一种微生物,当食醋被加温到156°时,食醋中多数微生物会被杀死,但也会有极少的微生物为了适应环境而发生变异,何鹏通过特殊的手段将变异微生物提取出来,配制合适的营养基液,使微生物在其中变异,变异的过程中,微生物会与棉制品发生物质交换,从而改变棉花纤维的结构。

这种微生物的生存条件极其苛刻,脱离营养基液很快就会死去,棉絮上不会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以供研究。

所以不管老狗打的什么主意,采用何种方法只要何鹏不告诉他配方的秘密他就不可能破解新材料的生产工序。如果老狗打的是药水配方的主意,何鹏基本上立于不败之地!

想通了问题关键,何鹏心情大好。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早饭,吃饭时苏静的神态有些古怪,时不时的嘟嘴白何鹏一眼,还偶尔揉一下胸,看神情总觉得那里不舒服,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

何鹏自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昨晚王欣怡施展禄山之爪对她使坏之时他可是亲眼看见的,心里暗暗叫苦,老子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背这种黑锅啊!

但是苏静并没有过分发作,神态有时嗔怒,有时娇羞,有让何鹏暗暗遐想联翩,她这个样子是不是一种默许呢,也许我也可以那样对她?

王欣怡一顿饭笑逐颜开,当然都是坏笑,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了坏事的那种得意与窃喜的神情让何鹏很懊恼,“臭娘们真想把你……哼!”

饭后惦记挣去更多嫁妆本的王欣怡急不可耐的要求开战,受到心有怨念的何鹏故意阻挠。

“啊,休息休息吧,早晨我还要处理些事情。”何鹏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有什么事啊,不是说好了大战七日的嘛!”欣怡不解。

“昨晚那封信的事我要核实一下,等一会上班时间到了,我得跟铁英楠沟通一下,请她帮忙查证。”何鹏一边看着肥皂剧一边装作心不在焉的说。

“骗鬼!就知道你和那女人有问题!”王欣怡愤愤的坐在沙发上赌气的看着电视,不一会儿就被无脑肥皂剧吸引了注意,又一会儿苏静也抱着抱枕过来窝在欣怡身边与她一起看。

何鹏看到苏静与欣怡挨得那么近,难免忧心呢,欣怡昨晚可是对她动手动脚来着,想起那旖旎的场面何鹏又是一阵热血沸腾!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回到卧室,给手机装上电池拨打了铁英楠的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

“嗨,局长大人,是我,何鹏!”何鹏谄媚的笑着说道。

“有事快说,忙着呢。”铁英楠急冲冲回了一句,电话里声音噪杂,警笛长鸣。

“好好,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

话没说完,铁英楠就回道:“你当警察局是你家开的,你说查谁就查谁啊,老娘忙着严打的事,没时间伺候你,这种事以后不要再打来了!”

嘟嘟,电话挂断。

何鹏一阵窝火,好你个铁英楠真是铁老虎不讲情面,就算不是朋友我也是一个积极配合警方工作的良好市民吧!你就这么对待我!

懊恼也拿她没办法,恨恨的骂道:“工作狂,大变态,一辈子嫁不出去!你当没了你老子就没办法啊!”

其实何鹏通过系统也可以查找信息,但是使用系统的代价是高昂的,最低也要消耗一缕e级生命能量,那可相当于一根几十年的野生老山参的价格,要是什么事都靠消耗生命能量来完成,何鹏这辈子也没希望晋升到e级生命体了,对于成为更高级的生命体他可是非常向往的!

那种非同一般人的生命体到底是什么感觉?

小酒窝的真实身份,关系赌局输赢,何鹏不敢大意,不得已只得又一次动用了系统。

“查找身份证号45632546363144563的所有信息。”

“资料收集中……”

“身份证号码45632546363144563,姓名刘逸爽,出生地湖东省宜阳市,父亲刘伟,母亲高小玉,八岁时父母烧炭自杀,刘逸爽被苟姓男子收养,直至十七岁下落不明,十七岁于东山省考入京北文艺学院,与多名富商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系统反馈回来的信息竟然大多与小酒窝信中所言相符。只是最后系统说道:“以上信息为整合网络、报纸、各级政府部门信息分析得出,不保证真实,可信度90%”。

“呃!”何鹏一阵错愕,之前使用系统,学习知识,学习机能都是手到擒来,而且学到的东西无不比当今的知识与技术要高一些。可是查询千门和刘逸爽的资料却连续两次出现问题,这一次是不保证信息百分百正确,上一次干脆说千门的信息不可信!

何鹏不由得感叹,这个千门未免太厉害了,连无所不能的文明传承神器也拿它没办法。

然而何鹏不知道的是,史前文明神器可以分析提高知识技能是因为那是一些客观存在的真理或者道理。

中医,木工,生物科技这些是可以经过分析改进提高的,人和事物的资料却没办法改进,因为这些是已经发生的事件,属于历史范畴,历史参杂了过多主观因素,又具有不可再现性,所以是没有办法百分百还原的!就像何鹏查询鲁圣门门主指环的资料时,系统也只是根据传说汇总出不确定的资料,谁也没办法保证他的正确性!

“90%的可信度,已经够高了”何鹏自语道:“看来老狗真的另有所图!想骗老子的秘方,没门,我这几天坚决不出去!看你怎么办!”

何鹏回到客厅,转述了查到的资料,以及自己分析的结论,几人纷纷认同。

只有王欣怡另辟蹊径的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了何鹏的话,她提醒苏静道:“你可要把他盯牢了,那个铁老虎跟石头一样硬凭什么这么帮他啊,那女的长得还算可以,这小子又油嘴滑舌,你猜这两人关系密切是什么原因?”

苏静想了想咯咯笑道:“当然是因为他人好啊,要不我怎么会喜欢他呢,欣怡姐不是因为他人好才这么迁就他的吗?”

“呃!我什么时候前就过他!”王欣怡有些抓狂!

苏静帮何鹏说话使他心情大好,笑道:“好了好了,不就是没有陪你打麻将嘛,行了别给我挖坑了,来开战,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有麻将打王欣怡的心情立即变好了。

起初王欣怡和苏静的配合天衣无缝,何鹏与老廖连连败退,等到傍晚时,何鹏又签下了一张二十万的欠条。

输钱他不在乎,特别是输给王欣怡更不在乎,对于这个女人他总有一些愧疚感,恨不能从其他方面多给一些补偿。可是连续打了三天牌只见别人胡牌,是个人就会郁闷。

何鹏一发狠,借着上卫生间的功夫就动用系统学习了一下牌技。再回到牌桌他的打法就变了。

以前总是盯着自己手里的十三张牌打,回来后就盯着另外三家的出牌打了,基本上出不了几张牌就可以算清楚他们手里有什么了,对手有的底牌都知道了打起来自然顺风顺水!虽然没能把两张欠条赢回来,可是桌面上的现金却大多聚拢到何鹏的小抽屉里。

这几天一直是雷雨天气,才七点多天光就被厚重的乌云遮住,一声炸雷过后,暴雨倾泻而下。

苏静看着窗外白花花的雨幕不禁忧心道:“又打雷啊,今天晚上不会还停电吧。”

“呸呸,乌鸦嘴,快呸口水,呸了口水就不灵了。”欣怡急切道。

“啊?咯咯……”苏静一阵欢笑:“欣怡姐你别逗了,停不停电我说的又不算。”

啪,一声轻响,房子陷入一片黑蒙蒙之中,停电了!

“看,我说的吧,都怨你!”王欣怡愤愤的说。

苏静委屈的看着何鹏,眼看天就快全黑了,她很担心今晚怎么渡过,难道又让他进屋陪伴?胸口还隐隐作痛呢!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