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刺耳的警笛猛然刺穿黑暗传入屋内,还伴随着啪啪几声枪响!

“怎么回事?”

几人大惊!瞬间涌到窗口,遥遥看见数量警车横七竖八的停在路口,红蓝灯闪烁,现场乱作一团,有人冒雨奔跑,有人持械与警方对峙。

两三个人沿着马路向这边跑过来。

“不会吧!昨天不刚抓了赌吗,怎么那里又出事了!”老廖诧异道。

王佳妮说道:“街口那个宾馆一看就不像做正经生意的,白天没什么人,晚上就很热闹,肯定有问题,成为这次严打重点打击对象也不奇怪。”

何鹏恍然道:“难怪铁老虎爱搭不理的,原来严打这么拼命啊,有这样的局长市民真是有福气,对这些警察来说可是够受的啊。”

顺着马路跑来的三个人到了木雕厂门口,后面追击的警察鸣枪示警进行威吓。

可那些人不是好鸟,听到枪声不但不停,反而一下子分散开来,一个继续向前跑,一个窜进马路对面的小胡同,另一个则一翻身跃进了木雕厂!

“妈的敢到咱们厂来!”老廖似乎还把自己当作以前那个大个子门卫似的,急切的说道:“你们待着我去抓贼!”

何鹏一把将他拉住:“别去,外面雨大视线不好,又是枪又是刀的小心误伤!”

佳妮说:“别去了他都跑了,往左边围墙跑了。”

那人翻上围墙消失在墙后。

“妈的,跑得倒挺快!”老廖不甘道,对于没能一展身手抓住小贼有些遗憾。

左侧围墙后面是一个菜市场,穿过菜市场就是四通八达的道路,这个坏蛋很可能是抓不到了。

何鹏对此也有些遗憾,可是坏人多得是,抓多少个还是会有新的冒出来,自己人安全对他来说才最重要。

“别管了,抓贼有专业人士做,我们只需要配合就好了。”何鹏道。

两个警察追到木雕厂门口,看着那些人分三个方向逃跑一个警察气得把帽子丢在了地上。

另一人给他拾起帽子,像是说了些什么之后,二人走到铁门前,敲打铁门,不一会门卫出来与警察说话,然后将铁门打开。

警察进入院中朝四面望了望,一人指了指大楼,另一人就带头走过来,老门卫紧跟在后面。

苏静说道:“这两个笨蛋,坏蛋怎么会笨到往楼里跑么,那不是找着被瓮中捉鳖嘛。”

“好了别说了,咱们小心些,这两个不一定是警察,没准是狗一蛋找来演戏给咱们看的!”何鹏道:“咱们小心应付!”

过了几分钟,楼道里响起脚步声。

“警官,警官,那个坏蛋真的没进来啊。”老门卫说道。

“嗨,你这同志,你刚才不是还说没看见嘛,怎么能确信他没进来?我看告诉你欺骗警察就是妨碍公务!”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

“小刘别吓唬他,老人家看不清楚很正常,大爷这楼里还有其他人吗。”一个声音沙哑的中年男人问道。

“有,我们总经理的宿舍就在前面。”

“你带我们去!”

“哎,好!”

何鹏与老廖对视一眼,都戒备起来。

当当敲门声响起。

“警察,开门!”年轻的声音喊道。

“什么事?”何鹏隔着门问。

“咦?”年轻人问门卫:“你不是说你们总经理是女的吗?怎么是个男人声音。”

咔,咔,两声子弹上膛的声音。

“哎哎,你们别激动,那是我们厂许副总,与总经理住一起的。”老头急道。

“哦,两口子啊!”中年人笑道:“枪收起来吧。”

“王队,别大意,谁知道里面的人是不是被劫持了。”青年人大声吼道:“里面的人开门,墨迹什么呢?”

何鹏只得打开门,但却堵着门口,没让进来。

“请问有什么事,里面有女眷,黑灯瞎火的咱们就在外面说吧。”何鹏笑道。

青年人手里提着一只手电筒对着何鹏和老廖照了一下,强光刺得他们眼前一片花白:“你们是什么人,出示身份证!”

青年人说话十分不客气,何鹏不禁有气,有些不客气的说:“警官,这里是我们木雕厂的办公楼,这一间是我的宿舍,你来到这里似乎应该是你先出示证件吧。”

刘姓青年一怔,随即脸上显出怒容。他身后的中年民警拉了他一下:“对对,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这一次与潜江区刑警队联合行动,刚端掉了一个地下赌场,有几个疑犯在逃其中一人跑你们厂来了,我们是追着过来的,仔细查一下也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

中年人语气缓和,透着一股沉着冷静,让人一听心里就踏实。

何鹏也缓了缓语气道:“哦,刚才我们从窗户上都看到了,你们也挺辛苦的,那个人翻进来以后从左面的围墙又翻了出去,那边是个菜市场,比邻居民区交通复杂,估计已经跑的没影了吧!”

老廖道:“你们也是,还跑不过一个混混,也不知道平时怎么训练的。”

青年人立即不愿意了,“你怎么说话呢?我们……”中年刑警拦住他:“好了,不管什么原因人没抓到我们有责任,别说了,我看他们没有问题,咱们走吧。”

青年人没动:“王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看这两个人有问题,应该带回去问问,要是因为你大意让疑犯跑了,这个责任我可不和你一起背啊!”

中年人面色变得很难看,腮帮子的肌肉绷了又绷似乎很想发作,可又对年轻人有些顾忌,许是年轻人的背景不简单吧,中年人到底将怒气咽了下去。

“好,你想查就查吧,反正该抓的都抓了,该跑的也跑了,回去也是做笔录,我等着你。”

青年人从身上拿出一个证件:“我是二级警督刘远航,隶属于滨海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现在我怀疑有逃犯躲在你们这里,请你们配合调查,让开让我进去。”

“你!”老廖怒了,这小警察抓贼跑得不快,到这里却很威风。

“老廖,让他进来。”何鹏转身走进屋内。

青年人走进屋子,用手电筒在客厅里照了一下,说道:“让里面的人都出来,我要查验身份证!”

“呦,好大的口气!”王佳妮拉着苏静出来,阴阳怪气的说:“我可告诉你,这个帅哥与你们潜江区公安局的铁老虎可是最要好的男女朋友,你不怕铁老虎收拾你吗?”

何鹏一阵尴尬,王佳妮这是和铁老虎有多大的怨念啊,到现在还不肯罢休!

何鹏连连忙解释“呃,我和铁局长只是普通朋友,你们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我们配合。”

那青年人听到铁老虎的名头犹豫了一下,语气缓和了些。

“嗯,只要你们配合,很快就好,现在出示身份证,我登记一下。”

四人各自从钱包里找身份证,何鹏的钱包在麻将桌的小抽屉里,他拉开抽屉,刚赢回来的钱从抽屉中掉出一张,何鹏捡起来放回去刚要关上抽屉,被青年民警拦住。

“慢,这是什么?你们刚才在赌博?”年轻人问道。

何鹏四人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小警察管得有些太宽了!

中年人赶紧说:“哎小刘,人家好朋友在家里打打小麻将不算赌博,你管这个干什么?”

青年人大声说道:“王队,你没看见吗,一抽屉都是钱,他们可不是玩三块两块的,我们今天出来就是抓赌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中年警察被呛得哑口无言。

何鹏忙道:“小同志,你误会了,我们打的就是三块两块的小麻将,真没赌博。”

青年人却不管那么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执法记录仪对着几人就拍,还让四个人把身份证举到脸旁拍了个大头照。

然后将四个抽屉拉开,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在执法记录仪下铺开,点数了一遍。

“两万三,这么多钱还敢说三块两块。哎呦,这还有两张欠条,这张是欠赌债20万,这张也是欠赌债20万!你们还有什么话说!”青年人哗啦一下拔出手枪“全部蹲下,手放头上!”

何鹏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算上那两张欠条数额就有些大了没准真就构成赌博罪了。

那两张欠条其实是何鹏用打麻将的方式故意补贴给王佳妮的。但是能解释吗?能当着苏静的面解释吗?真是倒霉透顶!

何鹏四人一字排开,抱头蹲好。

苏静紧张道:“他们要抓我们坐牢吗?何鹏你快给铁老虎打电话让她救我们呀。”

中年人的警用对讲机忽然发出响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老王老王,听到回话。”

中年人将对讲机凑在嘴边说:“铁局,我是老王,在木雕厂抓了几个打麻将赌博的,涉案金额四十多万,不过她们说认识你。”

那边很快回道:“我们抓地下赌场,你们跑人家工厂里去干什么,他们都是大款四十万只是零花钱而已,算什么赌博,你不看看他们穿得都是什么,衣服加起来也不止四十万吧,行了归队吧,别找麻烦了。”

青年人赶紧接通对讲机:“铁局,咱们不能看人下菜碟啊,他们有钱又怎么了,有钱犯罪也要抓啊。”

铁局骂道:“小兔崽子,回去好好补习一下,看看法条上是怎么写的,限你们十分钟内归队。”

何鹏赶紧接口道:“同志,赌博罪构成条件是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这点钱对我们来说连零花钱都算不上我一个月的收入好几千万呢!就是朋友间随便玩玩的。”

青年人羞得面红耳赤!

“我不用你教,你有钱了不起啊,就算够不上赌博罪也够上治安处罚了,没收赌具赃款,明天自己到派出所报道接受治安处罚!”说着,把桌布一兜,连麻将带赌资一起打包了。

最新小说: 丐世神婿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系统逼我当首富 超级相师 舞乱天下 洛探 甜茶 扛山人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