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败

何鹏径直向着纺织公司侧前方的一栋大厦走去,身后跟着老廖、张启灵以及鹤无双那一伙人。

天鹏大厦!何鹏亲眼看着白目远进入楼中,从白目远离开时挑衅的目光判断,他们应该正在大厦里等着何鹏。何鹏之所以明知如此还去,是因为有仇不报非君子!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何鹏这里用不上,他从未觉得自己是个君子,也根本等不到十年才报仇,谁打了你立即打回去才是他的性格,因为赌约的原因已经忍得够久了,刘逸爽以及鼓动女工的事情让他无法再忍!

从何鹏气势汹汹的架势,老廖与张启灵也判断出他要去找谁,以及准备做什么,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坚定的跟着。

这两人也是怒火滔天,任谁无缘无故被一群女人又斯又挠弄得跟乞丐似的都会怒火滔天!即便他是一位修心养性的道士也是如此。

这股怒火要是不爆发出去,会憋出内伤的。

只有紧随其后的鹤无双显得忧心忡忡。

“师傅,慢点,慢点,咱们能不能别去,老鹤请你去喝酒怎么样?”

何鹏在大厦门口站住,头也没回的回道:“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不想牵扯别人,老鹤,请回!”

何鹏语气不温不火,却可以听出心中一座火山即将喷发!

老鹤尴尬的谄笑:“师傅,您的事自然就是徒弟的事,您去哪徒弟就跟到哪,今天你打也打不走老鹤。”

何鹏跨步进入大厦一楼大厅,电梯口并排四架电梯,其中一架电梯旁边立着一个黑西装,目光炯炯的盯着何鹏,何鹏逼视着他的眼睛径直走过去!

那男人被盯得有些惊慌,对何鹏微微欠身,打开了电梯门。

何鹏当先进去,老廖、张启灵、鹤无双以及两个大汉跟着进来,黑西装最后一个进入,一众武师被留在电梯外。

没有人说话,黑西装按下了十八楼。

老鹤轻声骂道:“妈的,真不吉利,这不是十八层地狱嘛!”

电梯门开,黑西装头前引路,来到一间小型会客室。

开门,进入。

这是一间四五十平米装修豪华的会客厅,欧式沙发,环绕墙壁一圈,每个座位旁边都有一个小几。

何鹏进来时,狗一蛋正坐在里面正中主位上,品着香茶。侧后方立着白目远以及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正是那夜假冒警察的中年人。

让何鹏吃惊的是,其他坐位上也坐满了人。

金丝眼镜、老贼、大金砖、杨惠兰、霍长久等人赫然在目!

何鹏进来,没有人意外,唯有杨惠兰大金砖以及霍长久显得有些局促,似乎为自己坐在这里感到羞愧!

老狗起身笑道:“何老弟,老夫恭候多时了!”

何鹏没有说话缓步走进会客厅,步履沉着稳定,直至大厅正中,立于豪华的欧式吊灯之下。

环视一周,才缓缓道:“诸位是在开董事会吗?为何也不通知我一声。”

在场之人大多尴尬的端起茶杯,假装喝茶。

杨惠兰开口道:“小弟弟,我……”

“不必说了,既然没有通知我,想必有事是不愿我知道,恰好我也不想知道,今日来此是与老狗了结一些恩怨,不想沾血的可以离开了!”

何鹏平淡的说,不含一丝情绪,可任何人都感觉得到那种决绝!有几人挪动了一下屁股,最终无人选择离开。

老狗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何老弟,咱们的赌局还有一日才到期,你……等不及了么?

何鹏转回头望着他,“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现在结束赌局,我们结算恩怨;第二,我抓住你,把你绑到明天凌晨,我们再结算恩怨!”

“噢?哇哈哈!”苟一丹仰头大笑:“好胆气!老夫已经几十年没听过这么有种的话了!”

“一还是二?”何鹏淡然而又坚定的说。

苟一丹笑容一顿,脸冷了下来:“好,既然你要求,那么我们就提前一天停止赌约,你准备好输掉赌约的代价了吗?”

何鹏冷眼看着他:“如果你输了,我会要你去死!你敢吗?”

老狗一笑:“老夫自然愿赌服输,可惜你赢不了,三局赌约我已经尽数赢了,你失去机会了。”

“证据!”何鹏盯着他道。

“好吧,就让咱们滨海市的各方大佬做个见证,免得日后有人说我耍赖!”

老头一摆手,立即有人拿出一个布包裹,正是假警察骗走的东西。

老狗道:“这一包是从你家中骗走的现金以及物品,我们约定老夫骗你三局,分别要骗钱,骗物以及骗情,这份证据证明骗了你的钱物,你输了两局,你可认可?”

何鹏点头,“不错,还有呢?”

老狗又道:“至于第三局骗情,你为帮助纺织厂三千职工,筹建新厂,反而遭到女工围攻,所以怒气冲冲而来,是好心被人歪曲导致愤怒,这便是骗情!你可认?”

何鹏摇头。

老狗道:“哈!输了不承认吗?在场诸位皆是证人,你抵赖不掉!”

何鹏冷笑道:“我确实有心帮助她们没错,你也确实扇阴风点鬼火没错,不过刚才我已经与工人们化解了误会,这一局你没赢!”

“没赢?哈哈,第三局为骗情!不管你们误会是否解除,这件事都会像一根刺扎到你心里,你将来再行善事就会有所顾忌,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怒气冲冲而来足以说明这一点!”

何鹏依然摇头:“我愤怒是因为你们的行为可耻,而不是被女工误解,她们有家有业,有老有小,生活所迫我不会怪她们也不会因此生气。我生气是因为你,因为你们这群人渣为了一己私欲胡作非为!你顶多说你恶心到我了,而不能说你欺骗了我的感情,就算欺骗,骗得也只是职工们的感情,与我无关,所以这一局你输了!”

老头沉着脸,道:“既然各说各的那么就让大家做个评判吧。”

金丝眼镜首先说道:“明明因为好心反被女工冤枉而愤怒,偏偏不承认!还以为真是个英雄呢!我认为骗情一局,狗爷胜!”

老贼也道:“嗯,我也觉得狗爷胜,做好事被人家反冤枉一把,哪个不委屈,小子你也别硬撑了,这一局你确实输了!”

许多人点头。

杨惠兰突然说道:“我不同意,我认为何兄弟心胸开阔,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迁怒女工,从今天他被冤枉后反而给女工发工资,在市里出面要求重新商谈新公司的事时还一口拒绝,坚持组建公司接纳下岗女工就可以证明!”

大金砖霍长久等人跟着点头。

杨惠兰戳了大金砖一下,大金砖连忙道:“对对,再说了,骗感情应该是男人骗女人,女人骗男人吗,最少被骗的人要先被骗的产生感情才对嘛!何兄弟对谁产生感情了?没有嘛,既然没有也就没有感情被骗走嘛!”

大金砖随口说出的一番话反而引发许多认同,甚至原本认同金丝眼镜与老贼观点的人也跟着点头。

苟一丹面色铁青:“既然各持意见,就举手表决吧,以表决结果定输赢,你没意见吧!”

“随你!我要是赢了我会取你狗命!”

老狗向前低探着身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赢了会拿走你的一切!”转而一扬双臂,“那么各位发表你们的意见吧!”

二十一人,十二比十,竟然是何鹏胜出,何鹏不禁有些意外,他原本没想到由这群人评判自己会赢,他只想快速的结束赌局,然后靠着暴力去抓捕老狗,让他为刘逸爽的死负责!

然而现在似乎是不需要了。

狗一蛋环视一圈,面色由铁青转为微笑,鼓掌道:“好,好,你们好大的胆!”

何鹏道:“怎么,输了不服气吗?”

老狗道:“当然不会,我很好奇,你既然不是为女工们的攻击而愤怒,那么你又为何对我愤怒呢?要知道我们只是订立了一个赌约,按约行事而已,你没必要一心想要杀我吧。”

“你说的没错,老狗,如果只是赌约,输了我会履约,但你不该杀了刘逸爽,我答应过要替她报仇,你履约吧!去死吧!”何鹏大声吼出心中的愤怒。

老狗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原来如此,你竟然是因为同情那个丫头,真是可惜啊,是挺漂亮的一个美人!”

“人渣!你还啰嗦什么?千门的人连愿赌服输的勇气都没有吗?”

“好吧!”苟一丹,道:“丫头,出来吧,有人想你了!”

老头身后一间房门打开,走出一个短裙女人,女人一米五几,精致可爱,呵呵笑着对何鹏打招呼:“嗨,何先生,对不起我骗了你,人家不想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这女人竟然是刘逸爽!那个让何鹏为她的死而感到内疚痛苦甚至暴怒不惜与老狗拼命的刘逸爽!

何鹏心中拔凉! 又是一个骗局!

老狗笑道:“谜底现在解开不晚吧,刘逸爽不过是个假身份,这丫头是老夫的亲生闺女,你查到的那些身份不过是老夫给她安排的几十个假身份中的一个,千门中人的身份是那么好查清的吗?”

哈哈……

最新小说: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都市仙王赘婿 重生之都市惊龙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陈天阳苏沐雨 佳人有约 龙医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