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问

面对狂笑不止的苟一丹何鹏憋屈不已,没想到,老狗的杀手锏竟然在此,他原本为了给刘逸爽报仇,不惜与老狗血拼,可是,刘逸爽只不过是又一个骗局!

何鹏血拼的理由没了,憋屈!十分憋屈!怒!却无可发泄,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戏,是自己蠢才会相信上当,愿赌服输怨不得人,他没有血拼老狗的理由,怒!无从发泄。

暴打老狗一顿?岂不是输不起?就此认输交出所有财产,后果又相当严重,不仅与李奇的竞争会处于劣势,神奇药水的秘方也要拱手让出,三千女工的工作会受到影响,神奇药水更有可能被用在损害华夏利益的事情上。

何鹏左右为难,然而他还有很多的疑惑,为什么?为什么这伙骗子会盯上自己?是太高调了吗?

“何先生,该你履约了!”刘逸爽笑盈盈的走过来,将一份合同以及在一支笔递到面前。“签了这份合同,你名下所有的资产将转移给我们,包括酱菜厂、布鞋厂、木雕厂的股份,还有,您需要将神奇药水的秘方写出来。”

看着笑颜如花,毒如蛇蝎,何鹏一阵发冷。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何鹏问道:“骗人很开心吗?”

刘逸爽笑脸微微顿了一下,转而更笑得眼睛眯成了缝,“呵呵……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被我们盯上的,何先生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何鹏接过合同,刚要签,忽的又问:“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你们何不直接骗财物,为什么要用赌约的方式?以你们的本事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的,帕特湾的骗局也是针对我专门设置的吧,只是为了找一个订立赌约的借口,我想那天我要是没有揭穿白目远,你们也会自己暴漏些漏洞让我抓住,然后后挑起和我的矛盾,展开赌局吧,我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和我赌。”

刘逸爽掩嘴笑道:“何先生现在才明白不嫌太晚了吗?不过当时你也并不聪明,你没觉得房价低得有些离谱吗,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漏洞,职业骗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漏洞呢?我们是故意给你个漏洞让你发现的。可惜你并没有抓住这一点。”

何鹏把笔点在合同上,眉头紧皱,所有目光都被细细笔尖吸引。

老廖急道:“何总不能签呢,签了就全完了。”

张启灵开口道:“何先生,我帮你做了三件事,按约定可以要求你做一件事,我是可以要求你把所有财产赠送给我的,我们的约定在赌约之前,没人能说你不守约,将来我可以把一切再还给你,只要你点一下头。”

何鹏却仿佛神游天外一般,目光越过美女的笑颜越出了窗外,悠悠白云从不远处飘过……

“我在想,我要是不签,会怎么样?”何鹏恍惚的说,“报复?杀戮?还是威胁?”

刘逸爽面色一变道:“我建议你不要那么想,没有人能够躲掉千门的赌债,那日狗爷那句话并不是威胁,而是事实,我们有能力让你以及你身边的女人活在一个由骗子组成的虚幻的世界里,你们会很惨!”

何鹏豁然一笑,啪的一下把合同与笔丢在地上:“那么我还是不签了吧!”

啪!一个茶杯被狠狠丢在地上,所有人面色都一惊,一群黑西装从会客厅四角涌出来,拿刀的,拿枪的都有,一瞬间就将何鹏、老廖、张启灵以及鹤无双等围住。

“妈的,给脸不要脸,千门的赌约也敢懒!”苟一丹怒道:“你若不签,你和你的女人以及朋友的下场会很凄惨,你考虑清楚了吗?”

杨惠兰紧张道:“何兄弟,别做傻事,钱没了可以挣,人没了就真没了。”

大金砖也道:“是啊兄弟,咱们惹不起他们!”

何鹏轻松的一笑,双手抱拳转了一圈:“诸位不必再演了,在下佩服各位的演技,却也有自知之明,各位戏演的大了些,未免就假了!你们根本不是为了我的钱财而来。”

所有人一怔,刘逸爽猛地一番手腕,一把小巧的掌心雷手枪就顶在何鹏额头上。

“我警告你,没人可以……”

刘逸爽话未说完,何鹏忽然一晃身,抓住她握枪的手,单臂一扭,反将她背身搂在身前,一手掐住她的咽喉,另一手却夺下她手中的手枪。

黑衣人纷纷拿枪指着何鹏却不敢动作。

老廖笑道:“哈哈,痛快,今天老廖就陪何总血染老千门!”

说着拽出一把匕首,摆出格斗姿势,只是以刀对枪怎么看都是寻死。

老狗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甚至还凶残的舔了一下嘴唇,丝毫没有把刘逸爽的生死当回事的样子。

刘逸爽道:“你以为抓住我就能威胁狗爷吗?一入千门六亲不认,千门狗爷更不会被任何人要挟。”

何鹏笑道:“枪很漂亮。”突然抬手对着自己太阳穴,哒哒……连开四枪。

老廖吓得一哆嗦!张启灵也大惊失色,然而子弹爆头的场景却未出现。

何鹏安然无事,还略带遗憾的把枪丢在地上:“然而没有音效配合,做工再漂亮表演的效果也会差很多。”

叭嗒,银色转轮手枪丢在地上,同时何鹏也放开了刘逸爽。

“戏已经被看穿了,你们还准备演下去吗?”

“你!”刘逸爽抚着被勒疼的脖子,恨恨的翻了一个大白眼。

啪……啪……啪啪。

苟一丹轻轻的鼓掌。

“好胆识,换做老夫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确信枪是假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何鹏云淡风轻的笑道:“一群戏子演得再认真,也不可能变成真的,演戏总会有漏洞,骗人也是如此,还是让他们退下吧,被一群大男人围着我还是有些不习惯。”

苟一丹挥挥手,黑西装们返回侧室。又对沙发上那些人道:“你们也都去把妆卸了吧,闹得我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许多人都去卸妆,唯有大金砖坐着没动,尴尬的对何鹏说:“嘿嘿,我是真的,没有化妆。”

何鹏说道:“戏既然已经揭穿,赌局也就成玩笑了,咱们还是把事情说清楚吧。”说着就近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并道:“老廖,你们也过来坐,刀子收起来,没有骗子会跟你这个特种兵肉搏!”

何鹏的话让苟一丹与大金砖都一阵尴尬,虽然身在千门被人当面称作骗子还是有些不自在。

老廖奇怪的问:“怎么回事,我搞不明白啊。”

何鹏笑道:“他们根本不是为了骗咱们钱,他们的目的是和咱们赌一局,至于为什么要赌我就不清楚了,这个需要他们来解答!”

苟一丹疑惑的问道:“老夫自认为所有计策都环环相扣,没有漏洞,就算有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找到的,你怎么看出来的?”

何鹏道:“要怪就怪你们的骗局太完美了,当一个人被骗的惨了,就会怀疑一切,当我愤怒的来替刘逸爽报仇却发现只是个骗局时,对我打击很大,那一刻我就开始怀疑一切,而你们一时大意又泄漏了秘密。”

“哦?”老狗严肃起来,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本,拿着一个铅笔头准备记录,“你继续讲,是那里泄漏了秘密。”

何鹏道:“我问刘逸爽,为什么选择我,当时她回答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被你们盯上,这就透露给我一个信息:你们对付我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

老狗点头:“确实如此,只是这一点并不足以揭穿我们。”

“最初,你找到我逼我订立赌约依据的原因,是因为我揭穿并惩治了你的徒弟白目远,而你作为师傅要出手找回面子,这个理由是可信的,所以当时我信了。

但是因为我戏弄了你的徒弟而引发赌约就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偶发事件,与早有预谋盯上我是矛盾的。”

老狗点头在小本上记下,但更加疑惑的问:“老夫愚笨,没有听出这一点和拆穿我们不是为了骗财或者报复而设立赌局有什么关系。”

“这恰恰是关键,你们设计的骗局环环相扣很周密,起因,动机,目的,都让我无可怀疑,问题就在于你们非要以赌约的形式进行,这是一个败笔。

你们可以直接对我设下一个骗局,把我骗惨了再嘲弄我,这样才符合常理,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的设下一个赌局,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原因是为什么,不过你们一定是有理由的,为了这个理由,你们就要想出一个无可挑剔的事件起因。

于是制造了帕特湾骗局,引我上当。

当刘逸爽告诉我帕特湾骗局也是精心设计的骗局一部分时一个更大的疑问就产生了。

时间与目的不对!”

老狗记了几笔,反驳道:“时间?目的是我们反复推敲过的,你的神奇药水能够引发足够的利益驱动,支撑我们设下这么大的局,那里有问题了呢。”

何鹏笑道:“问题在于时间与目的对不上,你们设这个局,最先入局的不是我,而是老廖和王欣怡,他们才是最早被你们引来看房子的,可是在他们入局之时,世界上还没有神奇药水这样东西,你们又怎么会以此为目的设局骗我呢?”

“哎呀!”老狗一拍脑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纰漏!”

何鹏接着道:“而在此之前,我在三家小企业的股份还不足以让你们又是警车又是枪的冒着巨大风险布局,一句话,就是我不配啊!滨海比我有钱的人多了,骗子通常要的是金蛋,而不是会产金蛋的鸡,因为养那只鸡容易被警察盯上,所以他们更喜欢捞一票就走,那些家财万贯的财主比我更有吸引力才对!

所以整个骗局最大的疑问就产生了,为什么找我!为什么要费尽周折以订立赌约的形式骗我!别跟我说是为了谋财,我不信,整件事与其说是谋财倒更像是一场智力测试!所以我不明白,你们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