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派的起源

苟一丹与大金砖对视一眼,大金砖点点头。

苟一丹起身道:“何先生,请随我书房一谈。”

老廖虽然经历了整件事情,却依然听得一头雾水,见苟一丹让何鹏进书房,立即道:“何总别去,这老骗子没一句真话,小心陷阱!”

张启灵却若有所思的说道:“让他去吧,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何鹏笑着说:“不必担心,他们不图我的钱还能劫色不成,我不会有事的。”说着潇洒的与老头进了书房。

进入之后何鹏吃了一惊,只见书房四面墙上挂满了手绘地图,每一幅地图都与何鹏有关,有木雕厂俯瞰图,宿舍结构图,周围街道图等等,每一幅图上都绘制着时间地点行进路线,以及当时何鹏可能的视线范围,并将何鹏从宿舍望出来能见到的景物都绘制了进去,甚至连时间光线都标注清楚!

妈的,真是一伙专业骗子!何鹏就更加疑惑,他们如此大动干戈绞尽脑汁骗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呢?

老头将门关好,上锁。

在何鹏惊疑不定之时,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老朽有一事相求还请何先生答应!”

“哎,你起来。”何鹏受不了白发老人给自己下跪,赶紧搀扶。

老头扒住桌子腿,死赖着不起,“你今天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苟一丹耍起无赖了!

何鹏拽了几把没拽动就由着他了,说道:“老家伙,别以为给小爷下跪,小爷就会帮你们干坏事,你们做的那些生儿子没排泄孔的事情老子不干!”

老头笑道:“自然,何先生是大仁大义大智大勇之人,自然不会做那些勾当,但是千门也不都是坑蒙拐骗之徒。”

何鹏心道,骗子就是骗子,还能说出花花来怎么着,又打算蒙我?

“老狗……呃,苟老我与你们顶多各走各路,我是不会与骗子为伍的。”

老头笑道:“千门并不是骗子窝,我们与玄门、鲁圣门一样是一个古老的门派,追述起来可以到春秋战国时期,千门祖师爷乃是春秋时期卫国人王诩,人称鬼谷子,我们称之为王禅老祖。”

何鹏愣了一下,华夏国没听过鬼谷子这名字的人不多,相传此人为春秋战国时期一个伟大的纵横家,有人称之为纵横家之鼻祖。

纵横家苏秦、张仪,军事家孙膑、庞涓都是他的徒弟。

传说此人神通极多,甚至还有些关于他的神话传说流传于世。

何鹏笑道:“哎呦,你们千门的老祖宗名头很大嘛。”

苟一丹老脸一红:“何先生,千门并非扯虎皮拉大旗,千门并不是世俗所认为的老千骗子的门派,千门源本修的是纵横之术,而纵横家为了实现目的,常以语言计谋诱骗人心,所以被一些人误会为骗子了,其实我们与骗子是不同的。”

何鹏撇撇嘴不愿与他纠缠这事,这就跟混黑道的拜关公,木匠行拜鲁班一样,骗子拜鬼谷子也不奇怪,天底下拜关公拜鲁班的多了,有几个是真能与他们牵扯上关系的?

“好了,好了,起来说吧,到底什么事?”

老头依然不起,说道:“也不怪何先生瞧不起我们,千门中出过一些伟大的纵横家,然而随着那些纵横家的失败,千门屡受打击,如今已经不入流了,甚至于千门不少兄弟为了生计真的干起了行骗的勾当。”

何鹏气道:“人不吃屎,你逼着他也不会吃,说白了这是你们自己堕落,你们这些老头没带好路!”

“非也,这是因为门规,门规规定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只要你使用的是纵横之术,用言语计谋获得利益,就是门规支持的,千门之人落魄之时以纵横之术获取钱财我们也管不了!”

何鹏瞪大眼!竟然如此厚颜无耻,当骗子就当骗子竟然还能找到这么冠冕堂皇的依据!我大爷你个纵横之术!

“你快说什么事吧,我懒得听这些!”何鹏有点受不了了,这老头一直跪在地上拿这些跟三岁孩子都讲不通的道理忽悠我,真当我傻啊!

老头点头道:“好,我就直说了,现在千门确实骗子众多,我也试图约束,这些年在一位恩人资助之下千门不缺资金,才慢慢断了骗钱的勾当,社会上那些不入流的骗子,并不是我千门的人。”

“哦哦,我知道了。”

“但是,最近出了一点问题,资助我们的人呢不愿意再出资,要求我们重新找人赞助,他推荐了你!”

“什嘛!让我养活你们这些骗子!我不干!”何鹏断然回绝。

老头道:“千门之人若没有资金来源,依据门规就可以行骗,我们的本事你也看到了,如果想要骗钱,没有我们骗不了的人,对社会危害是极大的。”

何鹏深感认同的点点头,这些专业骗子可不是普通骗子比得了的。

“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天底下那么多骗子都让我养,我养得过来吗?”

“那位恩人说,千门不能让人养一辈子,必须想办法自己养自己,他说你是一个非常会挣钱的人,让我们跟着你,你一定能找到让我们不违法也能自己养活好自己的门路!这是一件对社会、对你千门都有益处的事情,还请何先生不要拒绝!”

何鹏不由得奇怪,老头口中的恩人到底是谁啊,怎么好像对自己很了解的样子,是贩木头的老李吗?有段时间没见他了,是不是故意躲开了?

“你说的恩人是谁?他认识我?”

老头说:“恩人让我转告你一句话,他一个人跟老外打商战不过瘾,要你快点去陪他!不要等他老得走不动了才建个足球场,那样你赢了也不光彩!”

“姜云!”

何鹏震撼不已,原本以为资助骗子的人也不会是什么正经人,最少也是个半黑半白行走灰色地带的人,没想到竟然是首富先生!

何鹏对首富先生的印象极好,多亏他相助才在无名渔村获得了追求苏静的资格,姜云这么说了,他倒是不好拒绝。

可是转念一想,这不会又是老骗子施展的纵横之术吧!

“哎,你别骗我,我可受够了。”

老头笑道:“这有什么好骗的,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不就清楚了吗。”

何鹏尴尬的笑笑,老实说,姜云在何鹏心目中那是个半神般的存在,空手起家,三十年成就世界首富,让何鹏给他打电话?人家一秒钟几十万上下,一个电话耽误人家挣多少钱?何鹏哪里好意思!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丑话说前头,以后千门之人不许再行骗祸害百姓,不然我就不管了!”

老头忽的跪倒:“谢门主!你只要更改门规,门内之人自然不敢行骗!”

“唉唉,老头,我不是门主!”

“千门门规只有门主可改,你要改门规就要先当门主。”

何鹏气道:“胡闹我才不会当骗子头,你自己改了不就完了。”

“鄙人是千门大长老,上任门主过世之后千门已经三十年没有门主了,因为门规规定门主必须能看破所有门人联合布置的骗局,三十年里只有你做到了,你从我们设局的根本目的上揭穿了我们的骗局额,所以你有资格成为门主,若要修改千门门规去除恶习,你必须当门主才行,为了无辜之人不再被骗,还请何先生答应吧。”

何鹏顿时有一种被道德绑架的感觉。

“哦,千门有多少人?”

“二百一十六人。”

“倒不算多。”

“可是他们都是千王,若是为恶随时可以拉起一群不入流的骗子。”

“呃!好吧,我考虑考虑!”

老头立即俯首道:“谢门主!”

何鹏咬牙切齿,这是赤果果的道德绑架!

当何鹏与老头从书房出来,大厅里一片和气,老廖与张启灵被众星捧月一般围在中间喝着茶,吸着烟,刘逸爽和另一个小姑娘给两个人打着扇子。

老廖正在吹牛:“嗨,你们不知道,当时老廖都傻眼了,何总随手调弄出的料汁比五星级饭店的顶级大菜都香啊!老廖当时就想,此人必是人中之龙……”

有人奉承道:“廖哥好眼力,难怪何总这么信任你,唉我好羡慕呢……”

老廖得意洋洋。

何鹏暗暗叫苦,这帮骗子把老廖当猴耍呢,以后跟他们打交道可要提起十二分小心,一不留神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苟一丹并没有当众说出事情,只是说道:“既然误会已解除,那么大家就各自散了吧,以后山水相逢是友非敌。”

众骗子都心里明白,点头称是,老廖满头雾水不明所以,鹤无双呵呵欢笑没心没肺,张启灵还是那副木讷样,也不知看出来什么没有,一语不发。

临走何鹏说:“你们给我两个朋友拿身衣服来,一身碎布破烂没法出门啊。”

老廖道:“唉,就要那身黑西装,我看挺酷的。”

众骗子连声称应该的。

出了门,老廖才忽然问:“何总,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知道枪是假的,他们怎么就放过了咱们?”

何鹏发愁,怎么解释呢?骗子们都听明白了,经历了整件事情的老廖还蒙在鼓里,唉,有时候智商真是硬伤!想想也对,老廖习惯了阳谋,正面对决,攻坚克难是他的强项,布设陷阱擒拿射击也是他的强项,要是再具备了一个骗子的脑袋就太不得了了,那还不得成为王牌大间谍啊。

可是,老子难道就天生是个当骗子的料?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