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案

专家有五个人,其中两名是来自华夏一家著名的科学研究院的材料学专家,都是享受国家津贴的院士。

一位是某军工企业主抓科研的副总。

一位是某社会工作者,据说是某神秘部门的高级顾问。

还有一位是某特种部队中校营长。

在一番谦让之后大家依次落座。

洪兆伟尴尬的坐了主位,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刘逸爽笑意盈盈的推着老贾的轮椅坐在了自己身边,何鹏则坐在她的另一边。

老贾感激点头示意,眼睛里有了一些灵动。

酒局开场没有任何新意,洪兆伟代表市委市政府热烈欢迎专家莅临指导,一杯。

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谢何鹏为解决巾帼纺织厂女工重新就业所作出的巨大努力,一杯。

感谢老贾多年来兢兢业业为现代化建设为滨海市经济发展做出的努力,一杯。

最后还不忘感谢了一下年轻漂亮的刘逸爽小姐辅助了何鹏这样的五好青年!

之后又一起举杯共饮,为大家欢聚一堂而庆祝!

五杯下肚,何鹏就开始有些受不了了,酒是好酒,高度茅台。杯是好杯,高脚玻璃杯。这五杯可就是半瓶,老专家们只是微微兴奋何鹏已翻江倒海。

何鹏暗道不好,正事还没谈就醉了岂不是麻烦。

小声对刘逸爽说:“想想办法,我不能再喝了。”

刘逸爽回以一个妩媚的眼神。

众人夹了几筷子菜,开始进入正题。

首先说话的是一位头发银白的科学院院士。

“小何,你改造过的棉絮纤维我看过了,了不起啊,拉力测试一根纤维的拉断力就能达到惊人的七点九千克力!这个发明一旦公布于世必然举世震惊!

可是据我所知,人类目前还没有办法将纤维结构进行如此精密的重新排序,我很想知道你是通过什么办法的改造的。”

何鹏笑道:“一些土办法,不是什么高科技,不值一谈啊。”

另一位年轻一些微微发胖的院士,扶了一下厚重的眼镜笑道:“何先生谦虚了,这个若不是高科技,我们这些研究了一辈子材料学的老家伙就成幼稚园小朋友了。你不必担心我们偷取技术,我们只是纯粹学术上的好奇而已,你的经验说不定可以给我们些启发,都是为了华夏的新材料事业嘛。”

何鹏面色有点难看,很多东西看起来复杂,说起来简单,正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何鹏不愿意骗人,更不愿意揭露底牌。

军工企业那位副总呵呵笑着起身:“哎呀,不要一上来就谈学问啊科技啊,多乏味呀,来来,我给小兄弟满上一杯,咱们哥俩交个忘年交。”

那人举着酒瓶就要过来。

“哎呦!”刘逸爽轻呼一声,拧身站起,“你们男人说话,女人来倒酒。”不由分说把手握在了副总抓酒瓶的手上,趁着他分神取走了酒瓶。

“来我先给各位领导满上,今天呢是个好日子,你们男人喝喝酒聊聊科技也好,聊聊女人也罢,我这小女子听着都很长见识的。”

咕咚咚,转眼每个杯子都添了些。

最后一回身,行到何鹏跟前,咕咚咚竟然给何鹏倒了个满杯。

何鹏一个劲的使眼色,刘逸爽根本不理。

何鹏叫苦,女人不可靠啊,千门的女人更不可靠。

刘逸爽端起自己的杯子,把何鹏拽了起来。

“我们两个是晚辈,与长辈喝酒怎么能不敬一个呢?”

老头们纷纷叫好口称不敢却一个个端起了酒杯,动作快的一仰脖酒已经下了肚,翻转酒杯看着何鹏。

何鹏被赶鸭子上架十分的憋屈,可话说到那了,氛围也热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嗯,对,给各位敬个酒啊,祝你们身体都好啊。”

闭着眼咕咚一口,把大满杯倒入了口中,被子过满不少酒液顺着嘴角流到了脖领里。

何鹏有点傻了,这是酒吗?谁给我倒了一杯子自来水啊!

刘逸爽连忙从腰间拽出一张手帕,一边替何鹏擦干“酒液”一边说,“哎呀,你是不是醉了,快坐下,吃点菜压一压!”

何鹏才反应过来一定是刘逸爽捣的鬼,只是不明白一个瓶子里倒出来的酒,自己的为什么变成了水?

白发院士酒量很好,喝完之后,打了个酒嗝继续追问:“何先生,能否指点一下,我目前正在研究的课题,遭遇了重大难题,很需要一些新思路。”

何鹏装着有些醉了说道:“嗯,其实很简单,不要什么都想着自己去做,可以用别的东西替你完成,比如猫啊狗啊,风啊火啊,甚至细菌啊什么的。这就我的经验,好了说完了,我们喝酒!”

“逸爽,给哥哥倒酒,我要和大家多喝几杯。”

刘逸爽起身,先给何鹏倒了一些,笑道:“夜还长着呢,大家慢慢喝,我酒给大家倒三分之一杯吧。”

专家们都点头赞好,毕竟年纪大了,喝多了也受不了,再说了他们的目的不是把何鹏灌得不省人事。

那位神秘的顾问给洪兆伟使了个眼色,洪市长终于进入了核心话题。

“小何,你的这项新产品,市里省里以及很多部门都十分重视,充分考虑各方意见之后,形成了三种方案,供你参考选择,你听听哪一种比较满意,细节我们还可以商议。”

何鹏给刘逸爽使眼色,让她做好回击准备,可是刘逸爽,却在给老贾夹菜。

只得说道:“嗯,你说,我听着呢。”

“第一种意见嘛,是国家出钱买下你的技术,多少钱你可以随便开,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数额。”

何鹏点点头,不言语。

洪兆伟于是继续说:“第二种嘛就是国家出资修建新工厂,选址,征地,建厂,雇工,管理等所有事宜都不用你操心,你以技术入股占49的股份,每年获得一次分红。”

何鹏又点点头,不言语。

洪兆伟显得有点没底气了。说道:“第三种方案嘛,洪兆伟犹豫了一下才说,所有事情都不用你管,每年获得固定收益两亿元,同时以后你在滨海市经营的所有公司产业,全部免税!”

何鹏不禁睁大了眼!

这几种方案一个比一个出手阔绰,特别是最后一个,这简直是送给了何鹏一座采之不尽的大金矿!永久免税意味着何鹏不论经营什么都比同行拥有无可比拟的成本优势以及利润率,公司越多规模越大获得的收益越高,要是拥有首富先生那么庞大的公司一年就可以多收入几百亿上千亿!

何鹏很动心,忍不住问道:“无论多少年,多少家公司,都免税吗?”

专家们都微微露出胜利的笑容。

洪兆伟暗骂,这损失的都是我滨海市的税收啊,这小子要是把滨海的企业都收购了,滨海市政府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可是他依然咬着牙坚定的说道:“对,何鹏先生在世一天全部免税!”

“嗤!”老贾嘴里发出一声怪音,端起一杯白酒仰头喝了下去。

何鹏心里一痛,无论这个条件多么诱人,他还是有一个心结过不去。

那就是诚信。

改造棉絮纤维的技术是为了纺织公司三千女工而研究出来的,并且已经与老贾以及股东们达成了协议。

可是在洪兆伟的三个方案中没有提这些事,也就是说他们的利益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如果何鹏答应下来,那么何鹏就成了一个不守信用的人,首先对不起的就是老贾。

因为老贾为了这件事,不仅把巾帼纺织公司弄破产了,还一个人信誉保证让女工们集体辞职签订新的用工协议。如果自己答应了,老贾就名誉扫地,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事业毁了,人格毁了,信誉毁了,与工人们的感情也毁了。

那声嗤笑就是他对自己的最强嘲讽,那杯闷酒就是他对人生的最终总结。

何鹏前半生为了生存辛苦挣钱,挣钱占据了他大多数时间,可是挣钱是为了活着,却不是活着的目的。

何鹏想了想道:“钱不是我活着的目的,对我来说有更重要的东西要守护,你们的意见充分考虑了我的个人利益,可惜这不是我最看重的,恕我不能答应。”

何鹏这一句话,说的声音不大,却是一字一顿,显然是慎重考虑的结果。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顾问,呵呵笑道:“何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们可以商量嘛。”

何鹏笑笑:“我的意见早在纺织公司时就已经对洪市长说了。”

那人道:“不是我们有意为难,实在是那个决定有些草率,第一,咱们滨海市地理位置不适合安置这么重要的一家工厂,你要知道,这个工厂是具有国家层面的战略价值的,安保条件要达到最高级别,滨海面积狭又没有相应的守护部队驻扎,万一出了什么事,对国家,对人民都是不负责任。

第二,在原来的计划中,国家没有股份,这是不妥当的,可能我们的很多决策会因这么一个新产品的出现而改变,并采取配套措施,如果董事会做出了什么不适当的决定,国家损失巨大啊。”

这人说的这些都是实情,何鹏不禁也有些矛盾,个人小义与国之大义该如何取舍?

正思索着,咣当一声,老贾一头栽趴在桌子上,弄得满头满脸酒液菜汁。

刘逸爽惊呼一声,忙扶起他:“贾总,贾总您喝醉了,要不我先扶你去找个房间休息休息吧。”

老贾猛地哈哈大笑:“胡说,我哪里醉了,我老贾酒,酒,酒量好的很,他们说的,我都听得明白,我都懂,这些道理都对,所以我老贾不说话,不说话!”

呜呜呜呜

老贾哭了起来。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