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

对方来了援兵,而且来了很多,竟然还有铁甲炮舰!虽然锈迹般般也不是普通货运船可以抵挡的。

鱼老大们落荒而逃,老李的船落了单,在海上那个绕啊。绕来绕去就绕迷糊了,进了一个小岛。

岛上竟然还有人,那艘被他们追赶了七八天的海盗船就停在码头上。

老李一发狠当即一不做二不休,下令劫船。

当时岛上人不多,被他们一个冲锋都给吓跑了,于是老李就把海盗船给拖了回来。

老李哈哈大笑:“这些海莲花就是战利品之一,还有不少其他好东西。”

老李讲的精彩说得痛快,何鹏跟着哈哈大笑。

笑罢老李脸一苦:“不过老夫以后也没办法安安静静的走这片海域了,那些海盗肯定是要报复的,他们实力不小。”

何鹏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老李叹口气说:“我手下跟着吃饭的不少,海上木材贸易受到影响很多人会饿肚子,所以我准备进军家具行业,所以我找你来了。”

“找我?”何鹏纳闷道“进军家具行业找应该找杨惠兰她们吧!”

老李不屑道:“我老李找她们干什么,我不缺钱,不缺渠道,就缺人才,而木匠行里什么人才比得上鲁圣门传人?所以我找你来了,何老弟你可不能不帮哥哥。”

何鹏也觉得对老李有些愧疚,整个事件的起因还是因为老李给何鹏找海莲花引起的,这事不能不帮。

于是点头道:“你说,能做的我都尽量做!”

老李把海莲花丢在茶几上:“这是酬金,你先给我设计几个系列的家具产品出来,加工厂我已经建好了就差好设计了。”

妈的,何鹏暗骂,加工厂都建好了说明这老头早就准备转行了,感情刚才一顿吹牛皮纯粹忽悠自己呢!

看出何鹏的心思,老李不好意思的笑笑:“额外,我可以给你百分之十的利润提成!”

“成交!三天后来拿图纸!”

对于何鹏来说设计家具简直是探囊取物,但却不能让老李觉得太简单了,才说了三天来拿,其实何鹏上网查查了现在人群喜好风向,当晚就绘制出了三个系列的详细图纸。

老李临走的时候跟何鹏说了一件事,让何鹏有些担心。

他说滨海市木匠协会最近打着木鲁圣传人的旗号动作频频,俨然有成为全国木匠协会之首的趋势,更在筹备一场全国木协大会,到时候会把何鹏隆重推出。

这是好事,有利于滨海经济发展以及滨海木工企业挣钱,何鹏的名声大了能够影响到的事情也会更多,挣钱也更容易,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然而这中间有一个不和谐的插曲。

华夏国西南有一个马来国,马来国的华人群体对此表示不服,他们说鲁圣门一直就在马来,华夏国的那个是假的,并扬言要在华夏全国木协大会的时候前来踢馆!

这就让何鹏有点犯怵,他到不怕踢馆,毕竟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001号完善过的还不够牛吗?问题是何鹏知道自己是假货!假货最怕遇到的就是真货!

送走了老李,何鹏就给刘逸爽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才一接通,就听见刘逸爽咯咯笑:“何总,今天还看不看大白腿?”

“呃!”何鹏隐隐感到不妙,难道那天回来时犯了错误?那天赴宴何鹏上了跑车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因为有过酒后乱来的经历,何鹏对自己很没信心。

心虚的问:“我干了什么吗?”

女人笑着道:“当然,你睡了啊!”

何鹏咯噔一下,难道又要负起一份责任,自己也是太经不起酒精考验了,以后这酒坚决要戒,不然四十岁时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会登门找爸爸呢!

“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天喝多了!”

“咯咯……”又是一阵欢笑:“看来何哥对我是真有想法的,不然怎么会想歪呢?”

“想歪?唉,刘逸爽你严肃点,你到底什么意思啊?睡了就是睡了,没睡就是没睡,不带拿这种事忽悠人的!”何鹏有些火了。

刘逸爽把声音板住,一本正经的说道:“报告何总,那天回来,你一上车就睡着了!”

呼……何鹏一头的冷汗呢,丢人丢大了。

“何总有什么吩咐请指示!”刘逸爽继续装腔作势的说。

“唉,别这样,咱们还像以前那样说话好了,我确实有件事,需要千门去做。”

刘逸爽道:“那千门的事,您什么时候做呢?”

“啃啃”何鹏干咳两声,尴尬道:“等这件事解决完了,我就把千门安排妥当。”

“好吧,说话要算数哦,你说过人要诚信的。”

“嗯嗯,马来有一群人自称是鲁圣门的,你们帮我摸摸底。”

“这个简单!啵~~”一个飞吻从听筒飘了出来,电话挂断。

何鹏觉得刘逸爽就是个狐狸精,以后一定要躲着点,不然迟早毁她手里。

苏静这几天无所事事,很不开心。

何鹏问:“小静,最近有烦心事?”

苏静呼扇着长睫毛,点点头,样子可怜兮兮的。

“你们都好多事,就我无所事事,我想找个工作。”

何鹏一阵哑然,自己不缺钱,用得着她去找工作吗?这是自己陪她陪得少了,于是说道:“过段时间,盛夏腾龙开业,你去给老贾帮帮忙好了。”

苏静点头,还是不太开心。

何鹏道:“今天我们出去玩一玩吧,老鹤的无双拳馆弄得有模有样,一直要请我去玩,你想不想去散散心。”

苏静立即笑逐颜开。

二人步行前往,路上苏静主动拉起何鹏的手,让何鹏一阵阵开心。

说说笑笑到了拳馆,里面传出呼喝的声音,进去一看,老鹤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品着香茶,大徒弟铁柱正带着一众小徒弟练拳,打的是老鹤亲传的形意拳。看架势都有些功底了。

何鹏暗道,这老鹤也算实在,收了徒弟就真用心教,话说自己还是老鹤的师傅呢,却一招半式也没有传他,有空倒是可以把中级拳术传他几手。

见何鹏进来,老鹤小跑着相迎。

“师傅,你老终于肯来啦!”老鹤话中透着埋怨。

“别师傅师傅的叫,把我叫老了。”何鹏半开玩笑地说:“今天没事,带小静来串个门。”

“师娘好!”老鹤大嘴一咧,没羞没臊的喊道。

一些个见过何鹏的徒弟也跟着喊:“师祖好,师祖娘好!”

老鹤那群徒弟有些不认识何鹏,但听说过老鹤拜师的事情,虽然惊异于此人如此年轻,但传统师徒制的门派中很讲究辈份,只得跟着喊师祖和师祖娘。

何鹏气道:“你们这帮混蛋玩意,老子听过喊师祖的还没听过叫师祖娘的,你们是诚心给我找个娘啊!”

逗的苏静咯咯直笑。

老鹤一怔,想了一会也没想明白怎么称呼。

“以后都喊名字吧,别那么多规矩,我不习惯。”

一个小个子叫唤道:“那怎么行,行有行规,门有门规,你是师傅的师傅我们不能不敬,要不以后我们就叫师爷和师奶吧!”

于是何鹏又被划到了狗头军师的行列,何鹏懒得跟那帮起哄的小子瞎咧咧,对老鹤道:“有没有安静的地方,我这两天手痒痒,咱们过过手。”

何鹏学习中级拳技,耗费了很多的4级能量,还一次都没有施展过,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水平,今天带苏静散心的同时也想跟老鹤比划比划切实感受一下中级拳技的威力。

老鹤大喜!师傅这是准备指点自己啊,当即往楼上小拳室领。

一众徒子徒孙不愿意了。

铁柱急切的说:“师傅,你们在这比划吧,让徒弟们也长长见识呢!”

老鹤一囧,笑骂:“小兔崽子们,你们是想看着老子被师傅打啊,没门?师傅传了我我能不传你们吗?都滚一边扎马步去。”

马步是形意拳的基本功,这门拳术极其讲究马步,腿脚腰是力量的源泉,战阵之中冲击突杀,腿上没工夫是不行的。

徒弟们垂头丧气正准备去扎马步,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哪个是定海神拳,叫他来跟我打一场!”

“哇靠!”徒弟们都是精神一振!踢馆的来啦!年老的拳师见多了风雨不喜争勇斗狠,喜欢研究拳术的精神与道理,而年轻的拳手苦练了些拳技总想着人前显能。老鹤有些二,他的徒弟们更二。

呼啦一下围了过去。

何鹏顺着声音望去,无双拳馆大门口,明媚的阳光与屋内形成了强烈的明暗对比,在明暗分界之处,立着一个人影,因为光线原因看不清人脸,但是光线下显出的轮廓是一个豹子一般矫健的人形。

“小子,想跟我师傅打,先过了我这关!”

一个矮壮的拳手,从人群里迈出一步,双手环抱摆了个酷炫的姿势。

那人从光线里走进来,棱角分明的面孔黝黑,长发编织成无数个小辫高高的扎在脑后。背后还背着一个大个的旅行包,黑色无袖t恤,蓝色牛仔裤,翻毛皮靴。

“你是定海神拳?”男人问,声音沉闷粗野。

“我是他徒弟,你这种人用不着我师傅出手。”

青年目光扫了一圈,看到何鹏这里目光停住,然后解下背上背包,随手一甩,甩向那个矮壮的拳手。

轰!

背包像个炮弹一般,直把他砸进了人群。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