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

当何鹏一手牵着苏静一手领着小豆子离开时,李奇嘶声吼道:“何鹏!别以为你能赢,姜云的资产都是我的,他的团队也都是我的,你以为你有赢的可能吗?痴心妄想!”

何鹏与苏静怔了一下,苏静的手轻微的颤抖,面上显出绝望的神色。

何鹏没有搭理歇斯底里狂笑的李奇,平静的对苏静说道:“小静你猜姜云用三十年打下的江山,李奇多久能败完?”

“嗯?”苏静一愣。

何鹏笑道:“一年的时间,我保证。”

小豆子舔了口冰淇淋说道:“静静姐,姜云叔叔为什么要把家产都给李奇啊,姜叔叔是他爸爸吗?”

何鹏记得苏静曾经说过,在李奇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姜云就发誓效忠李奇,可是后来姜云总是暗中帮助自己,何鹏还以为那些事早已经过去,没想到李奇竟然可以调用姜云的一切,对此他很好奇,是什么让首富先生把一切拱手相让。

苏静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可能是因为李家与姜家祖辈的事情,据说在渔村建立之初李家是渔村最大的一个家族,而姜家的祖先只是李家的奴仆,李家家主释放了姜家先祖,姜家先祖为此立誓,姜家子孙脱离奴籍当感恩李家,世代受李家差遣。

所以姜家虽脱离了奴籍但是世代效忠李家,姜云祖上有好几位先祖都是为李家而死,姜云青年时才华十分出众,不想姜家后代再受先祖誓言拖累,曾经与李家签订了秘密协定,好像是只要姜云做到了什么事,李家与姜家就可以平等相处,不必宣誓效忠。

所以姜云是姜家最后一个宣誓效忠李家的,而他的子女都没有再宣誓效忠,而且搬离了渔村。”

何鹏道:“这么说,姜云应该是做到了那件事,可为什么还要把一生成就拱手送给李奇呢?这很不科学啊。”

苏静苦笑道:“他有姜云帮助我们几乎不可能赢,你还是做两手准备吧,不行我们就逃,不管你带我到哪里我都愿意。”

何鹏目光灼灼盯着苏静:“有你这句话,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不就是挑战世界首富吗?我愿意一拼。”

“可我们只有一年时间,怎么可能赢呢,他的资产都将近两千亿了?”

小豆子忽然道:“姐姐,你们说的事情好复杂?是不是李奇哥哥要赢了,他要抢走你吗?我不干,我不干!”小豆子一把扔掉冰淇淋,并踩了两脚:“我才不吃他的东西,小豆子娶姐姐做老婆。”

何鹏在他脑袋上弹个脑绷子,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知道什么是老婆吗就瞎掺乎?”

“我怎么不知道啦,爷爷都告诉我了,老婆就是和我一起生娃娃的人,爷爷说,静静姐姐是渔村生娃娃最厉害的人,静静姐姐的后代会是比我们都厉害的人!”

呃!何鹏傻了。

苏静娇嗔道:“小豆子再胡说信不信姐姐拧你耳朵。”

何鹏诧异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是渔村最能生娃的人?”

苏静红着脸点点头将事情原委讲给何鹏听。

原来渔村建立之初,第一任村长是一位十分神奇的人,他与他的追随者隐居渔村是为了研究人类进化的秘密,经过一次次实验,改造,渔村中很多人都拥有了奇异的能力,但是这些能力既不能教给别人,又不能遗传给后代,为此第一任村长试图培养出能够生下异能后代的办法,最终就有了苏家这一支。

苏静道:“我们家族的女人产下的男孩有很大几率超越其父亲,所以那时候起村中就有一个规定,我们苏家的女子必须和村中最优秀的人结婚,这样一代代繁衍下去,最后可能生育出‘传说’。”

“可恶,这么说渔村只是把你当作生育工具!那我们又何必在意他们!咱们能赢赌约就结婚,赢不了我就带你远走天涯。”

“嗯!”苏静甜甜笑着依偎在何鹏肩头。

“对了,你说的‘传说’是什么东东?”何鹏问。

“传说啊,就是传说中才会出现的人喽,没人说的清楚,只是第一任村长说那是一种远超过我们这些人的存在,他们比神仙还要厉害,是不是很搞笑?”

经过海盗王墓事件之后,何鹏有种猜测,那就是001号传承神器,一定就是来自海盗王王冠上的那枚水晶球。海盗王应该是上一任001号的所有者,只不过他没能像自己这样把001号吸纳到身体里,而是通过其他手段获得了一些信息。

其中就包括那种传说中才存在的s级智慧生命,比神仙超人还要厉害的人类!

何鹏笑道:“这么说,你可能是超人的妈妈,而我可能是超人的爸爸喽。”

“去死!”苏静俏脸娇艳欲滴,羞得扭过头去。

小豆子插嘴道:“哼!你们两个玩好玩的干嘛不带我,我也要当超人他爹。”

何鹏一阵阵头疼,寻思着把小豆子弄来是不是一大失误,屁大点的小孩整日跟自己抢老婆,最可气的是,他和苏静还很亲密,经常搂搂抱抱不说,苏静还给他搽鼻涕,据说几年前还给他擦屁股来着,想一想何鹏就郁闷了。

“小豆子,明天我就给你找一个全是小美女的学校,送你去上学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豆子欢快的拍着巴掌,何鹏感觉那啪啪声仿佛是某种不和谐的声音。

不知哪个学校的小妹妹要倒霉了。

与铁英楠一番对话之后,何鹏对未来有了很多设想,打算找千门的人商量一下,可是有了小豆子这个拖油瓶以及小色鬼,何鹏不敢任其在家中祸害,首要任务就是给他找一个好学校。

第二天一早何鹏开车带这小豆子和苏静出门找学校。

小豆子户口本上显示他已经十二岁,按说都该上初中了,可是他却连幼儿园都没上过,何鹏只得先把他送去读小学。

然而,事情并没有何鹏想的那么简单,在市里面上学竟然还要有市里户口,哪个学区的户口才能在相应的学区上学。

何鹏挑着名气大,学生多的名流小学跑了一遍,答复无一例外都是:“对不起,我们不招收外来插班生。”

何鹏祭出杀手锏:“我可以给学校赞助,需要多少钱您开口。”

态度好的会说:“同志,这不是钱的问题,建议您去别家看看。”

态度不好的会说:“同志,我们学校不差钱,关键是生源!生源质量要过关!十二岁上一年级,就这智商,他要是打小朋友怎么办?”

按照何鹏的暴躁脾气,小豆子这么被人侮辱智商一定是会发飚的,可是……可是……何鹏羞愧不已,小豆子不知啥时候跑到了校园里正骑在一个人高马大的小学生身上,拉扯着人家的漂亮小书包。

何鹏飞快的奔过去夹起小豆子掩面而去。

要说现代社会文明程度是非常高的,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人提供服务,不管你的需求是什么,只要肯花钱,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愿望都能实现,剩下那一丁点实现不了,一定是因为你的要求实在太没人性了!

正当何鹏犯愁的时候,一位名校的教务主任悄悄对何鹏道:“同志,我看你也不差钱,为啥不去贵族学校呢?”

“哦?”

“那里环境好,学生少,吃的好,作业少,玩得好,学的少,只要你肯出钱你的孩子就是小王子了!”

“哎呀,妙啊!我就是需要一个腐蚀他弱小心灵的地方!”

“呃!”

“不不,是需要一个能让他健康自在的成长,不受传统落后思想拘束的好学校,要是有许多漂亮前卫的小女生就更好了。”

“呃!好吧,有一所专门针对外籍人士以及海归子女的学校应该适合你。”

在教务主任不厌其烦的指引下何鹏找到了那所学校,郊区一座欧式风格的校园里,黑色白色棕色以及黄色皮肤的小朋友快乐的丢着手绢,小豆子欢乐的融入了其中。

当然何鹏的银行卡里壹佰万元也不可逆转的进入了那位海归校长的账户。

何鹏道:“校长先生,我对我贵校只有一个要求,请让这孩子无拘无束的生长,最好能在贵校找到能陪伴他一生的小伙伴!”

校长扶了扶金丝眼镜……

学校是寄宿制,每个周末才能回家,何鹏对这一点很是满意,他相信日久生情,他相信同龄人的诱惑力是无穷尽的。

当何鹏告知小豆子他将在这里住到周末才能来接他时,小豆子竟然说:“嗯嗯,这里什么颜色的小美女都有,我愿意在这住一辈子,你快走吧,对了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勾搭我老婆!”

呃!

告别小豆子之后何鹏立即带着苏静赶往工商局,在一位‘代办’的协助下,申请成立了一家主营第三产业的公司,通俗的说就是一个为您排解一切难题的服务行业,而公司注册地址就是那栋海景别墅。

‘代办’熟门熟路很快办好了一切,在何鹏的要求下还给何鹏申请了一个域名,ww。chaojilinggongd。com 用汉语念就是三大不留刀特超级零工刀特抗木。

苏静十分不解:“我们搞个家政服务公司干嘛?”

何鹏道:“老子要靠它打败李奇与世界首富!”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