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债

下午,与王欣怡苏静一同回来的还有老廖以及一个车队。

整整七辆货车满载而归,何鹏暗暗咂舌,这两个女人也太能买了吧。

从沙发到小马扎,从空调到刮胡刀,从锅碗瓢盆到针头线脑,还有很多何鹏见所未见的古怪东西。

何鹏木呆呆的望着工人们被两个小女人指挥的团团乱转,不得已躲到门口偷闲。

忽然一根香烟递到眼前。

“兄弟,抽一支。”

老廖憨厚的笑着,只是面容显得有些疲倦。

何鹏接过烟就着老廖的火合着潮润的海风与草叶的清香深深吸了一口。

“呼……”浓浓的烟柱呼出,何鹏轻轻说道:“最近很累吧。”

老廖点点头:“工厂采取了代工的方式,将料汁料油半成品交给代工企业来做,虽然省了很多事,但市场需求太大,仅仅是最后的合成工作量也是很大的。还好前段时间招聘的大学生有些已经能帮上忙了。”

何鹏点点头,欲语还休。

老廖头一次像个老哥哥一样拍了拍何鹏的肩膀,“不必担心我们,我早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这个小厂子不可能留你太久,你尽管做你想做的事,工厂的事就交给我们好了,毕竟我们不能永远依靠你,终究也要自己努力的。”

“老廖我……”

“不说这个了,当老哥的劝你一句,有些事要放下,有些事要早点解决,女人的好时光就那几年,你要早做决断啊。”

老廖一直以来都是除去欣怡与苏静之外何鹏最亲近的人,更是何鹏最信任的一个男人,哪怕把生死交到他手上何鹏也绝对的放心。

同样,老廖也是如此,正因为如此,老廖真心的把自己当作何鹏的亲人,也把自己当作了苏静与王欣怡的亲人,在他的正统观念中,何鹏与二女此时纠缠不清的状态是不会得到最终的幸福的,弄不好爱情这把甜蜜的利剑还会将三人伤害的体无完肤,所以适时地进行提醒。

何鹏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但是,该如何解决?他也拿不定主意。

欣怡与他已经有了事实,苏静与他有了约定是他正式的女朋友,将来还必须是他何家的媳妇,这事在爹娘面前发过誓,而且他也真的爱苏静,可是难道就不爱王欣怡了吗?

那个看起来强势的女人,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强大,她的心里也是脆弱的,老王去世时她的无助,何鹏离开时她的痛苦,这些何鹏都看在眼里,说不心疼,说不爱,一定是假的,只能说天意弄人。

何鹏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对外吹嘘是无所不能的超级零工可是他知道自己并不是无所不能,至少在感情一事上他就毫无办法。

他曾经就此问题请教过传承神器,而传承神器给出的答案让他哭笑不得。

传承神器说:“根据生命延续法则强大的生命体有权利获得更多更优秀的配偶延续自己的血脉,两个一点也不多。”

何鹏真觉得日了狗了,不过也暗暗的窃喜,传承神器可是头一次把他归类在强大的生命个体之中,要知道他以前可一直被称作低等智慧生命体。

何鹏与老廖吸着烟,默默无语的胡思乱想,一个青袍老者沿着盘山路缓缓走上来。

“老狗!”老廖惊讶的把烟头都抖掉了:“这老狗来干什么,不是又想骗咱们吧。”

何鹏也是微微惊讶,与千门的事情是个秘密协定,这件事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老狗也不会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与自己接触。他今天这么大摇大摆的来这里干什么?

“何老弟,老头子来了,你也不给个笑脸啊。”老狗哈哈笑着,满脸的褶子将眼睛都隐藏的看不见了。

何鹏干笑了一声,“啊哈,苟老啊,您今天怎么有空来了,不是来给我庆祝乔迁之喜的吧。”

说话间苟一丹已经走到近前,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潮润的山水之气,享受的闭上了眼。

良久才睁开眼道:“何老弟,你这里可是整个滨海最好的地段了,老夫也想住这啊!”

“呃?”何鹏觉得不妙。

老廖感觉到二人似乎有话要说,打了个哈哈道:“啊,里面还有很多事,我进去瞅瞅。”

何鹏微微点头,老廖转身进了院子。

“苟老,不是说好了不随便接触的吗?你这样可是容易将千门暴露的。”

苟一丹笑道:“你当我愿意来啊,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今天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很多势力都动了起来,我不来给你看着点能行吗?”

何鹏诧异道:“没那么夸张吧,顶多是电视台和和云想集团对我有意见呗,还能怎么样?找人杀了我?借他们几个胆!”

苟一丹微笑着摇摇头:“电视台不能拿你怎么样,云想集团也顶多在商业上对你进行打压,你的那个对手李奇接收姜云的实力可能会有些灰色力量来对付你,这些我都不太担心,因为要不了你的命。

我担心的是那些一直隐藏不出的势力,你若只是比常人聪明一些他们还不会太在意你,但是今天你展现出的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常人,我怕有人会对你动歪脑筋啊。”

“什么人?”何鹏奇道,他还从未听说过什么隐藏不出的势力,有势力不赶紧拿出来显摆还隐藏着?

苟一丹道:“其实千门也是这些势力中的一支,在古老华夏曾经有过很多的信仰,宗教,门派,他们因为总总原因,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曾经闪耀过,后来都蛰伏起来。其中原委不是一时半会说得清楚的,以后日子长我会慢慢告诉你。”

苟一丹忽然笑着鞠了一躬,“我这次来是到你这里找个工作,我看你这宅院不错,需要有人看护打理,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来寻个看门护院的工作。”

“啊?”何鹏一怔,“你给我看门护院?唉苟老你没搞错吧,你这都多大年纪了,我要是用你看门不得被人笑话死,千门要是缺钱你就说话,百八十万的我还出得起,大家伙吃喝拉撒也花不了多少嘛!”

何鹏其实想说的是,你这老鬼不知道哪天睡着睡着就蹬腿了,你是来看门的还是来养老的啊,需要钱你说一声,我给你不就完了,用得着这么讹人吗?

苟一丹笑道:“我虽然是老了,眼睛却亮的很,那些个家伙有什么手脚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给你看门算便宜你了,你还嫌弃怎么着,你住在这荒郊野外,小心那些家伙把你的两个大美女掳了去!”

“呃!”老狗这么一说何鹏倒是真不敢拒绝了。

不管是真是假吧,牵扯到欣怡和苏静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头子在这看个门扫扫院子也没什么大碍,顶多是以后与苏静那啥的时候多躲着一双眼睛而已,反正屋子里已经有个女人盯梢了,也不怕门口再多一个老头。

何鹏苦笑道:“得嘞,我雇你还不成吗,您可别拿话咒我了。说吧要多少工资?”

老狗微笑道:“一个月三千,吃喝足以,另外给我把门口侧面那个杂物房和狗房拾掇拾掇,以后我就在那住了,全当是警卫室吧。”

何鹏忍不住想笑,这老头也是,楼上那么多房间他不要,选个狗房住,也不能姓啥跟啥亲吧,不过从他象征性的要三千元当工资知道他说的可能不假,要不然没必要放着逍遥的生活不过来这里看门,心里又不由得有些感动。

“苟老,楼上有房。”

“去,少跟我胡扯,你楼上住着两个惹火的妖精,我老狗还想多活两年呢!”

于是杂物房与门卫室在一帮子木匠鼓捣下,没多一会就改建成了警卫室,老狗还不知从哪弄了一套警卫服,看着像模像样的,只是白眉眯眼的怎么看都像是个混事的。

安顿妥当之后,何鹏他们当晚并没有住进来,毕竟随身的物品还都在木雕厂的宿舍里,三人决定回老宿舍睡个告别觉,明日一早再搬家过来。

晚饭过后三人分头拾掇东西,何鹏的东西不多,就是两箱子衣服,以及一些没有吸纳完的海莲花,简单弄了弄,就躺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苏静的心情不错,哼着歌,穿着t恤式的睡衣,晃着两条大美腿在屋子里忙来忙去的整理物品,让何鹏偷偷地欣赏到不少美景。

而王欣怡却似乎心事重重,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似乎要把每一个地方都记下来,记到脑子里永不忘记。

何鹏取笑道:“搬去那边这也是宿舍,上班累了还能来休息,你看你弄得一副要永别似的。”

王欣怡白了他一眼,呛道:“你个臭男人懂什么。”

渐渐两个女人不知都忙活什么去了,何鹏上厕所偶然听到自己房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由得好奇偷偷摸过去,透过门缝一看。

王欣怡正呆坐在窗边,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两个眼睛通红似乎刚刚哭过。

何鹏不明所以,心道这妮子今天是怎么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被王欣怡从门缝看到了他,王欣怡掩饰的揉了揉眼睛,装作迷眼似的把眼泪抹了去,忽然一把把何鹏的床单扯了下来,拉开房门就走。

“唉唉,那是我的。”

王欣怡俏脸微红,娇嗔的瞪他一眼,“也是我的!”说着快步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何鹏看着那条床单消失在门后,不禁挠挠头。

这床单什么时候是她的了?忽然心中一阵刺痛!啪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最新小说: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都市仙王赘婿 重生之都市惊龙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陈天阳苏沐雨 佳人有约 龙医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