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避蛋蛋

那女人见到一辆货车停在近前,激动的挥着手,胸前两团雪白硕大蹦跳着几乎挣脱了紧身裙的束缚!

何鹏忍不住瞳孔都放大了几倍,心跳也加速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长得十分正点,与欣怡和苏静的美不同,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强烈的原始吸引力,让男人情不自禁产生生理冲动。

王欣怡坐在副驾驶上,斜眼瞥了一眼何鹏愤愤的骂了句:“流氓!”

“呃!”何鹏觉得自己纯属无辜躺枪,是个男人就会感兴趣好不好嘛!

苏静坐在后排浑然不知何鹏与欣怡正在交流什么。说道:“那个漂亮姐姐在向我们求救,要不要去看看?”

何鹏点点头:“好吧,早点解决了早点回家,该来的也躲不掉。”

欣怡哼哼着道:“说得那么好听,是想离近点仔细观摩一下吧。”欣怡嘴上发着牢骚却是当先开门下去了。

何鹏因为某处还不争气的支愣着,用手压了压,闭眼深呼吸了几口缓解了情绪,才开门下车。

等在车下的苏静奇道:“干什么呢?不舒服吗?”

“呃,没事,没事,我们过去看看吧。”

何鹏真想跟苏静说,老子是想做结婚后的那点事情了,可是不敢!

“你放手!你放手!快来抓流氓啊!”

女人见到车上下来人了,更加奋力的挣扎,何鹏忍不住又直了,只得把外套解下顺手系在了腰上,那女人似乎察觉到了,竟在百忙之中还对何鹏抛来了一个隐蔽的媚眼。

真是妖精啊!何鹏越发觉得这女人可疑!

往前走了几步一件更让何鹏震惊的事情出现了。

“发现5级生命能量一枚,发现5级生命能量两枚,发现……”

传承神器竟然没完没了的的报告起来,何鹏震惊的盯着一地的大红枣,我靠!这是满满一三轮车啊!怎么也有三万颗了吧,要知道三万个5级等量就可以让何鹏从f级生命体晋级到5级,这一车红枣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座金山呢!

制止了没完没了发出提示的传承神器,何鹏一个箭步穿了过去,一把揪住农民老伯。

直发大波女妩媚的笑了,这天底下有抵挡得住本美女魅力的男人吗?哼,男人还不都是一个样,她挺了挺胸,瞪了一眼老农,心中暗骂,也只有这种蠢货才会为了几个烂红枣与本美女纠缠不清。

苏静与王欣怡颇为吃惊,何鹏从没这么冲动过,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直接动手了!男人呢!天生就是爱美女的,苏静与欣怡有些不悦。

可何鹏的一句话却让大家伙都傻眼了。

“老伯,你这车红枣怎么卖?我都要了!”

王欣怡恨恨的瞪着何鹏,心道装什么装,以为买下那车破红枣就可以给不正经的女人解围了吗?

那女人恰好也是这么想的,扭捏的摇了几下胸臀说道:“小哥哥,谢谢你呢,我出门没带零钱开支票给他他又不收,还对人家动手动脚的,羞死人呢。”

唰唰!一连串的电眼抛了过来。

而何鹏却是完全不在接受状态,他眼中唯有这个老农,老农无疑才是无价之宝。

“嘿嘿,您老说个价吧。”何鹏恭敬道。

老农淡然的伸出一根手指。

王欣怡捡起一个大红枣擦干土,咬了一口道:“十块钱一斤倒是不贵,这枣子蛮甜的。”

老农笑而不语,那不正经的女人道:“这老汉是疯的,他要一万块钱一颗呢。”

呸!呸呸!王欣怡惊得把红枣渣吐了出来,“这不是讹人吗?”

苏静跑过来拉住何鹏:“咱们还是报警吧,这种事情警察处理比较好。”

何鹏笑笑:“不贵,这一车有多少颗?我都要了。”

老农笑道:“这里是53001颗一共价值五亿三千零一万,小伙子你真的要我也不能卖给你,这东西只能用作支付劳务费!”

何鹏闻言一怔,随后恍然道:“老伯,您是来找我的啊,不如咱们去公司坐下谈。”

老农笑道:“好好,不过要先解决了眼前的事,这个女人开车撞翻了我的红枣,有七颗枣子滚到山下去了,我要她陪,她却不肯。”

女人双手环抱胸前,将一对白皙巨大挤得几欲崩裂。“哼,你这是讹诈,小哥哥,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咱们不理他,你陪我去上面吧,我要找一个叫何鹏的人,可是我不认路,这里荒山野岭的好吓人呢!”

说着就将身体往何鹏身上蹭。

何鹏某处砰的一下犹如充了电一般,感受到背后四道杀人的目光,何鹏嗖的一下躲远了。

“啃啃,呃,我介绍一下,鄙人就是逆天零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何鹏,两位既然都是找我的,不如就一起去说吧,赔偿的事情也到公司去谈好了。”

“你,你就是何鹏!”女人惊讶道,“怎么看着没有电视上那么帅气呢?”

苏静与王欣怡捂着嘴咯咯欢笑,何鹏则直挠头,那天上电视他是特意打扮过得,虽然穿的是t恤牛仔裤但那也是范思哲啊,再说那天发型一丝不乱,又故意摆出一副嚣张模样与今日这身搬运工的行头不可同日而语。

苏静反映很快,迅速明白了这两个人是雇主,虽然对于老农用一车大枣做佣金有些不满,可是开张生意是不能往外推的,小跑着过来,“对对,都去公司说,前面不远就到了,来来,我们先把枣子装上车。”

几人七手八脚的扶起车子把大枣装车。

这不正经女人也蹲下俯身捡拾,只是总在何鹏身边晃悠,不是沟就是壑的硬摆在何鹏面前,何鹏几次觉得鼻腔充血忍不住想打喷嚏,可是要是把鼻血喷出来,还不得被苏静和欣怡给掐死。

不得已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默念着阿弥陀佛希望佛主能降得住这个女妖精。然而效果并不显著。他慌张的几次差点把满把的大枣放到女人胸脯上!

好在众人合力很快结束了前撅后翘的工作,苏静开着货车与宝马先行,何鹏则帮着老伯推着三轮车红枣坠在后面。

到得门前,苟一丹穿着一身保安服,坐在门口一张摇椅上打着瞌睡。

苏静按喇叭才将他惊醒。

“哎呦,哎呦,人老了瞌睡多,莫怪莫怪。”苟一丹嘿嘿笑着起身打开院门。

有客到自然要先谈生意,将货车停下,众人进入了客厅。老苟也跟着进来了。

老苟慢悠悠的晃了一圈,有意无意的盯着老农看了一会,笑道:“现在河水污染,化肥毁地,庄稼越来越不好种了吧。”

老农呵呵笑道:“自己的地偏僻,山泉水还行,猪粪沤的肥也没污染,还行还行。”老农眯着眼满脸皱纹都堆到了一起,笑呵呵的反问:“现在又是电视又是网的,说书没人听了吧。”

老苟尴尬道:“还行,我们靠嘴吃饭的,比靠粪吃饭的强些,对了老夫在这你该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了,规矩……”

老农呵呵笑着道:“知道知道,你们这些靠嘴吃饭的就知道吓唬人,糊弄花花肠子可以,对于我们这些实心眼的不管用,你看门去吧,今天老农我是座上宾就不与你这看门狗说话了!”

老苟被呛得不清,王欣怡与苏静对老苟一直心有芥蒂,看他吃瘪觉得痛快,咯咯的直笑。

这不正经女人对老苟这种看起来要啥没啥的老保安也不感兴趣,巴不得他快离开。

何鹏清楚看着不起眼的老农恐怕就是苟一丹说过的那些隐藏不出的势力中的一员了,难怪能推着一车的5级生命能量的大枣了。

何鹏借着送老苟出门悄声问道:“什么情况,刚才你们是在互相盘底呢吧。”

老苟点点头道:“农家人还算实在与他公平交易好了,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农家人都是实心眼发起飙来也不好惹啊。”

何鹏还要再问,老苟摆摆手,去吧,回头我再给你介绍,有我在他不敢过分的。

“那女人是?”

老苟挤了挤眉:“那可是极品呢,你要是能弄上手倒是不错的哦!”

说完没正行的哼着调调调调到门口晒太阳去了。

何鹏一头雾水的回到客厅。苏静一本正经的拿着一个登记簿,登记信息资料呢。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哦,叫我小桃花吧。”女人不耐烦的左右张望着。

“您的大名是?我做好登记方便整理档案的。”

“档案?no!不要留下一个字!”女人坚决地说,看到何鹏进屋,女人赶紧站起身迎上来,几乎贴到何鹏身上,仰着头娇声道:“有没有安静点的地方呢,人家要说的事情,是特殊的。”

那摸样就跟新婚妻子与丈夫撒娇一样。苏静恨恨的把原子笔戳在记录簿上,竟是戳了个窟窿。

老农笑道:“姑娘别生气,你可以先给我登记,我家住在山沟沟,我叫土弹弹,今年九十有三,性别男,未婚,呵呵。”

苏静几欲抓狂,随后想到这二位虽然奇葩却是逆天零工有限责任公司开业的第一批客户,便压下了怒火,挤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啊,你们既然不方便对我说,就和他聊,我先回避一下。”苏静拉起目瞪口呆的王欣怡蹭蹭几步迈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身后响起老农无辜的声音:“丫头,我没骗你啊,我真的叫土弹弹!”

砰,苏静站立不稳,磕在了楼梯上,惹得何鹏一阵阵心痛!

最新小说: 丐世神婿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系统逼我当首富 超级相师 舞乱天下 洛探 甜茶 扛山人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