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境宝树

温暖的光透过白色的纱帘照在脸上,何鹏睁开双眼。

这是一个干净的房间,白的墙,白的门,白的床,白的家具,白的纱帘,入眼的一切都是白色。

“你醒了。”门被推开,扛着锄头的土弹弹走了进来,高挽着裤脚,土布鞋子上沾满泥土。

“王八蛋!老子……”昏迷前的怒火一直憋在心中,何鹏愤怒的坐起要抓住土弹弹恨恨揍他一顿。

脚一沾地就是一软,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哎呀呀,你看你才醒过来就这么激动,摔着没有?”老头撂下锄头,紧走两步来搀扶何鹏。

“滚!”何鹏横轮拳头,老头轻巧的一跳避开了。

“你这是做什么啊?”老头笑呵呵的问,一脸无害无辜的样子。

“你他妈再装!”何鹏愤怒的吼了一嗓子,猛然四处看,屋子有四十多平,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个柜子,不见苏静与欣怡。

“苏静与欣怡呢?你把她们怎么了?老东西,你敢伤害她们我不会放过你的!”何鹏更加愤怒,语气却是软了一些,因为对他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显然已经落到了对方手中。

“呵呵,你啊想多了,她们都好的很,之所以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要知道农门隐世千年,门户所在怎么能轻易暴露给外人呢?我们没有恶意的。”老头笑呵呵的说着。

老头说的似乎有理,何鹏却不想再相信他,因为老头显然一直在对他们隐瞒甚至欺骗,比如这老头的武功明明在自己之上,在车上时却故意示弱,甚至忍受了辣椒水的折磨,必然是个老奸巨猾的主。

“没恶意?那好带我去见她们!”何鹏说道。

“呵呵,好啊,她俩去干农活了,你缓一缓我带你下地去,刚好让你看看那个大枣树!”老头满面笑容爽朗的说着,仿佛根本没做过偷袭的事情一般。

何鹏虽不信他却也明白到了农家的大本营,已经轮不到自己说的算了,冲动只会导致局面变僵,老头既然如此说,表明不想撕破脸皮,自己借着改良枣树也许能找到带着苏静欣怡逃跑的机会。

“哦,原来这样啊,呵呵,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坏蛋呢,那好,你扶我走几步活动开了咱们就去看看大枣树。”何鹏装出一副放心了的样子。

老头不疑有他,走过来轻轻架起何鹏,何鹏故意把身子的重量加在老头身上,发现老头没有丝毫吃力感。

“果然是个高手。”何鹏暗道。

老头扶着何鹏在屋子里绕着床走了几圈,何鹏的双脚渐渐恢复知觉,何鹏学过中医知道这是长时间躺卧导致腿部血液不流通引起的缺血性麻痹,导致这种麻痹说明自己最少昏睡了三天以上了!

“老头,你给我用的是什么麻药,我怎么昏睡了这么久?”

“呵呵,这是我们这里一种害虫的毒素,你能这么早醒过来我已经很惊奇了,嗯你的体质不错!”老头赞赏的说道。

何鹏见他不说也就不再问了,又走了两圈已是能自如行动,老头带路二人走出了屋子。

这是一个山谷,四面环山,山峰险恶。但是谷中却是一片平地,一眼望去可直见尽头。

谷地近似于一个直径七八千米的圆形,环着谷地边缘密密匝匝种着许多的树,而谷地中间除了此处有二十来栋三层小楼,一眼望去皆是农田。

农田被分成许多小块,分别种着不同的农作物,随意一望大多数作物何鹏都认得,红薯,高粱,玉米,水稻……

田间里零星能看到一两个人正在地里劳作。

“她们呢?枣树在哪?”何鹏问道。

老头微笑着向着一个方向一指,何鹏仔细望过去,看到在两三里外一片金色的麦田正中,好像有一个树状的东西立在那里。

树底下几个人影晃动似乎正在收割麦子。

如此美好的收获场景!何鹏却是有丝丝的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

“走,过去看,才能看清楚!”老头笑着头前带路。

步入田间小路,看到两边的作物,何鹏越来越诧异。

白菜的菜叶为什么带着一点点蓝色?玉米的杆子为什么又矮又粗?天呢那是黄瓜还是金箍棒啊,怎么长得这么长!

看出何鹏的疑惑,土弹弹骄傲的说道:“哈哈,觉得与外面的作物不一样吧,我告诉你这些作物是我们培育了上千年才改良出来的,别看样子怪可都是没有使用过任何化肥和农药的,食用起来不仅口感好而且能改善人的身体机能,长期服用百病不生延年益寿啊。”

何鹏并不怀疑他说的,但是奇怪这农家为什么隐居荒野千年来只为培育新作物。

“老土,你们千多年应该培育出不少好品种吧?”

“对哈,对哈,有很多了不起的品种啊。”

“那为什么不推广种植呢?”何鹏奇怪的问。

“呃,这个……”老头面现难色,打着哈哈道:“种植技术太高,一般人种不了,啊哈哈,不说这个,走走,她们也快休息了,正好能说几句。”

已经能看清苏静与欣怡的样貌,她们穿着普通农妇的打扮,头上带着斗笠,只是秀美的脸盘与婀娜的身姿即使是粗鄙的衣物也无法完全遮掩。

但是最吸引何鹏的却不是她俩而是她们身后的那颗树。

深棕色的树干不粗,只有碗口粗细,树干上没有皮,光秃秃的犹如被剥去毛皮的怪兽,整颗树上稀落落的十几根枝桠没有一片树叶,零星的几个枣子挂在树上,显得颇为诡异。

“这树?”

“啊,就是它了,神奇的大枣树,我们千年来培育的顶级树种。”

“我是说,它要死了么?怎么没有皮和叶子。”

老头得意的一笑:“树为什么一定要有皮和叶子呢?没了那些束缚它们才能结出伟大的果实!”

何鹏一阵愕然,树木靠光合作用合成能量,树叶与树皮是光合作用必不可少的加工厂啊!这不是基本常识吗?

“苏静,欣怡,看谁来看你们来了。”老土大声说道。

苏静与王欣怡直起腰,同时望了过来,面上无悲无喜。

“你好,何鹏。”王欣怡与苏静异口同声道。

声音淡漠!

“小静,欣怡,你们怎么了?还好吗?”何鹏快走几步,伸手去抓她们的手臂,二人同时后退了一步。

何鹏怒火直冲脑门,小静与欣怡绝对不会这样对自己。他猛然转身喝问:“老东西,你把她们怎么了?”

老头子呵呵笑着说:“她们没事的,只是体内那种害虫的毒没有完全去除,要过几天才能慢慢恢复,你别急,过几天就好了。”

这时一直弯腰割着麦子的一个老妇,直起腰来,冰冷的说道:“好了,该吃午饭了,57,58跟我回去吃饭。”

“是!”苏静王欣怡异口同声应道,再也没看何鹏一眼,径直跟着老妇走了。

“回来!别走!”何鹏追上去,伸手抓二人手臂,眼前黑影一闪。

啪!啪!两声。何鹏的双手被突然折返的老妇用单手轻松的拨开。

“土弹弹,这里的规矩你还没教给他吗?再有下次,我就打断他的手!”老妇冷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就像是在训儿子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他刚刚醒,还没来得及说。”土弹弹仓惶道歉,有些惊恐的样子。

何鹏却是不干了,什么狗屁的规矩,老子不吃那一套,一拳就砸向老妇面门。

啪!

何鹏僵住了,一根指头戳在他的心脉之上,浑身都麻木动也动不了!

点穴!好厉害的手法!何鹏精通中医,知道穴位的妙用,却无法像这样只一指就将人完全制住,顶多是把别人的动作打断而已。

何鹏身子不能动眼睁睁的看着老妇与苏静欣怡离开,从始至终二女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何鹏的心在流血,是自己害了她们!

土弹弹蹲在地上,摸出一支烟卷点燃了默默的吸了两口,合着吐出的烟雾叹了口气,才说道:“唉,又何必呢,我都跟你说了,我不会害你的,你只要乖乖的按照协议把枣树改良成多年生果的,我保证把你们平平安安的送走。”

何鹏忽然笑呵呵道:“老土,你早说啊,快放开我,我保证不冲动了。”

土弹弹又深吸了两口烟,烟柱从鼻孔喷出直刺到地上翻滚着。

“我知道你不信我,想骗我帮你解穴,不过我真没那个本事,你立上个把小时穴道就自然解开了。这段时间刚好听我给你唠唠农家的规矩。”

老头抬头看了何鹏一眼见到何鹏眉眼间全是笑意,不由得更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不信我,其实我真是为你好,我和你讲过农家推行耕战政策吧,在农家不为农夫就为军士,现在依然如此,老夫我是农夫,专心攻克农业技术问题,而谷中的女人大多是军士,她们的功夫不是你我能比的,你连我都打不过不要抱着其他妄想了。”

何鹏温和的笑着,说道:“老土你说的哪儿的话,我怎么会不信你?我只是担心她们有危险而已,答应你的事我当然会尽心做了,你跟我说老实话,她俩到底怎么了?别让我因为担心不小心弄死了你的宝贝树。

最新小说: 佳人有约 重生之都市惊龙 眺望那城 龙医奶爸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王婿临门 里克编码 遇你尘埃落定 陈天阳苏沐雨 都市仙王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