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逆天零工 > 一而再,再而三

一而再,再而三

“放你妈个屁!”何鹏直接爆了粗口,一拳挥击在老土脸上。

这一拳力道极大,老土就像是一节枯木桩子砰的一声被打横了。啪!砸在地上。

然而老头躺在地上,却如没事人一般耸了耸肩膀:“这一拳是我欠你的,上次在山洞我偷袭了你,你早就该还给我。”

“你欠我可不止这些!”何鹏抬脚又踏,老头双手护住头不反抗。

“你尽管打,打完了该做什么做什么,你女人的命掌握在你的手中!”

何鹏正在气头上,下脚毫不留情,踩脸踢裆跺肚子,什么狠招都使了出来。

十来分钟过后,老头衣衫凌乱,满身都是鞋印,一个鞋印在脸上鼻子红肿。

“挺抗打啊!”何鹏气喘吁吁的说道。

老头苦笑,“我吃了那么多改造大枣和其他改造食物,普通拳脚伤不了我,你还打不打,不打我就起来了。”

何鹏被他气笑了,伸手将他拉起来。

老头掸掸身上的土,衣衫多处破损露肉,忍不住可惜道:“这一件是花婆婆亲手做的,可惜了……”

瞧那神情竟是有些黯然,对花婆婆的畏惧与爱恋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何鹏心道这个老瑟批也算是坦然,有什么不藏着掖着。如今利与弊都摆在面前,为了欣怡与苏静也必须将枣树改造成功。

还不知道要在谷中停留多久,李奇在外面一定已经抢尽了先机,即便出去了赌约也处在了绝对下风,甚至失去了翻盘的机会?

还有欣怡!何鹏发现这两天越是见不到她就越是担心她。那种令人挠心的感觉绝对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小静、欣怡,必须有个抉择。每每想到此处何鹏都觉得揪心。

何鹏觉得左右都是危机,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会困难重重,几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何鹏,我相信你。”一个温柔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苏静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何鹏觉得心里一暖,只是却不知她说的相信是相信什么。相信温蒂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还是相信他可以攻克难题带着她们离开?

苏静补充道:“只要是你对我说的话,我都绝对相信,我更加信任你的人,不管你说与没说,你都不会对不起我,你都会照顾好我,小胖子是吗?”

苏静竟然张口叫出了何鹏小时候的绰号。

“你知道是我啦?”何鹏挠了挠头。

苏静流着泪奔来,扑进何鹏的怀里。

“我早就知道了,你这傻瓜!我从渔村回来之前姑姑都告诉我了!”

“你这傻瓜竟然敢跑到竹林去欺负姑姑,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厉害!”

何鹏呵呵笑着紧紧搂着苏静:“你这傻瓜,她多厉害我不是都得找到你?只有你这个笨蛋才会大大咧咧的,我都到了你身边你还不知道小胖子来找你了。”

泪水浸湿了衣襟,苏静猛地推开何鹏。

一边抹干眼泪一边凶道:“都是你!你这坏蛋,害人家哭!

你知不知这些天人家多委屈,什么都要瞒着什么都要藏着,你还光想着她,哼!”

苏静假装气鼓鼓的背过身去。

何鹏想问她藏了什么,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从身后揽住她的腰。

“啃啃!”老土使劲咳嗽了一声,但没人搭理他,无趣的走出了实验室。

在门口突然说道:“有些事,装着不知道,知道也不说出来很难,因为说出来结果会更糟糕!”

苏静与何鹏听了都是一怔!

晚饭时三人依然坐在一楼,王欣怡还是没来,何鹏很想爆发大闹一场可每次看到苏静哀求的目光就将怒火压了下去。

晚上何鹏在实验室观察新培育出的病菌,用定向刺激的方法诱发病菌变异,收罗了十几种变异型。

土弹弹始终陪在身边观察记录,何鹏对他说:“这些病毒都会针对特定根系进行攻击,会诱发根系特定基因段突变,多试验几次就可能成功,如果不行可以让病毒产生更多的变异,终有一次会让影响果实成熟期的基因变成多年生的。”

老头满意的点头:“何鹏,你不能急着走,你要陪我几个月昨晚第一批次的实验,等来年你的枣子挂果确实是多年生的,你就可以走了。”

何鹏忍住气说道:“老东西,你别得寸进尺进尺,果子瓜果一年一个周期,这个实验可能要持续几十年才能成功,你是想将我永远软禁在这吗?”

“呵呵……”老头干笑着,不否认。

何鹏很想再揍他一顿,可是这老头皮糙肉厚根本不怕打,打了也是白浪费力气。

笑道:“让我留下来不是不可以,放欣怡和苏静走我陪你把实验做成功。”

老头摇摇头,“农家的基地虽然隐秘,但是知道了大概位置刻意寻找还是能找到的,放她们离开,她们必然会组织人马来找你,农家千年基业岂不是毁于一旦?”

“这么说无论我能不能完成都离不开这里了?”

老头又摇摇头:“只要你们加入农家当我们认为你们真正成为农家一员的时候就可以随意离开了。”

“王八蛋!”

砰!何鹏还是忍不住一拳将老头打翻在地。

老头躺在地上,满眼都是愧疚。

一切都是骗局,一个又一个的骗局!

何鹏反而笑了。既然没得商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挨了打不还手不是老子的性格。

“好,我帮你完成实验。”何鹏说完微笑领着苏静往外走,边走边道,“明天早点来开门!需要加班了!”

何鹏的内心并不平静,斗争他不怕,可是他还有顾虑,苏静隐瞒了什么?欣怡怎么了?

一路上苏静低头不语,何鹏叹气道:“静儿,我们没有退路了,你还不告诉我吗?”

苏静表情十分挣扎,最终还是坚定的说道:“何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要说的是硬碰硬我们一点机会也没有,答应他们完成实验,我在这里陪你,无论多久,别在意渔村的那场赌约,在我心里已经是你的人了!”

“可……”

苏静挤入何鹏的怀中,“听我一次,我不想你出事。”

“啊,对了我们快点回去吧,今天温蒂还要来找我看病。”何鹏叉开话题,拉着苏静快速的向住处走。

何鹏不是一个轻易改变决定的人,苏静也是一个要强的性格,而此时苏静已经委屈求全的忍受了农门的逼迫,并劝说何鹏继续服从。

所以何鹏更坚定的认为,必须反击了,步步落入对手的局中最后的结果就是任人宰割。

他不允许那种情况出现,自己女人的命运不能让别人来掌控!

苏静的请求不能拒绝也不能反对,只好拿温蒂来转移话题,昨晚温蒂不声不响的就走了,何鹏并不能确定她还会不会来。

到了住处温蒂已经等在那里,气鼓鼓的瞪着何鹏,一只手还握在腰间的匕首上,显然正在为久等而发怒。

“呵呵,温蒂姑娘你来的好早啊。”何鹏打着哈哈将门打开。

“早?你没看见所有的灯都已经熄了,你喜欢三更半夜给姑娘看病的吗?”

何鹏被呛的说不出话来,陪着笑把人请进屋内,温蒂一进屋就把一个小盒子丢给何鹏。

“你要的银针,该怎么治快点,我的事情很多,没时间跟你墨迹。”

女人越是急,何鹏越是慢,缓缓笑道:“温蒂小姐,你先坐会,容我净手之后再帮你把一次脉,静儿帮我给客人倒杯水。”

“哎,来了。”苏静端来一杯水放在温蒂面前,“等那么久口渴了吧,先喝口水歇歇脚,治病急不得的。”

温蒂难得表现的淑女一会,静静的喝了几口水。

“躺下吧。”何鹏道。

“你要干什?”温蒂立即警惕起来,手扶到腰间刀柄上。

“温蒂小姐不是要看病吗?你先躺下来,我需要详细了解一下病情,才好医治。”

何鹏摆出一副职业医生的模样。何鹏根本没有接受过职业训练,医术虽然高明,行医治病时却一贯率性而为,这还是头一次装出专业素养。

可惜的是温蒂这只大夜猫并不吃这一套。

“少玩花样,号个脉躺下干什么,快点摸吧。”说着把手腕递到何鹏面前。

何鹏没有伸手,在他看来眼前的女子是敌人中重要的成员,也将是他打开敌人缺口的关键,若是不能让她臣服,后面的事情也就没必要进行了。

何鹏起身道:“温蒂小姐请回,你的病我治不了。”

温蒂一怔紧接着大怒,噌一下把枪和匕首都抽了出来。

“你在耍我!老娘毙了你!”

温蒂长而弯的眉毛倒竖而起,扳机上的手指轻轻抖动着,随时有扣下的可能。

苏静奋不顾身的挡在何鹏身前,“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何鹏将苏静扳到一边,笑道:“这世上能治她的人不多,恰好我是一个,她要是想把那个怪胎生下来,就开枪好了。”

“怪,怪胎?不是你的孩子吗?”苏静诧异的问。

何鹏不禁气馁,中午苏静还说过相信何鹏与温蒂没有什么,怎么还说是自己的孩子啊!

苏静红着脸尴尬道:“我,我不是不信你,就算你们没有……没有那个,也可以人工的啊……”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