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逆天零工 >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不记得也好,至少证明他们有能力让你们忘记这里发生的事,将来才有可能放你们离开,我还一直担心她们会杀人灭口呢。”王欣怡有些黯然的说道。

何鹏听了王欣怡的话涌起一股不详的感觉,难道那一个月自己并不是昏迷,而是失忆了?

“欣怡到底怎么回事,苏静不告诉我,难道你也不说吗?我正计划带你们逃离这里,信息越多成功的机会就越大,告诉我吧,不要隐瞒。”

王欣怡忽然揽住何鹏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他的唇,动作生涩,却是用尽全力的一吻。

在何鹏迷醉在突如其来的幸福中时,“你走,离开这里。”王欣怡突然将他推开,“答应他们的条件,完成后离开这里。”

何鹏上前一步去抱她,她却退后一步。

何鹏苦笑道:“你们都瞒着我,是想我完成任务她们会放我们走是吗?我告诉你农家根本没有打算放我离开,她们想把我困在这里一辈子替他们做事,所以我宁死也要一搏!”

王欣怡怔了一下,“她们食言了?她们答应过的!”

“那对夫妻是狐狸和狼,说的话靠不住的,欣怡你告诉我真相吧,这样我才能想办法救大家出去。”

王欣怡想了想道:“时间要到了,这件事你回去问苏静吧,能逃就逃不要管我,她们看我很严我走不了的。”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温蒂推开门。“时间到了,快走。”

何鹏虽然不舍,却也知道还不是带走欣怡的时候,过去紧抱了欣怡一下才潸然离去。

温蒂板着面孔在前面带路,手中紧握着机关枪,所过之处有几个女军士端着枪在掩体内瞄着,枪口瞄向四方,似乎未知的敌人随时会从任何方向出现。

“怎么回事,有人攻击吗?”何鹏有些兴奋的问,他想自己失踪了这么久也许千门或者警察会来搭救自己,所以她们才会这么紧张。

温蒂边走边道:“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那些变异老鼠,最近它们越来越发疯了,你动作快点想知道什么以后再说,她们攻击时间要到了。”

吱!一声鼠类尖叫,一个硕大的老鼠猛然从黑暗中跃起扑过来,却噗的一声撞击在铁丝网上被锋利的倒刺钩住吱吱叫个不停。温蒂抬手一枪,噗!枪口套着消声器,声音不大,但是子弹从身旁破空而过的声音还是让何鹏心头一紧。

老鼠在铁丝网上爆开,血肉飞溅,只余下一张皮挂在上面。

何鹏终于知道这些血肉皮毛都是怎么来的了,出了树林,温蒂塞给何鹏一张手绘的线路图。

“按照图示回去,明天我还回来找你。”说完把何鹏搡出树林,身后响起噗噗……连串的枪声,以及恐怖密集的吱吱声。

何鹏没有犹豫快速穿入田地。

荧光纸被他装入口袋,不用看来时的路线也犹如刻在脑中一般,自从有了传承神器,记忆对何鹏来说再也不是问题,经过的事想忘记都很困难。

何鹏身子一顿,猛地想到既然记忆不是问题,那么我又是如何忘记的?

“药物!”何鹏首先想到了这个词,毕竟农家是玩种植的,药物应该也比较擅长,千余年培育出一些有特殊功能的植物不是不可能。

何鹏忽然呵呵一笑,我会忘记,可是传承神器不会忘记!

何鹏在一块田埂后躺下。

“传承神器我要知道过去一个多月发生了什么!”

脑中一阵刺痛一个个场景涌现出来。

当何鹏醒过来时猛地趴在田埂上呕吐,脸色煞白,身体轻轻的颤抖!

“禽兽!”何鹏咒骂道。

那段记忆血腥残暴,让何鹏不忍回忆。

“必须带走苏静和欣怡,这些天她们替我承受的太多了!”

起身时何鹏犹如变了一人。眉头之间两道深痕,宛如永远也舒展不开了。

住处熄着灯,但是何鹏刚到屋舍门口,门便吱呀一声打开,苏静一下扑进何鹏的怀里,紧紧抱住他轻轻的颤栗。

何鹏知道她害怕,害怕失去自己。

反手将她搂住,头和头轻轻摩擦。

“不怕,我都知道了,以后的事交给我吧。”

“他们是魔鬼,我们斗不过的,我好怕,好怕你会冲动,欣怡说如果你失去了记忆就绝不能告诉你真相,她说依照你的性格记起基地中的惨况一定会再次暴怒,她说必须瞒着你,才有可能让你活着离开。”

“嗯!”何鹏把她紧紧拥在怀里,“我不会再冲动让你们担心,把一切事情放心的交给我吧,这种事该由我来承担!”

“不,我要和你一起,我得看着你不让你做傻事!”

“好,一起!”

这一夜何鹏与苏静相拥而卧,何鹏轻轻拍着她的背像父亲哄着年幼的女儿入睡,苏静擦干泪痕很快沉沉的睡去,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

何鹏一夜未睡,虽然不想回忆,可是记忆却不可抑止的不断跳出来。

断肢、异形、嚎叫、世间最不可想象的酷刑在这里每时每刻都悄悄的发生,外表忠厚老实的土弹弹不仅仅是个老狐狸还是残忍的没有丝毫人性的恶魔,她的妻子花婆婆高贵气质下隐藏的也不仅仅是蛮横暴力,还有蔑视一切人伦道德的冷血。

山谷脚下这片土地中还有另一片天地,那里是地狱!

何鹏三人来到谷中的第一个月就是在地狱里熬过去的。

第二日清晨何鹏与苏静去食堂再次遇到了土弹弹与花婆婆。

土弹弹正眉开眼笑的说着什么,见到何鹏还笑着招呼他们过去。

“哦?今天心情不错啊。”何鹏主动开口说话。

“呵呵,是啊是啊,你不知道吧早晨我跑去看昨天种下的那颗树苗它竟然发芽了,哈哈,这么快就发芽了,天哪多么神奇,而且你知道吗枣树没有树叶树皮已经几百年了,它一定是再次进化了,何鹏你真是立了大功一件啊!”

树苗活了?瞎整也能活?太出乎预料了!

何鹏心中惊讶,面上却保持着微笑,不动声色的问:“一株生一株死,老枣树死了吗?”

“这才是最让人振奋的事情,老枣树竟然没死啊,难怪昨天你让我开出那么一大片地,原来你是早就算好了,老树不死我们就可以移植出一片的枣林啊,嗯,那片的还是小了些。今天我要再清理出一片地来。”

何鹏笑道:“那就好,种树不过是最简单的事,我还有很多手段你没见过呢。”

花婆婆接话道:“小何啊,你安心在这里住着,需要什么就跟我们提,咱们农门虽然是偏僻小派却什么也不缺,只要你说得出我都想办法替你弄来。”

老土笑道:“花花啊,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喜欢上咱们温蒂了,不如在谷中给他盖一栋大些的房子,以后他喜欢上谁就都嫁给他,妻妾成群享尽齐人之乐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好的奖励啊!”

花婆婆瞪了土弹弹一眼,骂道:“你这老流氓也就能想出这种混蛋主意。”不过转头却对何鹏笑道:“但是话说回来,优秀的男人多一些配偶,这才符合物竞天择的规律,何鹏你觉得怎么样,你要是喜欢,我就把温蒂调回来每天陪在你身边。”

何鹏暗道,真是一对狗男女,想出的主意都这么恶心,温蒂可是你们的女儿竟然转手就给别人当作奖励。

“不必,男女之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如果问我想要什么,我想要欣怡,她对我很重要。”何鹏笑呵呵道。

花婆婆与土弹弹同时显出难色,王欣怡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意外惊喜,用处几乎不下于何鹏。

那个雨夜何鹏三人被土弹弹撂倒之后,花婆婆就带着军士赶到了,连夜把三人带回了谷中。

最初她们的目的是天赐神晶,检查物品之后没有发现神晶就转而检测身体,想从身体进化程度中找出天赐神晶存在的证明。

在那个恐怖的地底基地中,三人被荷枪实弹的军士强迫着接受了各种检查,包括血液、汗液检测,皮肤、肌肉、骨骼测定等等。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何鹏没有任何进化的痕迹,反倒是苏静与王欣怡有些不同寻常。

苏静的基因中有着不同于普通人的超级基因,而且具有极强的遗传性。她的后代产生进化异能的可能性很大。

王欣怡在各种检测中虽没有进化表现,但是一次意外却让她被更加重视。

地下实验室有很多实验人种,一只突然发狂挣脱的三足变异人狂乱攻击军士,遇到王欣怡却忽然温顺下来,她们这才发现一部分变异人会对王欣怡产生亲近感,变得顺服,这个令花婆婆惊喜若狂。

农家由改良植物入手寻找人类进化的路径,千余年的闭门造车产出了不少变态植物,其中一些植物食用后身体会变异强大,土弹弹就是其中的典型。

但无处不在的田鼠偷吃了作物也同样产生了变异,变异生物狂躁极具攻击性,于是田鼠成了农家最大的敌人。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