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怡的坚持

农家占据了谷中田地,田鼠被驱赶进山里,但是田地中的那些庄稼却犹如致命诱惑一般诱惑着田鼠不计生死一次次冲击谷中防御。

密林中大量的军士以及防御设施都是为它们而设,在这场攻防战中没有胜者,双方损失都很大,田鼠无法大举功进来,农家人也没办法轻易出入,每一次进出都有损失,人丁单薄的农家越来越不堪重负。

王欣怡的出现给这糟糕的状况带来了转机。

土弹弹认为王欣怡身上隐藏着变异王者的血脉,如果能发觉其中的奥秘不仅可以一举解决鼠患,更甚者可能找到将变异田鼠控制住为己所用的办法,甚至地下实验室那些暴躁的实验人种也能被控制,将来该找出来的各种生物都可以控制。

掌控无数进化的变异生物将为农家的进化实验提供巨大的帮助。

所以她们对何鹏三人更加重视,看管更加严格。

而何鹏在地下基地中见到了各种泯灭人性的试验后越来越暴躁,不仅拒绝配合检测,拒绝替他们研究枣树更是一有机会就暴力反抗。

于是花婆婆和土弹弹想了一个方案并与苏静和欣怡达成协议,只要二女配合他们让何鹏帮助完成多年生枣树的实验就将他们释放。

王欣怡清楚自己对于农家的重要性,农家几乎不可能释放她,为了降低农家释放何鹏的难度,欣怡主动提出不与何鹏一起离开,继续留下来帮助农家。

达成协议后,土弹弹利用药物使何鹏失忆。

王欣怡对苏静说:“如果你想何鹏活下去就全力劝说他配合农家,而且不要将地下基地内的事情告诉他,因为按照何鹏的个性,遇到这么泯灭人性的是事情一定不会不管,而他现在根本没有能力管,结果只会是把自己也赔上。”

苏静哭着答应下来,她此时才明白一直大大咧咧的王欣怡竟然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何鹏赴死。

留在变态的农家比死亡还令人恐惧,而王欣怡笑着做出了这个决定没有一丝勉强。

何鹏在病床昏睡的那晚,欣怡在边上守了一夜,脸上始终带着爱怜的笑意。

第二日何鹏醒来,二女在田里见到何鹏似乎真的失去了记忆,便按各自的分工分头行动。

王欣怡被带往了密林协助研究控制田鼠的方法。

苏静信守诺言隐瞒了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并劝导何鹏配合实验。

现在新的枣树育活了,不管是不是多年生枣树这都是史无前例的进步,因为这是首次两株枣树同时存活。

想到可能即将拥有一整片不死枣树林,土弹弹就禁不住笑,这绝对是一件令人疯狂的大喜事!

成片的枣树林意味着无数的有神奇效果的大红枣,意味着可以制造出一大批强大的个体充实农家,意味着有更多的实验材料可以浪费,可以无所顾忌的尝试更多以前想做却不敢做的实验。

千年无人做到的事情被何鹏轻易地做到了,他的价值瞬间提高到顶点。只要他留下帮助实验,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自然也包括让欣怡回到他身边。

土弹弹把目光投向花婆婆征询她的意见。

花婆婆笑了笑:“只要能让你开心,让欣怡姑娘与你在一起当然是可以的,但是我们有很重要的实验需要她配合,她多数时间还是要留在林子里的,等我们找到答案之后你们才能形影不离。”

何鹏故意露出惊喜状:“没事没事,我们一定配合,只是晚上大姑娘就不太方便在外面,你让她像个上班族一样早出晚归就好了。”

花婆婆略微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土弹弹补充道:“这样吧每天晚上让温蒂送她回来,早晨再带她走,来回也有个伴。”

何鹏自然明白其用意,一是便于监视,二是促成温蒂与何鹏的关系。

“好的,温蒂小姐干脆也住我那里吧,加张床铺而已。”

花婆婆与土弹弹呵呵笑着,像一对偷吃葡萄的老狐狸。

饭后何鹏在老头的陪同下去了地里看那株新长出来的枣树,不禁大吃一惊。

昨天种下去的时候,只是一根枯树枝,今天却已分出两个小枝桠,每根枝桠上还有两片翠绿的桃形嫩叶。

妈的,长得也太快了吧,真是一颗妖树。

老头看到树苗更惊喜的蹦了起来,“刚,刚才还只有两片叶子,现在都四片了,天呢,很快它就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苏静惊讶的捂着嘴说不出话来,何鹏笑着对她说:“嗯,依照这个速度我们很快就能完成实验,到时候我带着你和欣怡到外面的花花世界旅游去,把这段时间憋出来的闷气好好释放一下。”

苏静点点头,眼睛中显出向往的神色,广阔天空的魅力只有失去它的人才懂得珍惜,翱翔在天空中的苍鹰永远不会明白笼中的小鸟对天空的热爱有多么强烈。

何鹏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扭头对土弹弹道:“既然实验顺利,我们应该趁热打铁,多种几颗以确保万无一失。”

老头自然是求之不得。

返回实验室,重新取了两根变异根系,回到枣树边,那颗大枣树,并没多少变化,但心细的老土还是惊喜的发现,靠近根部的树干开始显出淡淡的绿色。

“好,好哇,母树也出现了可喜的变化。”

何鹏却表现的相反,他道:“不好,如果这颗母树也生出树皮树叶,万一它失去了生长神奇大枣的功能怎么办,我们必须制止。”

听何鹏一说老头连连点头,“是啊,母树只有一颗不容有失,现在怎么办呢?”

何鹏笑笑:“这个好办。”说着弯腰把土壤刨开露出昨日嫁接的根系,用小锄头直接将那根根系刨了下来,老树感受到伤害枝干扭曲在一起。

老土心疼的面颊抽抽。

何鹏随手把树根装进口袋,笑道:“只要它活着就好,这一树的枝干就能为我们提供许许多多的实验材料。”

说着抓住一根枝条,一锄头砍了下来,枣树的枝干噌的一下根根直立,就像人遇到惊吓头发根根直立一般。

老土终于忍不住劝道:“何老弟,咱们嫁接时能少取一点树枝就少取一点,这么整枝砍下来是不是太浪费了。”

何鹏心中暗爽,老头越心疼他是越高兴,但表面上也装作忧心的说道:“是啊,为了保证移植成活率需要较为强壮的枝干根部,被迫整枝取下来确实很可惜,而且每次都要用母树上的根系与枝条嫁接取多了难免危机母树生存啊。”

何鹏皱着眉头一副尽心尽力想办法的模样。

老头道:“是啊,我们一千年来每次实验都是取一节根系就要养好多年,像现在这种取法从未有过,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呢。”

何鹏眼睛一亮:“对了实验室的墙壁上那些水晶罩子里浸泡的树根应该都还有活性吧。”

老头也猛地想通了什么,使劲点点头。

“太好了,那些是一千年来母树在各个成长时期的树根,我们用他们培植新植株,那么得到的每一颗成活树苗都会不同,孕育出多年生枣树的几率就更大一些。”

何鹏拍着大腿兴奋的说着,唾沫星子飞溅在老土的脸上,心道,老子呸你一脸。

老土毫不介意的抹了把脸叫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何鹏呵呵笑道:“老土要不你把实验室的钥匙给我一把,我随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进去做实验,嗯,那些老树根要好好利用一下,放着真是浪费。”

老头欣喜的准备答应,花婆婆的声音传来,“不用啦,以后门口会随时有人给你开门,你什么时候想去都可以。”

老土干笑一声,“是啊,我把开启水晶罩子的钥匙给你好了,你……爱惜一些,那可是一千多年积攒下来的珍贵样品。”

何鹏撇撇嘴:“我难道还会偷你那些老树根怎么着,你要是不放心我,我还是等你在的时候再去实验室吧,免得招人怀疑。”

“别别,我怎么会怀疑你,拿去!”老头从怀里摸出一把小钥匙,交到何鹏手中,大笑着说道:“所有材料任你取用!

只是,每次你可要做好记录啊,这都是珍贵的实验资料。”

“好啦,好啦,实验要是成功了你还要那些破资料干什么。”

再次到了南边那片地,刨了两个土坑,从树枝底部截取两节七八厘米的树枝,分别种了下去。

一边对着树苗尿着尿一边笑着跟老土解释:“这树干啊跟男人那东西一样,要粗一些才好活,所以啊宁可短一些截取两根,也不截取上面细长的地方,保证成活率嘛。”

老土听着兹兹啦啦的水声,一面连连点头赞叹何鹏考虑周全,一面自惭形秽的把解裤袋的手缩了回去,还是不要关公面前耍大刀了,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老头打消了也跟着尿一泡营养液的打算,但是对何鹏的信任却是有所增加,虽然信任程度很低,但是对于老狐狸来说没有任何人是可以完全相信的,这种程度的信任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