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不断

何鹏忽的看到窗户的右上角一根须子在风中轻轻的漂浮。

“闪开!”何鹏一跃到了窗边:“离开窗口!”他爆喝着。

窗外的根须嗖一下消失了。

三个女人被何鹏搡到身后,温蒂痛呼一声怒道:“干什么!哎呦!疼!”

何鹏情急之下控制不住力道,温蒂的伤口被牵动吃痛喊了出来。

吱吱!

一阵细微的叫声从窗外传来。

“听到了吗?它在外面!”何鹏护着三人小心翼翼的后退。

温蒂说:“没有啊,外面什么也没有啊,何鹏你捣什么鬼?啊哈我知道了,你是故意吓唬我们,你想让我们晚上都不敢离开好……哼!做梦!”

吱吱!又是一声。

“闭嘴!”何鹏怒瞪了她一眼。

欣怡轻声道:“我好像也听到了,是老鼠的叫声吗?”

何鹏点头,示意几人不要说话往后退。而自己则悄悄的向着窗口靠过去。

何鹏走到距离窗户一米的地方停下,蹲下身子仰头往窗户上角望。

啪!一个八爪蝙蝠般的怪物猛地爬到玻璃上,吐着细长的舌头吱吱叫了一声。

何鹏等四人吓了一跳,女人们最怕这些怪模怪样的动物,顿时都惊叫着爬到床铺上,瑟瑟发抖抱成一团。

怪物看到屋内的场景登时兴奋起来,八个树根似的爪子快速的挠动,想要进来。

何鹏赶紧抄起一根拖把,挥舞着发出嘿嘿的恐吓声,希望能把它吓走。

怪物却完全无视了他,只是盯着床的方向吐着红舌,更加急促的尖叫。

它总是找不到入口终于发怒了,张开嘴巴利齿猛咬向玻璃,咔嚓!一声脆响,玻璃应声穿破两个小孔,咔嚓,咔嚓……

一眨眼怪物就咬出了一个洞,探身往里挤,何鹏哪能让它进来,这家伙的速度太快,若是偷袭三个女人,她们根本没机会防御。

何鹏猛的拿拖把去捅,正捅在怪物身上,怪物尖叫了一声,被捅离玻璃,可是它的八爪却牢牢抓住了拖把。

而何鹏的拖把一部分撞在了玻璃上,玻璃碎了一个更大的窟窿。怪物顺着拖把干快速的爬过来,何鹏情急之下嗖的一下连拖把带怪物一起扔了出去。

楼下传来呼喝声枪响以及惨叫!

何鹏探头往下望,楼下有三个军士,一个捂着脖子惨叫,另外两个背靠背拿着冲锋枪疯狂的乱扫,子弹顷刻间就倾泻一空怪物却是踪影全无。

更多的军士听到声音围拢过来,同时过来的还有一辆装甲车!

何鹏松了口气,这么多人围过来,怪物应该已经跑远了。

楼下传来喊声,是土弹弹从装甲车上方的一个天窗探出半个身子:“何兄弟你还好吧,没伤到吧?”声音显得有些焦急。

何鹏随口应了声“没事!”

欣怡忽然道:“门,门!”

何鹏猛地转头,看到门与门框的缝隙中伸出两根须子,一卷一卷的。

“快上来,它在三楼门口!”何鹏立即冲到门边用肩膀使劲一顶,门缝合严实,登时把须子挤住。

门外传来吱吱的尖叫!

随后没了动静。

叭嗒,两根须子从门缝掉落,犹在卷动着。

何鹏啪啪猛踩了两脚,地砖都踏裂了,须子却只是变了型,仍然卷动着。

“断爪!它是故意断爪!”

门外传来军士的呼喝声,枪响,惨号!

嘟,嘟嘟一排子弹打穿了木门,贴着何鹏的头皮射进来。

何鹏吓得一猫腰,躲到了墙后。

三个女人也赶紧隐蔽到死角里。

“停止射击!”一个女人喝道,那是花婆婆的声音。

随后枪声停下,又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敲门声!

“何先生,请开门,怪物已经跑了。”

何鹏打开房门,花婆婆站在门口,一脸煞气!她身后两个军士倒在地上,还有两个受了枪伤正在包扎,显然是被自己人误伤了。

何鹏心道,这些女人原来不过如此,遇到事情还是会惊慌,会乱开枪,唯一让他生出一些敬佩的是,受伤的军士并没有哭喊,都是一脸镇定。

花婆婆没有进来,站在门口向着屋内看了看,目光落在温蒂身上。

“你还好吗?”

温蒂的目光有些躲闪,显得有些胆怯,“我,没事。”

“既然都没事就跟我走吧,这里不安全,你们必须转移到地下去,那里的防御怪物是无法突破的。”

何鹏有些犹豫,如果进入了地下,花婆婆可能会以安全为由禁止四人出来,那么逃脱计划就会受阻。

“花婆婆……”

“不要说了,这是命令!在怪物被抓到之前,你们就不要出来了。”

“可是……”

“执行命令!”

咔嚓,咔嚓,数把冲锋枪瞄准何鹏,何鹏耸耸肩膀,表示服从。

下到一楼,装甲车已经守在门口,军士掩护四人以及花婆婆上了车,车门关闭,缓缓驶动。

装甲车内部,两派长凳,靠在车身侧壁上,何鹏与花婆婆、土弹弹面对面而坐。

何鹏忍不住有种冲动,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如果突然袭击,刺杀花婆婆得手的几率很高。

他注意到温蒂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似乎在极力克制着。

而花婆婆逼视着她,目光凌厉!

土弹弹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何鹏察觉到气愤不对,看花婆婆和土弹弹的神情似乎是知道了怪物与温蒂有关,那么自己计划逃跑的事情很可能就暴露了,他开始寻找时机动手。

忽然温蒂噗通一下跪到地上:“是我不对,让那东西跑了,你杀了我吧!”

“为什么不报告!”花婆婆厉声喝问。

“我……我伤得……很重,所以……。”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住手!”何鹏一晃身挡在温蒂身前。

“这是我的家事,还轮不到你管!”花婆婆瞳孔收缩,眼中释放着凛冽的杀气。

土弹弹在她身后一个劲冲着何鹏挤眼睛。

何鹏笑道:“我怎么管不得,你不是说谷中我看上谁,谁就是我的吗,你打我的女人我为何不能管?”

温蒂猛地抬头望像何鹏,眼中神色复杂!身子不由得向何鹏靠了靠。

花婆婆盯着何鹏的眼睛,何鹏毫不退缩的看回去。

“好,我给她个机会,只要你两日内能够破解控制变异生物的秘密,我就放过她。”花婆婆转头对着温蒂道:“否则,你该知道吃里爬外的后果!”

温蒂畏缩的点点头。

何鹏对温蒂的表现很诧异,这个女人野蛮粗鲁,不要命,甚至有些疯,可是在她的亲生母亲面前却胆小得像个受尽欺辱的小媳妇。

花婆婆到底有多可怕?

方才还犹豫着要不要突然袭击,见到这种情形不由得放弃了,“不要打草惊蛇,还没到必须赌生死的时候。”

车子停下。

通往地下实验室的仓库门打开,在军士的‘护送’下四人进入了地下实验室。

笼中的狼女见到有人进来,又张牙舞爪的吼叫起来,何鹏一个目光瞪过去,狼女吓得一抖登时躲进了监室里面。

何鹏窃喜,等级晋升后果然管用!

实验室旁边一间有着四张高低床的监室成了临时住处,六名军士,荷枪实弹的把守着主要通道以及电梯门。

何鹏让苏静和温蒂在监室内休息,他拽着欣怡到了隔壁的实验室,那只变得雄壮的大田鼠耀武扬威的对着其他田鼠耍威风,田鼠们低匐着身子不敢动弹。

何鹏给了欣怡一根稻穗让她独自过去喂老鼠。

当欣怡走到鼠笼跟前,老鼠们更加畏缩,只要那只大老鼠不服气的立着,但是神态上显然也有些畏惧。

女人天生就害怕老鼠,更何况这种变异的透着一股子邪恶的大个老鼠。

欣怡极不情愿的把稻穗塞进笼子,大老鼠鼻子嗅了嗅禁不住诱惑一口吞噬了。

欣怡完成任务快速的逃回何鹏身边。

何鹏心道,看来欣怡对这些变异鼠果然是有一定等级压迫的,但是并不足以让其中强大的个体失去反抗力。

何鹏亲自拿了一根稻穗缓步向着鼠笼走过去。

老鼠们变得更加惊慌,有一两只甚至开始撞击笼子。

何鹏走到近前,那只最大的老鼠也伏在笼内瑟瑟发抖,何鹏将稻穗伸进去,大田鼠根本不敢动弹,对有着无限诱惑的变异稻穗也视而不见。

何鹏奇怪,从它们的表现来看似乎更怕自己一些,可是自己与欣怡同为第5及智慧生命,变异田鼠为什么更怕我呢?难道第5级也分三六九等?

何鹏把稻穗随手丢在另一个笼子里,回到欣怡身边。

“欣怡,你看到了吗,这些老鼠不禁惧怕你,也惧怕我。”

“嗯,是啊,好奇怪。”欣怡疑惑的说:“以前都是我怕老鼠,没想到老鼠也怕我呢,不过它们好像更怕你一些,难道是因为你长得丑吗?”

王欣怡昂着头对何鹏开了一个玩笑,模样很俏皮。

何鹏心里一暖,他知道欣怡此时肯定是没心情笑的,之所以强装笑颜还不是为了让自己愉快些。

何鹏笑着说:“动物们对威胁的直觉通常会比人类敏感。这些变异生物这种危险感知能力更强,在动物界里危险主要来自于更强大的生物威胁,它们之所以害怕你和我,是因为我们是比它们等级更高的生命体!”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