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

“生命体?更高级?”王欣怡对何鹏的话语完全无法理解。

“呵呵,你说什么呢,我听着怎么跟科幻片似的?”

何鹏道:“具体情况我也没有办法说清楚,但是你确实是比普通人要高一等级,你有没有注意过你的皮肤不会长皱纹,风吹日晒也不会变黑变粗?”

王欣怡揉了揉脸蛋,奇怪道:“这有什么,我才二十四好不好,你以为我会马上变成老太婆么!”

“作为更高一等的生命体有机会获得异能,你的异能就是容颜不老。”

“容颜不老吗?”王欣怡没有变的开心,反而显得有些难过。

“怎么了?”

王欣怡小心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皮夹,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王老爷子与一个年轻女人的合影。

“这是,这是你妈妈!”

何鹏有些惊讶!王欣怡母亲的照片何鹏见过一次,在她的墓碑上有一张,照片是九十年代照的,看起来十分的年轻漂亮,当时何鹏甚至感慨,红颜薄命,那么年轻就去世了。

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如果欣怡的母亲很年轻就去世了的话,合影时王老爷子也应该很年轻才对,可是照片上的王老爷子却已是老年人的模样。

“这是?”

“这是我爸爸妈妈三年前的合影。”

“三年前?”

何鹏简直难以置信,按照王老爷子生前所说他与王欣怡的母亲是在年轻时认识、相爱并结婚的。这张照片若是三年前的,那么欣怡的妈妈怎么算都应该是一个老太太了,可是模样却依然年轻貌美,一副打扮朴素样貌绝对年轻的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而且似乎是刻意扮老了!

“我妈妈生前不让照相,一辈子只留下这一张照片。”王欣怡皱着眉头说道:“我还曾经开她玩笑,我说妈妈你这么年轻漂亮,为什么不多照些相呢,放到交友网站上肯定能吸引一群帅哥,当时妈妈感慨的说,人呢要知足,老天爷给了一张好脸是福气不可以太张扬,照片能少照就少照吧!”

何鹏道:“这么说你的异能是遗传的,你天生就高人一等!”

“什么高人一等啊,胡说八道,还不是整天被你欺负,你可要说清楚,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欣怡撅着嘴美滋滋的,是不是高人一等她不管,被何鹏奉承她很享受。

何鹏挠了挠头,想打马虎眼,王欣怡歪着头斜眼瞟着他,一副你敢胡说,老娘就怎么怎么样的架势。

何鹏只得交代:“其实我也是比普通人高一等级的生物,不过你是先天的,我是后天的,比你要差一些。”

王欣怡奇道:“真的假的,你别糊弄我,人都是平等的还分等级啊。”

何鹏苦笑知道这事不好解释清楚,就装糊涂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查出来这个就是变异生物怕我们的原因,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点逃出去。”

“你的意思是?哎呀你一次说完!”王欣怡眼睛一瞪急脾气又上来了。

“我本来计划打开一个缺口放田鼠进来,我们趁乱逃出去,但是现在我们想离开地下实验室都困难,不过既然你和我都不惧怕变异生物,我就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只是需要你配合。”

“你说,我一定服从领导安排!”王欣怡俏皮的说道。

“别闹,说正经事呢,我准备把实验室里的变异生物释放出来,变异生物攻击性极强,那些守卫肯定会想办法逃脱,于是我们就可以趁她们打开大门时逃离。”

王欣怡接口道:“对呀,对呀,变异生物到了上面肯定把她们弄得团团转,我们就可以逃跑了!”

“嗯,我就是这意思,可是我需要你和我配合保护苏静和温蒂。”

王欣怡瞪了何鹏一眼,“哼,你倒是多情,又弄一个大美女回去。”

“不是的,我们是同一战线……”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你保护你的爱妻,我来保护温蒂,这样你满意了吧!”

凌晨一点,地下实验室。

监舍里漆黑一片,外面却是灯火通明。

站岗的军士打了个哈欠,作为一个女人即便身体素质强悍,到了夜里疲劳感仍然很强烈,地下室的潮湿闷热让她很难受。

呼……轻轻呼出一口气,她偷懒的坐在地上,美式特种部队标配长枪杵在地上。

花婆婆虽然变态,但却是一个十分注重生活规律的人,即便是出了人命此时也一定睡下了。趁着她睡着的功夫偷会懒,也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军士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镜子,对着整理了一下毛茸茸的短发。心里暗暗庆幸。

听说今天外面死了好几个姐妹,两三次短暂接触都被那怪物逃了,虽然那怪物也负了伤姐妹们死伤得更多。

真是运气!被派到地下实验室来,这里的钢制外墙达到三尺后,就算是导弹来了也不一定打得穿,就更别提那个小老鼠了。

她偷眼向着楼下望了望,其她的姐妹有的伸着胳膊,有的也坐在地上休息,她偷偷地笑,大嘴妹打哈欠时嘴巴张的好大,看看镜子里自己的樱桃小口,在这个基地应该也算是美人了,可惜那些老农没一个懂得欣赏,那些臭男人只知道和女人结合繁衍后代改良基因,哼!男人都是蠢猪。

咦?镜子里闪过一道影子,灰蒙蒙的一闪而没。

她回头看了看,眼花了?

随即她笑了笑,怎么可能,那边是绝密库,里面关的变异生物虽然可怕,可仓库的防御更加可怕,二尺后的钢门就算是用金刚砖头转个窟窿都得好半天,不可能有东西跑出来的。

她向着那间监舍看了看,房间黑乎乎的没有光,不屑的撇了撇嘴,“一个男人三个女人真是贱!”

忽然镜子里由闪过一道影子。灰色的紧贴着墙根闪过!

“不对!”她猛地站起来,手里的枪咔嚓上膛。

吱——嘎——一声很大的响声传来,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甚至于说太恐惧了!

那是绝密库库门打开时粗重的钢门摩擦轴承的声音!

“不好!”

啪!她鸣了一枪:“谁,谁在哪!”

回答她的是一声低吼!声音,沉闷,残暴,嗜血!她甚至回忆起了声音主人的样子!

一个脊背上长着一溜骨剑的男人!不,他不是人,他是个怪物,十几种动植物基因混杂的怪物!

逃!这是她此时唯一还能想到的念头!

啪!啪啪!枪声响起,是一楼的姐妹开了枪。

她顾不得去帮忙,伸手抓住栏杆纵身一跃跳到了一层,头顶上忽的一阵风一个巨大的黑影压了下来。

啊!她吓得尖叫出声,以为自己完蛋了,那黑影嗵的一声砸在地上,就地滚了三圈。却是三楼执勤的姐妹。

“快跑!”姐妹跳下来时伤了腿却一拐一拐的向着电梯门跑。

她急忙跑上前,扶着她向着门口奔跑,身后传来密集的子弹咻咻的飞射声,以及惨叫和嚎叫!

死人了!她心震颤着。

“怎……怎么回事?”

“有人释放了怪物,快,快,必须逃进电梯里,不然我们死定了!”

那姐妹仓惶的说着。

吱吱!三只田鼠从身后的黑暗里窜出来,飞快的追来。她回身就扫了一梭子子弹。田鼠的速度很快,窜进了附近的监舍里。

“钥匙!拿钥匙开门,我来防御!”受伤的姐妹持枪蹲在地上。她不敢犹豫从腰间解下电梯钥匙,手抖得插不进钥匙空。

啪!啪啪!另四个姐妹从几个方向跑过来。

“怎么回事?谁释放了怪物!”

哒!哒哒!三个点射,两个军士应声而倒,剩下的两人慌忙躲闪,一个闪到柱子后面,一个闪躲在监舍旁边。

门打开了,她惊讶的发现姐妹们竟然自相残杀!

“你,你要干什么!”

那个脚踝受伤的姐妹掀开帽檐。

“温蒂军士长!”

咔嚓!枪口指向她,手中的枪和钥匙都被取走。

“军士长,你疯了!花婆婆会杀死你的!”

“不!死的会是她!”温蒂猛地抡起枪托把她砸晕过去。

此时躲在监舍边的女军士刚要掏枪射击,监舍里伸出一双冰凉的手爪子,卡住她的咽喉,有些戏谑的挠了挠,有些痒!

噗!尖利的倒钩样的指甲刺入咽喉,血液呲出一米多远,她倒下时看到是个那个赤着身体的狼女,她在笑,狭长的脸颊带着大灰狼一样的笑容,竟然很美!

“放下枪!你是最后一个,不想死就投降!”黑暗里走出一个男人。

他就是何鹏!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脊背上长着一溜骨质利剑的高大兽人!满头一缕缕的肮脏的小辫,凶残的面孔锋利的獠牙,通红的眼睛,筋肉纠结的巨人身躯!像一个杀戮的机器,而此时他竟乖巧的跟在何鹏身后!

天呢!石柱后面的军士吓傻了,那个魔鬼什么时候这么安静过?以前见过他一次,那一次是一场事故,他杀了一个姐妹,在舔舐姐妹腿骨的时候他才安静的坐了一会,也只是一会而已!

叭嗒!枪掉在地上!

“别杀我!”

最新小说: 十拿九吻,唇唇欲动 重生之都市惊龙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都市仙王赘婿 龙医奶爸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陈天阳苏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