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仇必报

何鹏看得清楚,阿菜的手刀不是真刀,却比真刀还可怕,他的指尖边缘有一层肉眼难以察觉的气,那是锋利的刀型气刃,如果被气刃划到恐怕比被真刀划到还严重,皮肉骨骼包括内脏都会被轻易割开!

鹤无双的手筋脚筋就是这么被割开的。

阿菜的动作轻柔,如舞蹈般行云流水,攻击连绵不绝,每一下都向着要害,如果打中没有伤只有死!

何鹏晃身学着阿菜的动作旋转,中间几次手腕相触,又瞬间弹开,阿菜力量很大,不是普通的直来直去的力量,是一种诡异的有弹性的力量,轻轻的一次触碰手腕上能感受到七次递进的力量攻击。

七次是一瞬间完成的,肌肉反应速度不可能这么快,唯有体内的气才可以!

闪电交手后,二人猛地向相反的方向旋转开。

何鹏轻轻揉了揉红肿的腕部。

阿菜笑道:“呵呵,人家的手好摸吗?”

何鹏撇撇嘴,“有点恶心,不过还好,该结束了。”

“这么说你做好了当狗的准备了?还是你准备好死亡了?”阿菜笑着,红色的舌头突然舔了一下上唇。

何鹏道:“我只是想看看哈查口中说的那个比我强五倍的哥哥有多厉害,所以耽误了时间,我看过了,不过如此,所以可以结束了。”

“找死!”阿菜拧转身体又转过来,左右手刀如千手飞天一般上下翻飞,令人看不清攻击方向,只觉得每一处都在他的攻击之下。

围观的人不管是那一方的都发出惊叹,妈的,这还是人吗!

然而这些攻击在何鹏眼里却是不值一提的,因为太他妈慢了!在何鹏眼中那旋转飞舞的手刀就跟跳广场舞的八旬老太太的动作没什么区别,简直是缓慢笨拙的令人发指!

阿菜手刀从左向右袭来,何鹏跟着旋转,与手刀保持着恒定的距离,远远看去两个人不像是比武反而像是在跳华尔兹。

啪。突然一锤击打在阿菜的手肘上方,那是肌肉与骨骼贴合的部位。

嘶!阿菜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一条手臂提不起来了,巨疼让脑筋都抽了一下。

这一拳的力量很巧妙,将阿菜的旋转之力与何鹏的力量结合硬碰硬作用在锤击的地方,筋肉被从骨骼上撕开!

何鹏继续旋转着,而阿菜却转不起来了,他的一条手臂耷拉着不受控制的乱挥,严重影响了旋转的美感和协调性,而何鹏已经变被动为主动,绕着阿菜旋转开来。

啪!又一条手臂,筋骨分离。

阿菜惧怕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能攻击到气保护不到的地方,难道他能看到气的运行轨迹?不可能,他一定是蒙的!

双脚连踏,猛地连环踢出,他要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摧毁何鹏,结束他的好运气。

啪啪!迎接他的是连续两拳,带着旋转力量的两拳,两拳过后,阿菜打着旋飞起来,在空中像个脱线木偶一样飞了几周掉在地上,就像是一坨肉掉在地上一样。

四肢没有做出任何支撑动作。

以至于他的脸狠狠的磕在地面上,脑门红肿,鼻子骨折,满嘴是血。

“噗!”吐出两颗门牙,他惊悚的看向何鹏。

“你,你怎么做到的。”

何鹏笑着挥了一下拳打趣到:“so easy!”

阿菜苦笑:“我还是小看了你,你与我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我却输了。”

何鹏用传承神器查探过,阿菜拥有气可仍然只是f级智慧生命体,不由得笑道:“你我确实不是一个级别的,不过你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你应该想想怎么离开这里,你的伤你是知道的,如果不能及时就医会怎么样,可是你看看他们。”

何鹏指了指堵在门口的众人,“你给了他们太多的羞辱,你说他们会放你离去吗?”

阿菜那十来个徒弟猛地站起来,冲到阿菜身边,有的还拿出了刀子。

“麻痹的,还准备行凶啊!”

“干死他们!”

“一起上!”

群情激奋!

“退下退下!”阿菜吐掉一口血沫子说道:“成王败寇,你们赢了自然想怎么样就怎样,你们要我做什么才肯放过我呢?总不会是想杀了我吧?如果是尽管来。”

阿菜依然妩媚笑着,一副不把生死当回事的样子。

“麻痹的,真他妈嚣张,让他跟咱们磕头,喊爷爷,给被他打伤的人道歉!”

“让他承认不如华夏武者,收回侮辱的话,砸掉跨海擒龙的牌子!”

……

众说纷纭。

阿菜只是点头笑着,等众人声音渐渐平息,才道:“好,你们的要求不过分,我承认我打不过华夏武者,你们的高手比我厉害,我对伤害过的华夏武者道歉,给你们磕头认错,求你们放过我!”

说着他梗起脖子狠狠磕在地板上,发出嗵的一声响“求你们放过我,我鼠目寸光!”

嗵的一声响,又磕一下,额头流血,“求你们放过我,我承认我不如你们,跨海擒龙是我自大,我不配!”

嗵的一声响,再磕一下,血水满面,“求你们放过我,求你们放过我……”

他不住的磕头,每一下都很重,人群动容,这真是个疯子,他是要磕死自己吗?

有心软的主动让出一条路,“算了放他们走吧,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华夏武者和蛮夷不一样,我们要讲武德!”

“是啊,立即有人附和。”

阿菜的徒弟迅速抱起他,飞快的钻出人群。

那块跨海擒龙的牌子被人群砸成碎片。

何鹏暗暗惋惜,阿菜已经把武术融入到了性格之中,柔韧到无耻的地步,如果今天是他赢了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他轻轻叹口气,这个人迟早还会给华夏武术界带来祸患。

但是何鹏不能下手,因为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些麻烦会影响他进一步的行动。他决不允许李奇在幕后看笑话,无论怎么看阿菜都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没必要为了这枚棋子而丧失先机,何况自己已经落后了。

何鹏阻止了自己杀人的冲动,等等,等等,我的仇人是李奇,我要布下死局,一次搞死他!

无双拳馆的招牌再次挂上,鹤无双的徒弟们重新接管了武馆。

当老鹤坐在轮椅上回到武馆,不禁泪流满面。

“师傅,徒弟给您丢脸了!”鹤无双羞愧的对何鹏说道。

“老鹤,别说这个,以前收徒的事情我本是当一个笑话,与你平辈论交,但是这次你因我受连累,你这个徒弟我收了,以后无双拳馆由我何鹏罩着!”

“师傅!”老鹤激动道:“师傅是肯教我们功夫了吗?”

“以后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来,我会的都可以教给你们。

哇!老鹤和众徒弟都兴奋的叫了起来。

何鹏现在在滨海无疑已是武术界的第一人,甚至在全省说是第一人也不为过,因为原本号称第一的散打王被阿菜徒弟一招ko了,阿菜师徒两个都被何鹏给废了!高低显而易见。

有何鹏这句话无双拳馆立即成为了全省第一的武馆!一众弟子们从武术界的耻辱变身成了大师哥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纷纷叫嚷着要请祖师爷喝酒。

有富二代当即发话,要买车买楼孝敬何鹏,被大师兄铁柱使劲抽后脑勺:“你丫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知道咱祖师爷是谁不,那是超级零工!住的都是好几千万的豪宅,白衣紫霞是红颜知己,身边更是美女如云,要你的车啊?赶紧跟祖师爷磕头赔罪!”

看着那富二代跪在地上磕头认错,何鹏真想抽死铁柱,怪不得一个个武术都练不好,爷是有钱可是有嫌弃钱多的吗?

多好的一个富二代啊,爷正想要一部豪车呢,这闹的……

何鹏没跟他们喝酒,而是去了帝王大厦。在三十二层那个用一层楼摆一张茶桌的极致装x的地方喝了杯茶水。

“老李谢了,你和杨姐够仗义,为了我脱离木工协会,何鹏记在心里了。”何鹏一口将那每克按万元计价的极品大红袍喝干。

老李忍不住一捂心口,不是心疼钱,是心疼茶,这等好茶给何鹏喝真是白瞎了!

何鹏端着空茶杯一个劲示意老李也干了,他还不得不干,麻痹的以后再也不请他喝茶了。

忍痛一口闷掉,老李道:“何老弟,这段日子你去哪了,老子的人手找遍了全国也找不到你的影子,妈的今天你可得给我一个交代!”

何鹏有些感动,苦笑道:“你以为我想,我是被绑架了!”

哐当!老李一脚踹翻了青玉茶桌,古董茶壶茶杯连带着那一壶好茶全打翻在地!

“妈的!哪个日哈狗的干的,老子弄死他!”

何鹏心疼啊,这桌子带茶壶可价值老了!还好不是自己的!

“老李老李别激动,那伙人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呃?”老李诧异了一下,忽的一挑大拇指,不再言语了。

老李是个狠人,一向是有仇必报,而且是亲自报,仇不过夜,因为当夜就报完了!

老李说道:“兄弟,本来木工协会那小子我老李想帮你收拾了,可是人生难得几个敌人呢,老李怕夺了你报仇的快感,所以忍到了今天,为了补偿我,这次报仇可必须带上我!”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