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

离近了看那雕塑竟真是何鹏,他穿着阿玛尼,可以看出衣服有些部位被扯烂了,刚毅的眼神伟岸的身姿!

苏静跟着跑过来,咯咯笑着问:“你知道这个雕塑脚底下踩的是什么吗?”

雕塑脚下有一块水泥台,边缘突起,内部凹陷,很奇怪的结构,铁英楠摇摇头。

苏静眼睛笑成了月牙,解释道:“前段时间三千女工示威,何鹏为了平息事件被三千女工围攻,被迫爬到楼门口上面的台子上,进行了一次‘演讲’,最后有了这间工厂,全厂上下都很感激他!”

何鹏远远的喊道:“快走啦,不要看了。”

铁英楠却被雕塑后面的屏风墙吸引,上面浮刻着几幅画面,一幅是在会场上慷慨激昂的呵斥老工厂的中高层干部,一副是在办公室里几人围着看他实验棉絮,一副是女工围攻下慷慨激昂演讲,一副是酒桌上的谈判,还有一副是混沌摊没钱付账的尴尬场景。

铁英楠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也出现在图案中,那个从车内取钱的场景,那个女警官身上的徽章除了她不会是别人。

铁英楠豁然脸红了,原来在人们心里,我只是他的陪衬,而我却常常鄙视他,觉得他不求上进!铁英楠的心里掀起了巨大波浪。

苏静拉着她的手:“走吧,他急了,他最怕我们看这个了。”

而铁英楠却被屏风上一块单独开辟出来的区域吸引了。那块区域罗列着一些词汇。

英勇,果敢,英俊,无私,智慧,而最下面一个词竟然是女婿!

“这是什么东西?”铁英楠指着‘女婿’问道。

苏静咯咯笑的花枝乱颤:“还是被你发现了,这块区域是女工们对何鹏的评价,挑选有代表性的词汇刻在这里,其实女婿这个词是女工们认同率最高的,但是厂领导怕影响不好刻在了最下面,女工们觉得以后要是招女婿就要招何鹏这样的。呵呵,其实还有两个词没有刻上去,那就是老公和男朋友,呵呵,你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人人都认识了吧!”

铁英楠目瞪口呆,那个混蛋有那么好吗?难道是我的世界观出了问题?

忽然扑哧一笑,道:“这个流氓还蛮招女人喜欢的,你可要看紧点别被人偷了去。”

苏静俏皮的一吐舌头笑道:“是啊,我好担心呢,英楠姐姐不会来偷吧!”

铁英楠一怔,随后娇羞的追打苏静:“呸呸,叫你胡说。”只是心里却是有些酸楚,属于我的英雄在哪里呢?

追打着回到车子边,何鹏正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聊天,那是盛夏腾龙公司的总经理老贾。

老贾如今意气风发,正大笑着和何鹏吹牛皮:“何总,你看我把咱们厂管理的还行吗?”

“行啊!老贾,你弄得太好了,就是那个雕塑和屏风不怎么样,赶紧给我拆喽!”

“那可不行,那是工会征集女工们的意见制作的,我可没有权利否决,好不好的你就受着吧,何总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女工们可是说了,屏风墙上的那个评语栏还空着何多地方,她们说你这人以后不知道要干出多少大事来,空下的地方留着点评你以后的事迹,出现一个词汇刻一个。”

何鹏吓得冷汗直冒,万一不小心做了什么坏事,这面墙还不得被人唾骂几百年啊!

铁英楠恰好接口道:“我觉得有个词合适,贾总帮我记录一下。”

“你说!”老贾和铁英楠以前在工作上就打过交道,认识很久了。

“我觉得无赖这个词很适合他,可以刻在墙上。”

何鹏慌忙摆手:“嗨,你就别捣乱了,你想黑死我啊!”

老贾却是笑呵呵的记录下来,说道:“嗯这个词不错,有几个女工也提出来了,但是不够代表性,看看以后大家的认同度能不能提高,达到三分之一我就把它刻在墙上!”

何鹏登时就老实了,嘿嘿笑着拍老贾和铁英楠的马屁。

老贾却是深沉的说:“何总,我是真羡慕你,不管上面刻什么这都是女工们的敬爱啊,我在厂子干了一辈子,最期望的就是这种认同,哪怕是她们给我刻个流氓我也高兴呢!”

不一会儿,中校和担任技术总监的老科学家丁伟民也来了。

丁伟民大步上来给何鹏一个拥抱,拍着肩膀哈哈笑道:“何总来来,我带你看看工厂,我给你讲我根据你的提议弄得设施都是国际一流的,现在的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是又好又快啊,你知道吗,咱们的订单按照现在的生产能力已经排到后年去了,全军大换装啊!具有防弹效果的单兵作战服,真是叼炸天了!”

中校最是干脆利索,噌一把拔出军刀在自己胸口上就猛划了一刀,“何总你看,刀过不留痕,我们的驻守官兵已经先行换装了,有了这身衣服,战士们拼命时立马能增长三分勇气啊!”

何鹏头一次见到棉絮做出的成品衣物,上去摸了摸,轻柔透气,坚韧,手感上和普通面料没有区别因为坚韧耐磨,不但可以做得更薄,防御能力却是堪比防弹衣,而且是全身防护的防弹衣。

中校说,“这种衣服只要在执行任务时打上气让衣服内部充满气体,普通子弹打在身上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了,何兄弟,你的这个发明在和平时期看不出来,但是如果真的打起仗来,可以挽救几十万上百万的人命呢!”

何鹏听了也不禁有些激动。自己偶然间的发明能给华夏带来如此巨大的好处是他开始时没有想到的。

丁伟民说道:“其实用新型棉絮制作布料缝制军服只是这种产品的初级应用,现在很多高科技项目都急需这种材料,以后我们的订单会源源不断啊!”

何鹏笑道:“老丁你就别兜圈子了,要是想扩大生产就和老贾商量,我是不会反对的,我今天来啊一是看看你们这些个老朋友,想讨杯酒喝,二嘛就是去山顶上看看我的山门建好了没有。”

老贾和丁伟民是拍手叫好,说陪他去看,看完了好好喝一场不醉无归!

何鹏则叫着说:“今天啊,醉了也不归,老子今天就住这里了!”何鹏心想现在别墅还能住吗?门口守着骗子,屋里住着警察,从各地赶来的投机商人和间谍不知道都在打什么鬼主意,事态平息下来之前还是住这里安静,以后,每天九点回去应付一下那些人就好了。

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唯有中校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何鹏玩笑道:“怎么了领导,不会是因为要站岗没时间陪我吧。”

中校更加尴尬,眼睛使劲的瞟着丁伟民,那意思是:“老丁,你快说啊。”

丁伟民打个哈哈,笑着说:“何总,走咱们先上山看看你的山门,回头喝酒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有一位老熟人昨夜专程来看你了,你来的真巧,一会儿喝酒我们可以多喝几杯喽!”

何鹏眼珠子一转,皮笑肉不笑的说:“希望是惊喜,不是惊吓。”

老贾和中校都面带忧虑,何鹏话音一转,“不管他,我们先上山,该来的总会来。”

六个人坐上厂区观光车沿着新近修好的盘山路蜿蜒而上,直达山顶。

鲁圣门已经初见雏形,所有建筑都是纯木打造,而且外墙是双层木板中间夹了新型隔热材料,保温效果一流保证是冬暖夏凉。

建筑部分眼看着就要完工,然而此时却是一个工人的人影都不见。

何鹏略微沉吟,众人也是面色难堪。

何鹏说道:“这个也是那位让停的吧。”

中校点点头。

丁伟民笑着说:“没关系只是暂时停下来,吃了午饭估计很快就能复工了。”

何鹏撇嘴道:“这么说我还非得和他吃这顿饭喽?”

所有人都听出何鹏语气中的不快。

苏静轻轻拉扯何鹏衣角,让他不要动怒。

铁英楠聪明伶俐,想到了什么,轻声说:“这里建造建筑群落与国家法律可能有抵触,他们让停工不会没有道理的,你小心些处理,生气解决不了问题,让问题复杂化我怕你会吃亏。”

何鹏难得听到铁英楠说贴心话,看了她一眼,她眼神中的关切显而易见,何鹏点点头。

“你们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走走,这里风景很好,我们看看!”

丁伟民也笑道:“是啊何鹏,你可是选了一个好地方,这个山头是滨海市南边这片山里最高的地方,从这向东看,可以遥望碧波浩荡的大海,往南看是沃野千里,往北看是繁荣的城市,往西看是连绵的群山,真是一山汇集天下美景,我都忍不住想跟你讨一间厢房常住此地了!”

何鹏哈哈笑道:“给你一间,回头闷了大家还能凑在一起搓麻将!”

“要嘚!”丁伟民张嘴说了一句地道的四川话。

铁英楠惊喜道:“丁老,您是四川人呢!太好了咱们是老乡!”

何鹏一听,坏笑了起来。

众人皆问为何发笑。

何鹏道,“我想起了铁局长以前请我吃过一顿麻辣香锅,嗯,很怀念呐,老贾,今天你就给我们准备一顿地道的四川火锅吧,要麻一些,辣一些,味道越足越好!”

最新小说: 丐世神婿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系统逼我当首富 超级相师 舞乱天下 洛探 甜茶 扛山人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