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

顾问先生笑道:“按照盛夏腾龙公司的运作模式运作如何?”

盛夏腾龙公司的运作模式是何鹏以技术使用权出资占有20的股权并保留技术的所有权,政府出地,兴建厂房,派驻中层管理人员,高层领导由何鹏指定,国家给公司免税等一些列优惠扶持政策,条件是国家限制产品的销售,买家必须是官方许可的。

当时这一合作模式是大家都接受并一致叫好的,专家本以为何鹏会答应,然而何鹏却一口回绝了。

“不行,超级树种我要独资经营,销售给谁也要由我做决定。”

顾问先生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但依然柔和的笑着说。

“可是,你要知道种树是需要地的。”

顾问的话无疑是一种威胁,话里的意思是告诉何鹏,只有和他们合作,才会有足够的土地用来种树,如果没有足够广阔的土地,有超级树种也是白搭。

何鹏直视着他的目光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未开垦的土地,我们的北方邻国有近乎无限的无人开垦的肥沃土地。跨过大洋也有一个黑色的大洲有数不清的土地等待开发,所以土地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可是你是华夏人,你怎么能那么做!”顾问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你知不知道你的技术一旦被外国利用对于我们国家将是多么大的伤害!”

何鹏也严肃起来:“资本是没有国界的,我首选依然在这里,只是你们不要逼我!”

顾问显得很激动,愤愤的踱来踱去,几次欲言又止。

何鹏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们不必担心,我的最终目的也不是为了钱,这一次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这些技术也好,利益也罢对我都没有太大的意义,这些东西就算全交给国家对我来说也不会有任何心疼。”

顾问听了这番话一怔,他盯着何鹏的眼睛,想要分辨话语的真实性。

只是他只看到了深邃,无穷无尽的深邃。

“你……为了什么?”顾问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需要打败一个敌人,赢得一场赌约,而前提是有足够的金钱和力量,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等一两年,我可能会把这些都交给你们。

顾问浑身一震!

“此话当真?”

何鹏笑了笑:“信则真不信则假!”

顾问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了何鹏话中的含义:将来给与不给要看彼此的信任程度,你们信任我,我也信任你们这事就是真的,如果彼此没有信任还谈什么真假呢?

顾问叹了口气:“我是信你的,但是作为国家不能把所有人的利益赌在我的判断上,我需要拿出切实可以让上面相信你的东西。”

何鹏点了点头,他明白顾问的难处,自己拿出的东西一次比一次可怕,由不得他们担心。

上一次的棉絮还只是一种重要的战略资源,它可以用在高精尖的科技发展以及装备开发上,可以用来巩固国防,但是那东西不是给普通老百姓做衣服用的,有经济价值却不涉及根本民生问题,普通的棉纺织行业不会受到冲击。

但是这一次的超级树种不一样,当巨大的树木可以像庄稼一样一年收割几次时,就会对整个世界经济造成冲击。

首先受影响的无疑是那些木材出口国,更廉价的木材涌入市场,会导致出口下降不说,如果涌入市场的不是木材而是树苗的话,木材需求方只需要用很小的代价就能把可以快速成长为参天大树的树苗运回生产地,没有人会浪费大笔的运费进口成品木材。那些小国会失去经济来源而政局不稳陷入混乱,从而引发内战,甚至国家间的战争。

进一步发展会导致无法获得廉价木材的家私企业破产,大批的跨国巨头倒闭。国际金融秩序混乱,经济危机,金融风暴会接踵而来,武力值不高的小国只是拿着枪炮打打内战,打打邻居,武力值高的发达国家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面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景,华夏国必须保证自己不是在这次事件中受损的国家,保证华夏的人民不会因此事而大批失业,流离失所!

何鹏叹了口气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们出地,我无限量提供数种,你们负责种植,但是要支付我树种钱,同时必须答应不将树种以及木材出售给我禁止的买家,必须低价且无限制的出售给我指定买家!”

顾问把何鹏的条件琢磨了琢磨,觉得这样做似乎很有搞头,笑道:“好啊,我想在这个限定下我们可以合作的很好,我提一个附加条件,如果你指定的买家危害国家安全,我们可以不出售给他。”

“成交!”何鹏伸出手掌。

顾问用力握住,摇了摇,道:“成交!”

何鹏笑道:“具体的合作细节我会派专人跟你们磨合的,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下山了,我可不习惯和一个大男人在山顶上看月亮。”

顾问也爽快的笑了,他说:“我无所谓了,只要对国家有利让我跟母猩猩一起看月亮我也会同意!”

何鹏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只母金刚抱着顾问先生在摩天大楼上打灰机的场景,忍不住汗毛倒立!好恶心。但是心里对顾问先生的好感却是在增加。

“你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何鹏赞道。

顾问坐上观光车的驾驶位,拍了拍副驾驶靠背示意何鹏上车。

何鹏坐好后,顾问说:“你也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所以我很好奇,那个让你深恶痛绝必须打到的人是谁?也许我可以帮上忙。”

“你不会想参与进来的。”何鹏笑道。

“说说看呗,又没有损失,也许我会帮你呢?”

何鹏用略带鄙视的眼神瞅着顾问,过了好一会,瞅的他有些恼怒了,才道:“这个人应该与你们有过不少接触,至少他的公司和你们有很多的合作,你确定还想知道吗?”

顾问依然笑一笑,“不管他是谁,与你为敌最后一定很惨,你告诉我,我们好提前做些准备,免得替他背黑锅,被他连累。”

车子发动一路向下飘移,要说电动车飘移起来也是很可怕的特别是在半夜,在盘山路上俯冲式飘移。

何鹏现在才知道上来时为什么见到那么多旋转的星星,为什么会有种在星空中飞翔的感觉,原来并不是因为醉酒。

“慢点!我头晕。”何鹏大喊。

顾问先生兴奋的嚎叫了一嗓子:“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我非常喜欢这种飞的感觉!”

何鹏拼命的抓住前排扶手,骂道:“你他妈的立即减速,我就告诉你他是谁,不然咱们的合作全他妈作废!”

嘎吱吱!!车子猛地制动,在山道上滑行,轮胎与道路摩擦出浓浓的胶皮味,车子险而又险的在路边停下,然后以每小时不到十五公里的悠闲速度重新启动。

“噢,何兄,你的要求我自然会满足,对了,那个人是谁?”顾问先生笑得跟狐狸一样。

何鹏心里咒骂着道:“李奇,你知道李奇吗?”

顾问面色一变:“你说的是云想集团的新总裁?”

何鹏不屑的吹了一声口哨:“怎么?怕了吗?是不是后悔听到这个消息?”

顾问没有在意何鹏的挑衅,反而郑重的问道:“难道没有机会和解吗?我可以出面的,他会给我些面子。”

何鹏撇了撇嘴:“和解?也许两个月前可以,现在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没有别的可能!”

顾问“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脸上愁云密布。

何鹏忽然问:“在山道上飘移是不是真的很过瘾?”

顾问先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让我开会儿。”何鹏说。

“嗯?什么?”

“我说让我开会车!”

“你确定?你不是很害怕吗?”顾问疑惑的问。

“我不相信你的技术,而我又有许多不能牺牲的理由,所以我害怕,但是我自己开就是另一回事了。”何鹏有些嘲弄的说。

“如你所愿!”

顾问无所谓耸耸肩膀,停下车,并直接跳到了后排座位上,他显然不相信何鹏能开多快!

于是山路上的星空再次旋转起来。星光下依稀可见一条白色的线嗖!嗖!嗖!从蜿蜒的山路上穿梭。

同时一阵阵凄惨的嚎叫声响彻夜空。

当等在山脚下的中校先生把后排座位上几乎变做一团的顾问先生搀扶下来时,顾问先生的脸已经绿了,喉咙已经哑了,嘴巴里犹在念叨着:

“飞机……飞机……是不是飞的太低了,妈的!”

何鹏则哈哈笑着向着贵宾房走去,老贾在大厅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浓茶醒酒,他在等何鹏回来。

何鹏见了老贾,有些感触,这种实诚人才是真正可以信任的,不需要说话,人家自然会默默的去做,只因为你曾经帮助过他。

相视一笑,老贾便带着何鹏上了楼。

楼道里老贾问何鹏:“一号房住的是苏小姐,半醉半醒,可能已经睡了;二号房住的铁英楠,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三号房空着,你睡哪间?”

何鹏诧异的看看老贾,特么的这不是引人犯罪嘛!实诚人是不是实诚的过头了!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