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式

熟话说酒壮怂人胆,何鹏要是依然醉酒进入哪个房间都有可能,可惜的是他现在体内已经没有一丝酒精,大脑清醒的一塌糊涂,自然也就没有了怂人胆。

老老实实的去了三号房。

心中怀着万一的想法,也何老贾记错房号了?或者她们酒醉走错房间了?

然而世间并没那么多巧合,找遍整间屋子也不见半个人影,只能像一只单身狗一样蜷缩到被窝里,然而并无睡意。

每当强行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王欣怡的身影。

顾问先生说的可以帮我救她,会不会是话有所指呢?心中强烈的渴望让他一次次假设出种种可能性,各种什么组织,变态机构,甚至于外星人在关键时刻拯救了王欣怡,然而清醒的大脑却一再提醒他,别傻了,欣怡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

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就被敲门声吵醒,抬眼看已经天色大亮。

胡乱穿上衣服打开门,老贾苏静和铁英楠都在外面。

“有啥事啊,这大清早不让人睡个好觉。”

苏静撅着嘴在何鹏乱糟糟的头上敲了一下,“大懒猪还不起床,再晚就看不上首映式了。”

“啥玩意,啥首映式?奥买嘎的,你说的是首映式!”何鹏一拍脑门想了起来。

今天是电影《都市逆天零工》的首映式,刘逸爽把首映式放在了滨海市举办,今天来自全国各地的白衣紫霞迷会齐聚滨海市观影聚会!按照大金砖的说法今天会是一个狂欢的日子。

而作为《都市逆天零工》的编剧兼人物原型,何鹏要在首映式上发言,而他昨天在山顶土地上打滚噌泥,浑身上下就没一处能见人!

正着急忙慌的发愁买衣服和看首映时间冲突,老贾笑呵呵的拿出一身衣服来。

“何总,这是用咱们厂生产的布料按照你的身材量身定做的衣服,你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何鹏哪还顾的上合不合身,拿过来就要换,被苏静推到了浴室里。

“洗干净再穿,你看你的脑袋都可以养鸟了!”

沐浴更衣出来,所有人眼前一亮,一套中华立领黑西装,裁剪的极其妥帖,将男人的伟岸俊朗成熟大气衬托的淋漓尽致。

“真帅!”苏静忍不住赞叹。

铁英楠也不禁托着下巴点头,“真有几分进步青年的神采了!”

呃……

三人驱车前往首映仪式地点,天宏国际影城。

路上铁英楠和苏静好奇的打听昨晚何鹏与顾问先生在山顶发生了什么,何鹏胡乱解释了几句搪塞过去。

铁英楠说:“今天早晨建筑队又上山了复工了,那个顾问倒是真厉害,可以让你的工程说停就停说复工就复工,他是什么人呢?”

何鹏顿时一阵冷汗,这个女人是怎么当上局长的啊,她竟没看出那人的身份,如此后知后觉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更何况她还在没弄清状况的情况下就不停的用涮白菜给顾问先生封口。

何鹏知道她是官迷,不好让她担心,就道:“他啊就是个混混子,仗着有些关系来敲竹杠,我们的事情谈妥了,工程就复工了呗,没啥大问题。”

铁英楠气愤道:“混混?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怎么能让这样的人为所欲为,不行你就到我们局里去报个案我来给你查一查他。”

何鹏更是苦笑不已:“其实,他还不错了,人正直有信仰,凡事讲究原则,有时候还很仗义,是个很好合作的人,你就别担心了。”

铁英楠仍义愤填膺,苏静咯咯笑着叉开话题。

“刘逸爽姐姐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啊,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呢?拍个电影用你的剧本,卖力的给你的都市逆天零工有限公司做广告,开幕式还要让你当嘉宾演讲,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啊……”

苏静说着说着眼神就有些幽怨,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花猫一样望着何鹏。

何鹏还没说话,铁英楠就道:“还能有什么,一个有钱,一个有貌,又是混的演艺圈,你想一想不就知道了,男人呢真是!”

铁英楠说一半留一半煞有介事的样子,让苏静更加惊疑不定。

何鹏恼了!对他来说苏静是他的逆鳞,特别是在失去欣怡之后,苏静是何鹏关注的全部,胆敢伤害苏静何鹏就敢和他拼命,挑拨离间也是不行。

“铁局,你是不是很忙?要是忙你就回警局吧,我的家务事真不需要你操心。”

何鹏忽然冰冷的说。

铁英楠被狠狠的呛了一句,胸中怒火与酸楚同时爆发出来,但是她还必须忍着,因为她现在是以工作的身份待在何鹏身边,保护何鹏的安全是上级交派的任务,必须完成。

她一咬牙,猛踩油门,车子急剧加速把何鹏重重甩在靠背上!

到达天宏国际影城,立即有人把何鹏一行接进后台,《都市逆天零工》剧组正在热烈的侃大山,见到何鹏进来或嬉笑或恭敬纷纷问好。

何鹏有些紧张,要在最大的一个放映厅做演讲,面对数千白衣紫霞粉丝和媒体记者,说实话有些怯场,看到这些人一个个打扮的跟社会名流或者国际大腕一样,还嘻嘻哈哈的没个紧张劲,何鹏不禁产生出一些怨气。

“你们这些家伙都准备好了吗?观众都入场了怎么还嘻嘻哈哈的。”

刘逸爽今天穿了一套极具仙女气质的白纱长裙。身体曼妙之处都恰到好处的凸显出来,仙女气质和妩媚清纯完美的融合。

她笑嘻嘻瞟了何鹏一眼道:“我们可是专业的,哪像你这半路出家的。”

何鹏一阵尴尬,确实他们都是职业骗子,半辈子以骗人为生,演戏就像喝凉水一样简单。

这时有人喊道:“快快,到点了上场了!”

有人带队,领着众人呼啦啦就去了前台,何鹏心里越发紧张,“怎么就上场了呢,我还没准备好呢!”然而并没人理他。

忽然间眼前一亮,排山倒海的掌声骤然响起。

不知多少的聚光灯同时照射过来。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上午好!”一声美式的开场白腔调高昂充满激情,现场顿时引爆,欢呼声,叫好声,鼓掌声,更多的是白衣紫霞的呼唤声。

何鹏脑子发蒙也不知那位某著名主持人都说了些什么,总之耳朵里都是闹哄哄的声音以及耳鸣,身边的人一字排开,一个个被主持人拎出来调戏一番。

忽然现场一静。

主持人说道:“有传闻,这个人和白衣紫霞的关系是情侣鸳鸯蝴蝶,有传闻说他们是蓝颜知己暧昧却不过线,有传闻说他们因才华而惺惺相惜,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样的,我们知道他们的关系一定不一般,你们想不想一探究竟!”

“想!”

数千人整齐划一的喊道。

“有请超——级——零——工,何鹏先生!”

何鹏顿时蒙了!

忽然身边有人推了他一把,他踉跄的来到主持人身边,刘逸爽正满面通红俏生生的做羞涩状。

何鹏有些抓狂,在万众瞩目之下想到的却是后台里苏静是不是打翻了醋坛子。

“何鹏先生,刚才我问白衣紫霞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她只知道扭扭捏捏羞羞答答,让我们如隔靴捎痒难受得紧,你能不能给个痛快把你和白衣紫霞的关系,说给大家听一听。”

“我俩……啥关系?”何鹏慌张的侧头小声问刘逸爽,不想国际顶级的音响效果,将这一声看起来十分暧昧的声音传遍了全场。

而刘逸爽更是娇羞的锤了何鹏一下,然后以手遮面。

“麻痹的,完了!”何鹏又顺嘴溜了一句。

台下轰然爆笑!

主持人恰到好处的接话道:“何鹏先生真是快人快语,用简短的三个字概括完了关系!”

“哈哈……”海洋一样的笑声响起。

主持人朗声说道:“现在有一个现象,很多明星不敢公布自己的情感经历以及爱人身份,害怕因此失去热爱他们的粉丝,而白衣紫霞的虾米们却不是如此,你们说为什么?”

“白衣紫霞我爱你!”观众们齐声呼喊。

“你们希不希望她幸福?”

“希望!”又是众口同声。

“你们希不希望她找到好的伴侣?”

“希望!”

“你们觉得都市逆天零工先生和白衣紫霞合不合适?”

“合适!这再好不过了!”

“不合适!”终于到此出现了不一致的声音。

主持人哈哈笑道:“是啊,你们太爱白衣紫霞了,合不合适还是让我们来听一听何鹏先生关于他和白衣紫霞不得不说的故事吧!”

“好现在我们把舞台交给何鹏先生!”

灯光一暗又一亮,整个放映厅只剩下一柱灯光,从顶棚照射而下,落在何鹏身上,其他地方皆陷入黑暗。

何鹏懊恼不已啊,好好一个电影开幕式,怎么被他们搞成了女婿考试大会,麻痹的,咋没有人提前跟我说一声,提前告诉老子老子绝对不来!

然而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台底下看不见的地方,数千人正盯着他,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

“麻痹的,完了!”何鹏又紧张的说了一句。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