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动

李奇歇斯底里的用钢笔台历墨水瓶砸走了高管们,一脚将门踹上!

他红着眼看着墙上的油画,在那幅油画中有一道暗门,他犹豫,要不要打开门让他们来处理掉何鹏,起身,坐下,起身,坐下,反复许多次之后,骂道:“特么的,大不了老子请杀手来!”

何鹏已经算不过来自己这段日子到底挣了多少,他只知道,雇佣来替他管理账目的专职人员和会计师律师越来越多,以至于不得不买了层楼让他们办公。

同时何鹏也苦恼,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收到的都是些面临破产的企业股份,现金真是寥寥无几。要不是盛夏腾龙公司,以及酱菜厂布鞋厂和木雕厂的老底子还有一些,他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何鹏掰着指头算日子,再有几天就是影城和电影公司分账的是日子了,应该有几亿资金能周转回来。

他暗暗羡慕刘逸爽,她和白目远现在火了,首部电影票房就破了十五亿的记录!各大电视台纷纷递出橄榄枝邀请参加访谈节目,以及真人秀啥的,全世界各地那漂亮哪好就去哪玩啊,想一想何鹏就觉得委屈,凭什么她们那么逍遥自己就要这么苦呢。

何鹏这些日子就像是笼子里的鸟,蹲在办公室里为各种企业和人群解决困难,偶尔得空就赶紧吸收几个e级大红枣,虽然现在e级生命能量对于他提升自身等级没有什么作用了,可是用来补充给求助者‘想办法’而消耗的生命能量还是很有些用处的,毕竟那可是整整一车五万颗啊。

矫元青和唐木匠也来找过何鹏,述说当初被云想集团和马来人联合打压为了华夏木工行业不得已才妥协,并不是真的与何鹏为敌,求何鹏重新吸纳他们,即便不能入鲁圣门为徒,给鲁圣门当个杂役也好,也算是为老祖宗的事业贡献了力量。

然而何鹏却没有答应,何鹏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背叛过他的人就不值得再让他信任,否则何鹏这么大的家业谁都两面三刀的捞好处,何鹏还不得忙得焦头烂额!

但是毕竟有着之前的情谊,何鹏没有把事情做绝,他知道木协已经倒了,矫元青和唐木匠的企业损失惨重,恐怕已经资不抵债了。每人给他们开一了一张百万元的支票。

说道:“这支票是一年后才生效的,那时候你们的企业破产清算也该完成了,一人一百万就当作生活费吧,富不了也穷不着,颐养天年吧,不要再涉足木工行业了。”

二人即委屈,又感激,还绝望。

如今何鹏的话在木匠行业就是圣旨,他不点头,两个人做牙签都没人敢帮他们卖啊!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二人的雄心壮志彻底淹没干净,从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同时有传闻,木协的那个马来人对于何鹏用阴谋诡计弄黄了木协十分生气,叫嚷着自己才是鲁圣门嫡系,曾经带了一帮子人来找何鹏较量。

但是因为找何鹏的人太多,愣是没挤进来。

在盘山道上休息时,见到一个美丽如仙女的女子拿着一只木头鸟发呆,就用生硬的普通话上前搭话:“小姑娘,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手里的木头鸟很好看,是什么人送给你的。”

女子没理他,幽怨的叹口气,沿着山道走。

马来人死气摆列的跟着套近乎:“小姑娘,我会做很多好玩的东西,咱们认识认识,我送给你好不好,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发愁的看了看他,问他:“你的鸟能飞吗?”

马来人呵呵笑着有些不怀好意的回道:“你问的是嘘嘘用的鸟,还是笼子里的鸟?”

女子厌恶的瞪了他一眼,把手中的木鸟往空中一抛,那鸟儿竟然就在女子头顶上方盘旋起来,有风来还忽上忽下,却是不飞远,久久不落。

马来人登时大惊失色,磕巴的问:“你,你,的鸟哪来得?”

女子道:“我男朋友做得送给我的,你快走吧,我男朋友很有本事,要是被他看见有人欺负我你就惨了!”

马来人脸色苍白,问:“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何鹏。”

据说这会飞的木鸟只有鲁圣人能做出来,马来人顿时仓惶逃窜,连夜返回来马来了。

何鹏送走一位客户,累的跟狗一样摊在老板椅上,正准备抓两个大枣补充一下能量,老苟推门进来。

老苟把门扣上,做到办工桌对面的椅子上。

“门主,休息一会吧,我跟你聊点事。”

何鹏挤出个笑容说道:“苟老,你最近可是又瘦了,别太劳累。”

老苟难得动容道:“有劳门主操心了,跟着您干事我这身体啊越来越有劲了。”

何鹏看老苟的面色似乎有些不妥,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支起身子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尽管说,进来公司发展太快,现在咱们有多少雇员我都闹不清楚了,有些事情难免疏漏,是不是亏待了千门的兄弟?”

老苟连忙摆手:“不,不是,千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有凝聚力过,兄弟们都说你是一位有能力的门主,跟着你干心里敞亮。”

“老苟有啥事你说,别憋在肚子里。”

老苟道:“门主,进来一段时间,千门收到很多消息,前些日子有一些人鬼鬼祟祟的都被我们暗中警告打发了,可是进来有一伙人来了滨海,虽然没有奔着咱们来,但是我觉得要提醒你一下。”

老苟难得这么镇重其事的提醒何鹏,一般小事他都不动声色的就解决了,让老苟也皱眉头,说明那些人来历不简单。

老苟道:“这些人是境外的一个华人社团的人,名义上是一家商业机构,私底下做得都是人命买卖,属于老行当里的杀门,也有叫荆轲门的,现在的说法就是职业杀手。”

老狗这么一说,何鹏也谨慎起来。

“多安排几个人保护好苏静,我这段时间太忙没办法陪她。”

“是,这事我已经做了,在外地的精英陆续都回来了,小爽这几天也会回来,我会让她二十四小时陪护小静的,我担心的是你。”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想动我恐怕还没那个本事!”

何鹏自从晋升为e级智慧生命,获得了高速感知异能,战斗指数以及防御能力都是直线飙升,前段日子何鹏让小豆子用他的气攻击自己,何鹏竟然在小豆子手心刚刚冒出红光就已经做出了躲避动作。

何鹏心道连根激光枪有得一比的‘气功’拿我都没办法,老子害怕谁?

老苟点点头说道:“门主的功夫自是没话说,只是杀门却不可不防,他们从事这一行两千年了,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手段,我是担心他们和农门一样……”

老苟说道这抬头看着何鹏不说了,他知道农门的经历对何鹏是个禁忌,每次提及何鹏都会不开心。

何鹏果然脸色沉了下来:“你说的有道理,我估计又是李奇找来对付我的,你们注意观察,看看那伙人有没有和云想集团接触,如果有这一次我们要提前下手,另外跟中校打个招呼,我下午送苏静过去住几天,他那里还是安全。”

老苟道:“我的意思是,不如你也回去住一段时间,虽然铁局长安排的人一直在这里保护你,可是遇上杀门他们可能没多少作用。”

何鹏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我的时间紧迫,眼看着半年过去了,我必须抓紧时间了,与李奇的赌约我不能输,而且我要他偿命!”

何鹏双目露出凶光。

老苟无奈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也只好这样了。”

何鹏闻言有些疑惑,听老苟话里的味道似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老苟道:“门主,这段日子一直是你提携千门,现在也到了让你看看千门手段的时候了,杀门对千门他们不一定讨得了好!”

何鹏沉吟:“苟老别轻举妄动,我们还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不要轻易开战,我不想咱们的兄弟有损失。”

老苟道:“这个我晓得,千门也不是靠蛮力吃饭的,我会让人先摸摸他们的底细。”

与苏静吃过午饭,何鹏亲自开车送苏静去南山,虽然苏静不愿意,一路上撅着嘴,但是她知道何鹏现在拼命做事都是为了娶她,见何鹏操劳她十分心疼,可是却帮不上忙,何鹏提出要送她去南山,心里百般不愿意离开,却是一句反对的话都没说,只是拿着那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不住的祈求何鹏。

何鹏,也是一再狠心才没被那满是柔情与委屈的目光打败。

一路平安,顺利到达南山。

南山的岗哨明显要比往常多了一些,老远见到有车过来,站岗的士兵把子弹都上膛了。

何鹏不得已老远停车,探头让他们看清自己才得以行近。

何鹏问那哨兵:“怎么回事,工厂出事了吗,你们的戒备级别好像加强了啊!”

最新小说: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都市仙王赘婿 重生之都市惊龙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陈天阳苏沐雨 佳人有约 龙医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