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爷

妖猴晃着两个膀子来到办公桌前,大刺刺坐下。

“你是何鹏。”他用肯定的语气说。

“正是!”

“嗯,你不错!”妖猴高傲的赞了一句。

何鹏感觉很不舒服,尽管妖猴收敛了煞气,尽量的平和,可是这种态度,居高临下的夸奖让他不爽。

何鹏耸耸肩膀。

“说吧,你需要我帮你解决什么困难。”

男人又怔了一下。面上带着薄怒。

“你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你是杀门的屠夫,现在你是我的客户。”

男人又一怔,似乎对何鹏的态度不满,又似乎是对自己的客户身份不满。

他猛地往前一探身,胳膊压在办公桌上,眼中凶芒暴起。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欠我们几条人命!你不怕我杀了你?”

“哈。”何鹏干笑了一声,站起来转身从身后的书柜中取了一个纸杯,在桌前的电动饮茶机中倒了一杯茶水放在屠夫面前。

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第一,我不欠你们人命,第二你们到我的地头上找我麻烦,死了人算是技不如人。第三,该说的话昨天我已经说过了,你要是能代替你们杀老大决定开战,就开战好了。”

“你!”

哐!妖猴砸了一下桌子,厚重的实木桌子委屈的扭曲了一下,伴随着痛苦的嘎吱声。

何鹏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这张桌子是非洲的木料,北美的工艺,价值五万美金,因为是我使用过的会有很多人愿意收藏,所以身价提升了十倍,五十万美金会加在代理费里面,还想砸什么你随意。”

屠夫暴怒的起身,手臂上的肌肉一根根蹦起!两根尖牙从下牙床支出来。

他咧着嘴两手五指伸张,似乎想一把掐死何鹏,可是似乎一股无形的束缚力捆绑着他让他伸不出手,他转身要走,走到门前却又折返回来,进不得退不得在屋子里转起了圈。

他的步子越走越快,显出心情越来越糟。

何鹏叹口气,暗道为啥杀门的人老是这么不正常,一个个都跟疯子似的,他敲了敲桌子,吸引了屠夫的注意。

“算了这张桌子就当我的诚意吧,你是杀老大派来的人,我该给他一些面子的。”

屠夫又转了两圈,猛地一步窜回椅子里。

“小子,你别得意,要不是杀老大不许,我今天就宰了你。”

何鹏哈哈一笑,“是,是的,你们的杀老大会保护我。”说着单手拿起纸杯子递给屠夫。

屠夫伸手去接,杯子却猛地消失了,他刚刚支起牙齿,却发现杯子已经塞到了手里。

他惊愕的看了看何鹏。

何鹏这一手很厉害,这一手力量不大,速度也不快,却是逃过了他的神经反应,那是一种犹如掌控时间空间的感觉,屠夫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如果何鹏去做狙击手,他能在两公里外准确的判断出目标的下一步反映而准确命中目标,如果他去做刀客,他的刀子能神出鬼没的割断对手的脖子对手却还不知下手的人是谁。

“你……好功夫!”屠夫眼中焕发出灼热的神采,“难怪三哥和幺妹死在你手里。”

“我再说一遍,他们不是我杀的。”

“是啊。”屠夫遗憾的说:“要是死在你手里就不屈了,该死的黑色,老子迟早把他们都掐死!”

说着手指头还狠狠的抠了一下,宛如真有一个脖子在他的手里被掐断扯碎。

何鹏瞳孔收缩了一下,屠夫看到了立即高兴起来。

“嗯,你也知道我厉害吧。”

何鹏点点头:“你很凶。”

嘿嘿……屠夫得意的笑。

“说吧。”何鹏不喜欢滥杀的人,皱着眉头到“说你的来意。”

语气不客气,屠夫却不介意,他又看到了何鹏皱着的眉头,他很满意,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何鹏当作了与自己平级甚至高一级的对手,令对手皱眉头是他喜欢的事。

“嗯,是有事让你办。”屠夫把手压在桌子上,桌子断裂的地方咔嚓响了一下,影响了他的情绪,他用手把断掉的桌沿掰下来丢到一边,却找不到手扶的地方,于是毛手毛脚的搬了搬椅子,换到旁边的位置,才再次把手搭在桌沿上。

像个顽童一样满意的摁了摁才道:“你开出的条件猴子跟杀老大讲了,杀老大说你要是能促成海外杀门回归本土,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否则的话,嘿嘿……”他裂了一下嘴,尖牙露了出来,意思不言而喻。

“报酬。”何鹏斜靠在椅子里用指尖轻轻点了点桌子。

“啥报酬?”屠夫疑惑的问。

何鹏抿了抿嘴,无奈的说道:“之前的事情已经解决,现在你们找我办事,要支付报酬,我这里是一间公司,你懂公司吗?”

“公司?啊,我知道,杀门也有公司,老大给了我5的股份,说是每年可以分红,嘿,没啥用,老子钱都花不完。”

何鹏笑了笑:“对,公司是要挣钱的,挣了钱才能给股东分红,我的公司帮人办事要收钱的,你们准备了多少钱让我替你们办事?”

屠户恍然,随后挠了挠头:“收钱?我们只跟别人收钱,从来没有人敢跟我们收钱,你是不是傻了,我们可是杀门,杀了你,你的钱都是我们的,你还敢要钱?”

何鹏笑着指了指门:“去,让杀老大派一个肯出钱的人来。”

“你啥意思?”屠夫直起腰来,眼睛也瞪起来。

何鹏手指轻轻点着桌子道:“出门左拐有电梯,可以直达一楼,门口坐三路车,走十七站就到宾馆了。”

屠夫脑子再不好使也听出来了,何鹏这是在赶他走。

“混蛋,杀老大说必须让你答应!”

何鹏挠挠头,这人脑子还真是不好使啊,真是有智慧遇到这样的人也不好用,他没听出来我在向他展示千门的力量吗?

无奈之下耐心的说道:“屠夫,你好好想想杀老大是怎么对你说的,他有没有告诉你不要冲动?”

屠夫点了点头。

“他有没有告诉你,试探试探我的底细,但是不要撕破脸皮?”

屠夫瞪大眼又点了点头。

“他有没有对你说,愿意付钱或者答应条件换取我帮你们的忙?”

屠夫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道:“你……你咋啥都知道。”

何鹏莞尔一笑,这屠夫还真是一根筋啊,笑道:“我还知道更多。”

“你还知道啥?”屠夫有些紧张了。

“我还知道他不许你来找我,他派了别人来,可是被你抢着来了。”

“我靠!他跟你说了!”

何鹏指了指门口。

屠夫回头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消瘦的文质彬彬的眼镜男,四十多岁,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眼睛笑成了月牙,正冲着何鹏点头。

“师爷,你咋来了!不是说好了你不用来了吗?”

师爷尴尬的揉了揉胳膊,何鹏敏锐的发现臂弯处的一丝黄麻。

呵呵,这屠夫也真是混球就为了到我这里来耍泼,竟然用麻绳把自己人给捆了。

师爷缓步走进来,“杀老大说了,如果你再不听我的话,就罚你一年不能见小菲。”

屠夫立即一脸的窘相,“我,哪有,哪有,你这眼镜又打小报告,老子……老子……听你的还不成嘛。”

屠夫使劲挤出个笑脸,起身把凳子推给师爷:“你坐,你说,我看着行了吧。”

师爷整理了一下衣领微笑着落座,像极了绅士。

“何先生,很抱歉给你添麻烦。”

何鹏回以微笑。

“没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师爷笑着点点头,他的脸很干净,微笑很得体,像是大银行的高级经理在与客户谈最新的金融产品一般。

“您是个有魄力有能力的人,我相信我们合作会很愉快。”

“报酬。”何鹏直接了当的说,“报酬合理我们就能合作愉快。”

师爷面不改色,始终微笑:“杀总确实提到过愿意出钱或者交换条件,换取你帮我们做这件事,但是他也说让我征询你的意见,你确定不用这件事换取杀门的好感吗,毕竟让我们心怀芥蒂迟早是个麻烦。”

何鹏从没想过一个人在敲诈别人的时候还能这么温文尔雅。

“你是聪明人,我不拐歪抹角的说话。”何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笑容有些发冷。

师爷摆了一下手,示意何鹏继续说,他嘴角的笑更亲切了一些。

“第一收费办事是我公司的规矩,我不会破例。第二,你们不担心在没付费的情况下,我的办事效果会起反作用吗?第三你们真的应该考虑一下如何换取我的善意,明摆告诉你,我对于你们这次来滨海针对我的暗杀行动很不满意,如果我是你们就会考虑如何挽回我的好感。”

屠夫又支起了牙:“小子,我们是杀门,是杀门!你吃了……”

师爷回身瞪他一眼,眼光像毒蛇让屠夫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他回过头又换上了温文尔雅的笑容,笑得更加热烈。

“好的,我门很重视你的好感,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何鹏先生,我们可以谈报酬了,但是……”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