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场

山顶上的工程均已完工并打扫干净,苏静很是喜欢,何鹏也很开心,推开一处厢房,里面陈设齐备,崭新的木质家具,被褥,竟是可以直接入住了。

在主殿后面寻到了给何鹏准备的祖师爷大宅。

雕梁画栋极其气派,陈设摆件也都符合何鹏心意,特别是七八米长的大火炕甚是喜人。

“小静要不今晚我们就在山顶上观星星吧。”

“你好坏,才不呢。”

“为什么不呢?”

“啊,这里冷,没暖气。”

“呵呵,看到这个火炕没有,等我把火烧起来保证你热的冒汗呢!”

“哎呀,你坏死了,说这么羞人的事。”

“啊?你想哪里去了”

何鹏没有如愿以偿,没一会儿老贾和丁伟民就开着厂区电车上来接他们了,晚饭自然是要吃的,酒自然是要喝的,难得有一个地方让何鹏觉得安全,又恰好心情愉快,又恰好心爱的女人和交心的朋友都在自然是开怀畅饮。

于是他醉了,带着淡淡的遗憾睡了过去。

忙碌平淡幸福的日子又回归了。

上班解决客户的种种难题,刘逸爽真的做起了女白领跑前跑后的忙活公司的事情。

下班与苏静吃饭看电视斗嘴。

华夏杀门的消息每天多一点的汇聚过来,终于到了要行动的时候了,何鹏再次为难,华夏杀门的基地在内蒙的大草原上,因为那里有全国最大的屠宰场。

又是要去外地,带苏静去,此去也定然会有危险,不带他去,那永不分离的誓言犹在耳旁。

这一天,晚饭。

“何鹏你这两天好像不开心。”苏静问。

“哪有,每天和你在一起我都快乐的不得了。”何鹏摆出一个大笑脸。

“你不必担心我的。”苏静说。

“啊?”何鹏装糊涂:“没有啊,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你又要出门了。”苏静低头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何鹏碗里,这些天苏静的厨艺有着巨大的进步,青菜看起来很诱人。

“我”何鹏犹豫了。

“去吧,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在奔波,我会替你照顾好家里,现在公司的事我也熟悉了,我可以帮着你收账啊,呵呵,每个月分红可是不少,你呀一分钱也别想瞒着我。”

“小静,我不在你身边,会担心你。”

“每天通电话啊,有什么呢?你上班不也会见不到我吗,又不能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会让人笑话的。”

“可是”

“好啦,就这么定了,云想集团最近不停的收购公司,动作很大,我们也不能光顾着甜蜜,我也要帮你,我来照顾家里和公司,你去吧。”

苏静瞪着大眼睛,脸上带着笑。

何鹏看得有些出神。

“我会把欣怡姐的那一份一起做到的。”苏静说。

何鹏的心一颤。

他埋头把一碗饭快速的填到嘴里,然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好,有什么事就找老廖他们,铁局和卫忠也能帮你,别怕麻烦他们。”

“嗯。”

“办完事我就回来,小豆子也该放寒假了,带他玩一玩。”

“嗯。”

“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就搬回南山住吧,不然我不放心。”

“嗯。”

“还有”

“好啦,我是大人好不好,何鹏先生。”

“嗯,我不说了。”

这些日子李奇并没有再针对何鹏做什么手脚,许是知道了何鹏的厉害,但是云想集团也没有闲着,新闻里几乎每天都有云想集团的消息。

滨海市的快速发展给云想集团带来了很大的好处,股票市值翻了几番就是其中之一,云想在股市上套利,大举进行资本运作,云想收购公司,收购来的公司再收购公司,一层层下去短时间内被他们直接或间接控股的企业竟多达上百家。

这是资本市场上疯狂的举动,有人惊呼“云想要买下整个世界”,一个个收购案刺激之下云想集团的股票疯了一样涨。

在云想的一系列疯狂举动之下,超级零工有限责任公司则显得很低调,虽然依然门庭若市,可是却很少再上新闻了。

只有白衣紫霞粉呼吁白衣紫霞再拍新片,在网络上吵吵嚷嚷偶尔帮着何鹏和刘逸爽上一下新闻。

何鹏闲暇里也弄了个本子,可是刘逸爽却说累了,要等到明年再拍新戏。

出行的这一天终于来了,刘逸爽强烈要求随行。

何鹏本来不许可,可是刘逸爽的理由很正当。

她说:“杀门是华夏古老门派,你去拜访身边没有千门的人陪同别人很难认可你,现在千门的其他人都隐于暗处,他们是恫吓那些杀手组织的底牌,能少暴露一个就少暴露一个,对千门好,对你的女人也好。”

她说的是实情何鹏只得带上他。

两人一车,沿着华夏四通八达的高速路一路驶进了茫茫大草原。

这是另一番景象,不像大海波澜壮阔,却更加宽厚雄浑,当彪悍的牧马人骑着骏马风驰在草原之上,在马蹄声以及嘹亮的呼喝声中,驱赶着万马奔腾,当望不到边的牛羊迁徙带起尘土风扬,何鹏的心就痒痒的想要奔跑,每当这时刘逸爽就会从天窗探出身子,摇着彩色的围巾兴奋的尖叫。

杀门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在大草原的边缘有一坐钢筋水泥的城市,在城外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屠宰场,每天有成千上万的牛羊,被驱赶过来,成批的宰杀,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车辆拉着放血剥皮后的牛羊奔赴华夏各地,这些牛羊会成为千家万户的美食。

可是几乎没人知道,在屠宰场里有一个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古老组织,杀门!

资料显示,杀门现有门人不到百人,门主以及主要骨干就聚集在这个屠宰场内。

但是屠宰场的场主并不是杀门的门主,相反场主连杀门是什么都不知道,门主荆伯只是屠宰场的一个瘸腿老门卫。

何鹏和刘逸爽没有贸然去拜访。

按照古老规矩,拜山门是要带礼物的,他们还要到旁边那座钢铁巨城之中采购一些贴心之物。再者一路的风尘也要扫一扫才好见人。

一家普通温馨的快捷酒店,要了两个房间,各自沐浴休整之后,第二日一大早二人就去了老城。

在华夏有些历史的城市,大多会有气派整洁的新城,和拥挤破旧的老城,这座城市也不例外。

城市的道路开始拥挤,何鹏干脆把车子停在一个商场停车场,与刘逸爽徒步前往,反正已经不远,也刚好看看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内蒙的城市,蒙古族人口要多一些,古朴憨厚的面孔也带着不同于草原之外的彪悍气息。

红脸膛上的笑容也更加的真诚!

途径的饭店里飘出原始的浓香肉味,即使是早晨烈酒也飘着香。

刘逸爽见到什么都稀奇,极具民族风情的婴儿床,带皮套子的锋利匕首,厚实的皮帽子,帅气的马鞭子

“啊,到了到了?就是那!”刘逸爽指着前方兴奋的又跳又叫。

何鹏顺着指尖看去,那是一栋前苏联式样的老建筑,建筑一层临街的一面窗子被改造成了大门,只是门口距离地面有些距离,要登上四级台阶才能步入大门。

门上挂着一块黑漆红字的牌匾。

“七宝堂,小爽你确定是这里吗?”

“没错,就是这啦,来啦!”刘逸爽拉着何鹏的手小跑着过去,刚刚编织好的民族特色的几十个小辫子也洒脱的甩起来。

踩着不宽阔的台阶进到屋子里,视线就骤然一暗,老式苏联建筑的屋子虽然不但是被柜台和货架挤得满满当当,连光线也遮挡了不少。

几个穿着翻毛皮衣的汉子正用蒙语与店主交谈着,在一阵爽朗的笑声之后,汉子留下了几张票子和一张印着指印的白纸,拿走了一把破旧的马头琴。

店主人回过头,冲着何鹏和刘逸爽憨厚的笑着,用带着说不清那里方言味道的普通话说道:“二位是外地来的游客吧,我这里有不少老东西,二位可以看看,我给你们最优惠的价格。”

何鹏此时才借着门外透进来的光,看清楚店主人,这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汉人,皮肤像草原上的牧民一样黝黑,脸上有许多沟壑,那是常年累月的笑容形成的笑痕。

何鹏刚要开口,刘逸爽已经抢先了:“是啊大叔,我听说你这家是老店,我们来寻宝的。”

“哈哈”店主人仰头大笑,“你们算是来对地方喽,我这里啊是这座城市最老的当铺,我爷爷的爷爷就在这里开店了,店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那个年代的都有,有些啊我都认不得了,你们要是有眼光就挑了去。”

“好啊!”

刘逸爽欢乐拽着何鹏往哪黝黑的货架子边上走:“你快点啦,我们抓紧时间淘宝呢!”

何鹏尴尬的冲着店主人笑了笑,店主人则调皮的挤了一下眼睛,并竖起一根大拇指,仿佛是称赞何鹏好本事找了一个又漂亮又可爱女朋友。

何鹏只好继续陪着笑,但是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脸上的笑是得意的笑,尴尬的笑还是苦笑。

“哇!”刘逸爽拿起一个马鞭。

那只鞭子看起来已经很有年头了,手柄是纯银打造,雕刻着古朴的图腾,有振翅的雄鹰,有奔腾的骏马,有奔走的狡兔竟是在小小的手柄上镂刻出了一副波澜壮阔的草原狩猎图,只是那银子的表面有不少的划痕和氧化痕迹,看起来是乌亮的色泽,鞭身是用牛皮编成的,看起来不是很旧,应该与手柄不是一个年代的东西。

“老板这个手柄怎么卖的?”

店主人凑过来笑道:“姑娘好眼光啊,这个鞭子至少有三百年历史了,具体是哪个朝代的宝贝我都说不清啊。”

他笑着并没有报价,这一行当的生意人不会轻易的说出物品的价格,报什么价也要看买家的眼力如何,店主人这是考校刘逸爽呢。

刘逸爽咯咯笑得前仰后合:“您可真逗,这明明就是几十年的东西,鞭子更是近些年才续上的,让您一说就三百多年了。”

“哦?是嘛,哎呦还好你懂行啊,我只知道这东西还没有我的时候就已经在店里了,还以为是个了不得的宝贝呢。”他对近几年续上鞭子的事并不提。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