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爽看了看,有些舍不得的放下。

“喜欢就买下来呗,我送给你。”何鹏轻声道。

“你傻啊,买个马鞭干什么,你抽谁啊?”说着猛然想到什么,脸一红,扭身去看别处。

“抽谁?”何鹏小声嘀咕了一声恍然明白了话里的意思,家里面要是摆这么一个东西确实让人误会,呃!是很尴尬。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了女王范的王欣怡。

摇摇头把这个龌龊的想法甩出去,快步跟到刘逸爽身后。

刘逸爽快速的浏览了一遍,嘟着嘴道:“都是些破的残的,怎么一件好东西也没有呢?”

店主人哈哈笑道:“姑娘眼光很高啊,别看我这里店小这些东西就算是摆到京城的大店里也不丢人呢,姑娘你是想要什么就直说吧。”

刘逸爽回过头笑盈盈的说:“我要买刀,好刀。这么长。”她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有一尺的长短。

店主人眼睛眯了一下:“原来是买刀啊,我收藏的刀可不少,甚至还有金刀,据说是当年忽必烈用过的,呵呵,只是价格嘛……”

刘逸爽一手拽着何鹏的胳膊,另一手指着何鹏:“他有钱,老有钱了,你别怕我们买不起。”

何鹏尴尬的耸耸肩膀:“是啊,买把刀应该买的起。”

店主人探头看看天色道:“嗯也快到中午了,我就带你们看看我的珍藏。”说着拉上大铁门,引着二人从店铺后的一个小门走了出去。

门后是一个楼道,是这座老建筑原本的通行通道。

老头带着何鹏和刘逸爽沿着通道走了十几步拐上楼梯,他腰间的一大串钥匙随着步伐哗哗的响。

“老伯,你真有钱。”刘逸爽赞道。

“呵呵,哪有,几代人就攒下这么一座破楼,不知道那天就倒喽。”

刘逸爽咯咯的笑:“您老真谦虚,我说的可不是这楼,是你身上那串钥匙。”

“好眼光,这可都是宝库钥匙。”老头不以为意,还回头给刘逸爽竖个大拇指。

二楼拐角第一间,店主人用一把青铜钥匙打开铁门,里面和外面完全两个样。

按下电灯开关,屋子亮起来,一屋的玻璃陈列柜,柜子里都有长条的白色灯管,把陈列柜里的东西照得美轮美奂。

刀子,刀子,还是刀子,各式各样的刀子。

小的牙签大小,大的半人多长,黄金的,象牙骨柄的,镶嵌宝石的,古朴无华的,厚重的,轻薄的……

无一不是精品。

刘逸爽快速的看了一遍,问:“就这些?”

店主人奇道:“这些还不够好?”

“好是好,只是没有我要的。”

店主人嘿嘿干笑两声:“既然没有二位就请回吧。”

刘逸爽歪着头说:“可是我知道那把刀就在你这里,你是买卖人,价格好说啊,我们买得起。”

何鹏一阵愕然,精明如刘逸爽此时竟然一副我有钱的土豪气派!这不是等着被人宰吗?

店主人笑容慢慢的收敛,眼睛却是越眯越小,成了一条细长的缝。

“姑娘说笑了,没有的东西怎么卖?再说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卖的。”

刘逸爽依然笑意盈盈的说:“钱买不来那么别的呢?你需要什么我可以交换。”

店主人嘿嘿干笑着:“姑娘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还是赶紧走吧,这里刀子太多,许多都是见过血食过人命的凶气太盛对女娃娃不好。”

“嗯嗯,好的。”刘逸爽拉着何鹏往外走,边走边说:“何哥哥你说是杀一个仇人重要,还是救一个亲人重要?”

“当然是救亲人重要。”

“那是杀人的刀宝贝,还是救人的药宝贝呢?”

“啊?这个不好说,要是只有这个药能救人当然药是宝贝,如果不是就要具体再看了。”

店主人神色变幻,几次欲言又止。

到了楼下,临别刘逸爽回头对那店主说:“您考虑考虑,我们住在草甸宾馆,改变主意可以来找我们。”

老头神情复杂,直到何鹏他们离开也没有做任何表示。

出了门,何鹏问刘逸爽。

“杀门那把刀真的在他这里吗?”

刘逸爽摇摇头:“我也不确定,消息反映有三成可能刀子落在了他们家,从刚才老头的反应看现在有五成把握了。”

何鹏又问:“如果不在他那里我们岂不是白耽误时间,不如先去找荆伯聊一聊,看看这事有没有谈成的可能。”

刘逸爽叹口气,“杀门都是一些死脑筋,宁可死也不肯改规矩的,他们选门主有一套固有程序,你答应杀老大的条件意味着要杀老大回来做杀门的门主,这对华夏杀门是侮辱,那些死脑筋还不得砍死你啊。”

何鹏尴尬的笑笑,和古灵精怪的刘逸爽在一起自己总是显得笨拙。

“那把刀子就管用吗?”

“是啊,那可是杀门圣物,世上一共有两把,分别属于两个最伟大的刺客,流落在外近千年了,杀门有个规矩,谁能找回圣物,就答应一个条件,任何条件都行,这些顽固的家伙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信守。

你听过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吧。”

“啊,是啊,荆轲是杀门的老祖宗吧?”

“嗯,你想想那么愚蠢的事也干,他们是不是很顽固。”刘逸爽笑盈盈的问。

何鹏弹了他一个脑崩:“胡说,怎么能说他傻呢,那是信义,男人就该这样。”

刘逸爽吐下舌头:“嗯嗯,是的大英雄,男人有时候傻乎乎的也挺可爱的,就是可怜了家里的女人孩子。”

提到这个何鹏想起了苏静,心情顿时不好起来。

“呵呵……”

刘逸爽笑着摇晃他,“别想,别想,大情痴,出来了就想些正事。”

“什么正事,等着啊,等那个马贼后代来找我们。”

“他要不来呢?”

“他一定会来的,他唯一的儿子成了植物人,不想断子绝孙他一定会来的。”

“那我们回宾馆等吧。”

“不敢,你陪我逛街,闲着也是闲着。”

可是……

何鹏话没说完,刘逸爽已经钻进了一个买手工艺品的小胡同,何鹏只得苦笑着跟上去。

真是个爱玩的妖精!

不过不得不说,古灵精怪的刘逸爽很能够让人放松心情忘记烦恼,在她嘻嘻哈哈的欢笑和搞怪之下,何鹏也很快的找到了游客的感觉,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不一样的食物风味,不一样手工艺品……

肚皮在一样样肉食和奶制品的小吃品尝之中鼓起来,背上手上的物品也越来越多,压得腰弯了,勒的手麻了,走得腿酸了,刘逸爽才意犹未尽的回了宾馆。

“老板,有人找我们吗?”

一进大厅何鹏就问柜台后的老板娘。

老板娘抬起头微笑着摇头。

“小伙子你这是置办彩礼吗?”

“啊,不是,大婶,要是有人找我们麻烦你通知一下。”说完何鹏一溜烟泡上了楼,身上的小东西叮叮咣咣掉了两件也没有捡。

把东西放到刘逸爽的屋子里,何鹏就走了,临出门看见刘逸爽幸福的扑进那一大堆礼物里像一个快乐的孩子。

真是个孩子!

何鹏摇头返回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时屋里的光线晃了一下。

“谁!”何鹏快速的冲到窗口,顺手抄起了立式衣服架。

窗子没关,窗外是马路,三两个行人正慢慢走着,其中一个是醉汉,摇晃着站在路边呕吐。

探头出去,四周没有异样。

何鹏疑惑的回身把屋子检查了一遍,和离开时一个样,没有脚印。

也许是厚重的窗帘在开门时被过堂风带动?何鹏猜测。

可是他的高速感知明明看到了一个影子,阳光照在物体上投射在窗帘上的阴影啊。

难道看错了?

何鹏心里隐约不安,要小心些,他提醒自己发生在欣怡身上的错误不能在发生了,他转身出了房门往刘逸爽的房间走去。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