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鱼

狼和何鹏成了朋友,在这冰天雪地里让他有种温暖的感觉,不过他希望最好不要再来暴风雪了,因为在食物短缺时那两只狼仍然有可能把他当作食物。

幸运的是暴风雪没再来,他与狼为邻相处甚好。

有富余的食物还会与对方分享,狼习惯了品尝盐和熟食,渐渐的彼此失去了戒心。它们有时甚至会接近到一米以内,但是野生的狼还是拒绝何鹏像摸自家大黄狗一样摸它们的脖子。

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风里面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

这一天,何鹏依然像往常一样做着没有任何希望的观测。

在第三个观察点,忽然河水一阵翻滚,底部的淤泥涌起来让潜望镜的观测距离缩短到不到一尺。

但是就这一尺却依然能看到许多的鱼,它们惊慌的从镜子前穿过,像是逃命一般。

何鹏觉得惊奇,什么能引起鱼群的惊慌呢?

地震的先兆?

这一天风和日丽,野鸟惬意的在天上飞,甚至有早早爬出地洞的草原鼠在雪地上晒太阳,除了鱼其他动物们都表现正常应该不是自然灾害发生的前兆。

何鹏再次把眼睛凑近潜望镜镜口往里看,忽然他吓了一跳,因为河水中一只眼睛也正在潜望镜口看着。对方显然也吓了一跳。

双方都各自惊慌的躲开,又赶紧着把眼睛凑上去。

龙鱼!何鹏内心激动不已,一定是龙鱼,等了一整个冬天终于看到它了。

那是一条小鱼,金红色,有一掌长短,身体微微带着光晕。

胖子说的没错,当你看到它时就会知道它是龙鱼。

因为虽然是鱼,何鹏的心却莫名的有种感觉,它是龙!

抓住它,怎么抓住它?

无论准备怎么抓都要先凿开冰层,可是凿开冰层它一定先一步跑了。

何鹏犯了愁。

忽然他发现,每当他把脑袋凑到镜子口龙鱼就会不高兴,对!那种表情就是不高兴。

何鹏想,智慧高的生物都会有比较强烈的好奇心,它会不会是像我观察水底一样正在观看外面的世界?我挡住镜子口它就会生气?

何鹏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

吸引它!像吸引狼一样吸引它!何鹏想。

何鹏身上还有一面镜子,是洗漱时整理容貌用的,他拿出来,找到合适的距离,将附近的雪景,山景,远处的动物,甚至自己照在镜子里,又通过潜望镜折射进去。

龙鱼果然被吸引住了,何鹏一整天都在那里给龙鱼看西洋镜,同时自己也观察着龙鱼的举动。

它的眼神充满了智慧的光芒。表情很可爱。

但是何鹏也看到了令他恐怖的一幕,有一次它忽然消失了,不一会儿又出现,小小的鱼嘴叼着一条大大的鱼,那条鱼还活着却吓的不敢动,龙鱼就在大鱼肚子最肥美的部位咬了两口,然后将它赶走。那条够狼吃个饱的大鱼惊慌的逃掉,但是它显然是活不了了。

狼叼了一只大兔子来,蹲在岸边上奇怪的看着何鹏,然而何鹏却顾不得理他,天彻底黑下来何鹏才返回洞穴。

这一天狼没有吃到烤肉,失望的离开,不过它留下了那只兔子。

何鹏想,钓鱼不能硬来,如果失败了它就不会再出现了。

星光下何鹏在冰河上忙了一晚,用自制的工具在潜望镜旁边掏出一个细小的洞,放下一根空心木管,第二日何鹏在河上守到中午,龙鱼没有出现,强烈的失望感涌上来时鱼群再次混乱起来。

何鹏一喜。

小镜子再一次投射外面的景色进入河中,不一会儿龙鱼又观望起来。

可是它今天的的表情明显没有昨天那么有兴趣。

不好!龙鱼一旦失去兴趣就不会再来了。

何鹏立即从口袋里摸出几粒去壳的松子投入空心木管,那是从一个松鼠的树洞里掠夺来的。

松子进入河里吓了龙鱼一跳,它一下子游出很远,过了好一会才再次回来,它对松子产生了兴趣,吃了颗,又吐出来,还是一副厌恶的表情。

何鹏想这家伙应该是个肉食主义者吧。

从怀里掏出一小包带着体温的兔子肉末,从空心木管放下去。

新鲜肉末的味道显然是吸引到它了,在经过最初的试探之后,它吃了一口,然后快速的把肉末吃了干净,然后懒洋洋的游走了。

成了!何鹏大喜,只要你肯吃就能把你钓上来。

第二天何鹏又给它投放了一种经过调制的肉沫,那是用盐和几种调味品腌制过的,还混合了动物的油脂。

龙鱼小心的品尝了。

接下来几天每天何鹏都会换种味道。

但是他不敢下鱼钩,他相信龙鱼是有智慧的,一旦下钩失败龙鱼就不会再来了,机会只有一次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终于龙鱼习惯了何鹏的喂食,这一天何鹏将加了‘料’的肉末按照龙鱼最喜欢的口味调制好,投放下去。

龙鱼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起初很谨慎,但是禁不住诱惑尝了一小口,没发现异常就大口吞噬起来,今天下的肉沫要比往常多一些。

龙鱼彻底吃饱后就在原处昏昏睡去,麻药起作用了。

何鹏大喜,立即用铁镐凿击冰层,奈何冰层经过一冬已经很厚,一时半会儿凿不开,何鹏发现,龙鱼开始随着水流晃动,有慢慢飘走的趋势,不禁着急,每一下凿击都使出浑身力气,当终于凿穿冰层探手去摸,龙鱼已经飘远,差一点才能够到,何鹏只能用铁镐去拨它,它一甩尾巴,飘得更远。

“妈的睡着了还会躲。”

何鹏只能快速的扩大冰洞。终于咔嚓一声,一片冰裂开,冰口扩大了一大块,何鹏三两下除去衣服钻进水里。

刺骨的寒冷也顾不得了,下入水中就向着龙鱼潜游过去,龙鱼察觉到什么,艰难的睁开半只眼,又合拢,又猛然睁开,慌张的甩动尾巴,可是何鹏配制的麻药还有作用,它的动作不协调,在水中打转。

可何鹏抓了几次也被它跑掉,它的力气很大,小小一条鱼尾抽在手上竟是比钢鞭还疼。

何鹏憋不住气了就探头呼一口气,再回去抓,龙鱼抵抗麻药的能力很高,药性渐渐失去,它的灵敏度渐渐提高,何鹏甚至很难碰到它了。

终于它完全清醒了,眼中露出愤怒和嘲讽的神色,竟然主动攻击何鹏。

何鹏吓了一跳,很难想象一条巴掌大的小鱼,竟然会对他露出轻蔑的神色。

不过它有资格,在水中它才是王者,何鹏很快发现自己真的危险了,它恢复过来后力道竟然更猛,能够像箭一样冲过来,在何鹏身上狠狠咬一口再逃开,然后再来!

何鹏觉得不妙了,他要逃,逃回冰口。

可是龙鱼预料到了,它竟然阻止,不住的高速冲击何鹏,在何鹏身上咬出很多小血口,鲜血染红了一片河水。

何鹏一口气已经憋了很久,他憋不住了,肺要炸了,脑袋嗡嗡作响。

他拼命的挣扎往冰口游,可是每次都被龙鱼撞回来,在水里龙鱼的力气太大了。

朦胧中何鹏抽出匕首,戳在冰层下,使劲一拨,借力冲到了冰口附近。

龙鱼再次凶猛的撞过来。

何鹏的脑袋已经迷糊了,他强自睁大眼,龙鱼离胸口半尺距离时,猛地挥出匕首,刀子一下拍在龙鱼身上,高速感知异能发挥了作用,这一下,拍的很扎实,龙鱼被拍飞了。

是飞了!何鹏最后一眼看到,龙鱼飞出了冰口!

然后何鹏昏迷了。

最后一个念头是,完了老子毕竟不是鱼!

冷!好冷!刺骨的冰冷,还有冷风吹过,寒毛倒竖!

唯有胸口感觉到温热。

睁开眼。就听到嗷呜一声,一个灰影从身上跑远。

两只灰狼在两米外看着他,何鹏感觉冷,但是还好,他竟然在冰河上,他想一定是狼兄把他拽了上来,刚才狼兄是在为他保暖呢。

他想感谢它们,但是头晕脑胀的,他摇晃着起来,把冰口边散落的衣服裹在身上。

茫然的四处看了看,白茫茫的冰河上,并没有那条龙鱼。

噗!公灰狼吐了一口,半条龙鱼从狼嘴中吐出来。

何鹏哭笑不得!

半条!狼兄竟然分走了一半。

灰狼摇了摇尾巴,大舌头吐了吐,好像在说味道不怎么样。

何鹏拾起半条龙鱼,还好留下的是带有鱼头的那一半,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它是龙!

生火煮水!

何鹏在洞口生了很大一堆火,他知道自己病了!

吃药,喝水,剩下的巧克力一股脑吃完。

临昏迷前还不忘把剩下的半只兔子丢给狼兄,何鹏是怕它们把自己也当了食物。

火慢慢熄灭了,冷!

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何鹏缓缓的睁开眼,公狼正蜷在他怀里,母狼却不见了。

何鹏觉得好了一些。轻轻挠了挠狼脖子,“谢谢你狼兄,你又救我一次!”

公狼站起来抖了抖毛,嗷唔叫了一声,何鹏知道那是她与母狼的暗号,母狼听到了会回应一声。

可是这一次没有回应!

公狼急了,向着远处跑去,边跑边嗷唔长啸,声音远远的传开。

何鹏再次吃下药,火重新升起,煮水喝,把补充能量的食品一次全吃了干净,没有存货了,但是此时他需要能量,虽然他的身体抗病能力已经远远超过普通人,可是在这种环境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身上那些被龙鱼咬出的伤口,若不小心就会致命!

嗷唔——

是狼兄的叫声,从很远处传来,声音里透着绝望!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