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仇

何鹏循着声音找到了那只狼。

狼低低的呜鸣,如哭如泣,一只前抓搭在母狼身上,母狼只剩下半个身子,几只雕在天上盘旋,等待享用剩下的残躯。

何鹏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到一边,用铁锹挖土,一起走过冬天的朋友去了,应该为它安葬。

只是一个不大的坑,何鹏挖好后就坐在坑边。

“嗨,伙计。”何鹏说:“去的去了,我们要向前看。”

灰狼低低的呜鸣着,它用狼吻叼住残骸的脖子拖拽。

何鹏上去帮忙,灰狼却冲他咆哮。

“好吧,你自己来。”

何鹏退到一边。

灰狼拖着残骸过去,何鹏看到母狼狭长的脸半边塌陷,这是被钝器重击的结果。而残暴撕咬的痕迹又显示凶手是个猛兽!

熊!何鹏想,只有熊可以造成这样的伤。

埋土时,灰狼没有阻止何鹏。它只是望着母狼,默默地,眼神让人心酸。

填好土何鹏陪着灰狼坐了一会,灰狼突然转身跑了,跑到母狼死去的地方,然后顺着圆形的足印追踪下去。

何鹏猜那足印是凶手的,灰狼要去报仇了。

“嗨等等我!”

狼回头看他,何鹏追上去,“我帮你!”何鹏拍了拍长弓。

嗷唔!

长长狼啸,是报仇的誓言。

一狼一人向着更远处的山行进。

何鹏没有把握对付一头熊,灰狼也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熊是无敌的存在,高傲的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狼的利齿即便能咬破熊厚厚的皮毛,刺穿熊厚厚的脂肪层,可是灰熊庞大的身躯,巨大的力量,锋利牙齿和利爪可以轻易杀死它。

可是这一人一狼义无反顾的进入了熊的领地。

何鹏必须去,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两只狼不会分开,熊也不会贸然袭击,母狼也许不会死。

在山坡上,狼找到了熊。

那是一只棕色的大公熊,头比脸盆还要大,它惬意的坐在向阳的山坡上,晒着太阳,用舌头清理着爪子,远处看就像一个巨大的石头。

何鹏和狼出现在山脚,公熊就发现了他们,它看不清楚,可是狼和人的味道,他闻得清楚,不屑的吼了一声,继续清理爪子。

在熊看来,这是两个弱小的家伙,若不是刚吃饱,它不介意把他们撕烂吃掉,可是现在它懒的动,因为它只吃新鲜的血肉。

灰狼支起獠牙,呜呜的发出低鸣,弓着身子缓缓的接近。

“嗨,回来,你不是它的对手!”何鹏喊,可是狼不听,它此时已经被仇恨冲昏头了。

何鹏不得已,搭弓上箭,快速的向前跑,虽然长弓的射程很远,何鹏也学习了射击技巧,可是简陋的弓箭精确度不够高,木质箭矢的穿透力不够强,所以他必须再近一些。

熊意识到他们的敌意,摇晃着站起来。

吼!熊张大嘴咆哮,向着灰狼冲过去。

狼也迎着冲过去。

何鹏叫声不好,它们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他停稳,把长弓拉满。

“闪开!”何鹏大喊。

狼听到了,在两者即将接触的刹那,狼猛地变向横向奔跑起来。

熊一怔,咆哮一声扭身追打。

将身躯侧面暴露给何鹏。

嗖!

一米多长的木剑疾射而出,箭矢尾部的雪鸡毛起到了很好的稳定作用。

熊是近战之王,没有见过弓箭,没想到远处的家伙会这样攻击他。

噗!长剑轻而易举的插在前臂上,大半截箭身穿刺过去,把熊胸前划出一道血痕。

棕熊暴怒,弃了灰狼向着何鹏奔过来,前臂的伤刺穿了肌肉,对熊的行动影响并不大,只是奔跑时,箭矢会碰到身体撕扯肌肉带给它更大的疼痛,于是它更加暴躁,张着血盆大口更加疯狂的咆哮奔跑!

何鹏转身就跑,熊短距离速度也很快,要是被它靠近何鹏的情况就不妙了。他一边跑,一边从背后拽出第二支箭矢,这个动作影响了他的速度。距离被熊拉近。

何鹏只能不断的变向,变向,靠着灵活拉开距离,熊的体重大,变向不灵活,所以速度竟是提不起来,它吼得震天响!

可何鹏也没机会停下来射出第二箭!

身后猛地传来狼嗷嗷的咆哮声,何鹏回头看,灰狼跳到熊背上咬住了熊脖颈子。棕熊使劲的甩,然后打着漩摔倒,狼被摔了出去,嗷唔一声跑远。

何鹏也借机拉开了距离。

熊爬起来愤怒的咆哮。

嗖!

第二支箭射出,噗!从熊脖子穿过去,熊吓坏了,仓惶逃跑。

灰狼又快速追上去,它的速度比熊快,熊跑它就在后面咬,熊反击它就跑,竟然让熊没了脾气,熊的脖子上插着箭,但是没伤到血管和咽喉,它的运气很好。

只是何鹏快速的追了上来,第三支箭疾射而出。

第四支……

第五支……

一共五支箭全部命中,熊受了重伤,但强大的体魄让他依然凶猛。

灰狼兴奋了,它围着熊打转,也不主动攻击,但是熊要跑它就会咬它后腿,熊的一只后腿已经鲜血淋漓,身上插着五只一米多长的箭,血一直在流,应该有一支箭还伤了内脏,它不敢再剧烈运动,坐在了地上,谁靠近就挥一下巴掌!

何鹏从背后取下铁锹,靠过去,与狼前后夹击它。

熊不得不转动身体,应对一狼一人。

何鹏找到机会猛然用镐头砸向熊,熊回身前爪挡住,镐头尖端刺进它前臂,被他狂躁的甩飞,猛的一扑,扑向何鹏,何鹏大惊就地打滚躲避,同时挂在腰间的弓弩,一抬扣动了扳机,短小锋利的弩箭啪一声近距离刺入熊的眼眶。

熊再次发狂了,巨大的身子狠狠砸向何鹏。

灰影一闪。

呜嗷!狼一口咬住了熊的咽喉,熊倒下,把狼砸在身下。

熊挣扎着要起来,被砸到的狼却没松嘴,大股的血淌出来,熊叫不出来了,它的喉咙被狼吻紧紧锁死,到底是身上的箭矢也再次伤害了他的内脏。

熊不动了,何鹏去推它,狼还在它的身体下面,不推开熊狼也得死。

可是何鹏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狼松开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熊的体重导致它不能扩张胸腔,呼吸就成了问题。

狼绝望的看着何鹏。何鹏心抽搐着,他猛然疯跑回去,捡起长弓用长弓当撬棍撬把熊的身子撬起来一些。

狼嗷唔叫了一声,爬出来,倒在一边,它费力的呼吸……

何鹏知道它活不成了,被身量接近三百公斤的熊砸在身下,胸骨估计碎了,内脏也受了严重的伤。

随着呼吸狼吻一口一口的吐血。

何鹏心痛的把它抱在怀里,这只狼为了伴侣愿意舍弃性命,收了何鹏的好处不仅回赠食物,还两次救了何鹏的命,何鹏觉得狼是自己的好兄弟,它就要死了,何鹏紧紧抱着它,直到它渐渐失去呼吸。

何鹏哭了……

夜幕降临,何鹏升起火,默默的陪着灰狼,何鹏想:“狼兄,就让我为你守一晚吧。”

何鹏将熊的脚掌卸下来,放在火上烤,烤好后自己吃一个,剩下三个放在狼吻边。

“狼兄留在路上吃,明早我就让你们夫妻团聚。”

何鹏看着火,手抚摸着狼的脖子,忽然手上一凉,他低头一看,狼竟在用舌头舔着他的手指。

而狼的胸腔也一鼓一鼓的恢复了呼吸。

何鹏惊喜不已,同时也惊奇不已,他高兴的抱起它,发现它的伤竟然好了。

天呢!这怎么可能。

狼眼中渐渐恢复了活力,它新生了。

何鹏想也许是那半条龙鱼救了它的命,不然怎么会有奇迹呢。

何鹏把狼抱在怀里一起烤火,并把熊掌放在它嘴边,它吃了……

第二天狼已经能站起来,第三天就能慢慢奔跑,第四天已经基本恢复如初,第五天它的身上竟有了凛冽的气势,那是狼王才有的霸气!

何鹏用传承神器对它进行鉴定,它已经成为e级智慧生物,这是何鹏见到的第一个不是人类的智慧生物而且是e级,何鹏不再怀疑,这种奇迹只有传说中的龙鱼才有可能!

可是何鹏不能一直在这里,他还有许多事要做,必须走了。

一整天何鹏都在做离开的准备,轮胎被重新装回去,不再需要的东西都丢掉了,要回去了,那些东西不需要了。

狼始终跟在他身侧,跑前跑后,长长的舌头呵斥呵斥呼吸,像一个大狗一样甩着尾巴。

“狼兄我要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何鹏一边绑扎着车斗上的绳索,一边说。

“呜呜。”狼发出呜鸣。

“别悲伤,有机会我就来看你,我们是好朋友了,不是吗。”

“呜呜!”

“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我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一直陪着你,你在这里要好好的,遇到合适的美女狼就再找一个,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呜!”

何鹏上了车,点火。

车子发出轰鸣声,他摇下车窗与它挥手告别。

车子在茫茫白雪之中向着南方驶去!

“别了,我的大灰狼!”何鹏抹去眼角的湿润,忽然一条灰影一闪。

他猛的向着车窗外看,灰狼正在车子侧边奔跑着,并且努力要跳上车斗,可是,车子太高,速度又很快,它试了两次都失败了。

最新小说: 十拿九吻,唇唇欲动 重生之都市惊龙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都市仙王赘婿 龙医奶爸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陈天阳苏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