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

“嘘!”何大柱一把捂住小豆子的嘴,“让高伯听到了揍死你。”

小豆子惊恐的两只眼睛滴溜乱转。

何鹏不禁满脑子遐想,这老村长貌似有不少的故事啊。

正这时,远处喧哗声传来,一群人众星捧月般请来一个人。

姜云!虽然从未见过面,可是姜云这些年一直是新闻媒体的宠儿,逛个街买个菜都能上头条,对他的长相何鹏自然熟的不能再熟了,可是真的见到本人还是不由得激动!

这可是偶像啊!

看到何鹏紧张摸样苏静莞尔一笑。

“慌啥,他就是个普通人。”

何鹏心道有这样的普通人吗,他要是普通人其他人算啥?

小豆子挣脱开何大柱的大手,跑了过去。

“姜云哥哥!”

“哎!小豆子你又长高了啊!”姜云开心的弯下腰去抱小豆子。

小豆子却是一闪身躲开了。

“礼物呢?没礼物不让抱!”

姜云哈哈笑着,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本子,写了几笔,扯下一张纸来递给小豆子。

何鹏本以为是个签名,谁知小豆子的一句话却吓了他一跳。

“怎么又是支票啊,一千万有啥用,爷爷又不给我花。”

姜云哈哈笑道:“你爷爷存着给你娶媳妇呢,好了不闹了,带我去看看老村长,唉……”

刚才还是喜笑颜开,叹了一口气立马变得痛彻心扉!

何鹏暗道,这个姜云若不是大智大勇,就是大奸大恶!

小豆子指了指门口的一个棺材道:“你快去看,一会就该冻冰箱里了!”

姜云急匆匆跑过去,扒在棺木上,手上青筋暴露,面孔微微震颤,仿佛在极力的控制悲痛的情绪。良久长叹一声:“唉……老九,老村长一定要厚葬。”

“是,姜先生你不要太难过,现在渔村需要你。”老九恭敬的说道。

姜云摆摆手,“不说那些,我只是临时来看看,现在我是外人了,渔村的事情你们拿主意好了,我只有一个请求,厚葬老村长,务必将凶手抓到!”

“是!”老九再次恭敬的说道。

老九指挥人把村长的棺木抬走,姜云一直目送着棺木离去,才回身,猛然一指何鹏:

“啊哈,何鹏!我是久仰大名啊!”

何鹏受宠若惊,疾走了两步,与姜云握手。

“首富先生,你是我的偶像!”

姜云重重的握着何鹏的手使劲摇了几下也不松开,就那么握着手,眼中精光闪闪的说:

“何先生,我是你的手下败将啊,我估计这辈子也没机会超过你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姜云这个评价太高了!高到何鹏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了。

苏老爷子忽然插嘴道:“哼,黄毛小子有什么可夸的,姜老弟你可是裁判,不许站歪了啊。”

姜云松开手哈哈笑:“嗯嗯,我失态了,我是太喜欢这小子了有我当年的影子,嗯不,比我当年强很多!”

李奇呵呵笑道:“您谦虚了,你始终是渔村百年来最杰出的人才,别人又怎么比得了呢!”

姜云回过头笑看着李奇,说道:“你小子别吃醋,我也看好你,你是渔村近五百年来脸皮最厚,心肠最毒的家伙,若是不夭折必然是一代枭雄!”

李奇一喜,在常人来看,姜云的话和骂人没区别,可是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常人的道德观念与他们并不完全相同,就像在普通人眼里宽厚仁慈的刘备才是主角,而在他们看来,董卓曹操才是主宰时代的豪杰!

苏老爷子笑道:“老姜啊你还是改不了那些毛病,一回来就逗孩子们开心,真为他们好就赶紧着把婚事定下来,再拖下去就该打仗了。”

姜云笑道:“你这老头子还是那个样子,就那么看不上我嘛,给你当上门女婿时看老子不顺眼,百般拖延,现在倒好,老子一退出来就急急忙慌的要把女儿嫁出去,好啊,你要是着急咱们现在就开始,反正我无所谓,你们呢,你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李奇笑道:“我随时可以开始。”

何鹏也道:“我也可以开始了。”

“好,那就开始,咱们进祠堂!”

祠堂的血迹洗尽,可是血腥味犹在,然而众人却宛若不觉一般,何鹏心里暗暗吃惊,渔村的人若不是铁石心肠就是看淡了生死,先前老村长死讯传出,众人脸上的愤怒悲伤是真的,此时的淡然也是自然的。

渔村的水深呢!何鹏再次对渔村有了更深的体悟。

李奇摆了摆手,陆续有人扛着大箱子进来,码放在墙角摞了两米多高。

苏老爷子暗暗担心,那些箱子里装的应该就是证明文件了。他偷眼看了看何鹏,发现何鹏神色自然,心稍稍放下,可是又不确信何鹏是不是真的有把握,毕竟昨天可是说好了的,今天说的一切都要有证据证明!空口说白话可不作数。

他走到何鹏身后悄悄的问:“你的证明文件都在哪呢?是不是一会有人送来?用不用我帮你拖延一会时间。”

何鹏尴尬的笑道:“伯父,没人来了,就我自己。”

老苏听了勃然大怒啊,心道这小子欺人太甚,嘴巴上说着对苏静多么多么好,可是关键时刻却掉链子,这是什么时候了,这是决定苏静归属的时候,人家李奇准备了几大箱子的证明材料,何鹏却是两手空空,这不是明摆着缴械投降吗?女人的眼睛真是不靠谱,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家伙。

若不是不合时宜,老苏恨不得踢何鹏几脚。

李奇的父亲走过来,“哎呀,老苏怎么啦?消消火,再过一会到我家喝酒去,就当是亲家聚一聚,也刚好给姜老弟接风。”

老苏狠狠的瞪了何鹏一眼甩袖子坐到一边。

苏静拉着老爹的胳膊:“爹,你这是干啥呀?”

“他啥都没准备,怎么娶你?”老头气哼哼的说。

苏静也是忧心,可是却说:“何鹏不是那样的人,我信他。”

老头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嗯,好了那么我们就开始了,我丑话说到前面,四位准女婿与我都有些关系,我都很喜欢,可是既然当裁判就不容私情,这是我的做事原则,各位不要见怪。”

众人都点头称不敢。

姜云说,“那么按照你们昨天的进程,今天该进行第三项比试了,改变普通人生活的能力,下面谁先来展示?”

李奇笑道:“伯父按规矩每次都是项目上的强者先来,领导能力是我的强项,这一项就由我先来吧。”

“好!”姜云退出场地中央,把地方留给了李奇。

李奇笑道:“把第一个箱子打开,把文件拿出来给大家看,你们边看我边讲解。”

立即有李奇的手下把早已准备好的材料分门别类拿在手中,依次给众人展示。

李奇说道:“这一年里,我弃官从商,我建立的公司最多时养活了一千九百万员工,间接创造两亿个就业机会。因为我他们可以衣食无忧,生活富足,所以我第一项改变普通人生活的就是给她们工作的机会。

第二,我门开发滨海旅游项目,旧城改造,让当地人富裕起来,城市美丽起来,经济发展起来,滨海市成了一个世界文明的旅游城市,经济总量提升十倍不止,我们改变了一座城市的人民的生活!并且让全世界多了一个旅游的地方。

第三,我们制造的产品,物美价廉远销海外,让穷人用得起,让富人更舒适,全世界平均每个人都有两件以上我们的产品。

李奇演讲水平很好,说话时总能引来阵阵掌声。

说完后站在一边,等着姜云认定。

姜云认真的看了那些文件,说道,“都有证据证明,可以认定”。

何鹏忽然说:“我有异议!”

“讲!”姜云淡淡的说着,看不出喜怒。

李奇则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引来大家一阵哄笑,所有人都看出何鹏两手空空,按照今天的规矩,有异议可是要举证的!没证据有异议不是白搭吗?

何鹏笑着说道:“第一,李奇先生说他建立的公司最多时养活了一千九百万员工,间接创造两亿个就业机会。我对此有异议,我认为这是谎言。

李奇先生的公司不但没有创造就业机会,反而导致一亿多人失去了就业机会。”

现场一片哗然,不少人叫喊起来。

“你凭什么这么说,证据我门都看到了,你有本事拿证据来。”

姜云说道:“何先生可有证据?”

“有!”何鹏点头道。

“请出示!”姜云说道。

“好的,我出示的第一份证据,就是人证,姜云先生!”

所有人都是一愣,何鹏搞什么名堂?

何鹏笑着问:“请问人证可以作为证据吗?”

在老一辈人眼中人证历来是最重要的证据,很多时候见证人要比签字画押还有用。很多人就点了头。

姜云也说:“人证自然可以,只是,你让我当证人不怕大家说闲话吗?”

何鹏笑道:“这取决于姜云先生的诚信程度。”

底下众人立即说道:“姜云的话我们信,可以当证人。”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