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迫

何鹏知道今天自己左右都得不到好了,不是被软禁在渔村当鱼饵,就是被关押到彩蝶基地当死囚!何鹏一咬牙,猛地纵身跃起踏上身边一个壮汉的肩头,就要踩着他们的肩膀从人群上方逃跑。

姜云冷笑着看着他:“别费力气了,你跑不了。”

李三的手下也呼啦啦向着何鹏的脚下涌,何鹏刚才选择逃跑路线时特意回避了这些人的方位,普通的渔村村民反应慢,李三的人一时半会过不来,所以他突然逃跑很可能跑掉。

然而理想的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啪!一只脚被一只手扣住。何鹏另一只脚冲着那只手臂踹过去,那人电光火石般伸出另一只手掌与何鹏脚后跟对了一下!

何鹏就觉得整条腿都麻了!

“妈的,竟然是何大柱!”何鹏心里隐隐觉得不妥,何大柱?怎么总这么巧。

何鹏人在空中一只脚被扣在何大柱肩膀上,挨了这一拳登时失去了平衡,身体直接砸向旁边的人,人们呼啦一散,何鹏被倒吊在何大柱的肩膀上。

何大柱呵呵笑道:“何兄弟,别跑啊,我们可是保护你,姜云先生的方案历来都是最好的,你还是乖乖……”

他话没说完,猛觉得腿肚子抽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原来是何鹏用拳指猛砸在他的麻筋上让他站立不稳,何鹏趁机一挺腰,又挺了起来。起来时的反作用力把何大柱更是扯得向前摔倒,何鹏趁着何大柱突然遇袭来不及反应,一脚猛蹬在何大柱脸上,何大柱嗷唔一声惨叫,松开了手,何鹏脱困,继续向着远处跑。

“回来!”一声冷喝,身后杀气凛冽,一柄古董宝剑飞射而来。

何鹏大吃一惊,哈腰低头,宝剑贴着后脑勺飞出去,苏老爷子已经到了近前,单手直奔何鹏的咽喉。

何鹏心中叫苦,来不及埋怨苏老爷子分不清好赖人,靠着高速感知异能险而又险避开这一抓。

躲是躲开了速度却停下来,何大柱咆哮着奔过来,李三的手下们也到了近前。何鹏暗道,完了,渔村隐藏的防卫力量还没出手,自己就被抓住了,心中着急,自己被抓了,谁来救苏静啊!

何鹏闷着头向着苏老爷子撞过去,品着受伤也要冲出一条道路。

可是苏老爷子已经把飞出去的宝剑横卧在手中,帅气的刺了过来。

何鹏觉得憋屈,无论往那边逃都逃不出去了。

忽然一声小公鸡打鸣般的大喝:“快走,我掩护你!”

轰!面前的苏老爷子竟被一道光给轰飞了。只见前方不远处,小豆子面色赤红的催出他的气正胡乱的向着这边乱挥手掌,时灵时不灵的飞来一道光,炸飞一个人,几次都险些轰到何鹏。

何鹏大喜!趁乱冲出人群,向着渔村背后的群山跑去。

“小豆子谢了,等哥哥救了你苏静姐,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吃的。”

小豆子喜道:“哥,你说话可要算数……呃!”小豆子被人一把楼住脖子提了起来,却是他爷爷,“你这小兔崽子惹大祸了!”

何鹏虽然闯出了人群,可是一时半会却甩不开众人。

特别是人群里有几个擅长跑步的,竟是逐渐缩短了距离。

何鹏暗暗叫苦,自己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一般人,即便是在奥运会上也能稳拿短跑冠军,可是竟跑不过这些渔民,他们还真是一群变态啊,正当何鹏感觉到要完蛋时。

“嗷唔!”一声狼嚎响起,一个灰色的影子,从山里跑出来,快速的接近。

何鹏一看竟然是大灰狼,在快到渔村时,何鹏就把大灰狼给放出去了,大灰狼自从吃了半条龙鱼几乎每天都在变化,那些变化虽然每天看来不显著,可是在何鹏高速感知眼里,变化却是惊人的,大灰狼的身高在长大,毛发变得又粗又硬,牙齿变得锋利,最大的变化是表情越来越人性化,对人语的理解能力也越来越高。

渔村怪人太多,大灰狼又不是一只普通的狼,若是带进渔村保不准里面会有喜欢研究狼狗的家伙把他抓了去,所以这两天,大灰就独自在附近的山里。

偶尔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发出一两声狼嚎提示何鹏它还在山中等他。

大灰极具灵性早就注意到了渔村的躁动,但它不是一只冲动狗而是一匹聪明狼,它躲在暗处观察着,当看到何鹏被围困,它很着急,却没有轻易奔出来解围,而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现在时机到了,大灰狼奔过来,替何鹏阻挡追兵!

渔村的人只看到一条灰影,奔到近处才看清那是一匹狼,而且是一只十分高大的狼,有着藏獒身材的长脸笑面的大灰狼!头前跑得快的人吓坏了,可是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就被大灰狼扑到。

“大灰!快跑!不要恋战!”何鹏一边拼命跑着,一边提醒大灰。

大灰像是听懂了,扑倒了一个人就立即折返与何鹏并排跑。

村民们跑得快的不够厉害,像何大柱那样厉害的跑的又不快,顶多是和何鹏一样,一时间竟是僵持住,越来越接近山区。

何鹏心道,进了山里就好说了,找个林子密的的地方扎进去,看你们怎么追!

然而渔村也是有弓箭手的,他们手里拿的是巨大射鱼枪的弓箭,瞄着何鹏的背影,嗖!一箭射来。

何鹏回头,靠着高速视觉异能提前躲开。

弓箭手又一箭射来,射向大灰,大灰轻巧的一甩尾巴就把箭矢给拨到一边。

村民们竟然没了办法。

苏老爷子忽然怒喝一声,“我看你跑,武卫何在!”

随着老头爆喝,最近的两座山头上站起两个人来,呼应的发出一声爆喝!

“在!”

苏老爷子挥手道:“抓住他们!”

随着老头发出指令,村民们都不追了,站在原地呵斥呵斥喘着大气,但是脸上都带着笑。

何鹏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们的举动,不禁惊异,他们是放弃了,还是觉得那两个人就可以抓住我们了?

大灰呜呜的发出声音来。

何鹏看到大灰竟然减慢了速度。

“大灰咋了,快跑啊。”

大灰伸出前爪指了指右面山头的人影,发出呜呜的怒鸣。

何鹏与它呆的久了大体知道了它的意思,大灰竟然在说那个人十分厉害,看样子大灰竟有些害怕!

何鹏不禁吃惊,大灰是一般狼吗?在大灰还是普通狼的时候就敢去追击成年大棕熊,如今大灰的块头都快赶上熊了却在害怕一个人!

苏老爷子站在身后不远处喝道:“何鹏,你还是不要跑了,看在苏静的面上我也不会害你的,你回来我保证你的安全。”

何鹏苦笑道:“老爷子,你难道还看不明白,我现在成了唐僧肉,那些人根本不在乎苏静的安危,他们只在乎我们对他们有多少利用价值,我怎么能回去,我回去了谁来救苏静?”

苏老爷子叹口气道:“何鹏我心里清楚,苏静被抓与你无关,我也是为你好才让你回来,别再往前了,武卫下手不留情,你们跑不掉的,硬拼吃亏的只能是你!”

何鹏冷笑一声:“吃亏?哼,就算是死又如何?拼得一死我也要离开,我要发动我全部力量来查出是谁掳走了苏静,我要救出苏静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人不该惹!”

苏老爷子眼中显出迷惑。何鹏已经再次加速向着左右两座小山中间而去。

大灰虽然忌惮山顶之人却毫不犹豫的跟上了,右面山顶的人也向着山脚而来。

双方在两山之间的谷地相遇。

“让开!”何鹏道:“你只有一个人,我们有两个,你不是对手。”何鹏停下喝道。

对面的人给何鹏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身上穿得的是破旧皮子缝制的猎人皮夹,只是有许多破损之处,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用树枝做簪子串着。

这人是现代人吗?何鹏奇怪的想。

那人的面孔上许多的污浊,灰一块黑一块已经看不清本来的颜色,但是两个眼睛却是精光四射。

对方不说话,何鹏更加犯嘀咕,这人难道是僵尸怪成了精?看他那身装扮,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何鹏便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准备砸他一石头试试水。

刚扬起胳膊要砸,那人却突然说话了:

“这是你的狗?”声音干擦擦的。

何鹏愣了一下,大灰则是嗷唔叫了一声,似乎是申辩,自己不是狗而是狼。

何鹏道:“他不是狗,他是我的朋友,大灰。”

那人面孔动了一下,像是在笑:

“好狗,我抓了他两天,都被他跑了。”

大灰得意的抖动脖子,长长的狼脸皱起来,狼眼弯起来,竟然是在笑。

何鹏暗暗吃惊,两天不见大灰更加人性化了,不但听得懂人话,竟然连人的表情都有了,这是要成精了么?

何鹏道:“你想怎么样,放我们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那人摇摇头,脸上掉下一些灰土,他说道:“把它留下陪我,我放你走!”

最新小说: 十拿九吻,唇唇欲动 重生之都市惊龙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里克编码 眺望那城 都市仙王赘婿 龙医奶爸 遇你尘埃落定 王婿临门 陈天阳苏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