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

何鹏还是少年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孤零零的他对亲情更加看重,如果渔村人的猜测是真的,那么海盗中就很可能还有自己的亲人,也许是祖父或者叔叔伯伯,何鹏想着心里就有些纠结。

“妈的,不管怎么样都要救出苏静,谁挡着我就打谁!”何鹏恨恨的想着,并呸出一口吐沫,吓了大灰一跳,大灰奇怪的看了何鹏一眼往边上挪了挪,似乎不满何鹏打扰了它的沉思。

何鹏呵呵笑着挪到大灰边上,捋着大灰脖子上的软毛继续思考着,大灰呜呜了一声舒服的眯起眼睛,长长的狼脸上笑意是那么明显。

何鹏暗骂这狼成精了,把脸上的狼毛刮干净这就是一个坏大叔的典型笑容啊!

何鹏又想,其他人的嫌疑也不小,比如何大柱,这次回来何大柱的表现实在奇怪,先是因为一个不知是什么人的女人投靠了李奇,之后表示支持自己,可是在昨晚,追击贼人的时候,何大柱却莫名其妙的跑出来把自己撞个跟头!

“不对,何大柱肯定有问题!”何鹏想,贼人与苏老爷子追追打打跑了那么远都没有服毒自尽偏偏何大柱一过去他就自尽了?未免太巧了!

还有今天何大柱似乎对自己的敌意很强!

可是何大柱为什么呢?从以往的表现看他对赢取苏静似乎并不上心,那么他掳走苏静就是在替别人做事,那个别人又是谁呢?

海盗?李奇还是姜云?

想起姜云何鹏胸口就堵得慌,姜云是他最不愿意怀疑的一个人,姜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何鹏的偶像,恩人甚至导师,何鹏在滨海的这一年姜云虽然没有出现,可是很多事情的发展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甚至可以说是姜云影响了事情的发展。

比如加入滨海市的企业专家顾问团认识顾问那些人,比如千门的投靠,甚至前不久由何鹏和李奇引发的世界级的金融战争都有姜云的身影,如果姜云没有把首富的全部身价,世界第一大的云想集团交给李奇,何鹏又怎么会用超级零工有限公司拼命的敛财?又怎么会倒逼着李奇用云想的战车把一大堆的企业捆绑着来对付何鹏?

何鹏打了个冷颤,似乎每一步都有姜云的影子!

这一次在渔村,亲眼看到,接触到姜云其人何鹏对其更加钦佩的同时也产生了疑惑,姜云似乎在下一盘大棋,他在图谋什么?姜云拥有极其强悍的控制人心的能力,更是有着超级聪明的脑子,轻松的把握着每一个人的心理,与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推心置腹’渔村从老到小没有一个人不尊敬他,喜欢他,甚至于很多人愿意服从他!

即便他已经声明退出了渔村!

特别是在他舍弃全部家财摆脱李家之后,李家这对豺狼父子也没有对他怎么样,在比赛时,姜云明显的偏帮何鹏,李家父子也没敢恶语相向。

他们在惧怕什么?

何鹏揉了揉脑袋,极不情愿的想起了最后一个人,苏老爷子!

今天苏老爷子的表现也不对头,他是把自己往死里逼啊,连武卫那样的怪物都召唤出来了,这是老丈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大团事情变换着花样在脑海里冲锋,就在这么混乱的思绪中何鹏终于睡着了。

当何鹏闭上眼,大灰的眼睛就睁开了,它警惕的看着对面那座山,它并不像何鹏那样放心,它对对面那座山上的鸟人充满了戒心也充满了敌意!

清晨在一阵冷风中来到,山谷中的风在谷中转了一圈到达何鹏他们所在的巨石缝隙之时变得更加迅疾,从草叶露珠上裹挟的凉意也更加的冰寒。

何鹏打了一个冷颤,醒过来。

身边却已不见了大灰。

何鹏连忙站起来,“大灰?”

呜呜!一沉低鸣声从巨石外传来,何鹏走出巨石,大灰用前脚掌拨了拨地面。

何鹏心有灵犀的顺着它脚掌所指的方向看去,远处一股白烟渺渺升起,那是……炊烟!

何鹏明白了大灰的意思,敌人已经接近了。

大灰的身体经过一晚休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何鹏当即带着它潜行进了西山坡上的密林,向着北山处的炊烟而去。

北山坡上,两人穿着紧身猎手服饰,坐在一堆篝火旁,篝火上架着一个铁桶,铁桶中水已经咕嘟沸腾了,一个长着山羊胡的中年人正将剥好皮的蛇肉弄断丢尽桶中。

他对面坐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

壮汉笑道:“老王,你说那小子跑哪去了,别偷偷摸摸绕到我们后面去了,那我们可白跑这么快了。”

老王哈哈笑道:“黑牛,你就放心吧,他们肯定还在前面,昨天你又不是没看到,他们两个都受了重伤,不可能跑太远的。”

壮汉说:“有啥不可能的,我要是那小子就把那狼宰了吃肉,补充了力气就加油跑,跑出这片大山去,才不会在这里被人瓮中捉鳖呢!”

老王呵呵的笑了:“呦呵你小子还会说上成语了!嗯‘瓮中捉鳖’这个词用的好。”

壮汉尴尬的笑道:“你就别糟践我了,我会啥子成语嘛,还不是听收音机记住了几个就顺嘴溜出来了,你快给我讲讲为啥他还在里面。”

“黑牛啊,虽然说你在渔村是属于比较笨的人,可是你也是渔村的人啊,何鹏能和你比吗,他能想的那么通透?我估计他也就是和你一样听评书听了几个词,不过啊他没听过瓮中捉鳖,他听了一句屁话,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黑牛不解的瞪着老王,老王哈哈笑着说。

“最危险的地方要是最安全的地方还能叫最危险的地方嘛?哈哈,这是傻子都该知道的啊!”

何鹏脸上一红,大灰恰好看了过来,脸上还带着笑,何鹏暗恼,妈的,被狼嘲笑智商了!

他这次倒是误会了大灰,大灰那是纯粹是大灰狼发自肺腑的感激的笑容!它在用微笑感谢何鹏没有在为难的时候抛弃它,还舍身喂血!

笑脸迎来死人脸,大灰觉得不爽了,匍匐着往前,要去偷袭那两个家伙,却被何鹏拽住了大灰狼的尾巴。

“别去,是陷阱。”

大灰对陷阱这个词还无法理解,何鹏不得已做了许多怪异的动作,比如上吊,比如挖坑等等,大灰乐呵呵的吐着舌头表示明白了。

何鹏气得半死。

何鹏怎么知道那是陷阱?因为如果何鹏和大灰的伤势没有这么快复原,清晨的一锅蛇肉羹将会是巨大的诱惑,特别是蛇肉羹的主人又是两个毫无戒备的人,何鹏肯定会摸到跟前结果了他们,饱餐一顿热蛇羹。

可惜何鹏恢复了,而他们又把自己想得太聪明,把何鹏想得太笨。

他们既然是老练的猎手,特别是昨天看到了何鹏和大灰的实力,今天就不应该在如此靠近何鹏和大灰的地点,生火煮肉,更不该如此大声的喧哗取笑何鹏,连他们二人是孤军深入这件事都透过聊天大声的宣扬出来!

何鹏冷笑,哼,这不是明显的告诉何鹏,他们是无依无靠的白痴,快来杀了他们抢走食物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何鹏又吐出一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句子,似乎是在反驳那两个人对何鹏智商的诋毁。

大灰无辜的望着何鹏,这一句它又没听懂。

何鹏不仅尴尬,这个该怎么跟大灰解释呢……

何鹏带着大灰悄悄的隐入密林深处。

蛇羹煮熟之时,太阳已经老高。

黑牛无奈的对老王说,“妈的,那小子没来,一定是跑了。”

老王嘿嘿笑着道:“生什么气嘛,我们最少还有蛇肉吃,那些躲在林子里的兄弟不知道多羡慕我们呢,来,先吃一块再喝口汤。”

年纪大的人总是更能看的开,自己先捞起一块喷香的蛇肉段,吹了两下就一口吞到嘴里,腮帮子咕哝几下就吐出一些碎骨。

黑牛也是饿了,心急火燎的也捞了一块,吹也不吹就塞到嘴里,烫得赫赤赤直哈气。

“啊!”

猛然林子里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有人喊道:“在这里快来!”

黑牛一口吐掉烫嘴的蛇肉就要过去,老王拉住他:“别急,谁在那边?”

黑牛急道:“管他呢,准是交手了,赶紧帮忙去!”

说着挣脱了老王就循着声音跑进林子。

老王只得跟上,脑子里却想着,那声音是哪一个的,忽然觉得不对!

“黑牛别去,陷阱!”

“哪那么多陷阱,老年人真是麻烦!快点,完了就被别的兄弟抢先了!”黑牛不耐的闷吼一声穿过一棵树不见了,老王犹豫了一下跟了过去。

黑牛又跑了一会,声音消失了,黑牛大声问道:“兄弟!哪呢?”

忽然他面前出现一张笑脸,长长的狼的笑脸,他张大嘴巴想叫,长长的笑脸忽然变成了血盆大口,咬在了他的咽喉上,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眼,他看到自己竟然上了树!

妈的,原来真的有陷阱!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