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

“是的!”李奇脸上泛着笑,“可笑的是,我们两个被他耍的团团转,斗得天翻地覆,到最后却是他渔翁得利,依我看我们不如团结起来对付他,以我们两个的能力联起手来一定能打败他!”

李奇满脸诚恳的望着何鹏,眼神清澈如水。

何鹏呵呵笑道:“哦,那个以后再说,不是不可以考虑,现在你还是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吧。”

“你说,我知无不言。”李奇善意的笑着。

“海盗,那些海盗是怎么回事?和我父亲何易生到底有没有关系!”

李奇面色严肃起来。

“海盗在那片海域像个幽灵一样已经盘踞了上千年,我们渔村的先祖就是海盗中的一支。我们跟海盗的关系很复杂,也很简单,简单的说,我们与他们一样都是一群追求强大个体力量的人类,我们想进化,想成仙,成神!

他们也是,不同的是我们采用的方法不同,我们走向了自己研究进化的路子,他们则是按照古老的办法在广阔的海域中寻找着那些传说之地,他们希望找到某件东西或某些仙药,一瞬间成仙成圣。

可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浪费了近千年毫无进展,反倒是我们,我们中获得异能的人越来越多,有一些异能还非常强大,比如何大柱那样的怪物,已经早就超出了普通人类的极限,甚至陆地上都不可能有比他力量大的动物!

所以海盗嫉妒了,他们想要我们的成果,我们最大的成果就是苏家的血脉,所以也不排除苏静被海盗掳走的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比较小。

至于你的父亲……”

李奇停下来似乎有些犹豫。

“说,怎么了?别忘了你还在我手里。”

“我并不是准备瞒你,而是在考虑该怎么和你说,这么说吧,你父亲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毕竟那些是发生在我出生前的事了,但是我可以明确两点,第一你父亲和海盗确实有关,第二老村长和我的父亲李三当年指控你父亲的话都是假的,你父亲是被他们骗出海的,目的是为了铲除他,减少一个竞争对手。”

何鹏闻言恨得牙齿嘎吱嘎吱响。看向李奇的目光也渐渐的凶狠。

李奇苦笑道:“就知道你会冲动,那些都是我出生前的事,你不会想算到我头上吧。”

何鹏摇了摇头,“不,冤有头债有主,我会去跟你父亲算账的。”

李奇笑道:“那就好。”

何鹏奇怪了,问:“你就不担心我对你父亲不利?”

“有什么好担心,你根本不是我父亲的对手,就算是姜云也不能把我父亲怎么样,如果有人能与姜云掰掰手腕的话,也只有我的父亲了。”

李奇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你还有没有想问的,如果没有了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何鹏想了想说道:“如果苏静被姜云掳走了,你认为是什么人帮他做的,苏静会被关在什么地方?”

李静苦笑道:“我真的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如果我告诉你了,而你又控制不住自己,我可能会失去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何鹏笑道:“你放心,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冲动,姜云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好吧,我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克制住,不要轻易去救她。”

何鹏点点头。

李奇道:“彩蝶组织,渔村的终极情报机构,这个机构非常可怕,比你所知道的任何间谍机构都要强大,他们无所不在,如果我是姜云在得到苏静之后一定会把她安置在彩蝶的基地中。”

“基地在哪?”

“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即使是彩蝶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即便是去过的甚至是在基地里住了许多年的人也不一定知道,我更不可能知道,我能告诉你的是,基地很可能在大海中某一个地方。”

何鹏的心一沉,如果李奇说的是真的,自己岂不是永远救不回苏静了?

李奇适时的说道:“如果你和我合作,我们联手打败姜云,也许有机会救出苏静来,我答应你如果有那一天,我不会和你争苏静,她是你的。”

“哦。”何鹏应了一声。

“你答应了?”

“不。”

“为什么不,如果……”

“好了不要说了。”何鹏厌恶的说:“现在我的问题问完了,你不必再说了。”

李奇喜道:“那么你可以放开我了吧,还有让那只大狗离我远一些。”

大灰的狼吻一直在李奇的脸旁,呵斥呵斥喘息时,热气都会喷在他的耳朵里,让他很不舒服,很害怕。

何鹏笑道:“等等,还有件事。”

“你说,我知无不言。”

“我不是要问你问题,我是想说,你准备怎么对待他们几个?”何鹏指了指那五个趴在地上的猎户:“你打算救他们吗?”

李奇一怔,反问:“你不准备放他们,你不是那么残暴的人吧?”

何鹏笑了笑:“我当然不是,但是它是。”何鹏指了指大灰,大灰配合的支起牙发出凶狠的呜呜声。

李奇打了个寒颤。

五个猎户颤栗着哭喊:“李哥,救救我们!”

“李先生,我们家世代效忠李家啊,你不能抛下我不管啊!”

李奇咬牙问:“好吧,我救他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何鹏舔了舔嘴唇带出一丝残忍的味道:“一刀一条命,你自己捅自己一刀我就放一个人,五刀就五个人。”

何鹏从腰后拔出一柄二指宽的匕首,在李奇眼前晃了晃,李奇面色发白。

“何鹏,我们不是要合作的吗,你这样对我我们还怎么合作,没有我的配合你不可能救出苏静的!”

何鹏叹气道:“本来我们的仇不算太深,顶多是不友好的竞争关系,可惜……”

“可惜什么,我们就只是竞争关系啊。”李奇惊慌的说道。

“你派杀手杀我,你还记得吗?你想要我的命!”何鹏说。

李奇摇头道:“不不,那不怨我,是你把我逼急了,这也是竞争的一种方式,现在你赢了,竞争不存在了,我没有必要再那么对你,你也没必要那么记仇,我们可以合作,合作对你我都好,特别是对你来说,没有我帮助,你根本找不到彩蝶基地,根本不可能打败姜云!”

何鹏笑道:“不不,我要说的不只是这件事,你还让农家对付我们,你记得吗?”

李奇几乎要哭了,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拿着刀子,跟他清算过去的一笔笔账。

“你不是没事嘛,农家也被你干掉了,什么仇什么怨也都了解了啊。”

何鹏冷笑道:“不,因为你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她在我心里和苏静是一样的重要,所以你我之间已经不可能和解,不可能合作,我们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局面,没有第二种可能!”

李奇惊叫起来:“我们有协议!你不能杀我,我回答了你所有的问题,你不能杀我!”

何鹏笑道:“呵呵,我有说要杀你吗?我是问你愿不愿意挨一刀救他们一条命,你只要自己插自己五刀,就可救他们的命,他们都是誓死效忠你们李家的,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插五刀死不了的不是吗?”

何鹏拿着匕首在李奇的肩头,大腿手掌等部位指点着。

五个猎户祈求道:“李先生救我门,我们愿意世代为李家做家奴!”

李奇怒吼道:“你们闭嘴!五刀,五刀我会死的,在这荒山野岭我会失血而死的!”

有人立即说道:“李先生,你救我,我对李家最忠诚,你只要在腿上插一刀就可以救我,我保证立即背着你回去,你不会有事的。”

李奇冷哼一声,你的命没那么值钱,你是我李家的人就要有为李家而死的觉悟,你忘了你们的誓言吗,‘誓死保卫李家,’现在竟然为了自己的贱命就让我自残,你们也配!”

李奇的话犹如刺骨寒冰直接刺到了五人的心里,连溪水中站立的那些人也感觉到了冰寒,为李家做牛做马,换不来丝毫的尊重!

何鹏再次问道:“那么你到底愿不愿意救他们?”

“不,我不救,你放了我,我现在就离开,你爱怎么对他们就怎么对他们,我们李家就当没他们这几个人!”李奇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五人绝望的心都碎了,然后破碎的心脏上生出无尽的仇恨。

“去,大灰!”何鹏给大灰使个眼色。

大灰立即起身,扑到五人身上,支着牙,呜呜怒叫。

那五人死鱼一样等着死亡的降临。

忽然何鹏道:“等等!”

大灰停止了叫唤,那五人也露出生的希翼。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你们要不要。”

“要!我们要,我们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我愿意给你做狗,比你的大狗还听话的狗!”

何鹏竖起一根指头,“第一,大灰不是狗,他是我的朋友,你们不配与它相提并论。”

“对,对,我们不配,我们猪狗不如,但是我们愿意为您效劳,做任何事都行,求您留我们一条命吧!”

何鹏竖起第二根指头,“第二,我不需要你们为我效劳,你们做得事情只是用来换回你们的命。”

“你说,不管什么事我们干了!”

何鹏笑道:“一刀一命,你们谁捅李奇一刀我就留他一命,五刀你们就全活!”

最新小说: 丐世神婿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系统逼我当首富 超级相师 舞乱天下 洛探 甜茶 扛山人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