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意

“这是不寻常的,所以她们应该是有秘密的,而且有一套隐蔽的联络方式。”

何鹏点点头。

“嗯。”姜云笑道:“我没有太好的破解方法,所以我控制了那个女人,她现在在滨海市,离你住的不远。”

何鹏一怔!

姜云继续说道:“所以,何大柱现在明着是服从我的。”

何鹏没想到姜云会说出这件事。

“这么说,你是准备把何大柱的嫌疑也洗白了吗?”

姜云摇摇头:“我洗不白,何大柱没有那么简单,除了我还有人在指挥他,而他隐瞒了这件事。”

“你可以用那个女人威胁他,或者干脆抓住他,拷打他,你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了。”

姜云吸了一口烟,又吐出去,连着半截的烟头一起吐在地上。

“嗯,你说的不错,你有当情报官的潜质,不过现在的水准只适合做最低级的情报官。”

何鹏很懊恼,在谈话上,姜云一直压他一头。

“我对当特务不感兴趣!”

姜云咧着嘴哈哈笑:“我们一样,哈哈,我发现其实我们两个很像,现在又多了一个共同点。”

“我不觉得和你像是一件好事!”

“对对,太对了,我也正么认为,我这种人注定要活的很累,我告诉你,其实我最喜欢的生活是弄块地种点庄稼,养条狗,嗯这才是我想过的生活!”

姜云指了指大灰,“我很羡慕你有这样的朋友,这样的朋友是可以托付生死的,但是要用生死经历来交换,我没那个勇气。”

何鹏微微的得意,也坐在地上,手搭在大灰的肩头。

“说些有用的吧,太阳这么毒,我没耐心一直听你说废话。”

姜云叹了口气,“其实这废话才是心里话,好吧,你不爱听我们就继续说何大柱,我认为苏静不是何大柱绑架的,但是可能与他有关,苏静失踪后他的表现很不正常,他表现出了明显的倾向性,他对你明显有敌意,同时反对李家父子,而他又只是表面上是我的人,暗地里却在服从着别的势力。

所以,我想他和绑架苏静的人有关,但那晚,他出现在你和苏老爷子面前,没有作案时间,顶多他是在暗中帮助那伙人。”

何鹏点头,姜云的这个推断合情合理。

“那么你觉得那伙势力是谁?是海盗吗?”

姜云伸出两根指头冲着何鹏点了点,“嗯,有这个可能,不能排出这种怀疑,毕竟他常出海,而那里是海盗的地盘。”

何鹏说:“不过你……”

“对,也不能排除我,当然也可能是别人,古老门派,国外势力,很多人把渔村当作肥肉,这次你和李奇搞了一场金融战争,把世界搅和的乱七八糟,很多老家伙都不愿意了。”

何鹏笑道:“你趁机赚了不少吧。”

姜云哈哈笑道:“是啊,嗨!你不知道我这人不适合做情报,我他娘天生就是个商人看到这种有利可图的事情就忍不住下手,我实话跟你讲,我现在的身家比一年前还多。”

何鹏苦笑着摇头,姜云毕竟是姜云,全部身家给了李奇转眼间就又挣回来了,这可不是用一千亿挣一千亿,而是赤手空拳的挣一千亿,上一次他用了三十年挣了一千多亿建起了世界上最大的集团公司,现在他用一年的时间就超越了过去的记录!

姜云忽然问道:“说好的踢足球呢,我现在的钱可不够,我等着你把它买下来改建足球场呢!”

何鹏心中涌起一股豪情,他知道姜云说的是华尔街,曾经姜云托人捎来的这句话给了何鹏很大的鼓舞,现在依然如此,可是他却已经不能被信任。

“我会实现,你再等等!”何鹏坚定的说。

姜云偷笑道:“这么说你不准备现在杀我了?那么我们不如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一会,我快要脱水了,喉咙都冒烟了。”

何鹏尴尬的笑笑,姜云是个可怕对手,他坐在那里嬉皮笑脸的聊了一会儿就打消了自己擒住他拷打他的念头。

“不如边走边说吧,不过你依然是我最大的怀疑目标,我依然会全力的对付你,对付你的组织,如果苏静有意外,你就准备接受我的拼死一搏吧。”

姜云慎重的点点头,用最真诚的语气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姜家最重承诺,为了一个承诺姜家世代给李家做狗,为了摆脱李家我把我大半生的心血拱手想让!”

何鹏心头一震,对于这一点,他佩服姜家,佩服姜云,何鹏自认如果自己是姜云根本不会把那狗屁的承诺当回事。

“所以,我给你一个承诺,你多少应该相信我一些。”

姜云目光炯炯的盯着何鹏,那目光犀利的刺到何鹏的心里,那是男人对男人最坦诚,最傲气的宣言!

何鹏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最终却说:“你可以试一试。”

姜云脸上绽放出笑容:“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你是一个诚信的人,只有诚信的人才会相信承诺。”

何鹏苦笑。

姜云道:“我可以向你承诺,我对苏静没兴趣,我喜欢,这里和这里比较大的。”姜云笑着在身体的两个部位比划了一下。

何鹏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笑,说实话,他觉得苏静那些地方不算大也不算小,在他看来刚好,刚好具有致命的诱惑。同时他也知道了姜云的一个恶趣味。

何鹏鄙视的回道:“难怪你总是待在国外不回来。”

姜云仰着头呵呵的笑,“呵呵,这就和我看到挣钱的机会就忍不住捞一把一样,我对这个也是控制不了啊。”

何鹏苦笑着点点头,心中更是有些懊恼,刚才心中满满的仇恨这一会怎么就无影无踪了呢?这个话题是仇人之间应该谈的吗?就算是好哥们也要有所保留的吧,毕竟谈论自己女朋友的身材不是一件很恰当的事。

何鹏强行让自己看起来冷酷一些,他抬起头:“不过这个承诺并不能说明什么,还不够!”

“嗯嗯,是的,其实这只是个事实,还算不上承诺,这样吧,我承诺苏静不是我绑架的,我也不会做出任何对苏静不利的事情来,当然也不会与你为敌,除非你非要把我当作敌人。”

姜云说到后半句的时候,脸忽然沉下来:“对于敌人我有另外一套处事方式,我不希望用在你身上。”

何鹏一凛,姜云给了他巨大的压力,激发了他体内的傲气,他昂起头道:“我不介意敌人有多强大,哪怕是鸡蛋碰石头,我也会糊他一脸蛋清!”

姜云笑道:“那么现在我们可以暂时信任了么?”

何鹏耸耸肩膀:“谈不上信任,我对你的怀疑降低了,呃……比李奇低一些。”

姜云站起身,把满是灰尘的名贵立领外套往肩头一搭,那架势与田间抽旱烟袋的老头没有任何两样,只是身上的衣服不同而已。

“嗯,那么我们边走边聊,我来找你还有一些其他的事。”

何鹏也站起来,走过去,姜云却没有跟上,他伸出一条腿,又收回来,犹豫的看着,眼神有些游移的大灰。

“我迈出十米,你的朋友不会再咬我了吧。”

何鹏笑着摸了摸大灰的头。

“你可以试一试。”

“我不敢,除非你明确对你朋友交代一下,我可不想少块肉。”

何鹏哈哈笑着道:“好啦走吧,大灰比你想像的聪明!”

大灰不怀好意的在姜云的臀部看了一眼,甩着尾巴头前走了,它总是喜欢带路,是一个适合做狼王的狼,可惜它失去了它狼群中的最后一只狼。

姜云谨慎的迈出一步,大灰猛地回头一跳,姜云惊吓的又蹦了回去。

大灰吼吼笑着,头前走了。

“真是成了精!”姜云又愤恨又羡慕的说。

走出了葫芦口,外面是一马平川的良田,稻穗正沉甸甸的随着微风拂出波浪。

“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从那里下手?”

何鹏问出了心中的困惑。

姜云说道:“这件事我正在查,相信很快会有线索,那么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而不留下痕迹。”

“这么所你们已经发现了一些情况?”

姜云点点头:“收到七条可疑线索,目前已经排除了两个,剩下的线索正在跟进,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

“嗯,我也会查的。”何鹏道,他已经准备动用千门和杀门来替自己做些事了,还有顾问先生,也许中校的关系也可以帮上忙。

姜云点点头:“不管发现什么情况都不要轻举妄动,轻率的行动会毁掉任何良机,我建议你先摸一摸海盗的动静,这条线我的人不方便出手,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

“不方便出手?”

“对!”姜云苦笑道:“大家都是在海上混的,渔村与他们的关系又很复杂,是仇人更是盟友,现在处于一个平衡状态,如果贸然打破会是一场灾难,所以只能由你出手,具体的原因,请原谅我不能说的太多。”

何鹏点点头,他一项不喜欢强人所难,更何况对于海盗他还是有些线索可查的。

最新小说: 甜茶 极品赘婿 超级相师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 扛山人 洛探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丐世神婿 舞乱天下